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苏联送来的潘多拉魔盒 ]
独往独来
·【批毛45】祝世华:从历史冤案看毛的本质(十完)
·张洞生 :侃侃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形势和走向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5)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 (一)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二)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三)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6)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7)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习梦撕人:(8完)“习胖”学“金胖”,“强军”仿“先军”
·张洞生:中共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打错了算盘, 得不偿失
·【批毛50】大陆出书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史学界哗然
·张洞生:恶魔周永康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制造的正宗产品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分析
·郭选年诗词集(二):第五篇 倡廉反腐;第六篇 亲友 先贤
·【批毛53】笑死人不偿命--解放前的党报
·张洞生:中共统治奴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骗人的‘中国复兴美梦’必定会被粉粹
·【批毛55】刘家驹: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张洞生 :习主上‘庆丰包子铺’是想托‘喜庆丰收包得龙子’的吉言
·张洞生:世界反‘活摘人体器官’大风暴来临,中共加紧准备对日美战争
·世人被蒙在鼓里的中朝关系
·司马璐:我所认识的毛泽东
· 刘少奇主持“朱德批判会”耐人寻味的众生百态
·张洞生:北朝鲜,西朝鲜,谁更流氓谁怕谁?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三)
·张洞生:习总红卫兵外交天下无敌,中共46国大使狠批安倍晋三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八,完)“复兴”辩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王沐明:真实的毛岸英原来如此
·潘汉年被打入死牢:封存毛与汪精卫往来历史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经典”语录
·回忆毛泽东 赫鲁晓夫
·习大为了集权、反腐、改革应对危机,必须废了恶魔金三,作为突破口
·周恩来一句话 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一)
·中國大陸最火的猛帖--懷念蔣介石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二)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三)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四,完)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一)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四,完)
·张洞生:习大为治雾霾出奇招,制造‘空气罐头’
·俄国在中国制造过多少“克里米亚、、、、
·中国畸形社会造就了赵本山——揭秘赵本山令人难想象的奢侈豪华生活
·严家祺: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吴闻:无耻的〝文胆〞 猥琐的〝智囊〞――中共御用文人害惨了习近平
·张洞生:习大在欧洲公开吹嘘‘中共特色社会主义’是打肿脸充胖子
·蒋经国:亡中国者,终为俄罗斯
·中国恶邻俄罗斯
·铁流:毛泽东最后向隅而泣的凄楚日子
·原公安厅长揭秘:三年大饥荒为何没有出现大规模动乱
·总参“731”在行动:揭秘刁爱青焚尸案
·张洞生: 对当朝启动政治改革抱幻想不是时候
·苏联大饥荒——红朝大饥荒“模板”,苏联崩溃
·铁流:他亲自处决了自己的父亲
·习大继承中共60多年的反人类反人民反文明的暴政是在自走绝路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序--第三回)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第20回--第29回)
·张洞生:唤起民众的觉醒与抗争,才能迫使中共改革转型或倒台
·张洞生:是谁在‘挂羊头卖狗肉’?是谁在搞‘历史虚无主义’?
·辛灏年:揭弥天大谎 中共是怎样发动内战、打败国民党的?
·张洞生: 挑衅越南是狂妄的红卫兵掌权者们冒险主义的一次大失败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第121回--第126回)完
·轰动世界而中国人却不知道的事件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一)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二)
·司马璐:《斗争十八年》
·夏 小 强:在铁的事实面前,你还骂m国吗?
·邓小平曾试图将赵紫阳整成〝特务〞
·张洞生:关于‘民主能不能输出’问题的几点拙见:
·丁玲——一个不靠谱文艺女青年瞎折腾的一生
·张洞生:政治局讨论‘赦免贪官’, 老朽愿为习大出‘赦免贪官’的正招
·谢泳谈中国知识分子
·吴法宪临终遗言披露文革惊人真相 愤怒控诉毛泽东
·朱仕强:刘少奇下令张克侠发动七七事变!
·张洞生:习大的‘保命、保(皇)位、保党’反腐能走多远?老江自身难保?
·赵士林:重磅文章揭露假爱国以营私的周小平
·触目惊心!周永康关系网涉11省市 触中国27万亿GDP
·张洞生:周老虎进了铁笼,反腐权斗会更加激烈,警惕四中全会骗局
·看看纪念毛泽东的那些人
·胡德华在《炎黄春秋》发言(全文)
·张洞生:什么是习大的‘心腹之患’和反腐的‘当务之急’,能否拿下江老虎?
·刘亚洲:2004对苏联“8.19”事变的看法
·中共骇人听闻暴行!前广东侨联官员曝中国解放军涉外医院内幕
·吴惠林牛刀:红色中国崩溃在即!
·VOA解密时刻:中共的种族大屠杀 几代藏人不寒而栗,真惨!
·三年大饥荒:大孃之死
·刘亚洲令人震撼的三篇文章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竟然全是蒙人!
·杨继绳:为什么伟大的理想造就了“伟大”的悲剧?
·牛刀:人民币升值行为是在掩护权贵资本出逃
·(一)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二)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三)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民声著《一》: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二》: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三》: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四》: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五完》: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苏联送来的潘多拉魔盒


