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国民心态]
非智专栏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没有自由,何来幸福?
·独裁者,结局必惨
·从过圣诞节想起、、.
·政治上的“碰瓷”行为
·中国女人、文化和老外老公
·生活剪影一二
·对独裁政府绝不能姑息绥靖
·生活剪影一二:柏斯的东北媳妇
·过年的感想、、.
·漫谈西澳警察
·从武术上的作假说去、、、、、、
·读《易经》点滴心得
·读“明史”的感概
·《周易》的处事哲学
·城头变换总理旗
·柏斯太小,流言太多
·从政治人物佩戴假勋章谈起
·厉害之文之用心
·怪人川普的计谋
·“无政府主义者”之论点
· 金钱与政治
·珀斯男人:喝酒玩手机
·是神人,还是魔鬼
·冬季柏斯的小故事
·西澳封边界日记一
小说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连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家变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老乡阿琴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五 来自中国柏斯女人(连载)--坎儿的故事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来自中国来的柏斯女人(连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天堂的失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偶遇汪嵩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缘分的缥缈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倾吐心思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各有心思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度假邂逅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用心良苦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坎儿的心机
·1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各有所爱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佛道之理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周六聚会的故事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 梦的迷蒙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凡事有定时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爱的沉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民心态

   
    现在国内舆论收紧,一些先前可以议论的话题,也不能说了,原先人们还认为江胡压制言论,现在反观以前所说的话,忽然觉得,那时的言论是宽松多了。当然,在记忆中,言论最宽松的是80年代,胡耀邦和赵紫阳为总书记的时候,虽然也动不动来一阵子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但基本还有观点的争论,主义的探讨和思想的论辩。80年代是中国一个思想转变时代,人们刚从文革极左思潮冲出来,有了一种解放思想的舒畅,于是在文学上,艺术上也大胆尝试,什么朦胧派,写意派,抽象派都出来,甚至犬儒主义都出现。记得当时法国作家哲学家思想家沙特的作品很受推崇,说的是现代派的存在主义。沙特的人在世上不幸福以及及时行乐之观点,是影响了一代人。不过,当时经济在邓小平“不管白猫黑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以及“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精神鼓励下,正蒸蒸日上,也可以说一派生机。中国的国力和经济,就是在那个时代开始壮大兴旺的,那是个令人怀念的时代,如果没有出现“6.4”天安门事件,应该说80年代是一个美好时代。
    在经历了90年代以及2000年后高速经济大发展后,到现在,经济逐渐回归平缓,甚至进入低潮,必成自然,这是一种自然规律,也是一种经济规律,世界上那些发达国家,包括英国美国都有过这种潮退的经历,只是在发达国家,潮退得比较平缓,故此沒有造成社会的动乱。中国正经历这种潮退,但似乎退得过于激烈,便因此逐渐引发社会的不安和动荡,就开始有些群体起来闹事。
    实际上,中国人是世界上最不闹事的国民,如果不到实在无法生存下去,中国人是轻易不会闹事起哄的;不过,从另一方面讲,中國人也是最会随他人起哄闹事的,只要有人带头起事,必然就会有一群不明事理的人也跟着来事儿,即便不知道为何闹事起哄,却也乐在其中,喜吱吱地高声嚷叫。这一方面是这些人借机发泄一下久被压抑的情绪,另一方面也有着阿Q的勇力,成了即是看客也是戏子的角色。所以说中国人既温文恭谦让,又对暴力有一种心底的崇拜。恭谦时,几乎可以下跪;暴力时,则不分男女老幼都打。义和团和红卫兵的兴起爆发,就是中国人这种人性的一种在特定时期的体现:温文恭谦時,可以对主子下跪,对领袖跳忠字舞表忠心;残暴时,竟能对手无寸铁的孤弱男女,鞭抽脚踢。
    中国人,除了当官发财者,多数是很恭顺的,残暴的一面,实际上是被压迫者找不到解气出口,便对比自己弱小者施予拳脚,犹如阿Q对小D和尼姑的态度。所以,中国人不能当官,一当官就趾高气扬,欺压百姓;中国人也不能太过于被逼压,一旦,处于有一点可以得意时,也容易欺负弱小者。就像中国人看不起比自己低劣的菲律宾人、非洲黑人一样,总是能找到比这些国民和种族更优越的地方來看不起这些国民和种族。


    目前,中国经济在高涨后,渐渐退潮,各行各业均受到影响,总体讲,那些曾经阔过,現在还阔的,依然趾高气扬;那些曾经阔过的,现在不行了,正心怀不满;那些从没阔过的,对还在阔的充满仇恨,对正在没落的则幸灾乐祸,对自己的状况,则不思改变,这是众多中国人的心态,也可以说是一种普遍的国民心态,这种心态,鲁迅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猛烈地抨击过,但时间过了将近百年,这种国民性依然没改,不仅没改,而且愈发发扬光大,逐渐从国内,随着国人的大量移民海外,而在海外扎下根来。
   
   2016年4月2日
(2016/04/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