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一派特务流氓腔调]
徐水良文集
·关于草庵居士的情况通报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接刘京生先生来信件,本刊特发更正声明谨致歉意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希望张宏保先生真正摆脱控制他的中共及其特工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全部被破坏,现在已经初步恢复
2006年(续)
(以下文章基本正常,未破坏)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2007年
2007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对刘狄、高智晟等问题的一点管见
·王永刚,看你可怜,给你写几句吧:
·给神探兄的信
·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海外後援会声明
·致神探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重要纠正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应该认真总结五四以后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教训
·《大国崛起》前三集的几个无稽之谈
·给王希哲的建议
·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点浅见
·911以后大陆中国人对美国态度变化巨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派特务流氓腔调


   
   

   
   2016-6-16日

   
   邮件汇编(基本按时间顺序倒排,有所调整):
   
   这场斗争的实质,是中共情报机构以及他们的特线,误判形势,以为经过他们的努力,把流氓特线打扮成初步的“民运领袖”以后,就可以调动他们和国内外特线阵营的庞大力量,可以为所欲为,可以把声名狼藉的流氓特线,打扮成圣女,强加给民运,充当民运的“领军人物”,充当民运的伟大领袖,让狭义民运圈统一到流氓特线的领导之下,去追随中共的需要。
   
   民运革命民主派和其他一些民运派别和人士,认为这是中共及其特线对民运的极大侮辱和阴谋,因此坚决反对。
   
   于是中共特线就不依不饶,无所不用其极地用污言秽语反诬反咬反对中共阴谋的民运人士是中共特务,说这种反击是特务围攻。企图用这种策略,来颠倒是非,实现中共情报机构和特线的阴谋计策。并且把他们的污蔑攻击行动,从民阵内部,逐步扩大,一直扩大到最公开的公众场合。革命民主派和教会等正派人士,不得不奋起参与反击,使中共及其特线的阴谋,遭到初步的失败。
   
   即使为了加拿大和其他地方被这些流氓、痞子、骗子和特线欺负、出卖、迫害,甚至迄今有人不敢公开反抗这些流氓特线的受尽委屈的朋友伸张正义,我们也将坚定不移地与这些流氓奋战到底。
   
   徐水良
   
   2016-6-16日
   
   在 06/16/2016 04:30 PM, xushuiliang 写道:
   
   中共情报机构利用特线把民运搞得四分五裂,七零八落,一盘散沙,使民运和反对派无法形成统一的、有战斗力的组织力量,使反对派无法与中共对抗,从而有效维护了中共的专制统治。在这种情况下,还敢闭着眼睛说:“即使是线特又如何?即使卧底特务又如何?”
   
   尤其对海外民运,中共没有办法用暴力镇压来打败海外民运。中共打败海外民运,主要靠的就是他们的特线力量。在这种情况下,还敢闭着眼睛说:“即使是线特又如何?即使卧底特务又如何?”
   
   中共特线的特点之一,就是:
   
   1、他们一开始就拼命掩盖和否定特线问题的严重性,利用人们过去长期形成的习惯观念,把特线说成只占狭义民运圈人数的很少数,无关紧要。然后把特线制造的内斗、腐败等一系列问题,说成是民运人士素质低,道德差,从而达到贬低和抹黑民运的目的。
   
   2、如果有人出来揭发特线问题的严重性,揭露狭义民运圈特线占大多数的事实,他们就群起围攻,混淆是非,污蔑没有能力“抓特务”、仅仅是揭露特线问题严重性、以便提醒民运及反对派防备特线的人,是“抓特务”,是搞扩大化,是破坏民运,并且把他们与中共及中共头子血腥“抓特务”搞扩大化大屠杀两种完全不同性质的问题混为一谈,对揭露特线问题严重性的人,大加污蔑。
   
   3、他们拼命反对“抓特务”,拼命否定特线问题的严重性,污蔑揭露特线问题严重性,就是搞扩大化。如果这一招不灵。他们马上就反过来,立刻反咬反诬揭露特线问题严重性的人是特务,反过来大抓揭露者是“特务”。
   
