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一点说明和一首自赞
·《孟子大义》东海谈
·儒家三统
·行不得也哥哥
·结构性改革也符合中共利益
·昧心话万万说不得
·弟兄们,给我冲啊!
·关于“国家垄断”
·亲君子,远奸邪
·华尔街的坏
·文明微论
·朝鲜微论
·金灿荣的物质主义思维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霜剑风刀一路香
·历史五阶段论
·有富贵过三代的邪派名家大物吗?
·当务之急是解决中国问题
·仁本主义文明重启宣言(一)
·中国人与马家人的区别
·怀念刘晓波
·关于社核观
·中国的三个走向
·关于中美俄之我见
·央视高级黑,朝战四大臭
·真知真行
·中华文化入门书
·新民待君辈,卫道作长城
·恐怖名单
·儒眼看贸战
·恶性与奴性成正比
·对人宜宽,论理宜严
·安危生死无不可
·美国的强大和赶超的正道
·我的胃口
·马路意味着什么
·关于去马归儒
·我是中国亡命徒
·《谁把华为逼上了绝路》读后感
·支持韩国瑜先生
·儒家文化的影响
·天下不幸数此群
·江湖百炼见精刚
·关于美元本位制
·小偈自题《孟子大义》
·西方有蠢人
·动机和尊严
·说真话和说真理
·炎黄子孙最优,马列遗孽最劣
·最最最最最最最
·友谊和道义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一---六十二
·旧闻新嚣
·亨廷顿的误判和误导
·道术微论---儒生有没有必要学诗词写文言
·最坏不能坏教育
·关于美伊问题
·任正非真是一个奇人
·关于儒化和西化
·关于唯物主义
·王道三条
·关于七十大限
·最歧视中国人的政权
·竞争、斗争和战争
·中美三赢亦可能
·没有洋奴,只有权奴
·爱民才是最好的爱国
·无根之爱
·君子和刀子
·西方有蠢人(二)
·自由必胜
·开路探险我争先
·东海律:批判圣人,必非君子
·人本文明和两极势力
·关于小金和伊朗
·物本主义的俘虏
·关于两极一恐
·物奴微论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大放光明正其时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三观认同最重要
·判断儒之真伪的一个标准
·不宜过誉梁漱溟
·正邪难分必须分
·无可无不可
·这两种人你得罪不起
·旧文重发:呼吁美国
·建立正确的荣耻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启蒙派喜欢转发一些似是而非的西人名言,“通往地狱之路都是由善意铺成的”就是其中之一。可以断言,铺在通往地狱之路上的善意必是假冒伪劣的,绝非真正的善。为了理想不择手段,打着理想名义作恶,更恶。只有真正的善意,才能生发的必是善言善行,才能成就的必是善事善业,才有望通往的必是理想的美好。

   

   还有一句很流行的话:“人类许多悲剧都是追求美好理想的后果”。殊不知追求美好理想是人类的良知本能,是文明发展、社会进步的一大驱动力。违反道德常识、政治常理和人之常情的言行,才是各种悲剧的导火线。而违反“三常”的言行与美好理想是格格不入的。理想不是反常和罪恶的挡箭牌。

   

   允许通过恶的手段达到目的、通过邪路实现理想的学说一定是邪说,其所谓的理想也一定是非理性的空想,永远不可能实现。儒家强调,目的和手段都必须善,恶的手段不可能达到善的目的;理想和路径都必须正义,邪路不可能实现理想的美好。

   

   不能走邪路、不能运用恶手段是儒家道德铁律和政治原则,不也可以说是底线,许草菅人命、伤害无辜是道德题中应有之义。孟子说:“杀一无辜而得天下不为也。”又说“杀一无罪非仁也,非其有而取之非义也。”荀子说:“行一不义、杀一无罪而得天下,仁者不为也”。《尚书大禹谟》说:

   

   “临下以简,御众以宽;罚弗及嗣,赏延于世。宥过无大,刑故无小;罪疑惟轻,功疑惟重;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好生之德,洽于民心,兹用不犯于有司。”

   

   大意是,对待臣下简约,治理民众宽容;惩罚不能连累到子孙,奖赏可以延续到后代;过失犯罪,最大也可以获得宽恕;故意犯罪,最小也要予以惩罚。罪行轻重有疑时,从轻处理;功劳大小有疑时,从重处赏赐。宁可犯执法失误,放过了罪人,也不能错杀无辜。

   

   儒家不戒杀,义刑义杀义战都离不开杀戮。这种杀戮本乎仁道,合乎义德和人道,旨在以杀止杀,止戈为武。儒家绝不允许行不义杀无罪,无论什么理由和名义都不允许。

   

   或举张巡为例,认为,特殊情况下,为了救天下,应该允许牺牲无辜。大谬不然。张巡守睢阳,食马食雀鼠尽,人事已尽,就应听天由命。继续杀爱妾杀妇人杀男子老弱为食,就是“以人僭天”,违仁背义。张巡不吃人,无碍大局;吃尽城中妇孺老弱,亦无益大局也。

   

   诗云: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行到水穷处,行到山穷水尽疑无路,就是尽心尽力尽人事了,够了。天上是否有白云上升,前面是否能柳暗花明,交给命运去安排吧。

   

   人命关天。儒家特别尊重和珍视人命,以敬天保民、保护无辜为己任,救天下的目的正是为了保护无辜。这也是一切伟大事业和美好理想的出发点。凡是需要通过牺牲无辜、滥杀无辜去实现的理想,一定是非理而邪恶的。而这是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一大共同点。两者一旦结合,人间地狱马上建成。

   

   另外,历史有其局限性,历史的局限根源于人性的局限。人性有本习习性,习性分善习恶习。由于人类恶习深重,文明的进步、历史的发展是螺旋式的。伟大理想的实现必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因此,儒家既怀抱理想的远大,又尊重现实的严峻,也就是尊重历史和人性的局限。历史上儒家对家天下君主制的认同,就是这种尊重的体现。

   

   茅于轼先生有一段话流传颇广,脍炙启蒙派之口。他说:

   

   人类许多悲剧就是追求理想社会的后果,所以哈耶克写了一本书《通向奴役之路》。弗里德曼也说过:通向地狱的路上铺满着善意。真正好的社会,不是理想社会,而是一个有缺陷的、可以不断改进的,彼此尊重、愿意妥协、求同存异的社会。可惜多数人未必能明白。”

   

   其实茅先生自己也没真正明白。明白了上述道理,对他这段话的错误,自然洞若观火。连彼此尊重、求同存异都做不到,有什么善意可言?一个不能容许任何缺陷的社会,无异于地狱,还奢谈什么理想?2015-4-26余东海于南宁

   首发独立中文笔会笔会网站

(2015/04/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