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文学家的宗教观 1]
圣灵光照中国
·圣经如此说 2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9日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1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2
·圣经与死海古卷 光明顶
·《荒漠甘泉》7月30日
·日用的饮食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7月31日
·我已心满意足    麦 道 卫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改革宗代表性之系統神學家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怎么能允许痛苦与苦难发生呢?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8月1日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为什么要造魔鬼?
·常见信仰问题:为什么神要造善恶树,以致亚当夏娃犯罪?
·辨识整全使命 胡志伟
·《荒漠甘泉》8月2日
·日用的饮食
·常见信仰问题:罪是否也是神创造的?神既然是无所不知的,为什么他要让人犯
·九代奇恩 1
·九代奇恩 2:文/亦文
·《荒漠甘泉》8月3日
·日用的饮食:水必不馒过你
·日用的饮食;为真理作见证
·日用的饮食: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
·《荒漠甘泉》8月4日
·儒教的“天”、道教的“道”,是否就是基督教的上帝?
·《荒漠甘泉》8月5日
·日用的饮食:不可徒受恩典
·日用饮食: 神顾念我们
·《荒漠甘泉》8月6日
·《荒漠甘泉》8月8日
·日用的饮食:遇火也不被烧
·《荒漠甘泉》8月9日
·日用的饮食:自由
·日用的饮食:他必使你寻见
·日用的饮食:顾念贫穷的有福了
·《荒漠甘泉》8月10日
·沙仑的玫瑰花(-)
·《荒漠甘泉》8月11日《荒漠甘泉》8月12日
·沙仑的玫瑰花(2)
·凡等候他的都是有福的
·沙仑的玫瑰花(3)
· 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 日用饮食: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日用的饮食:靠神快乐
·沙仑的玫瑰花(4)
·《荒漠甘泉》8月13日
·日用的饮食: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
·日用的饮食:他的慈爱永远长存
·劳伦斯:爱的根基 1
·《荒漠甘泉》8月14日 《荒漠甘泉》8月15日
·日用的饮食:忍耐到底“只因不法的事增多”、、、、、、
·劳伦斯:爱的根基 2(非常好的信息)
·《荒漠甘泉》8月16日8月17日
·日用的饮食: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劳伦斯:爱的根基 3
·日用的饮食:仁爱慈悲为冠冕
·劳伦斯:爱的根基 4
·从杨绛到雨果,寻索灵魂的家园
·《荒漠甘泉》8月18日 8月19日
·日用的饮食:什么好处都不缺
·劳伦斯:爱的根基 5
·《荒漠甘泉》8月20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6
·日用的饮食:水必不馒过你
·劳伦斯:爱的根基 7
·《荒漠甘泉》8月21日8月22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8
·荒漠甘泉 8月23日
·日用的饮食:满心相信
·《荒漠甘泉》8月24日25日26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11
·劳伦斯:爱的根基 12
·荒漠甘泉 8月27日
·《荒漠甘泉》8月28\29日\30日
·《荒漠甘泉》8月31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13
·《荒漠甘泉》9月1日-《荒漠甘泉》9月8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荒漠甘泉》9月12日 -13日
·日用饮食:行善不可丧志
·劳伦斯:爱的根基
· 《荒漠甘泉》9月14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15
·日用饮食:他必使你寻见
·劳伦斯:爱的根基16
·《荒漠甘泉》9月15日
·oc福音,用心灵行走、、、、、、
·分分合合说中秋 文/范学德
·《荒漠甘泉》9月16日
·圣经人物传:大卫 1 作者:迈克尔
·圣经人物传:大卫 2 作者:迈克尔
·圣经人物传:大卫 3 作者:迈克尔
·《荒漠甘泉》9月17日 - 18日
·劳伦斯:爱的事奉17
·中国文化到底怎么了? 文/小约翰
·我们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事物——读波兹曼《娱乐至死》
·《荒漠甘泉》9月19日
·《荒漠甘泉》9月20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学家的宗教观 1

   
     1. 爱迪生(Joseph Addison 1672-1719)
   
     英国文学家爱迪生氏,早岁肄业牛津,曾漫游欧陆;所著诗文,感人至深。约翰逊博士(Dr.Johnson)曾说“如果你要想写好的英文,浅明而不精俗,高雅而不浮华,那你当日夜诵读爱迪生的文集。”有一位替爱氏作传记的人说:“在天才的作家之中,就其对于社会贡献而论,实在鲜有在爱氏之上者。”爱氏生平的文章,大都见于《观察报》上(The Spectator),惟爱氏还有未完的著作,名为《圣道实证集》(Evidences of Christian Religion),此外还有许多圣诗,散见于各教会刊布的圣诗集内。
   


     爱氏尝撰论攻击无神论者(Essay on Infidelity Condemned)说:
   
     “一个无神论者,是无可原谅的,因为他的作为是自误误人的。”
   
     “来世的盼望,乃是我心灵上得安乐的秘诀。因为这个盼望,可使我觉得宇宙格外美丽,人生倍增欢乐;复使我消遗一切忧虑。只要我着眼于永世里的快乐,则一切眼前的失望、不幸 、疾病、痛苦,乃至死亡,甚至比死亡更不幸的事,都不足使我介意,因为在永世里,是没有忧愁、痛苦、疾病、死亡的。”
   