   4、他们采用“你抓我特务,我就抓你特务,谁怕谁?”的策略,企图用反咬反诬大混战的办法,彻底把水搅浑。
   
   5、他们用谎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的劲头,给人洗脑。他们不断重复谁揭露特线问题严重性,谁就是特务的荒唐逻辑,以便让人们习惯成自然,接受他们毫无根据,违反正常逻辑的荒唐逻辑。
   
   6、最后,当他们理屈词穷时,他们就开始耍流氓,说:“特务怎么了?特务也是搞民运!”“即使是线特又如何?即使卧底特务又如何?”一副特线流氓无赖的架势。
   
   7、他们的基本估计,是中共不会很快垮台。只要中共不垮台,就像东德一样,绝大部分特线,95%以上的特线就不会暴露,至少是无法作结论。共产党垮台后,才暴露几乎三分之一的东德成年人曾经当共产党线人的事实,让德国人和全世界都大吃一惊。因此,他们就把现实需要严防特线的迫切任务,推给历史,说“历史总有一天会给出答案”,要求大家“闭上你们的嘴巴”,不要揭露特线问题。这样,没人提醒特线问题,没人去防备特线这个非常迫切的现实问题,现实的特线就可以畅通无阻,民运和反对派就永远一盘散沙,无法对抗中共,共产党的统治就能够长久维持下去。
   
   徐水良
   
   2016-6-16日
   在 06/15/2016 09:27 PM, Ming Du 写道:
   即使是线特又如何?即使卧底特务又如何?你们在大肆的抹黑盛雪,但是我看到的是她不停的在为大陆的民主发声, 怎么不见你们去发声而只见你们无休无止的漫骂,抹黑。盛雪是不是共特,不用你们的来操心,历史总有一天会给出答案,至于你们这些极力抹黑别人的人,历史同 样会给出答案!谁是线特,谁是卧底,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请你们都闭上你们的嘴!
   
   在 06/14/2016 06:14 AM, xushuiliang 写道:
   
   狭义民运圈不是统一组织,人人都可以自称“民运”,都可以搞所谓的“民运组织”。所以,什么人都可以随便成为狭义民运圈成员。
   
   本人和许多人早已经无数次论述,狭义民运圈特线人数早已经占绝大多数(中共内部透露出来的数字是80%以上)。早已成为沦陷区的狭义民运 圈,绝对不可能“团结”。中共渗透80%以上的特线,难道是为了让民运团结?
   
   据我的观察,狭义民运圈的所谓“内斗”。大多数是不同特线派系之间的所谓“内斗”,其目的,主要是为了搞臭民运。如果民运中长期没“内 斗”,为了制造民运“内斗”形象,即使同一派系的特线,也会故意“内斗”。
   
   当然,特线之间的“内斗”,另一个原因,也是因为特线工作的原则,是同一派系之间垂直领导,不同派系之间,不准互相横向联系。所以不同派系之间,难免会有误解、矛盾和利益冲突。甚至是京派和海派两大派特线之间,习中央系和政法系两大派之间,互相之间的斗争也是你死我活。
   
   余下不到一半的所谓的“内斗”中,绝大多数,又是中共特线漫天造谣、污蔑、攻击真民运人士,真民运人士被迫反击。
   
   真民运之间的内斗,不会超过内斗总数的百分之几,而且规模比较小,其中多数还是中共特线挑拨离间制造的。
   
   鼓吹狭义民运圈大团结大联合的,不是幼稚,就是特线。长期以来,中共情报机构及其特线,不断鼓吹大团结大联合为名搞大“内斗”,每一次大联合的结果,必然是一次大内斗。后来,真民运一听到大联合,就知道有人要搞大内斗了,赶快躲开。而思想幼稚,幻想大团结的人,越来越少。所以,后来,鼓吹 大团结、并用民运内斗不团结来贬低攻击民运的,主要剩下特线人物。
   
   徐水良
   
   2016-6-14日
   在 06/14/2016 04:27 AM, Ming Du 写道:
   中国民主的出路主要在靠海外,靠国内基本不行,如果你们海外的民运都不团结,相互撕扯成这样,中国的民主就基本无望了。希望各位民运的前 辈多多反思,国内外的中共流氓和走狗已经团结一致的对付我们了,我们自己人还在为所谓的特务纠缠不清,请问各位中国的民主的出路在哪里? 有谁能担负起中国民主的大旗????
   
