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文集
·库普林的亚玛街的女人----俄国妓女血泪史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众志成城 砥砺奋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老舍的妓女题材小说月牙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的妓女题材小说《庆云里中的一间小房里》毕汝谐(纽约 作家)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著名演员董某某因妻女向港商卖身羞愤自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易卜生的探究先天性梅毒的剧本群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号外!点击量五千万乃是半个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左传“子产论尹何为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武舟著《中国妓女生活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严歌苓的妓女题材小说《扶桑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黑格尔的悲剧理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沈从文的妓女题材小说丈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黑格尔的悲剧理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日本老电影砂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马卡连柯的代表作教育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爱伦堡的长篇论文《谈作家的工作》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穷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莫泊桑的妓女题材的小说《菲菲小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全世界妓女之子联合起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宁的处女作《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党人?》毕汝谐
·高尔基的剧本《底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20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修正版) 毕汝谐(作家纽约)
· 迦尔洵的妓女题材小说《偶然事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和崇祯在2019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晚清妓女题材小说《九尾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英国“愤怒的青年”约翰·布莱恩的小说《向上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民国初年著名报人林白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点击量直逼六千万是什么概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遇罗克烈士的《出身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子曰 :乡愿, 德之贼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主席以武汉人为刍狗拯救了西方世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王朔的小说称“我是流氓我怕谁”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尚书》有言:人心惟危,道心惟微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尤涅斯库的成名作《秃头歌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点击量突破六千万一百万!乌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笛卡尔:《论灵魂的激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孟子曰:术不可不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马克思的著作并非不可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Q要拼命,未庄人发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莫泊桑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羊脂球》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改造中国妓女的影片姐姐妹妹站起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Q不知未庄的丛林法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临床医学上的带瘤生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穷街陋巷土鳖虫的布衣之怒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黄永胜说屎不臭,挑起来臭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用达达主义反击下流胚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希·麦克威廉姆斯的经典著作“精神分析三部曲”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的日本军妓题材小说《我在霞村的时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20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邓拓:《燕山夜话》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庄子曰:其耆欲深者,其天机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龙应台:《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历史上的魏灭蜀之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荒淫帝王杨广:生我者不敢,我生者不忍,其余皆可 毕汝谐(纽约 作
·未庄阿Q、网络阿Q吹破牛皮是供人取乐的小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晚清谴责文学代表作官场现形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法国作曲家帕辽兹:《浮士德的天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前苏联古留加著《黑格尔传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朱元璋企图冒称朱熹后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晚年霍金认为上帝不再是必要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三八节有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古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沉思录》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卞之琳的绝妙的仅仅四行的断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铁凝的中篇小说永远有多远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福剑批毛风波面面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聂鲁达:“伐木者,醒来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张天翼的中篇小说清明时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除恶务尽!点击量突破六千万二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董鼎山的散文集世界真小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高歌猛进! 点击量突破六千万四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西谚:一个小丑进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卡谬的疫情小说鼠疫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学者从政 不堪重任 毕汝谐(纽约作家)
· 学者从政 不堪重任 毕汝谐(纽约作家)
·妓女英雄梁红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御医李志绥的关于谁腐蚀谁的观点 毕汝谐(纽约作家)
·六六大顺! 点击量突破六千六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普希金:上尉的女儿 毕汝谐(纽约作家)
·鲁迅式的骂法对决下流胚的骂法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巴公即吝啬鬼达尔杜富即伪君子等等 毕汝谐(纽约作家)
·《幼学琼林》:可爱者子孙之多,若螽斯之蛰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20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永别了,我的弟弟 毕汝谐(纽约作家)
·法国哲学家孔德的夫人是在警察局备案的妓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前东德纪录片条顿剑在行动 毕汝谐(纽约作家)
·阿城的妓女之子题材小说棋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夏衍的剧本法西斯细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七(齐)天大圣!点击量突破七千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怀念已故诗人孟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萨特的剧本可尊敬的妓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性格形态学的第二性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造反派财贸尖兵司令洪振海(面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苏童的妓女题材小说红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与四川业余妓女之子共创奇葩百科全书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郑板桥最脍炙人口的匾额吃亏是福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最近, 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被大陆警方以“扰乱单位秩序、公然侮辱他人”的罪名行政拘留;继之,又以“寻衅滋事罪和诽谤罪”被刑事拘留。
   吴淦因邓玉娇案”一举成名。2009年5月,邓玉娇事件发生;吴淦以网民身份前往湖北巴东,最早在病房见到邓玉娇,拍照上网,还发动网民关注邓玉娇案,并为其募捐;当年6月16日,“邓玉娇刺死官员案”一审宣判,邓玉娇被免于起诉,恢复自由身(笔者认为,该判决畸轻;邓玉娇明明是防卫过当,至少应当处以缓刑,却免于起诉;很明显就是法律屈从民意)。
   后来,吴淦又参与多起舆论热点事件,如“夏俊峰杀人案”、“云南小学女生卖淫案”、浙江乐清“钱云会死亡案”等;吴淦将他的做法称之为“杀猪行动”。吴淦在网上发表《杀猪宝典》、《喝茶宝典》、《拆迁宝典》等文章,传授他参与社会热点事件的做法。

