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吴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吴倩文集]->[致封從德的公開信]
吴倩文集
·你们的耶稣: 一旦天地合一,就不会再有炼狱了。
· 你们的耶稣: 你们不了解我,因为你们不认识我。
·救恩之母:你们所有人都必须诵念《祈祷运动》的祷文
·你們的耶穌: 那些同“假先知”站边的人有祸了!
·2013.10.16 那条古蛇给予“反基督”-它小心谨慎记录下来的--特殊讯息。
·你们的耶稣: 分分秒秒也不要相信撒旦的崇拜者会向你们显露自己的真面目。
·你们的耶稣: 我教会的大分裂将分成不同的阶段。
·你们的耶稣: 他们会像待宰的羔羊一样跟随这条通往毁灭的道路。
·你们的耶稣: 我教会的每一个角落都在为新的仪式做着准备。
·你们的耶稣: 你们这一代人,将不得不见证我教会最后的十字架苦难。
·尊高的天主: 你们必须离开撒旦的枷锁
·你们的耶稣: “伟大的日子”行将破晓,没有尽头的世界很快就会启动。
·救恩之母:我圣子的教会将成为“反基督”的权座。
·你们的耶稣 : 好像燃烧着火焰利刃的圣灵,将会穿透所有那些留心听从并接纳
·耶稣基督: 与我敌对战斗,你们绝不会赢。
·你们的耶稣: 我敬爱的天父和那恶者正在交战。
· 你们的耶稣: “天主的真光”将照耀你们,并且我保证你们不会感到孤独。
·你们的耶稣: 许多人很快就会去运用自己的科学知识去评估至圣福音。
·你们的耶稣: 他们的信仰以前从未被付诸如此的考验。
·数十亿的人将会皈依并第一次认识天主 ─ 三位一体的天主。
·你们的耶稣: 天堂很快就会宣布“天主伟大计划”的最后部份去拯救世人。
·你们的耶稣: 在‘那一天’, 我一定把生者聚集起来。
· 你们的耶稣: 数十亿的人将在天主的亲临中享永远荣耀的生命。
·你们的耶稣: 天堂很快就会宣布“天主伟大计划”的最后部份去拯救世人。
·你们的耶稣: 痛苦、迫害、苦难、嘲笑和戏弄将一直是获天主特选之灵魂的命运
·救恩之母:我叫你们现在就要开始“救恩七日敬礼”。
·你们的耶稣: 我绝不会再以血肉之躯行走于世
·你们的耶稣:我首先是极其慈悲为怀的天主。
·你们的耶稣:我正预备这世界迎接我的第二次再临,而许多人将会因此憎恨我。
·你们的耶稣: “反基督”它会说许多种语言,但只有拉丁文却连一个字都不会出
·救恩之母:他们将在假先知新近重建的教堂授予荣誉博士学位。
·你们的耶稣:因为一旦你们以这种方式受苦,就将众多灵魂带给了我;而那些把
·你们的耶稣:至今我已经准备了你们三年之久。要挺起身来并背负你们的十字架
·你们的耶稣: 藉着圣洗圣事,巨兽的权势就得以削弱了。
·你们的耶稣: 在“审判之日”,你们将最终明白“天主的全能”。
·魔鬼将在你们面前设置这些陷阱。
·你们的耶稣: 当你们设法改写天主的话语时,你们就犯了亵圣罪.
·你们的耶稣:四个人之中有三个会否认我。
·你们的耶稣: 在“主的伟大日子”破晓来临以前,许多事情将会启示给天主的子
·救恩之母:我们首先去了犹大,然后我的圣子被带到印度、波斯、埃及、希腊还
·耶稣基督: 以我的名判断及诅咒他人就是向着我的面吐唾沫.
·你们的耶稣:我对世人的爱是完整无缺的。我爱所有人,包括那些犯下最邪恶罪
·你们的耶稣: 很快,地狱就会被正式宣布为一个不存在的地方
·你们的耶稣: 当我的教会坚持奉行天主的话语时,你们当继续服从我的教会。
·你们的耶稣: 这团新而快速建立起来的“圣统”(教会高層)将会掌控我的教会。
·你们的耶稣: 你们当中谁够坚强接受我的苦爵,以及随之而来与它有关的一切
·救恩之母:这最后的圣牌,是因着天主的慈悲由我带给你们的,它将吸引数十亿
·救恩之母:这些显现将如我圣子所指示的,从今年春天开始发生。
· 在“主的伟大日子”到来以前,我必须进行干预,以拯救世人免于自我毁灭。