   苏联送来的潘多拉魔盒
   
   ——读《龚楚将军回忆录》评共产革命
   

   杨子立
   
   龚楚是中共早期的高级军事干部。八一南昌暴动时,龚楚率领农军一个团参加,暴动失败后,加入朱德的队伍,参与了湘南暴动和第一支红军——红四军的创立,并屡立战功。后来在香港工作一段时间后,又在百色暴动中起主要领导作用,并创立红七军。其后在中央苏区担任过红七军军长、粤赣军区司令和红军代总参谋长等职务。当红军主力开始长征后,其受命带一个团到粤桂湘边区重新创建根据地,但此时的龚楚已经对共产革命心灰意冷,在任上只身逃离。后来长期居住在香港,并出版了《我与红军》、《龚楚将军回忆录》两本书;其中后一本书是在前一本书的基础上扩充而成。以下后一本书简称《回忆录》。
   
   中共的不少高级将领写过回忆录,但是因为龚楚作为叛将写的回忆录有独特的价值,尤其是将共产党在第二次国共合作之前发动共产革命的真实情景公之于世,暴露出共产党的历史书上对所谓土地革命的美好赞扬不过是骗人的谎言而已。实际上,中国的红色革命是苏联送给中国的潘多拉魔盒,凡是赤祸蔓延之处,在革命的名义下,本分的农民都开始自相残杀。残酷的斗争激发了人性中最邪恶的一面,不仅大量的生命死于战火和奴役,而且人与人之间完全变成互相斗争和利用的关系。敌对阵营之间固然是你死我活的斗争,红色政权内部的斗争更加血腥恐怖。国共内战造成的死亡人数远远超过异族侵略的抗日战争,而红色政权胜利后搞各种运动造成的死亡人数又远远超过国共内战。
   
   龚楚将军的《回忆录》同时也揭露了抗日战争之前的中共一直受共产国际操控的事实。当红军将士在战场上拼杀展现勇猛和智慧以及革命信仰的时候,其实不过是在充当苏联控制中国的工具。现在苏联帝国已经解体,中国的红旗也退了色,但是共产革命的历史危害还没有被中国人广泛认识到,甚至有很多当代毛左还在崇拜共产革命。龚楚将军的这本书对于还原历史真相,吸取历史教训,至今功莫大焉。
   
   残酷的阶级斗争
   
   共产革命以阶级斗争为根本手段,以阶级专政为目的,这在抗日战争之前的革命史中表现得最典型。
   
   阶级斗争首先表现在农村斗争地主富农等有产阶级。其中地主大部分被杀掉或逃跑。搞阶级斗争一开始是农会主办,后来苏维埃政府成立后就成为政府行为。农会里的农民往往是地痞无赖,如同文革的红卫兵或清末的义和团,一旦发动起来无恶不作。以下是《回忆录》里对这些人的描写:
   
   第一、他们过去或者受过了善良人们的厌恶及歧视,现在便利用“翻身”的机会,吹毛求疵来报复泄愤。第二、他们过去穷困久了,打土豪是唯一的发财机会,可以不劳而获,坐享其成,所以在打完土豪之后,又将富农称为地主,中农称为富农,极尽其敲诈勒索的手段。第三、他们现在有钱有势,便借着“男女平等”的口号,以提倡妇女参加革命工作为手段,将乡村中的年青貌美的妇女,任意凌辱与玩弄,如果她们反抗,便用种种罪名,加以迫害,许多农村女子,便在这种淫威之下惨遭蹂躏!
   
