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科学家的宗教观]
圣灵光照中国
·《荒漠甘泉》5月31日
·荒漠甘泉 6月1日
·如何向无神论者传福音?3 Shen Jihong
·何光沪:中国道德腐烂的病根是什么?
·《荒漠甘泉》6月2日
·《荒漠甘泉》6月3日
·《荒漠甘泉》6月4日
·得 胜 魔 鬼 的 权 势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6月5日
·約拿的故事是真實的? 黃志倫
·《荒漠甘泉》6月6日
·化石研究再次说明达尔文进化论是个错误 张秉开
·从哈拿颂再思祷告的真谛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6月7日
·《荒漠甘泉》6月8日
· 祷告誓约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6月9日
·宗教和科学是影响人类最大的两种力量 何光沪
·《荒漠甘泉》6月10日
·给自己的心灵放假?这文章太养心了!转
·《荒漠甘泉》6月11日
·现代处境和信仰相遇 1. 分享: 徐颂赞
·现代处境和信仰相遇 2. 分享: 徐颂赞
·现代处境和信仰相遇 3. 分享: 徐颂赞
· 《荒漠甘泉》6月12日
·《八 福 1》信 使
·《八 福 2》信 使
·《八 福 3》信 使
·《荒漠甘泉》6月13日
·《荒漠甘泉》6月14日
·《八 福 4》信 使
·《八 福 5》信 使
·《八福 6》信使
·《荒漠甘泉》6月15日
·《荒漠甘泉》6月16日
·《八 福 7》信 使
·《荒漠甘泉》6月17日
· 《登山宝训之:主祷文》
·《荒漠甘泉》6月18日
·《荒漠甘泉》6月19日
·《主祷文 2 》“愿祢的国降临。”(太6:10)
·《荒漠甘泉》6月20日
·《主祷文3》“愿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 《荒漠甘泉》6月21日
·“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太6:11)
·《荒漠甘泉》6月22日
·“赦免我们的罪,因为我们也赦免凡亏欠我们的人。”
·《主祷文 完结篇》
·《荒漠甘泉》6月23日
· “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太7:4)
·《荒漠甘泉》6月24日
·《荒漠甘泉》6月25日
·讲道集:第一章 基督为中心
·《荒漠甘泉》6月26日
·新约中的妇女 史祈生
·第2章 基督居首位
·《荒漠甘泉》6月27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6月28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6月29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6月30日
·《荒漠甘泉》7月1日
·一、为什么要读经
·《荒漠甘泉》7月2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上帝的力量——影响美国总统选举的宗教因素
·野火烧不尽
·《荒漠甘泉》7月3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7月4日
·《信仰问题解答法》
·《荒漠甘泉》7月5日
·诗篇信息介绍
·蒙福的生命/潘美惠牧師
·《荒漠甘泉》7月6日
·《信仰问题解答法》
·《荒漠甘泉》7月7日
·生物学家的宗教观
·科学家的宗教观
·天文学家的宗教观 :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
·天文学家的宗教观 : 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
·地质学家的宗教观
·哲学家的宗教观:苏格拉底 柏拉图 培根
·物理学家的宗教观 :爱迪生(Thomas Alva Edison 1847-1931)
·培根论信仰与政府(力荐好文 理想政府是什么样的)
·化学家的宗教观:法国化学家巴斯特
·《荒漠甘泉》7月8日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文学家的宗教观 1
·文学家的宗教观 2:狄更斯 歌德
·2016年7月6日,俞可平院长在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毕业典礼上做了题为《做一
·文学家的宗教观 3:莎士比亚 托尔斯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科学家的宗教观

   1. 牛顿(Sir.Isaac Newton 1642-1727)
   
     牛顿为举世闻名的英国大科学家。年廿七岁,即任剑桥大学教授,发时二项定理——微分法与积分法。牛氏引用培根归纳哲学的原理,研究宇宙万象,发现万有引力定律,并确定运动三定律,为近世力学的基础。一六八八及一七○一年,两次当选为国会议员;后被推为皇家学会会长。一七○五年,授爵士,关于光学和天文学,亦颇有贡献。
   
     牛氏乃为一虔诚基督信徒。他曾亲自作见证说:“我们应把上帝的话——圣经,视为至高无上的哲学;据我研究的结果,圣经记载之信而有证,实远非世俗的历史所能比拟。”


   
     牛顿虽为科学家,但同时也是一位对于圣经有研究的学者;且其兴趣之浓,并不在科学之下。尤其对于《但以理》和《启示录》两书的研究和著作,更为广博精深。
   
     有一天哈莱博士(Dr.Halley),在这位大科学家前讲了一番不信的话,牛顿不留情面,加以斥责,正告他说:“哈莱博士,我对于你关于天文学理的高见,一向乐于领受,因为你是研究有素的;但是你对于基督圣道,最好不要随便发言,因为你关于此道,我素知你毫无研究,并且我敢断然的说,你根本是一个门外汉。”
   
