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世界怎么可能是客观的呢]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界怎么可能是客观的呢

   谢选骏
   
   世界怎么可能是客观的呢?甚至人对世界颜色的感知,都随季节改变的!这说明,古代中国的“五色季节”观念确有实证基础。(详见谢选骏:《五色海: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意识形态,Sea of Five Colors:Ideologies in the Third Phase of Chinese Civilization》)这一基础,不仅涉及环境变化,也涉及人们对于环境的感知变化。
   
   《科学美国人》中文版《环球科学》上有篇文章可为佐证:《人对颜色的感知随季节而改变》


   
   核心提示:人们对颜色的感知取决于季节的变化,这种奇特的效应或许能帮助人类在周围环境剧烈变化的情况下保持视力敏锐。
   
   新的研究表明,人们对颜色的感知取决于季节的变化。
   
   比如说,人们在灰蒙蒙的隆冬时节看到的黄色,和他们在盛夏绿叶映衬下看到的黄色就有所不同。
   
   该研究的共同作者,英国约克大学心理学博士研究生劳伦·韦尔伯恩(Lauren Welbourne)说,这种奇特的效应或许能帮助人类在周围环境剧烈变化的情况下保持视力敏锐。
   
   “这个过程很有用,借此你可以适应环境色彩巨大的季节性变化,总是能准确地辨别颜色。”韦尔伯恩说。
   
   视觉系统的颜色感知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它涉及从眼睛的光感受器(视锥和视杆细胞)到大脑视觉区域的很多因素。它甚至还会受到精神疾病影响。科学家发现,相比于那些快乐的人,抑郁的人会觉得世界更加灰暗。
   
   研究还表明,人们对颜色的感知是高度可变的,不但不同个体之间存在差异,不同文化之间也有差异。这可能进而涉及到各种文化中用来表述颜色的用语。例如,在某一文化中,人们甚至可能没有描述某些颜色的词,而有的文化把不同的颜色视为一类(例如,俄罗斯人所谓的浅蓝和深蓝,在美国人眼中完全是不同的颜色)。
   
   然而,韦尔伯恩说,科学家早已发现,不论人们来自何种文化,他们都能在一段狭窄的光谱上识别出四种特定的颜色(即红、黄、绿、蓝),并认为这些颜色是没有夹杂其他颜色的纯色。她补充说,对于其他颜色,人们总认为其中含有一些杂色,比如橙色就好像夹杂了红色和黄色。
   
   尽管不同文化下的人们都可以辨认出这四种颜色,他们眼中的“纯红”和“纯绿”却不在同一波长上。有趣的是,与其他色彩不同,很多文化中人们感知到的纯黄色波长都差不多。韦尔伯恩和她的同事想知道,这是因为人眼接收黄光的过程是否有某些独特之处,还是环境在人眼感知黄色的过程中发挥了作用。
   
   纯色还是渐变色?为了回答这个问题,研究者邀请67名男女进入一个黑暗的房间,并给他们一些时间适应黑暗环境。接着,工作人员按下机器上的按钮来展示不同的颜色,直到受试者感觉自己看到的是纯黄色。研究团队在1月和6月重复了相同的步骤。
   
   结果显示,从冬天到夏天,受试者认定的黄色平均波长有所改变。研究人员于8月4日在Current Biology上报道了这一结果。
   
   研究团队称,他们推测这种颜色转变就好像对电视机色彩平衡的调整,也许是人类视觉系统对环境变化的一种补偿方式。拿约克来说,冬天看起来灰蒙蒙的一片,而夏天却树木葱茂、绿草如茵。韦尔伯恩表示,虽然具体机制尚不明确,但对“哪一色度的黄是纯黄”的感知发生变化,可能是一种补偿季节变化的视觉适应。
   
   The bigger question is how exactly people's perception can change so markedly.
   
   更重要的问题是,人的感知为何能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这一过程发生的位置有几种可能性,它可能发生在眼睛中,也可能是视锥细胞后面的神经网络中,或者发生在大脑‘视觉区域’的其他地方。”韦尔伯恩说。
   
   研究人员说,这种转变应该不会在短短一天内完成。
   
   韦尔伯恩告诉Live Science,一些研究表明这一过程会在几周的时间内完成。
   
   世界怎么可能是客观的呢?甚至人对世界颜色的感知,都随季节改变的!这说明,古代中国的“五色季节”观念确有实证基础。(详见谢选骏:《五色海: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意识形态,Sea of Five Colors:Ideologies in the Third Phase of Chinese Civilization》)这一基础,不仅涉及环境变化,也涉及人们对于环境的感知变化。
(2016/07/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