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后记:“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谢选骏文集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
·中国人为什么打不过美国人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请不要污蔑史前人类为“毕加索”
·俄罗斯人最喜爱欺负中国
·二三等公民权与没有公民权
·仿冒并不丢脸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美国对华政策为何永远失败
·《我的奋斗》其实是赫斯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猎人的任务成为“猎人”——新型原始社会正在成型
·中国的造舰效率太低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后记:“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
   
   2015年发表
   

   
   第一卷后记
   
   “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谢选骏评论:
   
   
   宗教是超越国家机器的,是世界性的,要求宗教人士爱国、甚至要求他们团结在党和政府的周围这样的提法,只有在中国等极少数国家才能听到:但是这不等于说,宗教可以违背民族主义甚至反对民族主义。
   
   宗教是超越国家的,尤其是高级宗教。当然像日本的神道教那样比较低级的国家宗教例外。现在的世界宗教,佛教、基督教甚至伊斯兰教、道教,都是如此超越国家的,但也不能危害国家。我看到,广义的基督教,包括天主教、新教和东正教这三大教,在它们覆盖的社会,都促进了而不是削弱了那些社会,因此或多或少都与其民族主义是互相协调的。儒教是比较崇拜国家的,以国家为重心的。越南、朝鲜、日本都不在中国版图以内,但是都推崇儒家,因此相对缺乏超越性,缺乏那种超越国家机器之上的终极盼望。对于高级宗教来说,你让它把爱国放在爱上帝前面,就好像把肉欲放在精神追求的前头,等于是让它崇拜魔鬼。但这不等于说,宗教可以不爱国。
   
   要求信教群众服从坚持无神论的共产党的领导去诋毁信仰,当然是对宗教人士的不尊重:无神论者从事宗教工作,无神论者在做有神论者的思想政治工作,就是要有神论服从无神论,这个工作本身就是一种矛盾,这里面就有一种本质上的紧张与矛盾的东西。
   
   现在强迫中国人接受的马列主义固然是无神论的,但是以前长期在中国占据支配地位的儒家学说也是无神论的。在这个意义上,中国人的宗教观念总的来说是薄弱的。
   
   这个“宗教观念的薄弱”配上了高度发达的社会,就构成了致命的危险。就像“交通规则的薄弱”配上了高速行驶的路况,就构成了致命的危险。
   
   孔子说:“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现在,并不是说中国好好的,我们要无事生非,搞一个“基督教化的中国”概念出来制造混乱。现在的实际情况是,中国在各个方面都陷入了混乱也就是无道状态,因此十分需要一个规矩方圆来遵循,来约束人们的内心和社会的言行。
   
   基督教对于当代中国,不仅是一个适当的意识形态和行为规范,而且也有一个现成的组织构架,因为基层教会具有独立而强韧的自治能力,可以有效支持和规范政府的运作。此外,基督教还有广泛的国际网络,可以促进中国与世界的交流,容易动员世界对于中国的理解和同情。
   
   当然,需要警惕那种利用基督教来达到世俗目的的实用主义。我们需要区分自己的愿望和上帝的旨意。
   
   有人说:“现在中国人在世界上不仅越来越富有,信仰也在跟上。经济驱动力在东移,基督信仰也在东移。这个东移绝不仅是地理的意义,而具有民族血统的意义。实际上,由于美国教会渐渐式微,华人教会接手美国教堂,这样的事并不少见。纽约长岛主恩堂,几年前一分钱不花,接手了一座更贵重、更宏伟的犹太人基督教堂。神为什么恩待中国?当年英国及欧洲最富强,同时也是基督信仰最复兴的地方。后来美国取而代之最富强,基督信仰也最复兴。今日或明日,中国如果最富强,中国的基督信仰也应该最复兴。再仔细一查就会发现,英国和美国,其实都是信仰复兴在先,国势崛起在后。中国在文革后,也是教会复兴在先,经济起飞在后。再看英国的国势衰落之前,其教会已先行衰落了,如世俗化、宗教化、边缘化,教堂越来越空。美国的国势进入21世纪后逐渐式微,而其信仰滑坡和教会萎缩早在30年前就开始了。上帝常常是按民族来拣选、赐福和使用人的。愿中国上上下下都意识到这是一件好事。这绝对是上帝的美意,不能辜负。不然,只有财富没有灵魂,只有武力没有信仰,只收购美国的公司不接手美国的教会,中国不会丰满起来,更不会站立持久。”
   
   我认为,上述“代上帝说话”的说法是十分危险的。
   
   我们应该区分自己的愿望和上帝的旨意,需要警惕那种利用基督教来达到世俗目的的实用主义。
   
   可以说,利用基督教以便达到民族主义的目的,非常不可取,而且会适得其反。但是基督教也不会和民族主义冲突,不会妨害国家利益。相反,基督教同情弱者,支持被压迫民族,体现了上帝之爱、基督之爱。
   
   
   ————————————————————————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网站2013年2月4日文章
   
   
   
   中国的民族主义是坏的;或者说,对世界其他国家而言如此。上世纪多数时候,中国自视为外国欺凌的受害者,借助民众愤恨提升国家实力。现在中国变得强大了,轮到它来欺凌别国。
   
   但中国存在两种民族主义。外媒经常报道的是“硬”民族主义。诚然,硬民族主义未必是坏的。提高国力在道德上说得通,国力提高了,才能确保政治稳定,这样民众才有可能过上体面的生活。所以,当中国贫穷,经常受到外国欺凌时,提高国力是说得过去的。但问题在于,中国现在已是经济强国,领土边界相对安全。在这种情况下,硬民族主义就不太站得住脚。
   
