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略谈根治恐怖主义三部曲]
陈泱潮文集
●回应张国堂
·张国堂【迎合中共官員利益】路線,豈能促成和完成民主革命
·再谈张国堂先生似是而非的思想路线的局限性
●对名利熏心居然敢于冒充上帝的张国堂先生附体邪灵的批判
·假耶稣的马脚(一)——回答张国堂先生《不可在教会之外另搞一套》的信口雌黄
·假耶稣的马脚(二)——看张国堂先生《教会是圣灵的圣殿,真理的柱石——警告陈泱潮》的邪恶
·请背着牛皮不认赃的张国堂先生给个说法
·张国堂先生确实真该当心下地狱了!
·鸵鸟的狡辩――提请张国堂先生要有一点做人的起码道德
·张国堂先生能够多重帮助中共完成其特殊任务!
·驳斥张国堂对《圣经·启示录12:1-2》的屈解
·如果您对“人子”含义不明白,请看看《圣灵福音·末期与“人子”》
·《特权论》所揭示的真理终将赢得中国人民的全面确认
·ZT:王雍罡先生有关陈泱潮和张国堂的评论两帖
●铁杖辖管假耶稣张国堂
·张国堂的流氓和无耻
·对官迷张国堂政治前途的判决书
·为张国堂鸣不平
·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断章取义曲解《圣经》的邪恶手段
·再谈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断章取义曲解《圣经》的邪恶手段
·你张国堂要值价:不要回避和转移论题
·跪拜在君士坦丁权杖下的假耶稣张国堂
·说什么“上帝的儿子就是上帝”,难道你张国堂就是张国堂的父亲?
·你这个假耶稣为什么要一味逃避和偷换论题?
·你这个假耶稣假上帝不是骗子,谁是骗子?(外一帖)
·你假耶稣张国堂的问题
·斥假耶稣张国堂拿教会做假冒上帝假冒耶稣挡箭牌的遁词
·假耶稣到底是邪灵耶洗别,还是“推雅推喇教會的得胜者”
·到底谁在说谎?事实胜于雄辩: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成性!
·请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诬蔑论敌的极其无耻的嘴脸!
·假耶稣就是推雅推喇教會自称先知的邪灵耶洗别!
·事实胜于雄辩:假耶稣张荒唐狡辩无用
·推雅推喇教会的得胜者只能是维护上帝耶稣圣灵尊严、战胜邪灵耶洗别即假耶稣张国堂谎言者!
·《特权论》是文革期间写成定稿的一份历史文献。我已经无权改动它
·ZT:警告张国堂!你在侮辱全人类。请慎重考虑法律后果
·ZT:争战这个疯子不容易,老陈费心了!
·假耶稣张荒唐除了投降悔改,逃跑是没用的!
·请假耶稣张国堂回答:到底为什么《圣经》强调不能搞偶像崇拜?
·假耶稣张荒唐:在《圣经》如许明确的话语面前,你还有什么可以狡辩的?
·难道你假冒上帝就是“比所有凡人都更加敬畏上帝耶和华”?
·假耶稣张国堂不仅亵渎神圣,而且欺辱广大读者
·质问假耶稣张荒唐:弥赛亚怎么能够妄称自己是上帝???
·假耶稣张国堂“不可在教会之外另搞一套”的虚假性
·请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诬蔑论敌的极其无耻的嘴脸!
·骗子假耶稣张国堂绝对不是精神病问题
·ZT:警告张国堂!你在侮辱全人类。请慎重考虑法律后果
·假耶稣张国堂是个十足的、丑恶的、恬不知耻的、地地道道的骗子!
