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红卫兵席梦思在成就中共国以独攻独梦魇!(1图)]
陈泱潮文集
·陈泱潮推特111-125:瓜熟蒂落,温家宝善拼必能胜
·陈泱潮推特102-110:时不我待,温家宝要敢拼才能赢
·陈泱潮推特86-91:温家宝硬,五不搞胡说集团完
·温家宝:道德滑坡何其严重 (图)
·ZT:陈泱潮先生这个言发得好
·曼谷朝野良心互动促政改研讨会告中国人民暨全球华人华裔书
·对温家宝总理8.21重要讲话的回应(全16节)
·温家宝在地质大学的讲话全文(图)
·温家宝发难挑战中共一党专制/石涛
·温家宝:国之命,在人心(一图)
●周有光
·悼念非常值得尊敬的汉语拼音主要奠基人周有光先生
●萧光琰
·极端的罪孽与悲剧:中国石油工业之父的人生际遇(组图)
●钟沛璋
·钟沛璋回忆胡耀邦(组图)
●习近平
·确立习近平接班对未来中国的意义(全文.2图)
·ZT习近平已看到危险:中国处于3000年未有大变局
·对习近平持不同看法的两篇有代表性的文章
·習近平要警惕、應自省
·习近平成为聖君的榜样:蒋经国与台湾政治转型
·習近平不能不認真傾聽和思考的中國良知的聲音/视频
·张千帆:重读《旧制度与大革命》有感
·宪政论争之我见/李銀河(1張圖)
·錢理群:老紅衛兵当政的擔憂
·天人感应?今日六四北京白天变黑夜(组图)
·习近平请听:普京讲话 一针见血直击中国问题命门!
·谁在迅速毁灭习近平先生的民望(两篇)?
·习近平先生要警惕:這些人正在使您急剧丧失民心(组图)
·习近平切不可错失做开万世太平圣君的机会!
·千萬不可忘記左禍坑國害民:讀习仲勋夫人齐心文章《忆仲勋》
·《蘇聯亡黨亡國20年祭》,是十足的謊言和反智、反動說教
·ZT中外资金大卷逃 怕了习近平?
·照鏡子正衣冠:非常值得習近平主席深思的尖銳批評
·仲勛百年誕辰,陳泱潮致習近平先生的金玉良言(1图)
·祝願這些講話真出自於習近平為習近平實鬯C實
·習近平荷蘭之行應下決心如《大變革與新文明》所說,不做國賊做聖君……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預言習近平可望成為開萬世太平的偉大聖君
·但願習近平能夠採納和實行這個極好的思路!
·ZT内政外交全面告急,习近平的智囊故意在使坏?
·“攻堅克難保專制”死路一條!
·ZT焦点对话: 未来八年,习近平怎么走?
·關于習近平的執政使命〔附一篇有人味的講話/1圖〕
·造物主和人民喜悅并期待習近平有這樣的表現和可能的轉變
· 余英时:中国政治气氛极端激烈化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
·政變傳聞與習近平兩頭得罪輸不起
·習近平切切不可与普特勒為伍危害世界和平
·習近平與曾慶紅對決的戰役正式拉開序幕
·习近平不要活路不走,走死路!
·周永康案後遺症——中国左派扬言:习近平将死无葬身之地
·習近平“橫掃牛鬼蛇神”,逆潮流而動,內外俱失,開始走麥城
·股灾面前习近平北戴河危机空前
·红卫兵席梦思在成就中共国以独攻独梦魇!(1图)
·中美关系急剧恶化是红卫兵思维祸国殃民的重大罪孽(3图)
·哀哉!《爭鳴》時評 :《習近平的下坡路》(1图)
·習近平面臨18屆5中全會的危機(1图)
·鉴别习近平访英成功与否的根本性标志:
·铁幕惊雷《特权论》 - Google Books
·丁望:政治走回头路 亚文革引争议
·蒋经国是习近平最值得学习的好榜样(1图)
·习近平不应是忤逆习仲勋的不孝之子啊!(2图)
·「习近平乱局能维持多久」纽约异见人士座谈会实录
·ZT梁京:2016:习近平过大关
·《特权论》作者坚决拥护和支持习近平与邪恶国家金正恩王朝核讹诈切割的政策
·习共必须彻底改变亲俄仇美的外交路线和政策
·人民在觉醒,中国猪梦注定加速破灭!
·ZT竟然刮起倒习之风,什么事情乱了套?
·【未普評論】習近平的極左形像是誰造出來的?
·ZT争鸣:習近平的挫折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习近平先生应当清廉治军,向蒋经国和吴登盛学习!
·毛泽东得以借尸还魂的重要原因
·习近平的毛泽东梦与极其危险的後果
·可惜当权者对宗教问题尚无清醒认识
·【习禁评】若继续以红卫兵思维主政,是中国的大灾难
·“709大抓捕”标志着习禁评政权进入全面反动反民主反法治时期
·习核心确立後,中国政局走向与上帝之选择(视频/图)
·ZT公平:习近平四年来大倒退加速亡党亡国的步伐
·不依靠真正的自由的民主竞选能够解决之类问题吗?
·中共欲恢复【恶毒攻击领袖罪】的试探性气球
·评习近平2017年访港及建议
·ZT习近平取消“毛泽东思想”,为什么没人敢说?(视频)
●對習近平警钟长鸣
·与习近平谈:从“央视姓党”看国贼的反动性及其罪恶
·这五张图非常值得习近平好好反思、好好悔改!
●沉痛悼念林希翎
·陈泱潮回忆林希翎(图)
·陈尔晋(陈泱潮)挽林希翎(图)
·一、痛失国宝
·二、噤若寒蝉时的雷音
·三、冲刺前的翱翔
·四、一鸣惊人
·五、烈火识真金
·六、右派中的佼佼者
·七、您也是民运队伍中的佼佼者
·八、无道者难逃因果报应
·九、林希翎中国自由天使精神永世长存
·中国自由天使颂——沉痛悼念林希翎(全文·图)
·致友人:《圣灵福音》失知音,何處再觅林希翎?(1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卫兵席梦思在成就中共国以独攻独梦魇!(1图)