     牛顿所以这样责备他,是有重大的理由的,因为牛顿自已在早年的时候,也是一位盲目反对,怀疑不信的人;后来经过彻底而复严谨在研究,遂恍然大悟,悔改信主。(按:我们对于其它问题,照理必先彻底研究,然后才敢反对;世人对于圣经的态度,却往往不先研究,便盲目反对。哈莱博士,仅其一例。牛顿的驳斥和见证,宜为一般盲目反对者的当头棒喝。)
   
     牛顿自从精密研究考察这奇复杂的宇宙构造以后,他便深深感到造物主的庄严伟大,实在不可思议;以是,在他平常谈话的时候,终不敢妄称耶和华的名,在提到祂圣名之前,必先肃然静默,以示敬畏之意。他虽系举世闻名的大科学家,但他却自承对神创造宇宙的奥秘所知有限,几如沧海之一粟。
   
     论到天体的构造和运行,牛顿严正地表示:“证诸天文系的奇妙安排,我们不能不承认这必是一位全知全能的上帝的作为。”
   
     他又说:“宇宙间一切有机无机的万象万物,都是从永生真神的智慧大能而不;祂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祂在这无量无边,井然有序的大千世界中,凭其旨意,创造万物,运行万物,并将生命、气息、万物赐给万人;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祂。”
   
     万物之所以新陈代谢,如果否认系出诸上帝大能的运行,关在无法理解。所以,牛顿在其所著《基本原理》(Principi)的结论中说:“宇宙万物,必有一位全能的神在常管统治。”
   
   
     2. 惠斯顿(William Whiston 1667-1751)
   
     威廉·惠斯顿乃是接替牛顿充任剑桥大学数学教授的杰出学者,著有《地球论》(The Theory of the Earth)一书,并许多关于宗教的著作。他曾自述他何以相信“启示宗教”的理由,见证圣道,略谓:
   
     “天文学和我们的数学,都证明圣经记载的正确无误。”
   
     “最古的和最可信的历史记载,都证明圣经之确实可信。”
   
     “我们越加研究,圣经记载便越显确实;一切难题,便易如冰消。”
   
     “如果没有圣经中所记的神迹,基督教便难建立,且更不易令人信奉。”
   
     “犹太人虽憎恨先知,逼害先知,但不能不信他们是上帝的先知,不能不信他们所写的乃是出自上帝的默示。”
   
     “犹太民族过去和现在的遭遇和境况,便足证明圣经里面,先知预言的神学律法之真实不虚。”
   
     “基督教会过去和现在的境况,便是证明先知预言和福音的真实可信。”
   
     “圣经作者们,虽所生的时代不同,空间不同,但都异曲同工,写出一个伟大的计划——便是上帝救救世的计划。这个计划,完全是真神的奇妙作为,救主的伟大恩功,决非人的行为,我们只有信奉归依,才能得救。”
   
     “圣史的记载,绝无丝毫捏造虚假之处。且比任何历史更为忠诚、公正、信实可靠。且圣经的预言,亦已逐渐应验,毫厘不爽。”
   
     “基督教是唯一的真理,任何反对基督教的制度和宗教,绝难有丝毫存在的价值。”
   
     “基上论证,基督教为颠扑不破的真理,事理昭彰,实无庸置疑。余只有心悦诚服,信奉此真神启示的宗教。”
   
   
     3. 英国科学会
   
     英国科学会在一八六五年,发表一篇关于宗教一科学的宣言,由六百十七人签署,其中除二十人外,均属世界科学界杰出之士。这篇宣言,至今犹保存在牛津博德伦图书馆(Bodleian Library),其大旨如下:
   
     “余等以自然科学家的立场,签名发布我们对于科学与宗教关系的意见。现在科学界若干人士,因为探求科学真理,从而怀疑圣经的真理及其正确性;吾人于此,深觉 遗憾!
   
