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无神论者的无尊严、无依无靠]
谢选骏文集
·越大就越是容不下大
·叫的狗不咬人
·川普浪费了两年半可能恶补吗
·改革开放是共产党中国的死猫跳
·社会主义的草又来吃掉资本主义的苗
·没有内债外债的日子一去不复了
·美感来自于战争的胜利
·奴才不能比主子更有学问
·献身给台湾的悲惨下场
·废垃需要暴政治理
·科学只能改善无法拯救人类命运
·美国看待太平洋如同中国看待南中国海
·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的活例
·家族主义是农民抢地的意识形态
·香港政府为何虐待暑期学生
·共军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美军是雇佣军还是占领军
·满清不是中国而是中国的灭亡
·日本侵华是代替满清在组织中国社会
·共产党就是“精苏族”、“精俄族”、“汉八旗”
·切尔诺贝利就是共产主义乐园
·权贵资本主义杀人不见血
·韩光头可能输掉台湾
·柯文哲满脑子流寇主义、毛泽东思想
·俄国和美国的区别
·在新疆体验海外的生活
·基督教让杀父仇人化敌为友
·英国人为何深刻怀念戈培尔
·伪劣产品为何畅销
·香港人即将沦为蝗虫
·中国的大饥荒大杀婴对于科学研究的贡献
·香港权贵资本家觉得已经闹够了
·港督就是共产党
·共产党里的好人
·共产党中国人不是中国人
·谁从香港抗议中受益最大
·香港居民就是废青与暴徒吗
·中国再次带领俄罗斯革命
·权威人格的重要功能
·非法移民就是二十一世纪的黑奴
·香港证明民运不需要领袖
·天才不是勤奋可以达到的境界
·没有官方认证的新闻都是假新闻
·假新闻创造历史
·天才是一种命运
·中国财富都是借来的
·狗比狼更凶残
·什么是坏政府
·中国式社会主义军事管理全球开花
·屯兵香港意在威吓大陆废垃
·南朝中国血脉相连依靠美国
·第二次美西战争——英语的美国和西班牙语的美国
·建立全球政府的文化战争已经打响
·共产党就是租界党
·断水香港并非玩笑而是恫吓
·纳粹主义是西方文明的顶峰
·鲁迅为何获得毛泽东待见
·为何一定要西伯利亚独立
·为何一定要西伯利亚独立
·为何一定要西伯利亚独立
·中国的律师狗都不如
·两房诈骗术——亏损归国家,盈利归自己
·六四屠杀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洗礼
·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过时了——南朝势力的杰作
·川普自己给自己减税
·病猫治国——不得善终的国家才选择独裁制度
·川普自己给自己降息
·河南人把中国人变成了畜生
·首相就是首位相好
·教育造就人还是人选择了教育
·共产党不是同胞而是敌人
·党史与冤案的共同基础
·复习功课的新时代
·美国撤出公司比苏联撤出专家后果更加严重
·水才会往马来西亚这个的低处流
·水才会往马来西亚这个低处流
·共产党是天生的窃贼
·南通人是特殊的人种
·每个人都有一本月经
·安南的人权高于主权就是逃避法律的制裁
·马克思主义是中国管子思想的产物
·学者时殷弘反对习近平独裁
·为何纽约时报不理解港人的抗争
·川普是个炒股高手
·中国人为何热爱美国
·西方国家如何使用社交媒体进行社会自杀
·喝茶就是示威
·葡萄牙语的野蛮
·南韩北韩的乌鸦不一样的黑
·中国废垃吃掉了亚马逊雨林
·俄罗斯化的妖魔华盛顿
·邓小平就是个太监
·男人命苦熊猫更苦
·美国的金库超过世界第一皇陵
·现代中国南朝香港的最后抵抗
·没有基督教就是不行
·基督教中国的出击
·五星红旗的陨落
·穆斯林不需要国籍
·穆斯林不需要国籍
·废垃需要独裁管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神论者的无尊严、无依无靠

   
   鸦片贩子国家英国的《金融时报》哀鸣说:“西方许多人感到没有尊严、无依无靠 ”。
   
   这还是鸦片国家《金融时报》的“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说的。
   


   在一篇《精英不能漠视大众利益》的文章中他说,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首场党内初选中,被称为“江湖骗子”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角逐者特德·克鲁斯(Ted Cruz)抢了“自恋狂”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风头。与此同时,号称“民主党社会主义者”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支持率与体制内竞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不相上下。针对精英阶层的叛逆就此全面展开。关键问题是西方精英能否(以及如何)更贴近民众。
   
