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崔福芳请杨邵刚律师晚了十年]
郑恩宠
·谁在真正帮助李玉芳?
·我为何关注陈建芳案?
·基督徒律师列中国基督教十大事件
·劳教受害者要求赔偿及追责!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1月6日)
·袁裕来律师青岛执业被抓
·中国、香港两律师团体声明!
·肖国珍律师的绝食感言
·上海访民聚餐新进步!
·刘士辉律师被拘留7日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张科科等律师战斗在赤壁!
·上海市民再度声援刘士辉律师!
·“扰乱公共秩序”成了麻袋罪?
·上海第四批慰问信寄入狱人士
·关注上海李玉芳被逮捕!
·尚宝军律师见刘晓波被阻
·江西新余三公民受审/傅国涌
·刘士会律师获释
·对三位学者的打压/许行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天安门母亲”后继有人
·形同虚设的“民告官”
·夏均律师面临吊照?
·更多方励之站了出来!
·勿忘高智晟!美国会听证会
·陈子明获准赴美治病
·香港议员赴台没听北京指挥棒
·上海远离骂刘晓波是狗的人超三百
·长沙申请公开法官考试成绩信息带了好头
·没有香港真普选就没有中国明天
·中国律师将赴美参加宗教研讨会
·蔺其磊、张学忠律师为赵长青辩护
·“国际特赦”:习近平“虚伪反腐”
·支持对《游行示威法》违宪审查!
·王才亮律师论2013拆迁灾难
·张庆方律师谈许志永庭审情况
·支持曹思源《中国宪法修正草案》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1月25日)
·上海市民向律师寄新年贺卡
·欧盟呼吁释放许志永律师!
·上海15岁学生参加维权
·许志永一审判决书
·评五法学教授许志永无罪!
·学曹思源人人参与修宪
·中国律师团结起来!
·北京12名基督徒被刑拘!
·常伯阳律师为袁冬辩得好!
·我加入了《公民权利关注组》
·美国科恩教授评许志永案
·新春与张思之律师通上话
·我与胡佳通上话
·公民权利关注组声明(2014年2月1日)
·2013年度十大法治人权系列事件
·2013中国基督教十大受迫害教案
·李肇星的“挨饿人权”谬论/(美国)松柏道人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2014年2月3日)
·中国农民工生存有多难?
·河南打工妹成美白宫首席理发师
·祝薛顺福案件律师观察团成立!
·接受新唐人记者采访(2014年2月4日)
·美国之音专访夏业良教授
·中国留守儿童6100万
·海外人士对国内问题大进步!
·从维护个人权到维护民权/辛灏年
·打出来的天下,谈出来的国家/资中筠
·甘地自传在中国重新出版
·王全章揭中国律师界黑幕
·打掉政府公司化的怪胎
·陈子明夫妇获奖词
·冤者律师家属到港开记者会的反思
·夏钧律师在美国谈南乐教案
·骆家辉离华对13亿人肺腑之言!
·王成律师发起“”
·王成律师发起“千万公民大联署”
·邓小平女儿是漏网杀人主犯之一?
·丁锡奎律师为侯欣案辩护词
·唐荆陵律师推动公民不合作运动
·唐荆陵律师推动公民不合作运动
·台陆委会主任在南大演讲
·台陆委会主任在南大演讲
·基督教教案与推进中国宗教自由与法治
·没有香港言论自由,还有中国大陆言论自由?
·王成律师被杭州国保带走!
·吴耀宗儿子:父亲创建“三自”是悲剧人物
·海内外声援刘霞!
·香港两万多人反解放军建中环码头
·当局为何对王成律师抄家传唤?
·关注作家小乔回到上海
·小乔回上海受各界关注
·小乔回上海受各界关注
·还刘霞自由 刘霞关注组发起全球联署
·打掉政府公司化的怪胎
·深圳工人维权的启示与希望
·上海张雪忠致莫高义的信
·上海张雪忠为郭飞雄辩护
·20多人在外交部门前静坐抗议!
·基督教“”
·基督教“三自”的内幕与真相
·杭州访民举行茶话会好!
·法律与信仰:法律背后是什么?-访美国法学家伯尔曼教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崔福芳请杨邵刚律师晚了十年