·你们的耶稣: 随着跟随撒旦人数的增加,他们会不遗余力公开宣扬自己对魔鬼
· 救恩之母︰当我圣子的司祭面对著可怖的痛苦以及不公义的审讯时,他们必须
·救恩之母:许多人会认为“反基督”是一位高超的圣人。
·你们的耶稣:难道你们不知道,我的“第二次再临”发生之后,你们的灵魂将会
·你们亲爱的耶稣: 最后,犹太人将得到显示, 看见“我父的盟约”的证明。
·你们的耶稣: 当你们受折磨、遭到邪恶的虐待、被诽谤、辱骂、或因我的名被嘲
·救恩之母:"反基督"在这个宗教中会扮演着大部份重要的角色。
·你们的耶稣: 仇恨生不出任何美善,因为它只是来自撒旦
·你们的耶稣: 给世人时间来赎回自己的时刻就是现在。
· 你们的耶稣:当我来行审判时,世界将会为之战栗。
·你们的耶稣: 你们有多少人会有这样的勇气呢?
·你們的耶穌: 当人的意志与天主的旨意相抵触时,双方都要忍受巨大的痛苦。
·你们的耶稣: 你们作为我在世的两位见证人,必须坚守你们的立场。
·你们的耶稣: 他们将会宣布的“神”并不是我敬爱的天父
·你们的耶稣: 这个世界将会俯首、双膝下跪并崇拜巨兽.
·你们的耶稣: 一旦拥有了我,你们就拥有了一切.
·你們的耶穌: 我是滿懷慈悲的。我不尋求報復
·你们的耶稣: 错误的将被视为对,而对的将被视为错误.
· 你的耶稣: 正因着魔鬼的影响,你才在我眼中成为不洁净
·你们的耶稣: 維護基督徒的權利將無異於違法.
·救恩之母:他们会引进崭新救恩之母:他们会引进崭新的红皮书,在其封面上嵌
·你们的耶稣: 那时我的眼泪将会止住,但我的悲伤永不会停止.
·你们的耶稣: 只有当圣体圣事完全被取缔时, 反基督才会进入我的教会.
·你们的耶稣:那些咒骂我的人将受咒骂
·你们的耶稣: 他们属于我。我属于他们。永远都是这样。我爱他们每一个。就是
·你们的耶稣: 他们一旦允许自己被异教徒欺压,自己也会变得像异教徒那样.
·你们的耶稣: 被主拣选在末世的日子来事奉祂的人是有祸的,因为他们对我的召
·你们的耶稣: 正因为这些灵魂,我在革责玛尼山园流出了血泪。
·你们的耶稣: 正因为这些灵魂,我在革责玛尼山园流出了血泪。
· 救恩之母:我的天父答应了,皈依将由本月开始
·你们的耶稣:你们将通过他们侮辱我天主性的象征性手势认出这些叛徒.
·你们的耶稣: 我最受人尊敬的教宗(本笃十六)将是一场可怕的司法流产(不义审
·你们的耶稣: 十字架是你们通往永生的纽带。永不要放弃十字架。
·你们的耶稣: 我的新地堂将是没有终结的世界 ─ 一如所预言的。
·天主聖父︰你們當中很少人會拒絕那個新的大一統世界宗教,因此我的干預必須
·你们的耶稣: 我不会让你们当中那些进入我新地堂的人遭受肉身死亡的痛苦。
· 你们的耶稣:我王国的许多奥秘并不为世人所知。
·救恩之母:导向“反基督”直至它来到的日子,将是盛大狂欢之日。
·求吧!你们所得到的不会是我随便说说的承诺.
·你们的耶稣:不必忧虑,因为天主爱你们所有人
·你们的耶稣: 我不会刻意把恶人找出来轻易地毁灭他们。我唯一的愿望是拯救他
· 你们的耶稣:我的爱、我的慈悲、我的怜悯将是你们得救的恩宠。
·你们的耶稣:不论其种族、 信仰、 性别或肤色而爱一切人的人,我临在他当中
·天主圣父:明认我是“自有的”的《信经》将被更改,转而用来尊崇虚假的神明
·你们的耶稣: 你们将会像那些负责把我交给刽子手的人一样有罪
·当人背叛我时,他就是得罪我。
·救恩之母︰保佑子女的厚礼已蒙我亲爱的天父恩准。
·你们的耶稣: 我的平安会赐给每一个看见真理之光的灵魂。
· 救恩之母︰救恩之母庆节,是恭敬我,天主之母的最后一个庆节。
·救恩之母︰在这本新书中,数目字 1 将被用作象征符号。
·天主圣父:我与天堂上的圣统将在「阿米吉多顿」的战役中作战。
· 你们的耶稣: 爱是击溃仇恨的唯一方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封從德的公開信