   
   
   屠夫吴淦参与热点事件的独特方式被称为“吴淦现象”;吴淦成为许多人敬重的草根英雄,吴淦凭良知、常识行事,是非分明,嫉恶如仇,他显然比不少读书人更具有社会责任感。
   屠夫吴淦独出心裁地关注官员的父母、子女、二奶等三亲六故,收集其贪腐证据;他说:“你没事可以天天去领导家、他二奶家、他子女的学校和单位等,去逛逛,问候他们, 关心他们。”
   屠夫吴淦将贪腐官员从官僚体系挑出来,以个人化的方式进行打击,其手段包括互联网的人肉、媒体曝光、私底下搜集所有相关个人信息,包括贪腐证据和家庭信息,公开与秘密相结合;创造了非暴力抗争的最激进、最有效的模式;超出当局熟悉的套路,是时下最有中国特色的激进主义。
   屠夫吴淦失去人身自由之后,北京最高喉舌央视、新华社(然新华社通稿上却不见记者名字)、人民日报全面出动,对屠夫吴淦进行大批判,杀鸡动用牛刀!
   
   5月25日,北京发表“记者调查:网民超级低俗屠夫吴淦被拘真相”;5月27日,新华网发表屠夫吴淦被刑拘的报道;同日,人民日报发表“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真面目”;想当年,大名鼎鼎的刘晓波也未享受这种万箭齐发的待遇;屠夫吴淦算是维权人士中前所未有之异数。
   按照中国法律,刑事拘留与行政拘留的区别是:(1)适用的对象不同;刑事拘留是公安机关在侦查过程中,遇有紧急情况时,对现行犯或者重大嫌疑分子所采取的临时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方法,而行政拘留则适用于一般违法的人;(2)法律性质不同;刑事拘留不具有惩罚性,只是一种临时的保障性措施,而行政拘留是一种处罚;(3)目的不同;刑事拘留的目的是保证刑事诉讼的顺利进行,而行政拘留是处罚和教育一般违法的人;行政处罚是特定的行政主体对违反行政管理秩序、但尚未构成犯罪的公民予以制裁的行政行为。(4)羁押期限不同;普通刑事拘留不得超过14日,对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的重大嫌疑分子的拘留期限不得超过37日;而行政拘留的期限最长为15日。
   
   进入6月,屠夫吴淦事件继续发酵;维权女律师王宇因代理吴淦案,遭官媒新华网的抨击;其后,人民网、环球网及数十家各地媒体及多地公安的官方微博均进行转载。
   
   现在看来,当局通过官媒大举抹黑,是为重判吴淦做舆论准备;更重要的是,杀鸡给猴看,警告所有维权人士、异议人士,以期收杀一儆百之效。
   
   屠夫吴淦事件如果发生在美国又如何?
   
