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东海一枭(余樟法)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民国能有几先生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答客】或问:对于仅有民意合法性的非王道政权,儒家如何评判?答:不全认同又有所肯定。若能得众,春秋贵之,可以参考。如卫宣公虽不宜立,却为众人所立,得到春秋一定程度的肯定。董仲舒说:“俱不宜立,而宋缪公受之先君而危,卫宣弗受先君而不危,以此见得众心之为大安也。”(《春秋繁露》)

   【答客】或说:“你说主权治权都本于天,主权由人民全有。那么是否可以推断,治权由君主全有?”答:不可。主权不可分割,治权则必须分割。主权完成授权工作,即退居幕后,治权亮相,需要旦旦而用之,虽说治权在君,君主并非全有,不能独裁。故有“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之说。

   【答客】或问:“主权本于天和主权在天,有区别吗?”答:大有区别。孟子说“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如果说成国之权在家,家之权在我,岂不荒谬?置君父于何地?另外,主权治权民权君权无不本于天,万物皆本于天,所以仅说“主权本于天”也不行,必须明确落实为“在民”。

   【答客】或谓“主权在民下的古希腊民意却杀死了西圣苏格拉底”无法解释。答:这个问题主权在民的现代民主制早已解决。不仅希腊式原始民主难免民意滥用,现代民主也存在民意过界之弊。但其咎不在“主权在民”,而是上无道统,校无学统,制度非礼--缺乏礼的精神,不足以导良民意,镇定社会。

   【答客】或问君民关系。答:论主权,民为主,君为客,是主客关系;论治权,君为主,民为从,是主从关系。在礼制中,民有民权,君有君权,各用其权,各尽其责,各享其利,各安其分。人民如果犯法,君主(政府)有权根据情节轻重依法惩处;君主如果暴行,人民有权抗议、罢黜乃至革命。

   【四必】《中庸》说:“故大德必得其位,必得其禄,必得其名,必得其寿。”曾怀疑这段话过于武断,前不久疏解《中庸》,沉思凝想,神游三代,才知“大德四必”说和“大德者必受命”说毫无问题。这段话有其特定语境,即尧舜禹老三代之时。不能移用于春秋以下也。

   【四必】《中庸》说:“嘉乐君子,宪宪令德,宜民宜人,受禄于天;保佑命之,自天申之。故大德者必受命。”或以这段话作为“天命主权”之证,不知恰相反也。宜民宜人在前,受禄于天在后。宜民宜人,可见得乎民心,获得民与,然后才成为受命之君。若高而无民,纵德为圣人,焉能尊为天子哉。

   【四必】“大德必受命”这句话只适用于三代之时。三代之民,诚实淳朴,崇德尊贤,故有圣贤之德,可得相应之位。民与之,意味着受权于民,即受命于天。脱离特定语境和时代环境说“大德必受命”,便成妄语戏论。孔孟不受命,难道非大德乎,难道上天歧视孔孟而不肯让他们与尧舜一样尊为天子乎?

   【四必】尧舜汤武“德为圣人,尊为天子”,就是德位相称。王弼注《周易乾卦九五》说:“龙德在天,则大人之路亨也。夫位以德兴,德以位叙,以至德而处盛位,万物之睹,不亦宜乎?”位以德兴,有其德必有其位;德以位叙,有其位必有其德,这就是德位相称。

   【四必】三代之后,位不以德兴,有其位未必有其德;德不以位叙,有其德未必有其位。“若孔子虽有圣德,而无其位,是德不能以位叙也。”(周易正义)孔子说乾卦上九:“贵而无位,高而无民,贤人在下位而无辅,是以动而有悔也。”(乾文言)这句话俨然自我写照也。

   【四必】关于四必,古今一些学者强作解人。马一浮先生说:“与天地参谓之位,不必天子诸侯也;衣养万物谓之禄,不必邦畿千里也;所性分定谓之名,不必令闻广誉也;泽流后世谓之寿,不必百年不死也。”这种解释明显不符合《中庸》原义。因为四必是介绍舜帝后“是故”的,位禄名寿都是实说。

   【四必】受命这个词多义,可以实说可以虚说,天爵也是位,素王、万世师表更是大位。但《中庸》“故大德者必受命”的受命,只能作受九五之命解。天爵、素王无关乎民,但要作受命之君,则非有“民与”不可。孔子德为圣人,未能尊为天子,甚至未能得诸侯重用,盖社会共业不良,民众福德浅薄也。

   【四必】或谓民不知崇德尊圣,以致孔孟有德无位,是孔孟之不幸。我说更是民众之大不幸,民族之大不幸。姑不论尊为天子,就是如管子商鞅辈得一诸侯重用,得君行道,焉有后来暴秦之祸?圣贤的命运就是民众的命运,民族的命运,也是人类的命运。

   【四必】为仁由己,自己可以做主。为仁就是尽性,这个性是天命之最,天命之谓性。为师为君则不由己,自己不可做主。何以故?礼不许也,权不在也,不在己也不在天。拜师之权在学生,礼闻来学,不闻往教;拥戴之权在民众,书闻“天听自我民听”,不闻天命代表民意。好为人师好为人君,皆儒家之大忌。

   【答客】或问:你在主权问题上主张民意代表天意,反对天命代表民意,有区别吗?答:区别大了。民意代表天意,民意在前,天意在后,民意若定,天意即定;天命代表民意,意味着在民意之外,另有可以代表天命、授与君权的东西。这就给野心家阴谋家装神弄鬼强奸民意留下了极大的空间和方便。

   【主权】主权的不可分割性,可以提防民意被别的东西架空,也是对民意的必要制约。首先,少数服从多数,局部服从整体,少数和局部的民意不能另搞一套;其次,民意授权一旦完成,在一定期限内不能撤销。马家设想的普选规定“选举者可以随时撤换被选举者”,这就将主权片段化和儿戏化了。

   【主权】主权问题,关注的是君权(政治权力)的来源,即君权谁授、谁具有决定性的问题。主权在民就是强调这个问题上以民意为准。获得政治权力之后,如何对待民意,如何进行争取和提升,是另一回事;在这个问题之外,儒家如何对待民意,也是另一回事,都与主权问题无关。

   【主权】主权这个概念出现之后,就成了政治学的一个核心问题。所有有关政治的学说都要就此问题作出回答。许章润说儒家回避了这个问题,是误会,外王学自有答案,只不过由于古今话语之异,不同儒者的理解有所不同,当代儒者确实需要在深入讨论中逐步形成一个共识,以表儒家之态,释天下之疑。2015-12-25余东海于南宁

(2015/12/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