   我们不是中国人。或许即便是中国人也不会永远甘愿将管理公共事务的责任交给自我选定的精英。然而在西方,“公共领域是所有人的财产”这个公民理念不仅古已有之,还是近几个世纪最终取得成功的奋斗目标。美好人生的一个不可或缺的特征是,人们不仅享有一系列个人自由,而且还掌握公共事务的话语权。
   
   个人经济自由可能造成巨大的不平等,这使民主理念的现实意义空心化。治理复杂的现代社会需要技术知识,而我们已经面临经济和技术官僚精英与普通民众之间鸿沟过大而无法弥合的危险。在极端情况下,信任可能完全崩溃。到了那种地步,选民将转向局外人来清理体系。我们不仅在美国看到信任转向局外人,许多欧洲国家也是一样。
   
   有人对此不以为意,认为这可能是不满者在发泄,而多数人将继续选择中间立场。这相当有可能。但这是一种高风险的战略。如果不满日益加剧,那么中间选民基础可能瓦解。即便它撑得住,一个弱势群体不满而主流社会充满不信任的民主社会将不会是一个幸福的社会。然而,见多识广的精英人士与普通公众对体制的态度恰恰出现了此类分歧。
   
   那么造成这种分歧的根源是什么?一个是文化的改变。另一个是对国家民族构成变化的不满。还有一个是对不平等程度加剧和经济上缺乏保障的焦虑。或许最根本的原因是,人们日益觉得精英阶层腐败、自满和无能。煽动者利用了此类焦虑和愤怒的来源。他们就是这样的人。
   
   正如经合组织(OECD)在最近的一篇报告中指出的那样,最近几十年多数成员国的不平等程度大幅上升。顶层的1%富人占税前收入的份额升幅尤其大。这种经济精英人士的成功与其他人相对缺乏成功的反差在美国体现得尤为明显。因此,经合组织指出:“从1975年到2012年,在(美国的)税前收入增量总额中,大约47%流向了顶层的1%富人。”随着美国出现拉美式的收入分配模式,其政界也冒出一个又一个拉美式的民粹主义者,左、右翼都有。
   
   那些中间立场的人应该如何应对?成功的政客明白,有必要让人民感到他们的担忧将得到考虑;他们以及他们的孩子们的生活将会更加美好,他们也将继续拥有一定程度的经济保障。最重要的是,需要让他们再次能够信任经济和政治精英的能力和廉洁。
   
   这里是必须要做事情的一些要素。首先,在全球化的所有要素中,大规模移民是最具破坏性的。移民需要得到控制。美国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允许1100万无证移民的存在。就欧洲而言,如果欧盟要存续下去,重新控制边境是压倒一切的任务。眼下难民肯定是重点。这就要求欧洲创建在欧盟边境以外恢复和维护秩序的强大能力。
   
   其次,欧元区需要从根本上质疑其以紧缩为导向的宏观经济信条。现在的实际总需求远低于2008年初水平是令人震惊的。
   
   第三,金融行业需要得到遏制。越来越明显的是,金融活动的大规模扩张并未带来相应的经济表现改善。但它带来了巨大的财富转移。
   
   接着是必须要保持资本主义的竞争力。我们生活在一个新的镀金时代,在这个时代,企业行使着巨大的政治权力。一个回应是无情地鼓励竞争。这将需要果断行动。
   
   随后,必须让税收更加公平。资本所有者、最成功的资本管理者和一些占据主导地位的公司享受着极低的税负。企业领导人坚称他们遵守了法律,这还不够好。这算不上讲道德的行为。当商业利益在立法过程中扮演强有力角色的时候,这种观点尤其不厚道。
   
   此外,有必要挑战股东至上的信条。股东享受着有限责任的巨大特权。鉴于他们的风险有上限,他们的控制权在实际意义上也应该受到限制,照顾那些对公司风险敞口更高的人,比如长期雇员。最后,有必要严格限制金钱在政治中的角色。
   
   西方政治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许多人感到没有尊严,无依无靠。不能再忽视这种情况了。
   
   ……
   
   上述论调表明,鸦片贩子无法理解:无神论者的无尊严和无依无靠。
   
   正如《圣经》所说,如果没有上帝或不信上帝,任何人死的时候都像动物一样。
   
   需要补充一点:如果没有上帝或不信上帝,任何人活的时候都像动物一样。哪怕他是世界首富或中国首要。
   
   鸦片贩子不懂得这一点,所以他们发动了鸦片战争,结果百年之后导致大英帝国自身的瓦解。
   
   鸦片贩子不懂得这一点,所以他们的金融错误百出,他们自己也像动物一样毫无尊严、无依无靠,又怎么能给大众充当明灯呢?
(2016/0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