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盲目崇拜沙俄普特勒势必祸国殃民严重危害世界和平(推文二则)]
陈泱潮文集
●阎学通
·这篇文章令我对这个阎学通刮目相看
●向松祚
·向松祚:2017中国经济能实现第二次跨越吗?
·視頻:向松祚咆哮习近平走不归路引领2019最大失业潮
●援救曾节明
·对著名反共异议作家申曦(曾节明)先生的证明
·这乘人之危丑化和攻击曾节明先生的郭庆海究竟是什么人?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中国人的传统美德
·网痞五毛党首恶草根的人品在哪里?
·认定草根是网痞五毛党首恶的依据
·博讯乃是韦石的博讯,不是他五毛党首恶明草实官根的博讯!
·曾节明: 小提琴家教封家瑶
·曾节明: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曾节明 “我感谢的人(二)”郭国汀律师
·天助自助者,天用敬天者——曾节明先生介绍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曾节明
●营救贾甲
·签名网:致印尼当局强烈要求尽快还贾甲先生自由的呼吁书
·营救贾甲《呼吁书》签名名录和签名留言
●不赞成贾甲自投罗网式盲目“挑战”
·我不能接受您们的建议和资助从事【关注贾甲回国网站论坛】的原因
·我为什么不能接受资助从事【关注贾甲回国网站论坛】的原因
·谁将贾甲诱骗或者唆使去自投罗网?
●末世国师论·陈奎元先生切莫误国乱政
·1.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相当于【国师】地位
·2.当今中国需要并且必将产生伟大的【国师】
·3.《特权论》作者进言于陈奎元先生
·4.当代中国【国师】起码应当遵循和信守的职业道德和素质要求
·Ⅱ.【国师】必须具有的学养
·Ⅲ.【国师】必须具备的素质:
·Ⅳ.【国师】必须走在时代前面
·Ⅴ.【国师】必须能够提供制定正确政策的理论依据
·Ⅵ.【国师】更不能是“棍子”
·5.当代中国【国师】起码应当在理论上搞清的几个重大问题
·Ⅱ.必须找准病根:揭示当代中国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内涵
·Ⅲ.必须能够重铸国魂信仰:有效匡扶世风道德
·Ⅳ.必须能够清楚解释当代中国政治路线左右极端化恶果的生发原因
·Ⅴ.必须拿出中国引领世界政治经济文化潮流成为超强国家的方略
·Ⅴ.必须拿出中国引领世界政治经济文化潮流成为超强国家的方略
·6.对陈奎元先生“批判普世价值” 误国乱政违宪罪行的批判
·Ⅱ.陈奎元“批判普世价值”是严重违反宪法的犯罪行为
·Ⅲ.陈奎元先生应当考虑你一再反对普世价值对中国人民的适用性,是否犯了【渎职罪】?
·Ⅳ.陈奎元疯狂反对普世价值政改,必将被牢牢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7.且看陈奎元先生误国乱政极其虚伪且自相矛盾的一些说法7.1
·Ⅱ.谈暴政禁言必亡,却反对普世价值政改
·Ⅲ.谈反腐崇俭,却无视空前绝后的制度性贪污腐败
·Ⅳ.谈“亲民、养民”,却把中国人民当作猪狗牛马来奴役
·Ⅴ.谈要“摆脱兴亡周期率”,却疯狂反对民主化变革
·Ⅵ.坚持专制独裁国体制度,决然逃脱不了通过战乱改朝换代的厄运
·8.只有【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即【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才能有效拯救中国世道人心
·8.1.经无数事实及切身体验,确认无神论是错误的
·8.2.《聖经·旧约》明确昭示了这一真理:造物主主宰世界
· 8.3.事实胜于雄辩:中外历史证明确实是造物主主宰世界1
·8.3.2.“日不没帝国”英国的历史见证
·2度关乎人类生死存亡? 地球变暖或引发危机(图)
·8.3.3.超级强国美国的历史见证
·8.3.4.前苏联东欧巨变的历史见证
·8.3.5.南北韩的历史见证
·8.3.6.中国自身的历史见证
·8.3.7.中共国自身的现实见证
·8.3.8.上帝信仰在中共国勃起初见成效
·ZT毛泽东创造历史上皇帝的34个第一
·8.4.今日中共国当局拒绝和阻碍唯一真神信仰的后果1
·8.4.2.没有唯一真神信仰的中共国,宗教信仰走火入魔
·8.4.3.超常稳定的西方国家是具有三角稳定结构的体制
·8.4.4.国家没有正确的宗教信仰,就等于没有灵魂
·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8.4.5.儒家文化本质上是无神论专制文化,已经不合时宜
·8.4.6.无神论国家科技与军事必然永远落后于信仰 上帝的国家
·8.4.7.坚持无神论专制独裁,中共国必然加速覆亡
·8.5.【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是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最佳方略
·9.只有【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才能有效拯救中国世道人心
·10.【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是本次人类文明毁灭大劫到来前夕的导师之言
·11.【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既是 上帝信仰的中国化,也是 上帝之道的全球化
·12.【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所证明的【上帝本体实存】对净化人心的重要作用
·13.【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所倡导的【灵本主义】对匡扶世风的重要作用
·14.【弥勒-指导灵】对中共决策者顽固反对普世价值政改的严肃警告
·答关于“中国不需要什么国师”之说
·二答关于“中国不需要什么国师”之说
●党棍邓力群
·邓力群——一根维护官僚特权阶级专制独裁暴政的党棍!
·邓力群的卑鄙之处
●九尾狐狸精王狐佞
·正陰謀篡位的九尾狐狸精王狐佞是中國和世界的禍害!
·一臉陰邪晦氣的狗頭軍師王狐佞,嚴重諏Ш涂雍α肆暯
●本·拉登之死
·中共专制独裁救星本·拉登已死
·本·拉登之死的意义
·ZT我们是上帝庇护的国度
·小布什功追里根总统
·任雯颐 “怎样处理本-拉登的遗体说明美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李天笑:本‧拉登毙命 中共心事几人能解
·ZT奥巴马收看拉登击毙过程 这张照片说明了什么
●金正恩
·談判破局嫁禍屬下?傳金正恩肅清二號人物
●李光耀亞洲價值觀批判
· 1、爲李光耀之死而嘆息且自責
·天意流布于互聯網:ZT紫薇聖人將在2015年前出世!!
·2、習近平必須堅決打破新加坡迷信
·3、請習近平但看新加坡在李光耀死後局勢的變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盲目崇拜沙俄普特勒势必祸国殃民严重危害世界和平(推文二则)