·斥骗子假耶稣张国堂“人都不是上帝,这却是谎言”的胡说
·假耶稣张国堂缺乏常识的梦呓
·不断重复谎言,是假耶稣张国堂的拿手好戏
·请读者看看我的原文原话,看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的卑鄙
·问假耶稣张国堂:世界都以骗子为中心行吗?
·题所谓中国共和党假耶稣张国堂总书记标准像(1张图)
●2012年来临之际铁杖教训邪灵附体的假耶稣
·陈泱潮和张国堂论争的焦点是什么?
·假耶稣张国堂要求别人做圣贤,自己做流氓
·你张国堂到底是耶稣再来,还是一支鸵鸟?
·义人不会为了个人的官位名利放弃原则丧失原则
·假耶稣张国堂疯狂诋毁和诬蔑前辈到底为什么?
·假耶稣狼心狗肺的自我暴露
·斥假耶稣张国堂诬蔑《特权论》是“极左”等几则短评
·质问邪灵耶西别附体的假耶稣!
·什么人才会跟随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
·铁杖辖管假耶稣张国堂:【唯一真神】上帝的特质和本体不容亵渎
·陈泱潮与假耶稣的论争焦点(二则)
●對假耶穌張國堂的最後論定
·痛斥政治流氓潑皮張國堂!
·檔案解密之日,就是假耶穌原形畢露之日!
·上帝所喜爱的人鞭抽假上帝张国堂(三则)
·今日对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问题应持的正确态度
·无神论文化特务张国堂蛇蝎心肠与无知丑态的自我暴露
·郭国汀先生对中共三自教会豢养的文化特务张国堂的质疑
·所谓“张国堂学说”是彻头彻尾自相矛盾的酱缸谬论特务文化
·認清以“反共”面目出現的戰略特務和文化特務的真面目!
·教訓世上最邪惡最無恥的假貨——文化特務張國堂!
·到底誰是天赋救世大使命者?誰是爭名奪利淺薄無恥之徒?
·《特權論》的歷史地位和張國堂為什么瘋狂詆毀《特權論》
·假耶穌張國堂已經原形畢露,不值得再浪費我寶貴的筆墨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曾节明
·假耶穌再次露出了中共文化特務欺世盜名的馬腳
·假耶穌張國堂不擇手段爭名奪利的邪惡的可恥盤算
·假耶穌張國堂力圖用信仰問題抹煞和替换政治問題的邪惡用心
·假耶穌張國堂是一個十足的投機分子卑鄙野心家
·警惕中共豢养的文化特务张国堂的反动性
·打着“反共”旗号的拙劣政客的拙劣表演!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4:
●与反對繼承、更新、發展、升華聖經的新法利赛人的争战
·善本:陈泱潮关于宗教论坛争战的总结和声明——兼谈我为什么要回击小溪对我的攻击?
·基督教新法利赛人必须认真研读、认真查经、认真思考
●宗教论坛结缘记
·就余王排挤郭飞雄事件和【假耶稣】的出现,致中国基督教友
·一还掌:老对手……请看《圣灵福音6·所罗门王转世》
·二还掌:陈泱潮不能不再度质问宗教□□小溪先生
·陈泱潮2006年6月【宗教论坛结缘记】帖文总览
·复小溪公开信:建议你最好不要再背鼓上门找捶打了
·反对【小字号宗教裁判所】突围战首战告捷
·陈泱潮:天字第一号
·哈哈!撤销【小字号宗教裁判所】才是宗教论坛正常化的唯一道路
·上帝賜给了他的仆人教训邪恶的刺棍和铁杖……
·劝你切切不要以为这是戏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略谈根治恐怖主义三部曲