     “我们认为上帝的话,一方面写在圣经上,一方面写在自然界,尽管在形式上有何不同,却不能彼此发生冲突。
   
     我们应当牢记,物理科学,尚未臻于完善,尚在不断改进之中;目前我们有限的理解力,仿佛对着镜子观看,还是模糊不清。
   
     现在许多自然科学的学者,对于圣经,不加研究,徒凭其不完善的定律,和一知半解,怀疑反对,这种态度,实不能不令人为之痛惜。
   
     我们深信,每一个科学家,研究自然,其唯一目的,只在阐明真理;倘使他研究的结果,发现圣经和科学有所抵触(其实只是他们对圣经曲解),千万不可轻率武断,以为他的结论是正确的 、圣经的记载是错误的;而应持客观的态度,平心静气,听神指示,确信二者必然相符,绝不可偏执成见,以为科学与圣经,有何冲突分歧之处。”
   
   
     4. 帕斯卡(Blaise Pascal 1623-1662)
   
     法国著名科学家帕斯卡早慧,年十六,即已完成其有关投影几何之名著。青年时期,又先后发明计算器,晴雨表,水压机,驳斥以往物理科学之谬见,建立科学上之发明,初未能满足其灵性的要求,而尤不克令其了悟人生之奥秘。以是痛苦烦恼,无以自遣;尤感人若离神,其境殊惨,而科学哲学,又具无由令其认识真神,终不能偿其愿,而慰其心;失望之余,遂读圣经。
   
     某夕展诵约翰福音第十七章,神忽显现,当年摩西所见,荆棘中之火焰,充满其室;上闻主声,曰:“亚伯拉罕的上帝,以撒的上帝,雅各的上帝,非哲人之上帝,非学者之上帝。”
   
     自是转迷开悟,始知科学哲学,不能通神;遂沿海屣科哲,粪土万事;而对真神,获大平安,得大喜乐,此乃一六五四年十一月廿三日深夜十时半至十二时半之事也。当时帕氏神声志清明,特将圣示,加以笔录;后又以羊皮纸,郑重缮正,缝于襟内,终其一生,未尝语人, 帕氏去世,始被发现,珍藏于国立图书馆。帕氏悟道以后,即赴凡尔赛附近之道院退修,又亲闻主声,向其启示,略谓:“余在十架,即已念汝;点滴之血,亦为汝流!”
   
     帕氏即双膝跪跪拜,俯伏主前,愿献全身,以为主有,从此悉弃其骄气与淫志,谦挹自卑,判若两人,并彻底了悟,寻求十架,可予解答。遂著《沉思集》(Ponsees)见证圣道,脍炙人口。
   
   
     5. 万尼瓦尔(Dr.Vannevar Bush)
   
     自启蒙运动以来,人类崇拜理性,谓“人性有其无穷之完全性”,从而迷信“科学万能”。降及今世,科学气焰,更形猖獗。一般人夸耀科学的成就,说科学已把人类带进一个新的“原子时代”,和“太空时代”。人们仗着新的科学发明和利器,可以毁灭世界,亦可侵入月球。这样科学家不仅成了天之骄子,而且变为一种“超人”,以为只要给他充足的经费和设备,几乎没有难成的事。人们以为科学家不但“无所不能”,而且“无所不知”,所谓宇宙人生的奥秘,科学家都能加以正确的解释,从而可以建立一种绝对无误的哲学和宗教。一般惊新之士,甚至以为基督教已因着科学的进上,而成为落伍陈腐的道理;从而上帝的地位和圣经的权威,也被推翻。这是基督信徒,面临的新挑战!
   
     关于这个挑战,美国著名的科学家,麻省理工大学(M.I.T)名誉董事长万尼瓦尔·布什博士,在驰誉世界的《幸福杂志》(Fortune May,1965)特发表专论加以反击。 万氏略谓:这种想法,乃是一种非常重大的错觉。万氏认为这种崇拜科学的观念,乃是十八世纪迷信“自然律”(Law of Nature)遗物和余毒。信“自然律”,人们以为仅凭浮表的观察和推算,即可窥测宇宙间的奥秘,并能预知将来必然的归趋。假如这种道理是对的话,则人类乃是一种不能自主的木偶,宇宙也仅是一种机械呆板的构造。但 万氏指出,其实科学的证明,不能保证绝对正确!科学家仅能凭其观察推算所得的结论,构成一种假设,但是这种假设,往往又可为新发现的论据所推翻。许多科学上的道理,当时认为“金科玉律”,现已成为“明日黄花。”此乃科学并非绝对真理的铁证!
   
     万氏复进一层提示,科学不但不是绝对真理,而且还日趋悖谬,远离宇宙真正的本性,陷入一种机械主义,而不能自拔,而其对于人类两大“实在”(Peality)——“自由意志”和“自我意识”,则完全茫然。迷信科学的人,亦只能以认识机械的宇宙为止境,而对于人类到底从何而来,究将往何处去,则丝毫不能置答。
   
     是以万氏忠告科学家说,一个真正的科学家,必须谦卑,自承其渺小和无知,庶能恍然大悟,科学不是万能,乃有它的限度和止境。因此万氏认为“欲明宇宙人生的奥秘,只能凭启示和信仰,不能靠科学和理智。”(一九六五年五月)
   
     
(2016/07/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