   不过,还有另外一种形式的民族主义——不妨称之为“软”民族主义。软民族主义集中在南京。不久前在当地举行的一个中美媒体交流会上,一名学者表示,南京是儒家文化与西方文化的交汇点。
   
   中国式的软民族主义以儒家价值观为傲。儒家价值观注重人道主义和通过学习他人提高自我。这两种价值观在南京都有鲜明表现。比如,在翻修后的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以前情绪化的排外宣传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对个体遇难者的详尽记录。援救中国平民的外国人也被纪念。这意在展示中国“仁”的价值观。
   
   儒家还有一句名言——“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其含义是指我们应经常通过学习他人来提高自己。应用于国家层面上就是,国家可以而且应该经常向别国学习,这就意味着需与那些国家发展良好关系。南京便以学习别国为傲。我们参观了一所由美国传教士创办的中学。那里实行美式教育,这样学生以后可以去美国念大学。笔者问校长,中国用公共资源培养学生,而学生出国可能一去不返,这是否公平。他表示不必担心,至少一些人会回国,他们可以用自己从国外学到的知识帮助国家。
   
   从道德的观点来看,软民族主义无疑——或应该——是未来之路。但能从南京扩散到中国其他地方吗?对此,我们有理由乐观。
   
   (作者丹尼尔·A·贝尔,汪析译)
   
   
   ————————————————————————
   
   谢选骏评论:
   
   宗教是超越国家机器的,是世界性的,要求宗教人士爱国、甚至要求他们团结在党和政府的周围这样的提法,只有在中国等极少数国家才能听到:但是这不等于说,宗教可以违背民族主义甚至反对民族主义。
   
   宗教是超越国家的,尤其是高级宗教。当然像日本的神道教那样比较低级的国家宗教例外。现在的世界宗教,佛教、基督教甚至伊斯兰教、道教,都是如此超越国家的,但也不能危害国家。我看到,广义的基督教,包括天主教、新教和东正教这三大教,在它们覆盖的社会,都促进了而不是削弱了那些社会,因此或多或少都与其民族主义是互相协调的。儒教是比较崇拜国家的,以国家为重心的。越南、朝鲜、日本都不在中国版图以内,但是都推崇儒家,因此相对缺乏超越性,缺乏那种超越国家机器之上的终极盼望。对于高级宗教来说,你让它把爱国放在爱上帝前面,就好像把肉欲放在精神追求的前头,等于是让它崇拜魔鬼。但这不等于说,宗教可以不爱国。
   
   要求信教群众服从坚持无神论的共产党的领导去诋毁信仰,当然是对宗教人士的不尊重:无神论者从事宗教工作,无神论者在做有神论者的思想政治工作,就是要有神论服从无神论,这个工作本身就是一种矛盾,这里面就有一种本质上的紧张与矛盾的东西。
   
   现在强迫中国人接受的马列主义固然是无神论的,但是以前长期在中国占据支配地位的儒家学说也是无神论的。在这个意义上,中国人的宗教观念总的来说是薄弱的。
   
   这个“宗教观念的薄弱”配上了高度发达的社会,就构成了致命的危险。就像“交通规则的薄弱”配上了高速行驶的路况,就构成了致命的危险。
   
   孔子说:“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现在,并不是说中国好好的,我们要无事生非,搞一个“基督教化的中国”概念出来制造混乱。现在的实际情况是,中国在各个方面都陷入了混乱也就是无道状态,因此十分需要一个规矩方圆来遵循,来约束人们的内心和社会的言行。
   
   基督教对于当代中国,不仅是一个适当的意识形态和行为规范,而且也有一个现成的组织构架,因为基层教会具有独立而强韧的自治能力,可以有效支持和规范政府的运作。此外,基督教还有广泛的国际网络,可以促进中国与世界的交流,容易动员世界对于中国的理解和同情。
   
   当然,需要警惕那种利用基督教来达到世俗目的的实用主义。我们需要区分自己的愿望和上帝的旨意。
   
   有人说:“现在中国人在世界上不仅越来越富有,信仰也在跟上。经济驱动力在东移,基督信仰也在东移。这个东移绝不仅是地理的意义,而具有民族血统的意义。实际上,由于美国教会渐渐式微,华人教会接手美国教堂,这样的事并不少见。纽约长岛主恩堂,几年前一分钱不花,接手了一座更贵重、更宏伟的犹太人基督教堂。神为什么恩待中国?当年英国及欧洲最富强,同时也是基督信仰最复兴的地方。后来美国取而代之最富强,基督信仰也最复兴。今日或明日,中国如果最富强,中国的基督信仰也应该最复兴。再仔细一查就会发现,英国和美国,其实都是信仰复兴在先,国势崛起在后。中国在文革后,也是教会复兴在先,经济起飞在后。再看英国的国势衰落之前,其教会已先行衰落了,如世俗化、宗教化、边缘化,教堂越来越空。美国的国势进入21世纪后逐渐式微,而其信仰滑坡和教会萎缩早在30年前就开始了。上帝常常是按民族来拣选、赐福和使用人的。愿中国上上下下都意识到这是一件好事。这绝对是上帝的美意,不能辜负。不然,只有财富没有灵魂,只有武力没有信仰,只收购美国的公司不接手美国的教会,中国不会丰满起来,更不会站立持久。”
   
   我认为,上述“代上帝说话”的说法是十分危险的。
   
   我们应该区分自己的愿望和上帝的旨意,需要警惕那种利用基督教来达到世俗目的的实用主义。
   
   可以说,利用基督教以便达到民族主义的目的,非常不可取,而且会适得其反。但是基督教也不会和民族主义冲突,不会妨害国家利益。相反,基督教同情弱者,支持被压迫民族,体现了上帝之爱、基督之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