   陈泱潮 ‏@CDZCYC
   
   2015-12-17

503.如何根治恐怖主义?一以世界反恐联军集中力量打击和铲除ISIS之类恐怖主义堡垒;二大力摧毁一切专制独裁政权及其政体制度,认真弘扬普世价值;三认识和普传【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弥勒皆大欢喜学说)】,自觉促进世界宗教信仰崇拜对象合一归真,认识生命奥秘自杀杀人者必将彻底丧失灵命(请参看《人子二书》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9/chenyc/19_1.shtml)。

   


   附:

曹长青:对伊斯兰主义治标治本


   请看博讯热点:伊拉克战争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2月17日 来稿)
   
    巴黎遭恐怖袭击后,法国总统奥朗德宣布这是“战争”,随后中东的约旦国王(亲西方的)阿卜杜拉也认为,这是一场“世界大战”。他们不约而同,都看到了恐怖袭击背后伊斯兰主义的兴起,那种意识形态向西方宣战的本质问题。
   
    法国及随后马里等国家遭到的恐怖袭击也再次引起人们对一些基本概念的辩论:这是不是一场全球大战?伊斯兰主义(恐怖分子)与伊斯兰教是什么关系?西方应如何应对?
   
    对于第一个问题——这是不是一场战争,我在14年前美国遭到恐怖袭击的911事件时就写过题为“打一场摧毁专制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文章,强调必须把反恐当作一场像第二次世界大战反法西斯、摧毁纳粹那样的“战争”来看待和对待。因为伊斯兰圣战者的行为,已是对西方世界开战,意在摧毁我们的生活方式,让世界回到伊斯兰律法(回教法)统治的时代。在非洲国家马里的旅馆发生的恐怖袭击更为明显,人质如果能背诵《古兰经》就被释放,而在伊拉克和叙利亚,ISIS(伊斯兰国)更是公开砍人头,甚至把基督徒的头挂在电线杆上,比中世纪还要残忍黑暗。
   
    挑战者(极端伊斯兰分子)已经采用了最野蛮的战争手段来袭击自由世界,那西方就不仅完全有权利,更应该、必须用对方听得懂的语言来反击。西方民主阵营占有全球80%的经济,90%的军事力量,有绝对足够的实力打赢这场全球反恐之战。在这场用牛刀斩蚂蚁的实力悬殊面前(跟西方的强大军力相比,伊斯兰国连“鸡”的份量都够不上,而是老鼠或蚂蚁),只有一个问题:自由世界有没有丘吉尔、里根、撒切尔那种能认清邪恶、并敢于采取行动的强势领袖。
   
    所有恐怖分子都是穆斯林
   
    第二个问题,伊斯兰主义和伊斯兰教是怎样的关系?简单说,伊斯兰主义是把伊斯兰教意识形态化、极端化。两者不是一回事,但有密切关联。当然不是所有的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所有的恐怖分子都是穆斯林!炸毁纽约世贸大厦的19名恐怖分子都是穆斯林,这次巴黎大屠杀,在马里旅馆劫持并杀害人质的圣战分子都是穆斯林,他们都宣称信奉《古兰经》。
   
    那怎么解决这个“纠结”的问题?应该“治标”还是“治本”?
   
    治标,就是用战争手段强烈打击首先使用暴力推行伊斯兰主义的恐怖分子,像二战时对德国希特勒、日本东条英机们那样,把他们彻底摧毁、根除!对他们不能有一丝一毫的乌托邦幻想。跟砍人头、滥杀平民的恐怖分子没有任何其它余地。
   
    如果认为这是一场战争,就应该主动进攻,去消灭敌人。只有主动攻击,端掉恐怖分子的老巢,才能阻止他们来袭击西方国家。我在以往的文章中强调过,反恐战争不是打不打的问题,而是战场的选择问题;不在中东打,就得在美国和法国等国家本土打,在纽约街头和巴黎音乐会上打。对极端意识形态者,如果以为你不去招惹他们,他就会饶了你,那纽约世贸大厦、波士顿马拉松、巴黎音乐厅和马里旅馆的屠杀就是他们的回答。
   
    事实是,一味的防守根本不能解决问题,那是防不胜防的。巴黎已被称为“警察国家”,因街头几乎五步一哨、十步一岗,手持冲锋枪的警察严密把守,但仍发生了音乐厅和餐馆被袭事件。你再严密检查体育馆、音乐厅,也无法做到对所有进入旅馆、餐馆、咖啡厅的人都像对飞机乘客那样检查,别说做不到,即使能做到,那我们大家普通、平常的日子还过不过了?更别说恐怖分子还开汽车随街扫射,你总不能对每辆进入街道的汽车都事先检查。所以,那是根本无法靠防御解决的问题,只有靠“进攻”,打掉恐怖分子的中心(头脑),砍断它的旗帜,才能树倒猢狲散。
   
