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东海一枭(余樟法)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一个道德铁判和历史铁律
·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某君一段话的批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或说:“政治不讲道德,不讲正义,不讲诚信,不讲手段,政治斗争只讲成败,成则王侯败则寇。”这个观点颇为流行,完全错误。

   人道政为大。政治是关乎众人祸福、国家兴衰和天下兴亡,是人道和人类社会第一重要的大事。个人不讲诚信,影响有限;政治不择手段,后果不堪设想,社会必然缺德,制度法律经济教育各个领域必然问题重重,不断恶化。

   政治必须讲道德,讲正义,首先领导阶级和官员必须有道德,是正人,能够坚持正义。《论语为政篇》记载,孔子说:“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直即正人君子,枉即邪人小人。举直错诸枉,政治正常化,德位相称,君子在位,以德服人,民众自然心服,社会才能和谐。

   举枉错诸直,就是政治反常,瓦釜雷鸣,君子落魄,小人得志,就是逆淘汰,自然民众不服,社会不稳。这是民之常情,政之常理。

   举枉错诸直,不仅民不服,更是为虎添翼,率兽食人。《韩诗外传》记载了孔子一段话,强调君主及有司选用人才要特别慎重,勿用不肖之人。孔子说:“士不信悫而又多知,譬之豺狼与,其难以身近也。《周书》曰:“无为虎傅翼,将飞入邑,择人而食。夫置不肖之人於位,是为虎傅翼也。不亦殆乎?”

   《论语颜渊篇》记载,季康子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尚书君牙篇》有句类似的话:“尔身克正,罔敢弗正。”

   《孟子》说:“人不足与适也,政不足间也。惟大人为能格君心之非。君仁莫不仁,君义莫不义,君正莫不正,一正君而国定矣。”

   “惟大人为能格君心之非”,意谓只有大人才能纠正君主的思想错误。大人,大在思想更大在人格,大在智慧更大在道德,故大人之言比较有力和有效。东海接着孟子的话说:唯正人能复政治之正,唯君子能发理想之光,唯豪杰能建制度之良,唯儒家能成王道之盛。

   《大戴礼记王言篇》说:“上者,民之表也,表正则何物不正?是故君先立于仁,则大夫忠而士信、民敦、工璞、商悫、女憧、妇空空,七者教之志也。”表,表率。璞通朴。悫,诚实不欺。憧,无知貌。空空,无识貌。

   政是正己以正人。政治的政字,由正与文组成。正,公正,中正,正义,正道;文,文雅,文化,文明。文明之治必是正治,正常有序,正义为本,正人在位,公正公平。《尚书•洪范》说:“无偏无陂,遵王之义;无有作好,遵王之道;无有作恶, 遵王之路。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无党无偏,王道平平;无反无侧,王道正直。”公平正直是王道政治的最大特征。

   或说“政是正攵,不是文。九經字樣作攴,今依石經作攵,與文別。”其实这不影响东海的解释。《诗•大雅•皇矣》曰:“其政不获”,释文:“政,政教也。” 政与文教、教化密切相关。政与教皆有攴。《说文解字》:攴,小击也。“攴”是执以教导人者,有“正人”意,可以引申为教化、文化的意思。

   对某些文字的解释别出心裁是儒家习惯。就像王,甲骨文为斧钺形,斧钺为礼器,象征王者权威。此象形;本作“士”指独立任事者,加一横表示在“士”之上,即最高统治者,此会意。董仲舒之解最有外王特色:“古之造字者,三画而连其中谓之王。三者天地人也,而参通之者,王也。孔子曰:一贯三为王。”

   诚信是道德的基本要求。人而无信,不知其可;政治无信,更加不可。《中庸》以诚为天道,以“诚之”为人道,人道政为大,天子无戏言,政治无戏言。兵不厌诈或许可以,政治绝对不能欺诈。

   其实,春秋之前,兵亦不诈,礼乐征伐自天子出,王师征伐,堂堂之阵,正正之旗。《逸周书》中武称、大武、大明武、小明武、柔武、大开武、小开武、武顺、武穆、和寤、武寤、克殷、世俘等等十多篇,都是讨论用武的。《柔武》云:

   “故必以德为本,以义为术,以信为动,以成(诚)为新,以决为计,以节为胜。务在审时,纪纲为序……胜国若化,不动金鼓,善战不斗,故曰柔武,四方无拂,奄有天下。”

   “以德为本,以义为术,以信为动,以成(诚)为新,以决为计,以节为胜。”这就是王道政府的用武原则。

   宋襄公与楚决战于泓水时说:“君子不重伤,不禽二毛。古之为军也,不以阻隘也。寡人虽亡国之余,不鼓不成列。”(《左传僖公二十二年,二十三年》)不重伤,不禽二毛,不以阻隘,不鼓不成列。这些都是三代遗风。古人用兵打仗,都是如此堂堂正正,君子风范。

   反掉儒家之后,政治越来越缺德,越来越欺诈暴力。治国如用兵,治民如对敌,甚至古人对待敌兵尚且不忍的手段和阴谋,被用来对待国民,于是,对开头的观点,人们已经见怪不怪。殊不知这个观点极其邪恶,信奉这个观点的必是恶人恶势力,这种人物和势力,纵然成功也是寇。这个观点能够流行、这种人物和势力能够成功的社会,必是丛林化的,而且会越来越恶化。2015-3-262015年4月4日首发于《南華早報中文網》。

(2015/05/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