   陳泱潮 ‏@CDZCYC
   
   2015-6-20/乙未端午節

437.曹長青文《拋棄俄國知識份子的毒藥方》很有見地。對美蘇兩國的文化差異作了符合客觀事實的比較。美國維護個人自由、維護人權、崇尚“小河有水大河滿”的文化,是美國充分發揮全民積極性主動性,致使國家強大的價值所在。中國確實要注意自覺擯棄普特勒斯拉夫民族至上主義及其扼殺個人自由和人權的影響。


438.沙俄斯拉夫民族至上與希特勒種族主義,都具有反民主、反平等、反人權、侵略擴張的天性。這種天性追求富國強兵,一旦和國家社會主義結合起來,就是戰爭的策源地。第二次世界大戰是蘇俄和希特勒共同發動的。中國領導人若是盲目崇拜新沙皇普特勒,認敵為友,走聯俄反美的外交路線,則勢必嚴重禍國殃民,嚴重危害世界和平。

   
   附:

曹长青:抛弃俄国知识分子的毒药方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6月20日 转载)
   
    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国力提升,“超美”,开始成为中国人(尤其知识分子)的梦。提出“超过美国”的目标和理想并不错,但关键在于,要明白美国的价值在哪里?美国的标准是什么?然后才谈得上怎样“超过”。否则像五十年代毛泽东的以全民大炼钢铁、群体主义的方式“超英赶美”,不仅是笑料,更可能给中国带来灾难。
   
    一般中国人说“超美”,主要因为美国是大国,是强国;因此强调中国也要富国强兵,大国崛起,要跟美国“平起平坐”,甚至分庭抗礼。不错,美国是强国,而且是世界唯一超强,其国民生产总值世界第一,人均收入是中国人的十倍以上,年度军事预算七千亿美元,比全球其它十大国的总和还多。但这些都是表面现象,或者说是美国价值的结果。如果中国人不能了解和实践美国的根本价值,那所谓“超美”还会是毛式大炼钢铁的幻想,甚至灾难一场。
   
    美国的根本价值,主要体现在两个文件,一是独立宣言,一是美国宪法。前者确立了个体(而不是国家)最重要的价值:人的生命、自由、追求幸福的三大权利是天赋的,神圣不可侵犯,任何力量都不可剥夺。而美国宪法的全部条款,其实质则都是强调限制政府权力,保护个人权利。

美国文化:“小河有水大河满”