    今天无论法国还是美国,如果西方国家没有决心派地面部队铲除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的伊斯兰国,反恐战争就不会获得真正胜利。仅仅靠飞机“轰炸”不能根本解决问题。ISIS现在占领的区域相当于整个英国面积,二战时纳粹大规模轰炸英国,都不能打赢。如果美国后来不直接地面参战,仅仅靠轰炸,也同样不能打败纳粹德国。所以关键还是西方领袖有没有决心,把这场全球反恐作为战争来打,首先打败伊斯兰国,随后再像化疗追踪癌细胞那样消灭漏网的恐怖分子。这场战争,别说动用美国的强大军力,仅凭法国一国之力,也完全可以打败只有土匪民兵式武装的伊斯兰国。
   
    如果西方国家真想解决问题,就应该以北约军力为核心,组成“全球反恐联军”,哪里出现“伊斯兰国”或“圣战武装”,就到哪里去把那些野兽铲除。北约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军事力量,有牛刀却对斩蚂蚁都唯唯诺诺,是持牛刀者的认知和魄力有问题,而绝不是“蚂蚁”有多强大。有牛刀而不用,是当今西方领袖的最大问题!今天西方反恐之战打得这么窝囊,就是因为我们没有丘吉尔那种头脑清晰、坚毅强势的领袖!
   
    民主宪政是根本解决之道
   
    治本,就需要自由世界清楚地认识到:只有致力摧毁全球的专制势力,结束那些独裁政权,打破政教合一,才能真正铲除恐怖主义的温床。民主政体是遏阻伊斯兰主义的最好、最根本的手段。
   
    虽然伊斯兰教跟伊斯兰主义有密切关联,但两者不能等同。战争可以解决掉部分恐怖分子,但却无法解决伊斯兰教的问题,也不应该用强力对付穆斯林群体。穆斯林有信奉伊斯兰教的权利,就像马来西亚前副总理安华(穆斯林)曾说的:“绝大多数普通的穆斯林人,像其他宗教的信仰者一样,也是重视家庭生活,祈祷和平与安全,平静地生活。只是那些极端伊斯兰分子反民主、反西方、反犹,自闭而不宽容,没有能力跟今天现代社会的其它社区共存。他们用杀害平民的方式谋求政治目的,不仅造成生命的丧失和亲人的痛苦,也严重伤害了众多普通的伊斯兰教信仰者。”
   
    但连安华也承认,伊斯兰教有严重问题,“不能总夸赞伊斯兰文化遗产怎样辉煌”。因为伊斯兰圣战有教义资源,《古兰经》上明白地写着,“要用战斗把世界上所有不信伊斯兰的人,都变成穆斯林”(伊斯兰信奉者被称为穆斯林)。伊斯兰教有暴力的成分,所以这个宗教需要改革,就像基督教不仅有了放弃暴力而强调爱与仁慈的《新约》,还经过了马丁.路德等领导的改革,才不再有高举宗教正义旗帜的十字军东征(武力征服)。伊斯兰教明显而迫切地需要这样的变革。
   
    但这个变革不是西方等外部世界通过强力迫使可以完成的,而应由伊斯兰内部(路德们)自己改革。要促使这个改革的发生和完成,关键是要铲除伊斯兰世界的专制政权,使伊斯兰温和派声音不受限制和恐惧地发出来,最后成为主流。
   
    明摆着,如果伊斯兰世界走向民主,其宪政体制就会自然制约和遏阻极端伊斯兰势力,因为如按伊斯兰律法行事,触犯了世俗法律,那就会遭到民主体制下的法治制裁,由此就把伊斯兰限制在宗教范围,不能超越宪政体制的司法,更无法输出暴力和恐怖袭击。
   
    这一效果在民选的穆斯林国家得到清晰的证实,例如在土耳其(人口99%是穆斯林),两亿人口的印尼(穆斯林占90%),更不要说有一亿二千万穆斯林的全球最大民主国家印度,他们的民选制度都自然地制约了极端伊斯兰势力。土耳其、印尼、印度等都没有输出恐怖主义,更不是极端伊斯兰分子的老窝。所以长远目标,应是在全球铲除专制,传播自由价值,推行宪政民主制度,才是制约并摧毁圣战分子的根本之道。只有治标和治本双管齐下,才可能真正解决伊斯兰主义和恐怖主义问题。
   
    ——原载《看》杂志2015年12月号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2015/1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