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出自河南的考拉和李和平律师]
郑恩宠
·王全璋无罪!中国人权律师团新年呼声
·中共高层为何开始承认“死磕”律师
·真假维权抱团取暖的分水岭
·维权律师英雄和巨大影响力
·习近平论干部专业化专门化精细化
·709李和平律师新年开始发声
·中共向看守所派驻法律援助值班律师
·709案为何高调开场低调收场?
·为入狱维权者筹集律师费值得提倡
·2018“福州”案律师辩护团组织得好
·《律师法》修改进步与倒退
·上海有访民要炸律师的破船
·房子用来投资的货币定会贬值的
·老板们为何纷纷与政府闹离婚
·当局用官派律师排挤维权律师成风气
·维权者糊涂骂律师结果很差
·中共加紧提高“赤脚律师”入门标准
·中共30年对国民法律援助真相
·中国人申请法律援助难于上青天
·中国法官逼律师为娼
·香港人权律师任大律师公会主席
·王宇律师儿子出境就读当局明智之举
·中国法官犯罪率远高于律师犯罪率
·纪念曹顺利要走向健康方向
·好样的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按台湾比例中国年法律毕业生应50万
·香港与中国内地律师地位天地之别
·中国人权律师不会被灭种!
·上海官派律师全面进社区钱从哪里来?
·中共第一政治对手是人权律师
·关注政治讲法治是访民进步开始
·律师是民主社会最重要人权保障者
·李庄律师是否能平反看依法治国真与假
·韩正的正规学历是小学五年级
·复旦六党员炮打张春桥悲剧人生
·上海访民进黑监狱官派律师在哪里?
·法学家江平、张千帆为随牧青律师呼吁
·安徽拟对572名干部暂缓、不宜使用
·上海社区官派律师誓师会对付访民
·上海实习律师每月2500元收入真相
·香港十团体呼吁全球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017中国查处警察违纪8159人次
·制造“秘密”案上海领导人罪责难逃!
·人权律师近300年来中国唯一骄傲
·中共明确法律援助经费由政府承担
·上海安监局局长齐峻被提起公诉
·司法部公开处罚42名律师消息
·32名律师成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两律师所被没收被罚款千万元启示
·许艳婚后无工作靠余文生律师收入养活
·最高法:着力解决缠诉、闹访问题的反思
·北京已有公职律师392人公司律师412人
·官派律师代替自聘律师教训和对策
·北京14律师任人大代表16律师任政协委员
·10律师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民告官勿忘罗豪才!
·江平:律师是中国未来法治的希望
·中国55律师2月6日声明
·鲁炜倒台!小米公司对我有客观评价
·山东副省长低价购房入罪上海呢?
·多国外交官探望三在京人士思起什么?
·全盘否定官派律师并不可取
·从12上海访民诉状看中国局势变化
·曹忱律师犯罪为何不大张旗鼓报道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成为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宪法:国家主席任期制取消可无限连任
·中国两会律师代表委员作用不可或视
·官方透露中国有近千维权律师
·上海陈建芳为何能获人权奖?
·习近平对上海访民政策继续维持现状
·上海房价每千元降二元的政绩
·绿卡和户口二选一是进步还是倒退?
·对中国律师最新数据的思考
·对美国进口大豆报复的后果
·律师上书国务院城管文件失效
·中国法官队伍是否在进步?
·有律师犯猥亵罪、转移毒品罪、危险驾驶罪
·传韩正亲信上海前公安局长张学兵落马
·美国2003年起人权报告提到我
·美人权报告2003年起提到我(二)
·性侵女学生的教授往往是犬儒加色狼
·中美贸易是舆论战也是人心向背战
·中美贸易战前国内开始乱?
·喉舌在习博鳌讲话后贸易战突然转向?
·殴打律师的9人被判刑!
·中国民营企业家为何称特朗普太伟大
·习近平何时能禁止中国的师生恋?
·美国务院、驻华使馆为何声援李文足?
·特朗普和中国官员谁在说谎?
·美英法打叙利亚中共媒体在误导?
·性与学术交易是中国高校普遍问题?
·64年党龄老人十年上访愚忠、死亡路
·中国政法大学被骗6500万元荒唐!
·律师诈骗8000万官方仍保持沉默
·央视记者遭扣押打了上海帮的耳光
·没有免费的自由!加油张凯律师!
·中纪委找到查处法院院长受贿新思路?
·中兴公司失败是败在律师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出自河南的考拉和李和平律师

   郑恩宠点评;
    对人权律师的尊重是一个公民觉醒的表现,人权律师为谁而坐牢?为他人坐牢与为自己、自家的利益坐牢不是一回事。历史自有公论 ,在公民维权队伍中将有一些人被历史所边缘化,将是正常不过的事。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任天堂:他们在替我坐牢——记考拉和李和平律师
    (博讯2016年01月31日发表)
   
   
   
    1
   
    大概在今年夏天,我在教会见到了考拉:美丽大方,聪慧乐观。后来听说她在经历感情波动,更让我感觉她的坚强。
   
    虽然她在网络上也小有名气,但我几乎从来没有见过她发表激烈的言论,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用李海的话来说,她们这一代人是在正常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她具有一种既不多也不少的正义感。当局给她定的罪名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有人问我她到底做了什么,我苦思冥想还真找不出。
   
