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夏明教授谈《中华民国祭》]
藏人主张
·维吾尔人的前途和大国的考量
·透露维吾尔人"没听说过基地组织"
·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紧张
·东土耳其斯坦危机的背后
·谁在逼迫东土耳其人绝路?
·学者探讨乌鲁木齐示威游行原因
·维吾尔群众抗议大揭密
·達賴喇嘛對
·维汉民族矛盾源自于专制主义
·北京非調整疆藏政策不可
·为何刮起“取消民族自治“风?
·中国人论东土耳其斯坦危机
·为什么会造成东土流血事件?
·达赖华人事务处前处长谈“七.五”(上)
·达赖华人事务处处长谈“七.五”(下)
·东土戒严与真相大白
·图伯特给博讯记者王宁
·热比娅女士谈民族自决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专访热比娅解析真相
·夺权是否引发维中冲突的背景?
·中国政府挑起新疆民族冲突?
·北京抗议中达赖喇嘛会晤热比娅
·熱比婭旋風在台灣
·世维会抗议判7维人死刑
·19省市瓜分新疆加速汉化
·新疆乌鲁木齐气氛紧张
·新疆记者被打脑死亡引起关注
·热比娅访问欧洲七国
·中国不当政策导致喀什袭击
·第四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6.29劫机案谎言穿帮
·东土耳其斯坦的泪
·对维吾尔恋人的故事
·维吾尔人是否在行使起义权?
·昆明事件有转移视线之嫌
·昆明事件的两个版本
·再谈新疆问题
·热比娅做维吾尔重要政策宣示
·烏魯木齊爆炸事件是習近平的心患
·新疆问题将逐渐国际化
·解决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的出路
·《经济学人》眼中的新疆:种族隔离上建立的警察国
·
天下文摘饱你眼福
·法兰克富汇报:表明真相的时刻
·藏人禁食斋祈祝愿诉求非暴力
·藏人面对的谈判遭拒和审议前途
·達賴喇嘛健康無憂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一)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二)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三)
·挺藏中国作家被开庭受审
·揭开达萨和北京对峙内幕
·英國賣掉的只是西藏嗎?
·《零八宪章》风波
·杨建利谈《零八宪章》的意义
·美国家族王朝政治现象方兴未艾
·“伪西藏文学”与帝国叙事
·印度为何叫停经济特区?
·新加坡記者西藏行見聞
·中国迷局:蒙回藏为何想分裂
·西藏流亡社区的教育体制
·西藏零八事件社会,经济成因调查报告
·南非改变政策准许达赖喇嘛来访
·中共新专制主义的平衡术
·中国比印度落后在哪里
·加州议会向遭受歧视的华人道歉
·2010年美中关系紧张加剧
·中美数码外交
·“东亚共同体”
·左拉复活控诉不断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点滴
·達賴喇嘛的特別講話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图片新闻
·五百强上山,四强当先(图片新闻)
·新华社派记者访探全球藏人特别大会
·嘉乐顿珠等就中共否定邓小平有关西藏言论澄清事实
·藏人特别会议与15条西藏独立建议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小组讨论会结束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闭幕
·达赖喇嘛警告失败的可能
·达赖喇嘛暗示选择一位女孩为继承人
·“对”“错”之争,鹿死谁手?
·“藏人依然不解达赖政策”
藏中文化交流一瞥
·运用不一样的汉语文
·藏中“放屁”比较研究
·达赖喇嘛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见面会(图片新闻)
·中国当务之急是实现新闻自由和法治
·袁红冰与达赖喇嘛见面发言
·慶祝達賴喇嘛榮獲諾貝爾和平獎20周年(图籍)
中国转型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夏明教授谈《中华民国祭》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與談來賓致詞逐字稿(第五部分:夏明 教授致詞)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所以我覺得我們做為自由的人,在自由的社會生活,我們逃離了專制,如果我們還體會不到自由的價值的話,我們還喪失自由意志的話,還甚至於(像)袁紅冰批評的那些人,在權力的誘惑下,在物欲的誘惑下,去投靠中國大陸,如果這樣的話,台灣的命運是註定的了、、、、、、. ——夏明」
   
   
   【編按:《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除了袁紅冰教授的演講之外,與談來賓論述亦均極為精闢。與談來賓論述逐字稿將逐篇刊出,分享讀者。逐字稿務求不失原意,若有不足之處請讀者不吝提出,並請與談來賓指正,俾便修訂。
   
