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徐水良文集
·谈生物性质的爱,兼答春秋冬月
·真假爱国主义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中共“民族自治”的错误性、欺骗性和理论上的荒谬性
·地方自治是民主制度必不可缺少的前提
·谈国家的全民性质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初步意见
·中国的种族主义和类种族主义
·答王希哲先生
·谈文化和文明问题的两个帖子
·近日网上讨论帖子四个
·没有信仰的理性不可怕,没有理性的信仰才可怕
·余大郎呀,你和上书房的计谋又破产了
·重新公布赖昌星案四个文件
·我与国凯风格完全不同,但我非常同情国凯
·赖昌星案、中共内斗和民运新论战
·警惕极左极右信仰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
·孙中山和辛亥革命
·向胡平刘晓波提几个问题,代作初步批驳
·纠正花瓶民运全盘否定民族主义爱国主义错误倾向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对世界和中国前途的思考(一)
·对张三一言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将被烧死的科学家在火刑架上说“地球仍然在转动!”
·总统宣誓,应该手扶宪法
·关于台湾两党问题答paul先生
·就帝国主义、中美及国际未来走向等问题答胡安宁
·北约应该绕过联合国打击叙利亚独裁者
·政治人物和政党应该注重道德
·对秦晖文章的几点初步评论
·大陆反对派务必吸取民进党的严重教训
·对方励之评傅高义的按语
·简驳谢燕益《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简驳王希哲《评马勇文章精到和俗论的所在》
·中国农民是最强烈反对中共的群体
·再驳梁不正
·三评谢燕益并按语
·不如希特勒纳粹的中共新纳粹
·谈王希哲的丛林法则等等
·对张乐天《底层视角的现代史》的不同意见
·汉语汉字是优秀的语言和文字
·驳韩寒素质论
·不要把韩寒三篇文章看作仅仅是简单的三篇文章
·韩寒三篇文章是有官方背景的运作
·韩寒低素质,百姓中素质,英雄高素质
·推特上反驳胡平等重弹反对革命的滥调
2012年
2012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点评王建勋《变革、民情及个体责任》
·纠正一个错误说法
·对何清涟文章的批评
·中国要重生必须经过革命洗礼
·美国对台策略简析
·对余杰出国问题的另一种评论
·关于活埋200人问题
·再次重提韩三篇是某势力预先策划的行动
·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驳张维迎们的非道德论
·驳草虾:南京大屠杀无法从南京人记忆中抹杀
·再谈狭义民运圈不可能大团结
·民主从党内开始是专制思维
·就民运派别问题答查建国先生
·四个建国纲领汇编供对照
·随笔:刘霞之谜等三则
·推荐莲子《举证责任与原始正义》一文
·就王炳章问题答胡安宁
·短评:简驳王希哲挺薄荒唐逻辑等两则
·不赞成刘国凯文章《体谅温家宝》
·从国际习惯看左右派别分界
·在薄熙来问题上民运中的不同派别及不同策略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揭穿救党势力共存共荣共治的欺骗戏法
·辨别中国改革真假的两种做法两块试金石
·再驳挺薄左派的一个谬论
·在薄熙来问题上三个派别的分歧
·关于中国转型问题的简单意见
·驳斥王希哲造谣诬蔑
·和平转型的可能性和必要条件
·把信仰驱赶出公权力公共领域
·关于共产党设局的问题
·加强对军队的工作
·理论、宣传和学匠之间的异同
·时势造英雄而不是相反
·以亲身经历教训谈海内外联手
·驳一种精神专制的谬论
·对国内御用学者鼓吹民主集中制的简单批判
·重发29年前批判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文章一篇
·答古谜
·又谈平反问题
·驳王丹等“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说
·为什么不能原谅邓小平李鹏?
·柴玲的无权卑鄙和有权卑鄙
·驳柴玲《再谈宽恕》
·反击中共控制和利用宗教的大棋
·论“上帝只属于中国”等与神棍斗嘴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徐水良

   

   

   
   1999年1月

   
    (注:这是在《北京之春》等举办的一个研讨会上的演讲)
   
   这实际上是两篇独立的文章,两个有关联的独立问题。但因为它们对于国是研究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所以把它们放在一起。
   
   

   
   未来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

   
   