   在 06/13/2016 08:55 PM, xushuiliang 写道:
   
   一群痞子、流氓、骗子、特线,为了把文化水平极低的、典型的流氓、痞子、骗子和特线人物塑造成民运领袖,民运圣女,为了打击不赞成这种做法反对人士,他们 在背后势力统一指挥和支持下,首先挑起争论,不依不饶攻击他人。并且首先把民阵内部的争论扩散到公众,用极其污秽的流氓语言污言秽语漫天造谣污蔑攻击谩骂 别人。不断玩弄流氓政治、特线政治、面首政治,腐败政治,调动国内特线力量支持和配合,离谱吹捧他们从来没见过的神女,不断攻击污蔑真民运,反诬反咬真民 运对他们的反击,是特务攻击,是特务围攻。
   
   他们自以为聪明,但他们这样做的结果,却弄巧成拙,使他们自己陷于彻底孤立。变成海外民运人人私下闲谈、抨击和笑话的对象,公共厕所名扬天下,名声彻底臭 不可闻。即使民运的一般特线,也不敢否认大家都知道的公认事实,只好与大家一起闲聊,抨击和嘲笑。否则,他们就会自己暴露自己。最后,除了少数面首痞子流 氓和带任务的人物,继续不断污言秽语谩骂攻击批评他们的人以外。海外舆论,尤其私下舆论,完全是一边倒。
   
   现在,这些流氓、无赖、痞子、骗子和特线人物,包括他们背后的指挥者,大概受不了了,大概怕继续暴露他们的隐藏力量,竟然就声称谁不停止辩论说就不是人, 自己漫天造谣、谩骂污蔑攻击他人,造成严重后果,不道歉,不澄清,却要“跪求”他人停止辩论,不停止辩论就不是人,别人连澄清反驳他们谣言的权利也没有 了。不知道这是哪一家的逻辑。
   
   他们以为采取这样的策略,就可以做了坏事,漫天造谣谩骂污言秽语攻击污蔑造成严重后果,就没事了,连个道歉都不需要讲,连个澄清都没有,就可以溜之大吉 了。他们对包括本人在内的许多民运人士无数次谩骂攻击污蔑,用无数污言秽语的造谣,包括“徐老狗水良咬过的人都在监狱里证明什么。徐老五毛水良混蛋。你, 小平头,任畹町都是共产猪狗马列支那垃圾国的特色产品啊。今后我不必要给你们这些货色写什么字了。”“徐水良,刘三妹,刘绍夫,朱瑞,陈亦然,小平头,任 畹町里等人勾外连蛇蝎一窝。是共匪在这一阶段造谣污蔑的鼓吹着和走狗帮凶。一目了然。”“黑洞邪教徒徐水良--------百分之九十的民运被他打成五 毛。只有黑洞邪教的造谣群体,他认为都是反共中坚”等等等等,还竟然有脸吹嘘“民阵有一个规矩就是前辈,民主运动做过监狱吃过苦的,再怎么我们也不会回 击。”把他们自己的漫天造谣污蔑攻击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这世界上恐怕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实际上,许多许多民运所谓的“内斗”,尤其是这次所谓的“内斗”,根本不是内斗,而是真正的民运人士与特线们的外斗,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外斗,但却是卑鄙无耻的中共情报机构违反人类道德道义准则、所策划的最常见的表面的“内斗”,实际的外斗。
   
   徐水良
   
   2016-6-13日
   在06/13/201606:45PM,张健写道:
   你好河边,理解,但是他们继续,做好收尾工作
   2016年6月13日下午7:48,"黄河边"写道:
   跪求了啊,给大家一条生路吧
   
   各位:
   我最后掺和一句:同意吴老意见,即日起立即停止
   持续一年的争论,因为呆戏看腻了。高潮过了,该剧终了。
   大家该干什么的就干什么,千万别再撕逼了,都这把年纪了,
   实在没必要。就不展开说了。
   那些裂痕慢慢弥合,不能修补的大家就从此老死不相往来,或者见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