   首先,吴淦先生确有对他人肆行侮辱、诽谤的嫌疑;据各国刑法、刑事诉讼法,比较轻微的侵犯公民个人权益的犯罪,包括轻伤害罪、侮辱罪、诽谤罪、妨害秘密罪等,属于告诉乃论的罪行。这类罪行对社会和个人的危害不大,所以把是否追究罪行的主动权交被害人行使;被害人必须证明自己确实受到被告言行的伤害,使自己在社区或职业的声望受损,一般会要求经济赔偿。
   
   中国刑法亦规定,某些犯罪行为须由被害人提出告诉,法院才追究被告的刑事责任,称为告诉才处理;侮辱罪、诽谤罪(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除外)属于告诉才处理的罪行;然何谓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解释权在官不在民。
   
   虽然遭到屠夫吴淦侮辱、诽谤的那些人没有提出告诉,大陆警方却以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为由主动提告。
   
   在美国,公众人物没有隐私权;1974 年,美国的隐私法特别强调:民众的知情权,优先于公众人物的隐私。
   
   因此,任何公众人物都得夹着尾巴做人,谨言慎行,生怕被媒体修理;一旦被抓住不当言行,只能低头、认错、道歉;越是有名的人物,民众就越以高标准匡正;因为“著名”本身就是一种无形的权力。公众人物需要自律,他们是民众的榜样,也是社会的尺度。
   
   话说回来,屠夫吴淦也是公众人物,也应当戒除低俗做法,注意言行举止的社会影响。
   
   美国社会结构之所以稳定,法律至上功不可没;美国的五十个州都是独立的主权实体,拥有自己的州宪法和州政府。它们保留制定除联邦宪法、联邦法律和联邦参议院批准的国际条约之外的任何法律的全权。在刑法方面,所有的州都有重罪、轻罪之别。
   美国的司法独立,就是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影响司法;所谓司法公正,就是法官在审判案件时不能怀有任何偏见。
   
   在美国,任何司法活动,都是法官及诉讼参与者(包括原告、被告、被害人、检察官、辩方律师、证人、鉴定人等等)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协同进行的集体活动。
   吴淦曾经在河南濮阳将当地3名官员的头像PS到猪身上,声称全球通缉“三头肥猪”,谓之杀猪;2014年9月,北京昌平区司法局就一名律师的律师资格听证时,吴淦赶到现场;,利用一位民警的名字谐音为“戏犬”,并将戴有警察帽子的狗拍成照片。
   
   屠夫吴淦的上述言行如果发生在美国,他并非公职人员,无所谓行政处罚;如果他因为侮辱罪、诽谤罪等轻罪被捕,只消缴付500美元至1000美元即可庭外候审。
   
   而屠夫吴淦如果是公职人员,则将受到所在部门的行政处罚。
   
   举例:伊拉克战争期间,美国肯塔基州国民警卫队的女兵曾以美国国旗、M-16步枪为道具,拍摄了大量裸照;美国军方没有对这些女兵提出司法诉讼,但是对她们进行了行政处罚,包括扣发军人津贴、限制进出兵营等等。
   
   林肯在葛底斯堡演说中指出,美国政府、整个社会应平等对待所有人;美国的基本原则是个人主义。
   
   美国是建立在“人人拥有不可剥夺的权利”这一原则之上的;
   ——这些权利属于每个作为个体的人,而不属于作为群体或集体的众人;
   ——这些权利是无条件的,是每个人私有的,属于个人,而不具有公众性和社会性,不属于团体;
   ——这些权利是与生俱来的,而不是社会赋予的。
   