陈泱潮 @CDZCYC
   
   2015-7-27
   
    444.随着如此众多维权律师的被抓捕,中国依法治国的愿景重回梦幻之中。这也许就是习近平中国梦的本意。按照这个思路和做法,中国的分裂是不可避免的。中华民国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预示了国民党政权偏安一隅龟缩于台湾小岛的结局。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也预定了中共国四分五裂以独攻独的结局!

   
   陳泱潮文集●中国民主化第三方案——不民主就独立

·“以独攻独”宣言(共3页)

   http://blog.boxun.com/hero/chenyc/99_1.shtml
   

·中国以独攻独地方民主自治联合会章程(草案)(共2页)

   http://blog.boxun.com/hero/2007/chenyc/198_1.shtml
   附:

美国的力量还没有达到顶峰,任何挑战者都会自取灭亡


   刘仲敬
   
   红卫兵席梦思在成就中共国以独攻独梦魇!(1图)

   
    受访人:刘仲敬,现为武汉大学历史学院在读博士,网名:数卷残编。1996年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后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某公安局担任法医长达10年,于2012年在四川大学获得世界史硕士学位。译有大卫·休谟《英国史》,著有《民国纪事本末》。华东师范大学教授许纪霖评价此书为“奇书”,对刘仲敬评价为“奇人”、“通古今中西,有难得的大见识”。梁文道在《开卷八分钟》亦对《民国纪事本末》评价甚高,称其为:2013年读过的最奇特,但又让人印象最深的书。
   
    互联网上流传着关于他的一些事迹,比如:2009-2012年就读川大时,最常干的事情就是四处在教室走廊散步,看到听不惯的推门进去反驳完就走;考武大博士的时候,有人戏问历史学院有教得了他的人么,刘仲敬戏答武昌首义地方不错……
   
    刘仲敬这样描述自己现在的状态:除了个人生活琐事以外,三分之一的时间用于看书,三分之一的时间用于翻译,另外三分之一时间用来上网。目前他已与广西师大出版社达成多本书的出版协议。

如果你是一点雪花,就不要急于落在红炉上

   
    共识网:我们注意到,您在从事学术研究有一段比较有意思的经历,那就是,您曾经在乌鲁木齐公安局当了十年法医,在我们看来,您的这份工作跟现在所做的学问简直可以说是“风马牛不相及”,不知道是什么因素促使您在人生选择上做出了这样大的转变呢?
   