   
   (最可能走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一)如何预见未来
   
   我们先谈谈如何预见未来的一些原则问题。
   
   在许多朋友看来,未来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似乎很难预料。但其实,只要我们观察历史上专制国家走向民主的道路,尤其是不久前共产党一党专制国家走向民主的道路,并进行一定的分析,就可以有个大概的估计。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由于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即经济唯物主义,实际上是一种历史唯心主义),及其单线单向的决定论,又有人把历史道路看作是单一的,唯一的,宿命式的完全决定的。其实,历史是由人创造的,人是有头脑,能作出自主选择的动物。就像世界历史早已表明的那样,中国模式,地中海模式,印度模式,还有其它模式,互相极为不同。马克思主义把地中海模式强加给全世界,搞五阶段单向单线发展论,是完全错误的。人类历史必然有一些总的趋向,但具体道路,却是多线的,非常不同的。至于每一个具体的历史阶段和历史事件,人们更是完全有选择的余地,有走不同道路的可能。当代共产党专制国家,走向自由民主,是历史的必然;但具体道路,却是完全不同。中国的“六·四”,和苏联的“八·一九”,有很相象的地方,并且,中国的群众基础及诸多方面的有利条件,远超过苏联及俄罗斯,叶利钦总统对苏联的合法性也不如赵紫阳先生对中国的合法性,可是,中国的八九民运失败了,而俄罗斯的民主却胜利了。在这里,我们不能不注意到一个很大的不同,这就是叶利钦总统勇敢地向全国发出抵抗号召,并勇敢地走上街头,阻挡坦克。他如果像中国改革派领导人那样,不敢进行抵抗,那么,俄罗斯的民主也是必败无疑。这就是人的自主选择的重要性。
   
   人的这种可选择性,给历史增加了诸多不确定性,造成了人类历史多元多线发展的事实。但在许多主要因素相同的条件下,人类历史却会呈现出某种一致性。共产党专制国家诸多相同和不相同因素,正是我们藉以预见未来的基础。
   
   共产党专制国家有个比较普遍的特点,就是在一般情况下,共产党顽固坚持其一党专制,不允许任何有组织的反对力量存在,不允许政治自由,甚至不允许言论和思想自由。是一种极端专制的制度,人们往往称其为极权制度。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党专制国家的变化,往往采取突发事件的形式。而突发事件在开始阶段,往往采取无组织状况。采取“先行动,后组织”的形式。二十多年前,1973年以后,我在有关大字报,文章和讲话中,曾经一再预言老百姓的反抗将会采取这种突发形式。
   
   正是由于共产党极端专制的特点,那种先搞反对派组织,再开始反对专制的行动,在开始阶段,是不现实的。成立反对派组织,反对派政党,这是后来的事。这也就是许多人在大多数情况下,企图先搞组织,后搞有组织行动,却屡屡失败的原因所在。在中国,这种情况,及到1998年民主党组党事件后,才有所改观。
   
   决定历史走向的,是各种力量的合力和对比。其中,组织力量是一种很强大的力量。只要不允许有组织的反对派力量存在,以有序的、平稳的、渐进的改良方式走向民主,便是不可能的。但如果把组织力量,包括武装力量,看成是唯一力量,认为没有组织力量,便没有任何变化的希望,同样也是不正确的。其实,组织力量,包括政府,包括作为暴力组织并同时承担非暴力功能的军队和警察,仍然是一种意识力量。其中的政府力量,主要在于对政府“必须服从”这样一种社会公认的意识。至于武装力量,只是一种配备有物质附属物的组织力量。政府动用武装力量,其目的,只是强制人们服从。然而,组织力量尽管强大,它毕竟不是唯一的社会力量。一旦社会个人的分散力量,反政府力量,包括反政府情绪,接近或超过政府力量,突发事件就有可能发生。这时,社会的绝大多数人反对政府,或政府中的某种势力,某种现象。因为没有绝大多数人的反对,决不可能接近或超过强大的政府力量。一旦突发事件发生,分散力量也可能很快形成组织,政府力量也可能很快瓦解。因为政府力量建立在社会公认的服从意识之上,如果绝大多数人改变服从意识,尤其是武装力量中的人改变服从意识,那么,政府就将顷刻瓦解,倒塌。这就是表面强大的专制政府往往会突然瓦解倾覆的原因。
   
   如果共产党专制国家最后在社会压力下,允许反对党存在,则社会的变化,有可能趋向温和,平稳。这一点也为匈牙利等原苏联阵营的国家所证实。
   (二)未来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
   现在我们来谈谈未来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以历史为鉴,分别谈谈中国走向民主道路各种模式的可能性,主要是当代模式的可能性。
   
   一、由于共产党极端专制的特点,并且由于现代的各种具体条件的变化,包括现代科技,交通和武器的发展,像孙中山、毛泽东那样的道路,尤其是毛泽东那样打游击,建立根据地的道路,显然是行不通的。只有受毛泽东、共产党影响很深的极少数人,仍然在那里大搞毛式政党,大谈打游击。其实,过去交通和武器落后,你可以占山为王,打游击,“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但在当代条件下,这却毫无意义,一架直升机就足以对付了。[按:就像阿富汗那样,复杂地形根本不是现代武器的对手,——作者,2002年1月13日]。不过,限于篇幅,对这一条,我们不作详细分析。我们这里讲的,不包括策动军事政变这种方式。我们对此缺乏必要的研究和必要的实践。难以作出准确的判断。
   