     “我必须宣告,我对那种不信天堂地狱,不信上帝审判,赏善罚恶的人,实在无法信靠他们……近年无神论者已遭遇重大的打击,他们没有坚定的立场,已被赶出他们的堡垒,有些人已退为自然神论者。大多数的无神论 学者,都是因为缺乏道德教育,对于宗教问题,完全没有研究。所以,我们简直可以说所谓无神论,实乃愚妄无知的别名。”
   
     “愚妄无知,乃是无神论的基础,他们所据的柱石,只是他们的‘自作聪明’,以及故意抹煞将来审判的虚骄精神……其实真神的启示,已有确切的见证,凡有耳能听,有目能见的,都无法推诿,无法不信。道成肉身和救主受难,这些重大的道理,使我们认识上帝对世人的大爱,亦使我们应当尽心 、尽性、尽意、尽力,爱我们的上帝和我们的邻舍,乃至我们自己。……用简单的例证来说:
   
     (一) 上帝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我们为我们死;试问还有什么其他更强的动机,可激动我们信靠上帝,敬爱上帝的心呢?
   
     (二) 主耶稣基督既已为我们每个人死,我们还什么理由不爱我们的人类,甚至最低微不足道的人呢?
   
     (三) 主耶稣既是教会的头,我们是祂的肢体,我们如何可以不追求圣洁呢?倘使无神论者对于这些道理,能加以慎思明辨,他们又何至再刚愎自负,为非作恶呢。何至再用他们无稽的妄想来蛊惑大众,扰乱社会,毁灭道德呢?”
   
     爱氏又在其它论文中说:“伦常道德,如无宗教,乃是冷淡的,没有生命的,没有意味的。”“真正宗教,和真正德性,才能令人心地活泼快乐,并能达到至高的境界。”
   
     爱氏一生致力文字工作,其主要目的乃在教人敬畏真神。他在临终的时候,还要借着他的死作证,来达其崇高目的。因他的继子华伟克爵士(Lord Warwick),还没有悔改信主,他特别把他召来,为他作最后的见证。其子到他的床前说:“你此时召我来,我想你必有所嘱咐,我当谨守,视为至宝。”爱氏紧握 其手,慢慢地对他说:“我要你看,一个基督徒临死的时候,有何等的平安!”
   
   
     2. 卡莱尔(Thomas Carlyle,1795-1881)
   
     苏格兰文学家卡莱尔为一石匠之子,早年敏慧过人;当其肄业爱丁堡大学之时,即已开始写作,表显他的文学天才,不久即驰誉文坛。卡氏不仅著述丰富,而且文笔流畅,深刻感人,思想独到,故能自成一家。著有(一)法国革命,(二)腓特烈大帝传,(三)帝勒尔传,(四)英雄与英雄崇拜,(五)过去与现在等书。
   
     卡氏事神敬虔,关于属灵的事,非常郑重,论到圣经,他极力强调说:
   
     “那是一本崇高神圣的书,乃是人人必读的书;其道圣洁,其言信实,其文佳美。人类的命运如何,上帝对世人的旨意与作为如何,凡此人类切身重大的问题,自古至今,人未得到解决;只有圣经能给我们答案,能令吾人平安,与神和好。”
   
     关于圣经一书,对于人生奥秘解答之完满,对于人类生活影响之重大,卡氏又说:
   
     “圣经乃是独一无二的书,使人类几千年来,得到真理的亮光,得到德性的培养,而且对于人生最奥秘的问题,得到圆满的解答。这虽不能验诸于表面的感觉,但已借先知启示,但是信而有 证,凭着灵性的眼,必能望见其福果。”
   
     “人类如无基督圣道,人类生活必十分非悲惨,而且必趋灭亡!”
   
     论到基督教的至尊至善性,他又说:
   
     “基督圣道,好比北极明星,永远发光,黑夜愈深,地上愈暗,其光愈大!”
   
   
     3. 柯立兹(Samuel Taylor Coleridge 1772-1834)
   
     英国文学家柯立兹为湖上诗人之一,出身剑桥大学,为人富理想,曾有乌托邦计划,因贫不能实现,遂漫游四方。刊有诗集(一)Ancient Maeiner (二)Christabel……等,富有极深哲理,颇受文坛推崇。柯氏的作品,在强烈的宗教思想,对于基督教的价值和影响,尤时多发挥,例如,他说:
   
     “我深信圣经乃是上帝的默示,因为圣经一书含有最深奥的道理,天下没有一书,可与比拟。”
   
     “无论何人,如能精心研讨圣经,便能使其作品,自拔庸俗。”
   
     “如果人类对于圣经没有深刻的了悟,则其智慧道德,将失其崇高的作用和目标。”
   
     “人类与禽兽,不能等量齐观;即使最野蛮的人,也比禽兽为优越。”
   
     “儿童如能受到宗教的教育和薰陶,必能脱离一切粗鲁张狂的习性。”
   
     “千余年来,圣经对于人类学术文化科学法律的进步,施以有德性的陶治,实为一潜在的推动巨力。以往圣哲贤人,以及历史事实,都可为有力的见证。”
   
     柯氏于晚年,曾从他一生丰富的经验来加以回顾,并发表其感想说:
   
     “我回顾既往,实觉幸福美满,我有康健的身体,我有治学的能力,我有忠信的亲友的帮助;但是我还有一个至高无上的幸福,是人间一切福乐不能相比的,那便是我能作一个真正的基督徒!”
(2016/07/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