    刘仲敬:我没有变化,世界变了。在新疆的十年,我本能的感觉到了某些潜在的危险,并且法医这个职业,只是落脚于技术层面,对案件起到的作用是微乎其微的,绝大多数案件最终的解决并不依靠技术,而是靠政治谈判。
   
    很多人觉得我现在学的东西跟我以前做的工作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其实,对我来说,职业根本算不上人生选择。我也没有强烈的动机,非要做某种学术不可。我真正关心的,是我能不能控制的环境改变,如果环境恶化以致我感觉到自己没法控制,我会有强烈的动机,在环境恶化以前避开危险的位置。
   
    职业这个词只有对新教徒创造的近代世界才有意义。职业这个词是由“召唤”这个宗教词汇转化而来的。所以切斯特顿说,美国人对工作有一种宗教性的热忱。他们多多少少认为,工作是一种侍奉上帝的神圣举动。切斯特顿之所以对“职业”这个词感觉到不对劲,因为他是天主教徒。虽然天主教文化也主张履行许多行善的义务,但他们觉得世俗的赚钱根本没有什么神圣可言。神圣应该具有某种高于世俗的特征,世俗的追求至多不过勉强容忍而已。
   
    在中国而言,孔孟老庄和纵横家混合的意识形态造就了另一种行为模式,也就是一种否定公共德性的哲人。他的礼法和道德是针对个人的,而在公共事务上是世界主义者和流浪者。你可以从卜式(西汉大臣,以牧羊致富)和汉武帝的故事中看出这种伦理。汉武帝发动战争,号召人民捐款;但他其实并不指望捐款,而是抄没工商业者的财富满足需要。卜式居然真的捐款,皇帝惊讶地派出使者问他:你到底有什么不好出口的要求?只管说就是。是不是有冤屈,要皇帝替你伸冤?是不是有仇人,要皇帝替你报仇?
   
    这种模式暴露了华夏世界最根本的习惯法:没有针对陌生人的义务,只有私人对私人的关系。即使对于皇帝,效忠也是形式,实质的付出,必须另有知遇之恩。这种文化没有职业道德(对无名陌生人的底线)和事业心(对无形仲裁者的信服),只有等价交换的游士原则(良禽择木而栖,危邦不居乱邦不入)。这里不能产生不断积累的知识传统,只能偶尔产生像张衡一类的聪明人。他们灵机一动,发明了某些东西,然后被人遗忘,直到下一位聪明人偶然地出现。
   
    这种社会的聪明人是智力测验产生的,测验内容完全无关紧要。正如苏东坡所说:无论折腾策论还是经义,反正选出的人都是同一批。同一智力级数的人,肯定能在同一层次内相互交换职业;但在更高或更低的层次内,即使保持同样的职业也不能胜任。所谓君子不器(没有专业),但必须知天命(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趋势)就是这个意思。就像有些参天大树的根须已经腐烂,有些鲜美的果实结在寄生的藤萝上。你必须重视隐藏在外表之下的演变趋势,然后判断某种环境是否具备投机价值。如果你是一点雪花,就不要急于落在红炉上。

所谓的民族矛盾 其实是中国和世界结构性冲突的暴露

   
    共识网:还是结合您在新疆工作的经历,稍许对中国政局有些观察的人都会发现,近些年来,民族问题愈来愈成为一把悬在执政者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您能否结合自己在新疆工作那些年的感受,谈谈您对这个问题的思考。
   
    刘仲敬:这显然是伪问题。莎士比亚说过:当我们开始说谎,我们编织了多么可怕的罗网。我们必须编造更多的谎言,遮蔽原先较小的谎言。在伪问题的框架内,没有正确或有效的答案。
   
    我认为,内亚其实只有两个问题:正统性的失败和地缘政治的紧张。这两者都不是民族问题,“民族”只是一个方便的借口而已。正统性的失败是中国整体的失败,而地缘政治的紧张才是内亚的特殊问题。做个类比,如果德国失去了柯尼斯堡,原因不是因为日耳曼人和斯拉夫人的民族问题。根本原因在于:大日耳曼的自我塑造步入歧途,造成了德国和世界不可调和的结构性冲突,地缘政治的理由注定东普鲁士形同绝地,它像阑尾一样插入斯拉夫世界,在任何冲突中都会首先被切断。只有巧妙的外交手腕才能勉强保全这条三面受敌的领地,即使和平时期也防止不了各方向的渗透。你只要把德国换成中国,把东普鲁士换成内亚,就会明白地缘形势的危险性,这不是人力所能改变的。
   