   
    美国人在政治辩论中,动不动就强调“建国先贤”怎么说,就是强调《独立宣言》和《宪法》确立的这些根本价值和立国之本。美国的自由、繁荣、富有、强大,都是由于保护了个人权利。道理很简单,只有个人权利被保障,人,才会有自由,才有想象力和创造力,才能成为强大的个人。而众多强大的个人,才能构成一个强大的国家。所以,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是美国文化、美国价值、美国文明的核心。
   
    中国文化强调“大河无水小河干”,注重的是朝廷、国家、政府的力量。那意思是,没有了国家(更具体是指政府)和社会,个人就什么都不是。群体主义(collectivism)是中国文化、中国传统、所谓中国文明的核心,也是俄国文明的核心。
   
    张艺谋导演的北京奥运开幕式,可谓用视觉艺术诠释群体主义意像的经典。那种千万人的整齐划一,那种机器人般的震天呐喊,那种把国家民族抬到至高无上地步的极力渲染,使那些具体的个人,在庞大的群阵中,只是一个个的小黑点。它展示的是:群体是伟大的,天下是重要的,那自然就是掌管天下的皇帝应主宰一切;没有了群阵,没有了群体,没有了国家这个大河,你们这些小黑点般的“小河”,就会干涸,就会板结。
   
    而美国文化认为“小河有水大河满”,重视的是个人、个体主义、个人自由的能量。强调个体主义的美国哲学家、哈佛教授罗伯特.诺奇克(Robert Nozick)在他那本著名的《无政府、国家和乌托邦》的专著中明确指出,“个人是唯一的实体,个人生命的存在具有绝对的价值;而社会和国家既非实体,也无生命。”
   
    把这种哲学语言转成大白话就是:在任何社会,任何地方,哪段人类历史上,国家都是虚的,社会也是虚的,它们既没有生命,也不是实体;只有个人,才是实体的存在。
   
    只有个人是实体,而且是唯一的实体,那当然就有“绝对的价值”。在价值份量和顺序上,自然就超越“既不是实体,也没有生命”的社会和国家。所以,个体是第一位的,而国家社会是第二位的。由此就自然导出,个人权利是最重要的。
   
    在该书自序中,诺奇克开篇就提出“个人和国家”的关系问题,第一句话就断言:“个人拥有权利”,随后提出一个重要命题:“个人权利”留给“国家”多少活动空间?诺奇克问的不是国家给个人多少余地,而是:个人权利为国家留下了多大活动空间。这种提问方式,就明确了个人和国家的关系:个人是根本,国家(社会)次之。不是国家社会有绝对权利支配个人,而是个人决定国家有多大的权力和支配余地。谁是主体,谁是附属,一目了然。
   
    因此,美国文化是个人至上,个体权利要绝对保护,个人自由要绝对捍卫。事实上自然界也如此,没有众多分岔、支流的“小河”的汇集,哪有“大河”的波涛滚滚?
   
    而如果不了解美国这种建立在个体主义、保护个人权利基础上的根本价值,只是一味做强国梦,甚至强调和美国价值相反的群体主义,中国不仅无法超美,还会“超”到岔道上。
   
    随着中国国力提升,不要说官方学者多强调民族主义的富国强兵(而不是重个人自由),有些自视自由派的学者,还有什么所谓“民间思想家”,近年强调“俄罗斯精神、俄罗斯道路、俄罗斯启示”,更是一个危险方向。因为俄国历史已展示,所谓俄罗斯精神,就是用群体主义扼杀个人的精神;俄罗斯道路,就是东正教加马克思主义;而俄罗斯的启示,恰恰是人类应怎样避免俄罗斯式的灾难。

用棍棒“把人们赶向天堂”

   
    今天很多中国知识分子“下海”经商,甚至不关心政治,但俄国在历史转型期的十九世纪中叶到二十世纪初,则是大知识分子们都特别关心国事,纷纷开出“救国药方”。那种对“大事”的关注当然没错,也是知识分子的职责,但几乎所有俄国知识分子开的“药方”都错了,不仅没把“俄国病”治好,却是把俄罗斯带入“癌病房”,其“思想梅毒”扩散到世界,也给中国带来巨大灾难。
   
    当年俄国思想界主要有两大派,一派以文学评论家别林斯基、《怎么办》作者车尔尼雪夫斯基等为代表的无神论的革新派,另一派是以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还包括后来的索尔仁尼琴)等信奉东正教的复古派。
   
    革新派也被称为“亲西方派”,但他们“亲”的是西方的社会主义思潮;而复古派,则“亲”的是俄罗斯至上的斯拉夫主义,两者虽势不两立,但其思想根基是一样的,都是群体主义、国家民族至上;是一条与美国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所强调的个人权利相反的道路。
   