    2015年下半年,在江西一起案件中,她与一些律师在法院门口抗议,争取阅卷权。我看到她在微信圈不停地转发他们的静坐、抗争的信息,耗了好几天,很疲惫。我建议她将这起事件的来龙去脉记述下来,后来她就将此案子整理成文字。再后来屠夫赶到现场,参加了抗议。之后不久,他们就全部被抓了。此时,我才知道她是李和平律师的助理。
   
    2
   
    我与李和平律师有过一面之缘。
   
    大前年,郭莲辉律师途经北京,我代友接待。郭律师腿脚不好,拄着拐杖转战南北,令人心疼。某日,我和郭律师去律所见李和平律师。大家聊天中,李和平憨笑着倾听,不多说话。我当时正关注一起宗教案,说想去裸奔抗议,李和平哈哈大笑,拍着我肩膀:“别别,年轻人······”李和平由于有事,便匆匆离开。我们送他上了电梯时,他还叮嘱:“年轻人别冲动啊!”
   
    李和平与考拉被抓半年后,我找到一篇焦国标写的介绍李和平的文章《让中国成为人权、民主、法治的国家——李和平律师的维权之路》;读后,真是感慨万千。
   
    3
   
    李和平出生在河南省信阳市罗山县。他的经历跟路遥《平凡的世界》描写的差不多:穷,上不起学、吃不上饭······这些,我这个八〇后也经历过,可没他艰苦。后来,他竟然考上了河南最好的大学——河南大学。但是,他还是感到绝望、压抑、找不到出路,所看的书也多是以暴易暴、革命、反压迫的反抗哲学,而我们八〇后所接触的思想可能比他们七〇后要开阔点。
   
    大学毕业后,法学出身的李和平便在河南郑州执业当律师。他为一起冤案伸雪后,很有成就感,又接着做了六七起。随着业务的扩大,2000年他便转战北京。
   
    按李和平所述,虽然他那时是个“愤青”,但是并没有成熟的政治见解。在北京这个“大染缸”中,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家庭教会中遇到了“冤民”杨子立的爱人。了解案情后,李和平决定接手这起政治冤案。经过“六四”事件,当时知识界很少有人愿意接触此类敏感政治案件。
   
    李和平天生有股正义感,杨子立案之后,他接手政治案便一发而不可收。这个经历跟韩国电影《辩护人》很类似。用七十多岁的徐州人权律师程为善的话说:“民事案件虽然赚钱,但没劲;政治敏感案件虽然不赚钱,但干起来有成就感。”
   
    4
   
    从李和平接手的陈光诚案、陕北石油案、三班仆人教案、法轮功案等来看,李和平始终持守法律和社会伦理,他的职业道德是值得钦佩的。2008年,李和平获得欧洲理事会人权奖、欧洲律师公会的欧洲律师人权奖。
   
    李和平的愿景是,希望通过法律发现社会问题——无论人权的、物权的,还是宗教的;进而通过法律引起民众关注,最终也通过法律解决问题,推动国家和社会进步。用他的微博签名来说,就是“过去是个愤青,现在是个法律人”。
   
    5
   
    考拉出生于河南省济源市,跟我们焦作挨着。后来去江西上大学,2014年才毕业。她参与过艾滋病公益活动,热衷过“民国粉”,毕业后来北京,当了李和平律师的助理,希望从事法律事业。除了“民国粉”这一点,考拉这个九〇后的心路历程跟我这个八〇后高度吻合。
   
    我忘了当初是怎样参与到艾滋病公益活动中的,大概心路历程有这么几条。一个是河南驻马店“艾滋村”曾经闹得沸沸扬扬,让我感到很纳闷;一个是关于河南骗子的偏见,还说都在驻马店,让我这个河南书呆子一直搞不明白。直到前几年关于1975年驻马店板桥水库溃坝灾难的秘闻披露,这些疑惑才渐渐梳理出一个轮廓。
   
    毛泽东时代,驻马店属于信阳地区。信阳曾经建起全国第一个大公社,浮夸风盛行,在淮河流域建起了很多大大小小的水库。在1975年的大暴雨中,这些水库发生连环溃坝,整个淮河流域的河南、安徽伤亡惨重。而这个灾难消息一直被封锁,直到前几年才披露。我记得小时候经常有逃荒的人到我们家讨水、要饭,当时真不知道哪里来的水灾。这个水灾被掩盖了三十多年,这个创伤化脓了三十多年。
   
    6
   
    我也曾经像李和平一样压抑过,像考拉一样寻找过。毫无疑问李和平的人权律师事业是中国少有的能将职业道德化为实践的工作,是最低成本的促进社会进步的事业之一。
   
    末了,我想用《礼记·儒行》和《天主实义今注》的话来激励自己和同仁:
   
    “儒有今人与居,古人与稽;今世行之,后世以为楷;适弗逢世,上弗援,下弗推,谗谄之民,有比党而危之者;身可危也,而志不可夺也;虽危,起居竟信其志,犹将不忘百姓之病也。其忧思有如此者。”(此为黑牢里所得)
   
    奥古斯丁:“当上帝创造了你的时候,你没有参与;不过,除非你参与,他不能拯救你。”(《天主实义今注》页184)
   
    于乙未年大寒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6/01/201601311134.shtml)
   
   
   
   
   
(2016/01/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