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妓女随议]
非智专栏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没有自由,何来幸福?
·独裁者,结局必惨
·从过圣诞节想起、、.
·政治上的“碰瓷”行为
·中国女人、文化和老外老公
·生活剪影一二
·对独裁政府绝不能姑息绥靖
·生活剪影一二:柏斯的东北媳妇
·过年的感想、、.
·漫谈西澳警察
·从武术上的作假说去、、、、、、
·读《易经》点滴心得
·读“明史”的感概
·《周易》的处事哲学
·城头变换总理旗
·柏斯太小,流言太多
·从政治人物佩戴假勋章谈起
·厉害之文之用心
·怪人川普的计谋
·“无政府主义者”之论点
· 金钱与政治
·珀斯男人:喝酒玩手机
·是神人,还是魔鬼
·冬季柏斯的小故事
·西澳封边界日记一
小说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连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家变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老乡阿琴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五 来自中国柏斯女人(连载)--坎儿的故事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来自中国来的柏斯女人(连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天堂的失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偶遇汪嵩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缘分的缥缈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倾吐心思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各有心思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度假邂逅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用心良苦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坎儿的心机
·1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各有所爱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佛道之理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周六聚会的故事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 梦的迷蒙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凡事有定时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爱的沉迷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困惑--第七章
·困惑--第八章
·困 惑--第九章
·困惑--第十章
·困惑--第十一章
·困惑--第十二章
·困惑--第十三章
·困惑--第十四章
·困惑--第十五章
·困惑--第十六章
·困惑--第十七章
·困惑--第十八章
·困惑--第十九章
·困惑--第二十章
·困惑--第二十一章
·困惑--第二十二章
·困惑--第二十三章
·困惑--第二十四章
·困惑--第二十五章
·困惑--第二十六章
·困惑--第二十七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妓女随议

    妓女的存在,是社会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似乎自从有了文明,就有了妓女,历史上最早有记载的妓女,是古巴比伦,称为“庙妓”,在中国商朝时期,就有“巫娼”,即妓女出现。也许古人没有什么所谓的贞操概念,所以女子出卖性而生活,也成一种自然。
    人有对自己拥有的东西自行处裁的权利,何况是对完全属于自己的身体,男人可以通过出卖体力而赚钱,女人由于没有男人的体力,便以出卖自己身体而赚钱,这自古以来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故此,古人对为妓和嫖妓并没有羞耻感,而且,在中国历史上有许多巾帼英雄都还是妓女出身,比如梁红玉、赛金珠、小凤仙等,都曾是救国女英豪,如果说因为色美技高,并因此影响中国历史的,则有更多,董小宛,绿珠、李师师、以及陈圆圆,这些曾经的妓女,现代人所喜闻乐道的女性,并没有因为她们曾是妓女出身而影响她们在人们心里形象,我们的电影电视书刊杂志,似乎都以一种赞美的腔调在书写她们,而在赞美她们时,并没有人出来指出她们曾为妓女的羞和丑。
   
    妓女的存在并不能以羞和丑来论证,食色人之欲望,不可泯灭,故此,有人卖食,有人卖色,有需求,就有市场的存在,这也是一种自然规律。不能因堵人之食欲而灭酒楼,可见,也无法因杜人之色欲而禁青楼。历史上记载着许多著名人物逛青楼,狎妓女的故事,特别是文人雅士对逛青楼更有一种嗜好,而且这种嗜好,成为文人雅士的一种标榜,唐时诗人,实际也是政府官员的杜牧,在他的诗里就直接地告诉人们“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宋朝的名词人柳永,则是终日青楼度日,最后由青楼之女出资安葬。如果没有青楼之经历,估计,这些文人墨客也写不出流传后世的佳作。故此,可以说,这些青楼女子,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妓女,还是为历史有贡献。
    妓女的合法化在于它是一种被认可的生意,开妓院,文雅说开青楼,只要是手续合规,合理经营,有缴税,有卫生保障,在目前许多国家都属于合法的。在澳洲,我们知道,有牌照的妓院和妓女都是在政府商业和警察治安保护下的,那些妓女,已用了一个不带歧视的名称,叫“性工作者”。政府所禁是非法经营的妓院,警察所抓是没有许可的暗娼,这类没有经营牌照的妓院和暗娼,带来了社会治安问题和商业不利因素,其一:没有卫生保障;其二,经营偷税漏税;其三,缺乏生命安全,有些暗娼,由于在街头卖身,结果连生命都卖掉。故此,澳洲政府是坚决禁止非法经营的妓院和暗娼,但却允许和保护合法经营的妓院和妓女。


    由于合法化,社会在性这方面所产生的问题就自然减少,人们有需求,市场就有供给,这就平衡了社会供给矛盾。不是每个男人都会上妓院,这一方面是观念问题,另一方面是消费问题,有欲望,还要有消费能力,因此,也不是每个男人都可消费得起。同时,没有这方面欲望的男人,也不会光顾这些妓院,做所谓嫖娼的事。
    柏斯妓院不少,但我知道,我身边朋友很少去过,而我从来不去光顾这些地方,不是没有欲望,是没有到这种地方消费的欲望。我并不认为嫖妓就是犯罪,或道德有问题,或人品出毛病,如果你是单身,如果你没有获得性的满足,如果你愿意为你的性消费付账单,如果你到合法经营的青楼,那你的行为,你的消费就是正当,而且受法律保护的。人,不会因为仅仅逛了青楼,就品行低下,就人格败坏,历史上古今中外众多名人都逛过妓院,像陈独秀、胡适、托尔斯泰、莫泊桑等都曾有逛青楼纪录,他们人格并不低下,而且其中还有许多具有人类的伟大人格。那些视逛青楼为可耻者,很多都是表面道貌岸然,实际用心邪恶,最倡导女性贞洁杜绝女娼的朱熹,是历史上最为虚伪可耻之人,却由于他的思想,将中国宋之前的文明开化,倒回到愚昧昏暗之间,而且一直影响到现在。
    色欲既然是人的一种本能,一种生理自然,那就不能禁。孔子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在《孟子》一书中,也提到“食色性也”,即吃和性,乃人之本能。好色如同好食,因人而异,有的人生来好食,以吃为天职,最后竟成了美食家;但因社会人为的道德观念约束,好色者则得了个坏名声。于是,高级好色者,就另起炉灶,搞了个选美,以满足好色者们之欲望。通观历史选美,我们知道,不少被选出来的美女,最后却成了高官富豪们的妓,因此也满足了那些有钱有势最成功好色者的欲望。
    就像在市场上,有高级中级和初级生意一样,这妓女也有着不同的等级之分,高级者,一次服务上千元,初级服务,只需几十元,这样就满足了不同消费者,这是市场经营之道。所以,只要翻看澳洲华文报纸,这些公开的妓院广告比比皆是,提供着高级和低级服务,无需任何隐瞒,生活在这里的华人,想必也早已习惯这公开的青楼就开在商业区或在自家的附近。
    享受性服务而没有风险,这是人最基本的要求。想到那些在国内因追求性服务而被抓被上电视被关最后被死,实在深为哀叹:人,生活在不同的国度和体制,就拥有着不同的食色欲望的满足方式。
   
   
   2016年5月15日
   

此文于2016年05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