   錄影除全程之外,為方便讀者閱聽,另分割成四段,皆在文末附上連結。——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袁紅冰《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暨「二〇一六台灣大選之後的兩岸關係變化預測」專題演講(2016/1/9)
   
   與談來賓致詞逐字稿〈5〉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 夏明 教授
   
   
   (全段 1:52:02處開始~2:01:35 /分段第三段 23:05:00處開始~32:38:00)
   
   
   主持人跟我說十分鐘,我不要十分鐘,大概五分鐘。因為我剛看看錶了,正好是紐約的半夜三點鐘,所以我的大腦處於一種死亡狀態,這種死亡狀態對我來說,是很大一個問題,為什麼?因為當你要談袁紅冰的時候呢,他的思想是在天上飛的,而我的腦子屬於死亡狀態了,對我來說是個非常大的困難。
   那麼我跟袁紅冰認識,是在二○○九年,我們在日內瓦認識;後來我們二○一一年,在達蘭薩拉;後來還在我家裡邊,在法拉盛……今天在台北,所以我們至少有五次相會。而且當然,五次有幾次,我都覺得我們是擺酒相伴。
   (所以就是說,)我呢,有一個根本的想法:袁紅冰在做什麼?為什麼他的書值得我們關注?為什麼我會對他的思想非常地欽佩?
   (首先我在這還有一个感到非常不安的事,)我有一次跟袁紅冰講說,我有一個承諾,我一定要寫一篇對你的思想進行一個系統的論述。他跟我說:「好,你有這個想法,我就以你的人格作擔保,我就等著。」可是我現在還沒有完成,實在不是因為我把(對)袁紅冰的承諾忘掉了,你如果現在到我的書房去的話,我專門開出一個格子,全部是袁紅冰的著作,並不是全部他送給我的,而是好多我花錢買的(,對不對)。所以這樣就是說,我真是認真在想這個事情,但是因為他跟我們作學問的不一樣,他是一個詩人,他在飛;而我是一个作學問,作得比較艱難的人,我經常是在爬,在爬格子。所以這樣的話,他的書已經一本一本地我收集到的,讓我已經沒時間把它給讀完,現在又出來這麼多,那我就覺得我喘不過氣。(所以我就,)我還是會繼續刷新我的承諾,這篇文章呢,或這本書呢,還沒完成,但是給我这個愚鈍的人一點時間。
   為什麼我覺得我們的差異,希望讓大家知道呢?因為我在達蘭薩拉跟他見面,一大早他就跑去爬山去了。你想想,達蘭薩拉的山不是這麼容易爬,他指著一個很高的山說:「我爬那个山。」那麼他就一個人,拄著一根棍子,爬了上去。然後你知道這是怎麼艱難嗎?我呢,試圖模仿英雄,我就想說如果跟著英雄的足跡走的話,我不是英雄,至少我也有點英雄的氣質來。所以我就決定了,我也要去走山。但是我決定不爬山,我不是往上爬,我(是)往下走。我就從達蘭薩拉的上面,往下走到下面的鎮上去,結果後來發生什麼了?後來我半山就滾下去了。所以你就看到這個區別,他爬山,往高山走;我是下山,結果翻到溝裡面去了。
   那麼好,我現在就講我對袁紅冰的幾個理解:
   第一個,我覺得我們講說自由啦……在西方國家,在自由社會,我覺得我們都沒有免除我們雙重的困惑,或者雙重的屈辱。
   什麼雙重的屈辱呢?一個屈辱,我們做為一個流浪者,我們做為一個漂泊者,我們脫離了我們的家鄉,我們的文化家鄉,這個確實對我們來說是一種剝奪,是一種傷害。
   我們生活在西方國家呢,另外一種傷害就在於什麼呢?就在於──從袁紅冰的書裡也都認識到這種傷害──就在於我們永遠呢,是面對的另外一種西方话语體系,總歸是要把我們華人,我們這十五億華人的人文的關懷,或我們的命運,把它給不斷地邊際化。總之,我們的痛苦,對他們(西方人)來說,是微不足道的;我們的自由和追求,對他們來說,都是沒有什麼偉大的。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覺得袁紅冰思考的問題,不僅僅是為中國人思考問題,而且更多,也是為这个世界思考問題。那它裡邊,我覺得有一個很有意思就在這個地方,袁紅冰的整個著作表現出的東西呢,我覺得用幾個”力“可以來概括,當然我們大家前面也提到了──就是有它的意志力了,有想像力,有它的創造力,和它的生命力。
   那麼我覺得是說,它所表現出最大的東西當然是一個個人主義的東西。但是它這個人主義,又不是一種享樂性的個人主義。
   因為如果我們完全是享樂性的個人主義的話,中國的死活關我什麼事情?我在海外生活,我在紐約居住,實在是中國的霧霾,中國的洪水滔天,中國的股市什麼壟斷等等,其實跟我沒有關係。
   但是我們為什麼要去做這些事情?為什麼我們離開了中國的本土以後,相反地,我們的名聲反而在中國更大了?相反地,中國人反而不能忘卻我們。所以每次請什麼什麼的中國的知識份子,(邱潭?)啊、郭牧師啊、袁紅冰啊,我们都在上面。