   屠夫吴淦事件如果发生在美国,他可以向全社会充分发表意见(哪怕是身在狱中!);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声明:吴淦是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专职行政工作人员,该人长期以揭露贪腐势力而享誉网络内外;某些资深律师甚至称其为“网络领袖”、“连接网络和现实的纽带”;这些支持吴淦的意见将与官媒反对吴淦的意见同时展现在公众面前;而非只有官媒的一面之辞。
   
   1974年,美国最高法院就“格兹诉罗伯特‧韦尔奇”案指出:“无论一个观点多么有害,我们对其的纠正不是仰赖法官和陪审团的良心,而是其他观点与之竞争。”
   
   当今的中国,既沒有公正的法律制度,又沒有优良的精神支柱,更缺少健康的道德力量。朝野信息严重不对称、不透明、不通畅;于是乎谣言满天飞,戾气遍地传,网络盛行言论暴力;民情汹涌,非同儿戏!
   
   因2003年孙志刚事件兴起的维权运动,虽然仅仅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治标办法,却是近年来中国反对运动的主要形式;民间的正当维权行为,是推动现阶段社会进步的有生力量;屠夫吴淦被视为维权人士的死磕派,枪打出头鸟,自是题中应有之义!
   
   中国经济的飞速增长,是以官场迅速腐败、农村日渐贫穷、失业工人剧增和社会严重不公为其代价的。更何況,中国社会內在的有机联系,早已于历次政治运动破坏殆尽;冤民层层上告到北京,一方面是被逼无奈,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对中南海的盲目信任,演出中国古代拦轿喊冤的现代版;中国古代“民告官”就是一级一级往上告,一直告到天子脚下。时至今日,虽然地方官员不再像封建王朝的刺史、县令那样集行政、司法大权于一身,但是“民告官”的道路依然艰难,不仅立案率、胜诉率低得可怜,好不容易胜诉了,到手的往往也是一纸难以生效的空文;其结果是,大量无法告赢政府的冤民被迫走上艰辛的上访之路,与古代告御状并无二致。
   上届中央领导的思路与本届中央领导不同;2008年,为了确保北京奥运会顺利举行, 北京明令各地县委书记用一个月时间突击大接访;这种"平时不烧香,急时抱佛脚"的机会主义做法,尽管无法解决积重难返的冤假错案及侵权案件,却收到一时安定的良好效果。
   
   众所周知,中国大陆某些地方、某些领域已出现大面积、塌方式腐败;腐败官员太多,腐败行为太多,查不胜查,既有历史沿袭,也有制度因素。
   如果当地官员一手遮天,秋菊打官司打不赢,冤民投诉无门,那么,见京官、告御状就是他们最后的渠道。
   
   几千年来,中国老百姓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中央集权模式的政治结构不变,寻求"青天大老爷"的冤民就会络绎于途;于是,北京出现了上访村,全国人大、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经常被访民们拥堵,屡见不鲜。
   
   北京是中国的首都,很多访民宁愿露宿桥洞也要坚持上访,因为他们残存着最后一线讨回公平的希望,;尽管这一线希望是那么渺茫,他们就是靠这一线希望活着!上访民众的社会地位最低,甚至比在北京的外地农民工还低;访民在北京被打死,北京警察根本就不予立案。
   
   周永康主持政法期间,中央政法委通知各地,有到北京集体上访的,该地区的政法委书记就要免职;如果发生恶性案件,直接追究该省的政法委书記。
   
   中央向地方政府施加压力,地方政府只得採取暴力和收买手段拦截訪民,形成了恶性循环。访民、冤民从家乡一路告到中南海、天安门、玉泉山、使馆区;他们之中最不幸者已沦为乞丐了!与普通乞丐不同的,就是他们手里大包小包的上访资料——那是人生最后的盼头!
   
   也有某些访民直截了当地表示:我知道上访解決不了问题,但我就是要上访,让他们(指地方官员)难受;他们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能让他们好过!
   
   上访数字关乎地方官员的政绩,而某些访民正是通过上訪,给那些对他们不公不义的地方官员添麻烦;这与其说是无理上访,莫如说是弱者可怜兮兮的报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