    激进的革命者别林斯基、巴枯宁,包括被美国评论家称为“俄国民粹主义创始人”的赫尔岑等的错误更加明显,因为他们致力传播的要平等、均贫富的社会主义、群体主义等,为后来列宁的十月革命和斯大林的暴政,铺设了道路。两者的思路,没有本质区别。
   
    例如别林斯基曾主张,“俄国是婴儿,需要保姆;幼儿顽皮,就要处罚。让孩子完全自由,会毁了他;给俄国人一部宪法,会毁掉俄国。在我们俄国,自由,只是为所欲为的意思。”
   
    别林斯基甚至明说,必须用暴力把俄国人推向幸福;如果他是沙皇,他会成为一名为正义而奋斗的暴君。后来列宁、斯大林就是这样,为了共产主义乌托邦,用枪杆子“把人们赶向天堂”。很多人不情愿,于是被监禁、谋杀、拷打,如昆德拉所说,在通往共产天堂的路边,修建了一座座“古拉格”。

染患“革命激情梅毒”的一代

   
    在别林斯基的战友中,赫尔岑是最独特的一位,他曾重视个体自由,察觉到“巴枯宁有一种地道的非人的性质”,俄国知识分子是染患“革命激情梅毒”的一代。但晚年的赫尔岑仍回到斯拉夫主义。
   
    在俄国出生、后在英国任教的以赛亚.伯林在其《俄国思想家》一书中说,“在俄国,赫尔岑几乎单枪匹马创造了有系统地鼓动革命的传统和意识形态,他是革命运动的先驱。”编辑了该书、并写了导论的英国学者艾莉.凯利(Aileen Kelly)则说,赫尔岑相信“俄国农民的本能,将导致一种比西方和社会主义都优秀的社会主义”。
   
    赫尔岑这句对俄国农民的歌颂,典型地代表了俄罗斯知识分子(无论革新派还是复古派)的整体倾向:对农民的盲目崇拜,把俄国农民视为最纯正、最敦厚、最原始(没被现代意识和西方文化“污染”)的拯救俄罗斯的力量,甚至吹捧成世界的救星(挽救“腐朽没落”的西方文明)。正是这种对俄国农民的民粹主义的高歌,为后来列宁高举均贫富大旗的无产阶级革命,提供了思想和文化基础。
   
    所以后来列宁在“纪念赫尔岑”的专文中赞美说,赫尔岑“在俄国革命的准备期起了伟大作用,具有真正的历史地位。”并承认,共产主义运动的实践,太多得益于民粹主义。因为前者的群体主义,为后者的极权主义奠定了基础。
   
    俄国知识分子中的复古派,对别林斯基等左翼极为反感。托尔斯泰把他们称为“方向错误,智力薄弱,而妄图大成之流”;陀思妥耶夫斯基则说,“赫尔岑的想法和生活模式,几乎一无是处”。
   
    但复古派开出的药方,却是俄罗斯至上的斯拉夫主义,认为只有俄国的东正教才能拯救西方的没落文明。在普希金铜像落成典礼上,陀思妥耶夫斯基致辞说,普希金代表俄国的民族特征、俄国灵魂、俄国人最有能力实现人类一体的理想;斥责西方资本主义是“压榨”,西方的自然科学不足取,西方社会根基脆弱,崩溃在即;只有俄罗斯才是最伟大的,“灵魂圆融、精神统一、活力清新”,才能拯救世界。这种种族主义论调,跟后来希特勒的德意志民族最优秀、德国才能拯救世界,没有本质不同。

索尔仁尼琴是“最邪门的魔鬼”

   
    当时俄国的这两大派知识分子,互相敌视,但根本点却很一致,不仅都崇拜农民,认为俄罗斯至上,视平等高于一切,同时都反对西方的工业化和资本主义,甚至拒绝议会制民主,向往社会主义,要建成以农民为代表的强大俄罗斯,以拯救世界。
   
    即使后来亲身体验共产暴政的索尔仁尼琴也完全是这种思路。索氏写出《古拉格群岛》揭露共产铁幕,并坚定反共。但他开出的药方,仍是万变不离斯拉夫、俄罗斯至上。这位狂热的东正教徒在1973年《致苏共领导人信》中,痛斥美国民主是“荒唐胡闹”,西方科技是“罪恶之源”,流行音乐是“污水”,西方文明“陷入绝境”;提出俄国应该“实行比共产主义更为民主的专制政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