    内亚斗争的升级不是地方性因素造成的,也不可能局部解决。只要中国在世界体系内的合法性建立不起来,她最脆弱的地缘断层就会首先溃败。所谓的民族矛盾,其实是中国和世界结构性冲突的暴露。就像如果你的脚肿起来,原因其实是心脏衰竭的原因,在脚上贴膏药,基本上不起作用。
   
    内亚只有一项真正的地方性问题:跨国走私网络的发展成熟。如果没有地方强力部门的长期参与和分利,这种情况是不会出现。但是地方政府往往是武断的、任人唯亲的、机会主义的,全中国大概都是这样。

民族是流动的 不能把它当做静态的东西

   
    共识网:对于当前民族问题的种种症结,有人将板子打在了“民族区域自治”政策,认为今天很多问题都肇始于这一政策,您怎么看?当然,也有人认为是全球化导致了问题的激化,他们主要指的是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从根上就很难认同汉族(或者所谓的中华民族)及其政权的统治。
   
    刘仲敬:我觉得“民族区域自治”政策是否存在,不会比九三学社是否存在更加重要。除了极少数依靠统一战线基金为生的人,谁都不在乎这些政策存在不存在。这一政策浪费了一点点统战经费,但在巨大的国库开支中只是沧海一栗。它制造不了任何问题,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难道有人当真相信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统治了新疆吗?我从没有见过任何人相信政协会议统治中国。
   
    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不可能跟异教徒融合,但并非不能接受异教徒的统治。他们曾经愿意接受杨增新的统治,后者比共产党更有资格称为汉族政权。列宁主义政党基本不可能实施民族统治,除非以八千万党员自身构成独立共同体(民族)。照葛兰西的定义,共产党和群众的关系不是有机的。
   
    全球化造成的问题在另一方面:在无根的国际资本主义刺激下,地方主义发育为民族主义的速度骤然加快了。我们必须正视:资本主义不是自由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想象的普世化、理性化进程,而是一个创造民族的世界性进程。创造民族会不会导致矛盾激化,要看政治结构的包容性。比如魁北克在加拿大没有问题,但是科索沃在塞尔维亚就有问题。
   
    中国这套民族理论有一个概念,就是把民族当成一种静态的东西,好像挖掘化石一样,挖出化石以后给它分类,分到这一组就是这一类,分类完了以后它就永远不动了,但是民族显然是流动的。古代有很多国其实是民族,比如在屈原那时候,楚国就是一个民族,之所以他死活不肯服秦国,是因为他跟秦国不是同一个族,而不仅仅是不同政权。而放在元末,陈友谅的手下去投奔朱元璋大概也是没有问题的。当然后来秦和楚民族都慢慢消失了,但是新的民族不断产生,这是一个不断流动的过程。
   
    共识网: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刻意划分民族会增强他自己的认同感,原来他可能没有这种身份意识,但是因为刻意划分,就会加强对自己的身份认同,比如高考加分。
   
    刘仲敬:现在高考的问题的确是这样。高考入学的时候让你上学好像让你占便宜,但是毕业的时候就不这样了,毕业的时候你发现让你上学你吃了很大的亏,因为没有对接了。以前高考制度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它是公务员制度,上学的时候是一个候补官僚,毕业以后就变成了政府官员,现在是后半截砍掉,一毕业的时候你就从悬崖上跳下去了。从体制上讲,把教育制度后半截砍掉,就相当于废科举一样,把社会一个循环机制打乱了,又没有很好的替代品,这样就造成了严重的社会紊乱。
   
    民国时期的政治动乱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毕业生没有出路了。以前科举考试出来是有出路的,他该去哪儿是很清楚,即便是回老家,他也是当地有名望的人士。但是新学培养出来的人他们去哪儿连自己都不知道,只有参加革命。
   
    共识网:如果这个方面纠偏的话能怎么做呢?难道把原来大学的扩招再收缩回来?
   
    刘仲敬:这样的话又很难,一旦扩招以后再收缩的话,现在大学教授怎么办?就像通货膨胀一样,开始最好就不要通货膨胀,但是通货膨胀以后再收回来就非常困难。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