   
   
   
   給天安門三君子幫助是我們六四同學義不容辭的義務,是我們把他們送到派出所,我們對不起他們,他們是走到歷史的前面。
   


   前幾天去看萬潤南,萬也說要批毛,把中國的偶像破除,中國才能破除專制。
   (擇自封從德三藩市六四21周年紀念補充發言)
   
   封从德:
    你好。那天研討會筆者因為身體實在支持不住(重感冒),提前退場(《三藩市灣區紀念六四二十一周年研討會》)。很抱歉。今天看到你所提出的。向天安門三君子公開道歉。心中感到十分安慰和鼓舞,因為"勇於認錯"的思想和行動在中國民運中幾乎是缺席的。而只有"勇於認錯。"才能帶來事業的更新和團結。9號,俞東嶽就要到灣區來了,我向“人道中國”的同仁們承諾接待和服侍俞東嶽,目前我們正愉快地在做接待他的準備工作。
   我只所以願意接待和服侍俞東嶽,有兩個原因:
   第一,這三位朋友在八九運動中,真正打中了專制特權的靶心,他們的行動與當時跪在人民大會堂前進行"跪諫"的另外三位朋友正好相反。漫長的歷史在這短短的幾十天內被壓縮和定格——自專制歷史以來向專制者下跪的,和勇於反抗的兩類精英。就在這六個人身上重演了。他們告訴我們,我們面對怎樣一個政權:你反抗它,它鎮壓你,你向它跪諫,他還是鎮壓你。一個政權到了這個地步,必定以自噬了結。
   儘管六四運動聲勢浩大。但你在真正進行反省的時候,你會發現,"六四"沒有超越"五四。"從五四到六四,可以說是:共產主義從幕起到幕落的一個迴圈。而從歷史的高度來看,天安門三位打中靶心的英雄,卻為未來的民主運動埋下了伏筆。俞東嶽的受難,為民主運動終於跨越"五四—六四",為從此的高度奠定了基礎。
    第二,我只所以願意接待俞東嶽,是持守一個原則:一個進步的事業,看你是否建立真正的文明,不是以參與此事業人士的高言大語來衡量,而是看你如何對待弱者。
   “給天安門三君子幫助是我們六四同學義不容辭的義務,是我們把他們送到派出所,我們對不起他們,他們是走到歷史的前面。前幾天去看萬潤南,萬現在也說要批毛,把中國的偶像破除,中國才能破除專制。”
    “把中國的偶像破除”太對了!
   