   二、台湾道路。这一条道路有台湾为例证。但台湾之所以走台湾道路,乃是因为台湾的具体情况。台湾是一个岛,并且一方面处在中共强大的军事和政治压力下,另一方面又处在自由民主的美国压力下,两个相反方向的压力,都迫使国民党实行民主改革。同时,台湾国民党政府对台湾本地人而言,是一种外来力量。(不过,由于这种情况,特别是由于害怕大陆,台湾产生了一种普遍的偏安思想。台湾反对派首先以台独面目出现,正是带着这种偏安思想的影响。台湾后来的改革,当然是一种进取,但往往带有偏安中不得不进取的色彩。)对于大陆,台湾的这些情况都是不存在的。此外,还有更重要的一个情况。台湾的国民党,是由孙中山先生建立的,它的目标,它的理念,与中共完全不同。尽管有军政,有训政,但它的最终目标,始终是宪政民主。国民党从来没有实行中共那样的极端专制。国民党统治实行基本的自由,只是没有民主。相反,中共却是一个以实行专政,实行极端专制为目标的政党。它从来没有放弃它的一党专政及极端专制主义,中共统治既没有民主,也没有自由。及到目前,中共开放的自由,还远远不如国民党时期,连满清皇朝慈禧太后时期已经实行的,国民党继续实行或没有取消的开放党禁和新闻自由,也还远远没有实行。而要走台湾道路,却必须以政府愿意实行宪政民主、多党民主为必不可少的先决条件。由于共产党顽固专制的特点,中国大陆走台湾道路的可能性很小。只有在中国反对派和老百姓非常不争气,迟迟不能形成取代中共的力量,而只能听任中共宰割的条件下,大陆才有可能经过缓慢而漫长的过程,走这条道路。这时,大陆走这条道路的痛苦、漫长和艰难程度,都将远远超过台湾。腐败盛行,民族精神死气沉沉,没有革命带来的民族精神的振奋和重生。到处是无可奈何和消沉气氛。如果说台湾道路对台湾而言,虽然其“民主”政治太过腐败,但仍不失为一种振奋和重生之路;然而,对大陆而言,这种道路,却是民族精神的自杀。而且,大陆人民付出了相当于一场革命的代价,(“六·四”等等),却连很差的改良成果也得不到,这对大陆人民,也是很不公平的。
   
   三、俄罗斯道路。这条道路的特点,是经过一场突发性的半革命,但旧官僚摇身一变,仍然掌握国家政权及大批企业领导权,把国家的经济和政治搞得一塌糊涂。这条道路所造成的暂时痛苦,甚至超过台湾道路。造成这种痛苦的根源,在于共产党留下来的腐败的旧官僚,旧风气。对中国而言,八九年六·四以前,有走这条道路的可能。但由于中国早已进行改革,走这条道路的痛苦,将小于俄罗斯。但六·四以后,走这条道路的可能性大概已经过去。[按:上面是写于几年前的话,目前的俄罗斯,已经渡过了它的困难时期,它的政治已经走上民主政治的正确轨道,它的经济开始迅速发展,而且过去实行的休克疗法之类的方法,虽然并不明智,但俄罗斯道路和其方法的优点,仍然是极其明显的。——作者,2002年1月13日]
   
   四、匈牙利道路。这是一条较好的和平变革的改良道路。共产党主动开放党禁,实行多党民主。但这是经过56年匈牙利事件及饱受苏联压迫,急于摆脱苏联压迫的匈牙利所采取的道路。其它国家的共产党,如果头脑清醒,这本应该是他们争取走的道路。但中共,却是坚决不愿意走这条道路,至少及到目前为止还是这样。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中共有条件这样做的时候,他们不愿意做。而目前社会矛盾空前尖锐的时候,中共又不敢做。
   
   五、罗马尼亚道路。走这条道路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经过“六·四”血的教训,敢于像邓小平一样发疯的领导人不多;而军队,当然不可能再像“六·四”那样驯服听命。谁敢于下令屠杀,像齐奥塞斯库那样的下场,是必然的。
   
   六、是否会产生军阀混战的形式?这是许多人担心的道路。但这仅仅是旧历史留在人们头脑中的幻影。军阀混战,至少像辛亥革命以后那样比较长期的混战,是完全不可能的。中共只是用这种幻影来吓唬老百姓。还有人担心大规模战争,但产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不大。像前南斯拉夫地区那样的战争,更不可能。不过,少数民族地区的独立、暴力和局部战争却有可能产生。
   
   七、印度尼西亚道路。走这种道路的可能性不小。其中的无序暴乱,正是我们必须事先防止的。
   
   八、菲律宾人民革命式的道路。在中国,走这种道路的可能性最大。这条道路的特点,是老百姓起来反抗,军队有可能以暴力威胁,但也可能不介入。不过最后结果,都是军队在老百姓压力下,不再服从独裁者。罗马尼亚和一些东欧国家,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的道路,都带有突发事件和革命性质。而像菲律宾的人民革命,更带有盛大庆典性质。马克思主义把所有革命都称为人民的庆典,是不正确的。失败的革命不用说,而像毛泽东那样的“革命”,则更不具有庆典性质,而主要是暴力、流血和战争。我们这里的定义,定得更窄一些。我们指的盛大庆典式的革命,是没有或很少动用武力,不流血或很少流血,革命目标为绝大多数人民所认同,因而人民欢天喜地庆祝其胜利的那样一种革命。这种革命一般以突发形式产生,从革命开始到胜利,时间像庆典一样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