郑恩宠点评:
    上海崔福芳请上海年近八十的杨邵刚律师出庭,为其被关9天的黑监狱辩护,我相信崔被关黑监狱的天数绝不仅是9天,各类的黑监狱或许不少于90天。崔请律师为其辩护或许晚了十年,在上海生活,并不是到了山穷水尽时才想到律师,真如一个生活在上海的人,并不是到了抢救时,才想到医生。
    杨律师是我在徐汇区九汇律师事务所工作期间的主任律师,他是我的前辈和良师益友。崔也是我认识的一个上海很活跃的访民,我从未在公开场合批评过崔,只是在小范围批评过崔,问题大都是上海访民的通病,今天全部兑现了。
    一次崔来访,我单独与她谈了一小时,当时崔没有半句回话,没想到她第二天就在上海访民圈中火爆三丈,摆出要将我开除维权律师队伍的架势。这不仅是上海访民或许是全国访民的通病,他们和中共的贪腐分子一样根本看不起律师,迷信自己,迷信今天的共产党体制,迷信名人。若你爱画画,迷信一个画家名人还有情有可原,遇到法律问题去迷信不是律师的人,没有一个不走弯路,不失败的。在这方面,崔不如沈婷。九天黑监狱的诉讼,依据国家赔偿法,每天赔250元,自家的拆迁问题,上海政府绝不会让步,习近平也绝不会迁就访民,放弃中共政权。去年709围剿330多位律师,为的是什么?今天一个维权律师就是比五千个访民强。
    团结在北京锋锐律师所周围的访民,认为当访民可耻,当公民光荣。若崔这样的访民,今天还不感到当过去式的访民可耻,那就落伍了。今天公民家庭经济类的维权,谁不年轻化,谁就失败。今天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公民维权若不第一志愿请律师,那你就无法读重点小学和重点大学,你的前途就可想而知。

    有一个比崔更接近我的访民,在中共十八大前一起和崔入狱了,这是他第二次入狱。出监狱后,他找到我,我明确告诉他,我的定位就像上海一个区级重点中学的老师,我们学校一年招500名学生,但是有5000人第一志愿报考我校,学校只能在5000名中优先选出500名。我只是一名班主任教师,50名学生中,每年有一、二个考取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这样的大学,这是我的荣耀。崔这样的访民经历过文革,根本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文革中打倒老师,不读书,不考试,要进入法治社会,必然要落伍。
    我劝崔这样的访民,在法律面前还是敬畏、敬畏、再敬畏!在律师面前还是谦虚、谦虚、再谦虚!中共在延安时期就有黑监狱,公民维权若不懂政治,还是以解决自家的实际问题为好,中国的未来,还是交给自家的80、90、00后为好。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杨绍刚律师在法庭痛责政府侵权
   [日期:2016-02-27] 来源:参与 作者:上海维权者
   
   
   
   (参与2016年2月27日讯)【编者按】本文是上海资深高级律师杨绍刚的代理词。上海市民崔福芳诉上海浦东新区政府行政复议(对黑监狱追查)不作为一案于2016年2月24日上午在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的第二十法庭开庭审理,杨律师作为原告崔福芳的诉讼代理人在法庭上痛责政府违法侵权。
   
    本案属侵犯人身自由权利的典型案例。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扬新村街道在把访民崔福芳的住宅打造成“黑监狱”,并非法拘禁其九天,崔福芳不服迫害,依法向浦东新区政府提起行政复议,但浦东新区政府袒护下属部门,不履行法定的职责。官官相护,放任违法,致使每到“两会”期间侵犯访民人身自由的违法事件屡屡发生。
   
    杨绍刚律师是上海绍刚律师事务所主任,原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法制委员会委员、上海市人大代表。杨绍刚律师德高望重,从不自诩为维权律师(人权律师),但一直依法维护人权,为弱势群体人员(例如艾滋病患者、同志人员、信教人员、上海访民等)提供法律援助,督促政府依法行政。
   
    本案的一审庭审已开庭,尚未判决。关注本案的诉讼情况,请直接询问代理律师杨绍刚(TeL:18918707793)或原告崔福芳(TeL:13564097383)。
   
   
   
    杨绍刚律师的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陪审员:
   
   
   
    上海绍刚律师事务所接受当事人崔福芳的委托,特指派本律师作为原告崔福芳诉被告浦东新区人民政府行政诉讼一案的代理人。本律师受理本案后,查阅了本案的有关材料,并对证人进行了一定调查。刚才的法庭调查和证据质证。使本代理人对本案有了比较充分的了解。本着:“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法制原则。特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首先,本代理人认为,一中院对本案的受理充分体现了最高院关于法院对案件受理的有关精神,切实保障了人民群众的诉权,使公民的合法权益得到法律的保障。使人民群众合法权益有畅通的渠道,拿起神圣的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这是我国贯彻“依法治国”重要体现。
   
    本案原告的诉请是被告作为侵权行为的上级机构,是否应该依法受理本案的复议申请。根据我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本代理人认为:
   
   
   
   一、法律赋予公民的合法权益必须得到切实的保障。
   
   
   
    由于我们的国家是法治国家,政府是法治政府。作为人民的公仆,任何政府官员必须遵守法律,敬畏法律,政府官员行使公权力必须要有法律依据,依法行政。无法律规定不得任意行使,更不能伤害公民的合法权利。“有法必依、执法必严”。绝不能滥施公权力,绝不能想关就关,想抓就抓。
   
    保障人民群众法律赋予的合法权益和自由,是政府官员必须应尽的职责,是人民政府神圣的天职,对这一观点我想被告是不会反对的,也不会有异议的。应该是和本代理人相一致的。假如对此有异议,政府官员可以滥施公权力,不能保障法律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和自由,那就不是共产党的好干部,就不是人民政府的官员,更无从谈起是人民的公仆。
   