   去年十月一日。我們一群基督徒在灣區舉辦"偶像的崩潰"的特會。就是回應主的呼召。破除偶像崇拜。對於中國人的偶像崇拜進行認同性悔改。六四的失敗。從靈性根源(形而上領域)去探討,就可以追尋到文革紅衛兵的偶像崇拜運動。而共產主義氾濫對中國造成的災難,就是從信仰層面的災難起首的。一個“假神崇拜運動”會帶來整個民族的墮落。這已經不用我們去多說的。
   但是從神學領域去對“拜假神運動”本身的檢討原本應該是基督教界的神學家和頭面人物帶領我們去做的。讓我感到失望的是,他們沒有做。反而是我們一群草民在做。灣區有一位改革宗派的弟兄對我說,很多人對你們做的事(即舉辦這樣的特會。)感到不理解。這話簡直讓我驚訝到極點。悔改是所有基督徒的基本功。為一個尚未形成整體悔改格局的民族做起首的認同性悔改。是天經地義的。
    共產主義在東半球荼毒近一世紀。在中國大陸荼毒近一世紀。至今,中國的基督教神學家們對如何破除共產,抵制“假神”主義信仰的災難,沒有提供系統有指導意義的神學思想,以關心社會公義為宗旨的改革宗的神學家們不住在民間,住在象牙塔裏。
   他們先知功能要應用在哪里?而且弔詭的是,前兩年有基督徒牽頭為抵制法輪功的頭面人物搞簽名運動。有很多基督徒踴躍簽名支持抵制這位"假神"我也參加了,還收到法輪功方面寄來的抗議信,雖然這個簽名運動沒有搞得很大。可是不難看出大陸基督徒的一種傾向性。同樣是抵制假神,可是對已經造成極大危害的“毛澤東神”的清算,那些踴躍簽名的弟兄姊妹們,為什麼就不做聲了呢?這些基督徒朋友們,你們對信仰難道持雙重標準嗎?你們不感到你們虛偽嗎?
    從1921到2010對共產主義信仰在中國的氾濫,悔改歸宗,這件事早就應該做了。改革宗的朋友們,如果你們繞過這一圜,
   你們熱衷於的改革宗在大陸能生根能延續嗎?
    從這個角度來講,天安門三位朋友才是歷史的先知者,先行者。
   以前在與你討論信仰時,我們一直圍繞在一些華人教會的教導不能滿足於你的問題上困擾。就此對你關心的問題回應。還有關於你對有基督徒信了基督教就全盤否定中國歷史和中國文化感到不解。我可以說,有些基督徒朋友信了基督教就全盤否定中國文化是胡說八道。信仰與文化是兩個層面的話題。以後再就此詳談。希望能在討論中除去一些困惑,而使你早日悔改,回歸真神的懷抱。
   另外一個讓我感到欣慰的是,二十年來。你們六四這一代,終於開始進行對歷史的承傳和回歸。
   十分贊成你的以下主張:
    我們應回歸中華民國的道統和政統,孫中山的理論與實踐是中國傳統和西方思想最完美的結合。中共統治沒有正統,我們要回到1947年中華民國憲法,回歸孫文提出的三民主義,才能整合目前民運分歧的思想,才能結合國人走到要求均富的道路上來。
   是的,中共統治的禍端起於它離開孫中山先生建立的道統,另外去"開天劈地",沒有道統。所以它才肆無忌旦地進行復辟。肄無忌旦地牢籠人民。
   你算算看,從1912辛亥革命成功到1921年中共成立,才9年,冒出一個共產黨,大規模的戰爭,大規模的流血,對中國進行“重新洗牌”,開什麼國際玩笑!這個玩笑開得太大了。
   "回歸道統"才是歷史的呼聲。
    以前,我在讀"出埃及記"時,一直不理解為什麼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原本路程是十五天,但是以色列人卻走了四十年幾乎全部倒閉曠野。
   如今我是對這事實心悅誠服。綜觀自辛亥革命以來的百年歷史,實在是以色列人出埃及之歷史里程的現實演義。
   孫中山先生相當於中國歷史的摩西。而現今一代人則相當於約書亞。約書亞與摩西是承傳關係而不是由約書亞(繼承者)再來"開天劈地"。
   "海外民運"成為群眾的笑柄。不是張三怎麼樣李四怎麼怎麼樣,而是中國現代政治運動脫離中國現代政治的道統。一旦脫離根基就無休止地在曠野漂流。千萬不要以為戴一個現代化的帽子,就現代化了。自古如此:大道先行。
   
    前一段時間,東部為了民主黨的事,又起爭端。為什麼大家都來爭這個民主黨的牌子呢?因為民主黨坐牢的人最多。朋友們一定知道。共產黨坐牢的人才多呢。為共產主義獻身流血的人不計其數,我的親人中就有與李大釗同案的烈士。可是,不能因為烈士多就證明"道統"正確。
   "道統"就是"道統"!
    一百年前,上帝就籍著孫中山把中國的國鼎,國統,國綱賜給中國人了。這"道統"並不會因為國民黨被趕出大陸,不會因為共產黨如今冒似強大,不会因为现在的國民黨政權和頭面人物向中共乞憐,就不成其為道統。
   中國的道統是建立在上帝與子民之間的。而在這二者之間的真正的精英人物是那種把握住歷史命脈,並且抓住歷史時機的人。
   多說一句“八九。"這個千載難逢的機遇,原本是歷史給予趙紫陽和改革派的。給予他們為中國回歸正道而做鋪路事功的。而這機遇稍縱即逝。可見趙紫陽是善良的共產黨人而不是大政治家。
   如今能否走出中國歷史的曠野漂流,已經到千鈞一髮的地步,已經到了歷史時間的命定的"時刻"。
   謝謝你,你信中提到的正好是我關心的。
   
   写于2010年六四纪念日
   原载《黄花岗》杂志
   

此文于2015年12月2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