   這裡面有一個根本的問題,就在於袁紅冰體現一種英雄主義,他有一種歷史和文明的關懷,那麼這種歷史命運的關懷,文明的關懷,又必須讓它沒法變成一種完全的享樂的个人主義,而要以個人主义精神呢,去塑造這個歷史,去追求人類共同的自由。這點是非常有價值的。
   我記得在跟他(袁紅冰)一次討論中,他跟我講這麼一句話──因為我說,中國對我來說,其實是一種記憶,我永遠可能都不會回中國──但他說:「不!你一定要回中國。」他說:「希望中國自由的那一天,我們能夠共同到中國的大學,我們去真正地重振中國的學術,重建中國的學風。」他說:「希望我們大家能夠共同地回到中國。」
   所以我今天想,我們恐怕必須得有堅強的生命力、意志。這個意志是什麼呢?就是我們如果聽到習近平他的講話裡面不斷地提一個字,就是「政治定力」。習近平有強烈的意志,他想做他做的事情,但是我們必須認識到習近平的意志,就是權力意志。習近平呢,他所做的一切東西,是想把中國全部掌控在他自己手中。我覺得這一點,袁紅冰想跟習近平對抗的意志,就是種自由意志。我覺得我們今天面臨的一種選擇,就是怎麼樣用我們的自由意志,去對抗。
   ……社會所創建的,文明所創造的貢獻呢,我覺得是不可低估的。蘇格蘭的人的總人數,並不比台灣人多,但是我們想想,人類的近代文明,從亞當斯密、從休謨……等一路走來,從經濟自由資本主義和道德體系,都是由蘇格蘭人為西方社會創造的東西。為什麼他們能夠有這種創造力,有這種自由意志?「勇敢(的)心(Braveheart,台灣譯《梅爾吉勃遜之英雄本色》)」能反映得非常清楚,當華萊斯(片中主角)在最後要死的時候,當行刑者給他一個選擇,說:「你如果叫『mercy(憐憫之意)』,『可憐我』的話,我就讓你好死。」但最後他叫了一句話是:「自由!」他寧願不得好死,寧願受五馬分屍這種折磨。
   所以我覺得我們做為自由的人,在自由的社會生活,我們逃離了專制,如果我們還體會不到自由的價值的話,我們還喪失自由意志的話,還甚至於(像)袁紅冰批評的那些人,在權力的誘惑下,在物欲的誘惑下,去投靠中國大陸,如果這樣的話,台灣的命運是註定的。如果我們有這麼多人,不仅台灣人的抗爭,而且这么多大陸人,共同地加入這個抗爭,成為你們的戰友,我相信人類社會最終是會被自由所界定的,而不會由中共來決定人類共同命運。這點我是非常樂觀的。
   如果你們想知道我對習近平的、中國的「紅太陽帝國」的根本的界定的話,我在《紅太陽帝國》這本書裡面,我是認為,非常高興的,我們所說的這些東西,正在發生。而且我相信呢,時間不會太久;我相信我們也一定會有機會,回到中國去,真正地重建中國的道德,重建中國的學術,塑造一代新風。我覺得這天會到來的。
   那麼祝賀袁紅冰教授。謝謝。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暨演講全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VAW2-RP_3Y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暨演講(2016/1/9)VTS 01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OA7oT3UlKo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暨演講(2016/1/9)VTS 01 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bieoDejB3I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暨演講(2016/1/9)VTS 01 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eHT7rBWNHw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暨演講(2016/1/9)VTS 01 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Ez9-JLs95w
   
   
   https://www.facebook.com/apppc.tw/
   亞太政治哲學出版社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
(2016/0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