    我们今天暂不讨论2015年3月7日至15日九天的时间对原告遭到监禁是否合法,因为原告的诉请是被告作为上级机构,是否应该依法受理原告的复议申请。
   
    由于原告被监禁的基本事实以及何人所为的客观事实,被告尚不认可,以此为由百般搪塞、抵赖,对原告的复议申请不予受理。所以,要搞清原告崔福芳是否被监禁以及是否为被告派出机构所为,正本清源,还事物本来面目,才能得出被告是否应该依法受理本案的复议申请。
   
    但本代理人希望,无论原告和被告对事实的争辩,都必须忠于事实,实事求是,不能违背客观事实,讲真话,不讲假话,既不夸大也不能缩小。特别是政府部门的官员要取信于民,必须以诚信为原则。任何“谎言”或在事实面前拒不承认错误都是与诚信的原则背道而驰的,是不足取的。特别是我们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诚信的政府,透明的政府,负责任的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是讲公道、讲公理的的政府。任何政府官员违背客观事实,以谎言代替争辩,不仅是官员个人的品德问题,而是对政府的公信力造成强力的伤害,是对执政党的威望造成一定损伤的行为。
   
    为此,本代理人愿意和被告代理人,客观地、摆事实、讲道理,以法律作为指针来探讨以下两个问题,让证据来佐证客观事实。因为,客观的真实是任何谎言所抹煞不了的。
   
   
   
   二、原告崔福芳是否被监禁?
   
   
   
   这是本案争辩的焦点,也是本案争辩的核心。
   
   2015年3月7日至15日,原告在家中是否被监禁,有以下证据可以佐证:
   
   
   
   (一)现场照片为证
   
   在原告崔福芳家门口,一群人设立的岗哨,有沙发、有热水器、有电脑、有热水瓶以及生活日常用品,特别是三架监视器探头针对原告崔福芳的家门口。这些照片并非伪造,更非空穴来风。我们绝不会相信这帮人吃饱了饭没事干,到原告崔福芳家门口来休闲聊天。他们是带着特殊任务有备而来,他们的职责就是阻止原告崔福芳外出,不能给于崔福芳任何外出的自由,这是不争的事实,也是不用回避的客观现实。也许被告会闭着眼睛说我们不知道。那么,接下来的照片可以印证,在原告崔福芳家楼下聚集的是金杨派出所的朱所长。作为公安机关应该完全清楚,就在你所在的楼上,在你的眼皮底下,公民崔福芳失去了自由。假如你一无所知,那就丧失了一位公安人员应义无反顾地保护公民安全、自由的基本职责,是一种渎职的行为。
   
   其次,在3月10日中午,有六十位案外人前往原告崔福芳家中,约她共去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立案。亲眼目睹崔福芳被监禁在家中,随后崔福芳被无辜传讯到派出所。原告将六十位案外人的亲笔签名和联系方式以及见证人冯正虎陈述的现场情况和过程递交给被告。对如此严重地侵犯了原告自由权利的情境,在原告投诉的情况下,请问被告:你们有否找过六十位中任何一位核实情况呢?你们有否找过见证人冯正虎核实证词所述的内容呢?你们有否找过监禁人员了解和核实情况呢?也许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就不必去核实了解情况了。但是不应该装聋作哑地说什么“没有证据证明崔福芳被监禁”的事实以及和被告派出机构无任何关联这些不负责任的话。假如没有任何偏见,假如能公道地正视现实,假如能稍微有一些敬畏法律的意识,这些照片和证人的证明难道还不能佐证原告崔福芳丧失自由被无理被监禁在家中的客观现实吗?
   
   假如被告有勇气,光明正大地道出监禁原告崔福芳的缘由是为了社会的稳定,本代理人是非常赞赏的。因为终究讲了真话,那要比遮遮盖盖,羞羞答答讲假话要好上几百倍。当然,社会的维稳非常重要,唯有稳定的社会秩序才能保障公民的维权,这是社会的基础。有了公民的维权才能使社会稳定,维稳和维权,两者是对立的统一,不能有所偏颇。如何使两者和谐地协调,这是执政党的执政艺术,也是政府官员执政能力的体现。被告明明自己做的事情,却以“掩耳盗铃”的方式百般否认,不讲真话,这种作风是不足取的,也是掩盖不了的。
   
   (二)六十位证人以及冯正虎的证词可以佐证
   
   案外人冯正虎、朱金安等六十位证人的书面证词所述,亲眼目睹原告崔福芳被监禁以及丧失自由的事实,可以充分说明当时被监禁的情境。当时,原告崔福芳的女儿还向110报案,这都是有据可查的。本代理人对此不再赘述。
   
   
   
   二、监禁是否为被告派出机构人员所为。
   
   
   
   这是被告再三否认的,也是本案争议的焦点。到底有没有监禁原告,是何人所为,这是不难查清楚的。因为监禁人员今俱在,有名、有姓、有职务,完全可以查清楚的。被告竭力回避此要害问题,目的在于逃避应负的法律责任。正如被告在答辩书中声称:“申请人没有提供证据证明非法拘禁行为存在且系被申请人所为”,这一句话已概括了被告不受理原告复议申请的理由,但这种肤浅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是经不起推敲的。因为被告无法以证据来反驳原告所提供的大量有实质性的证据。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