   阶级斗争一旦发动起来,杀人的对象不仅是普通地主富农,甚至革命军属甚至领导人的家属都不能幸免。《回忆录》提到李立三父亲被杀的事。其父是个略有产业的小地主,看农运闹得凶就躲到长沙。那时李立三还是党的中央领导人,于是写了封信,责成湖南省委照顾他父亲。他父亲拿着信放心回家了,结果还是被杀。龚楚在《回忆录》里认为第一次国共合作失败本身就是因为阶级斗争过火,许多北伐军的官兵家属被杀,导致军官叛变反共,最后造成国共分裂。红军时期,阶级斗争中红军占领区依然严重,甚至红军军官的家属被杀。事实上“出身反动阶级”的将领和干部本身就是肃反的对象。《回忆录》中前面提到的高级参谋林野被杀主要就是出身问题。《回忆录》举例提到江西独立师师长杨遇春,其父母叔伯都被捕去清算,家中屋宇财物全被没收,他以参加革命多年的结果,弄得家破人亡,迫得他冒险逃出苏区,向国军投降,掉转枪头,参加到反共的队伍中去。
   
   阶级斗争对红军家属都照杀不误,更不要说对普通地主的屠杀。作者写道:
   
   农村中处决地主的手段,是万分残酷的。他们在未杀以前,用各种严刑拷打,以勒索金钱;等到敲诈净尽,才加以屠杀。在“斩草除根”的口号下,被指为豪绅地主的家人连襁褓的婴孩也不免于死,所谓“人性”这个名词,在共产党的经典中,已经找不到了。
   
   龚楚在《回忆录》里有一处提及遇到的某个反动阶级家庭的遭遇:
   
   我进入休息的一幢很大的青砖平房,外面非常整洁。当走进大厅时,却意外地感到荒凉和萧条!屋子里的家具都没有了,只有一张烂方桌,和一条烂板凳。屋子里有两个中年妇女和一个老年妇人,还有三个小孩子,全身穿着破烂衣服,形容憔悴!……特务员不经意的说是姓龚的,她们马上带着三个孩子,一家六口跪在我的眼前,求我救救她们的命!老太婆哭哭啼啼的说:“我家的老头子是个读书人,两个儿子也读了点书,因为家里有十多亩田,两个儿子便在家里耕地。上半年老头子和两个儿子都被政府捕去,又打又吊,迫交光洋二百五十元。她们到处张罗了一百二十块钱,并将女人家全部首饰凑足起来,送去赎他们,但金钱缴了,老头子仍然被吊死,两个儿子也被杀了。现在他们还迫我们缴五百光洋,否则我们六口都要捉去坐牢,司令员呀!我们饭都没有吃,哪里还有五百光洋呢?求你念在同宗之情,替我们说句公道话,我家头子在世时曾经说过,有位红军军长是我们姓龚的,他很早便想去找你,另外两位小叔也想去找你,但村政府不许我们离开一步,今天真是天开眼了,你来到我们家里,司令员呀!你无论如何都要救救我们!”说罢,她便不住的磕起头来,她的两个媳妇和小孩,也跟着磕头,流泪!
   
   这家农民是耕读之家,房子盖得不错,说明比穷苦农民好过一些,但却因此不但人被杀,杀人之前还要把家属的财产勒索殆尽。
   
   阶级斗争的残酷反映到党内,就是毫不留情地整肃立场不坚定的官兵。龚楚返回中央苏区的时候,反AB团等肃反运动的高潮已经过去,但肃反一直没有停止,到红军主力突围前后又达到一个高潮。那些被撤职软禁的官兵基本上都被成批地屠杀掉。下面是《回忆录》里对当时的屠杀场景的描述:
   
   中共为了要处置这一大批被指为动摇的干部,和少数残余的“反动阶级”,在瑞金北与云都边界的大山丛中选择了一个山深林密的山腹,设立了一个特别军事法庭。有一座木板房屋为审判处,一座警卫员兵及法官的宿舍。离开法庭一百五十码,有一条二丈多宽的山涧,涧上有一小木桥,桥下乱石纵横,荆棘丛生,距离桥面有二丈多深,人在桥上过,就觉得胆战心寒,恐怖万状,这条冷辟的山径,平日就很少行人,这时已经全部封锁,特别军事法庭设置好了,并在不远的山麓,挖了一条大坑,那些在收容所里被撤职的干部、动摇分子、反动阶级,便三个五个,一群两群的被送到特别法庭去审讯;但与其说是审讯,不如说是宣判,因为审讯时,手续非常简单,只要点了名,便对犯人宣布:“你犯了严重的反革命错误,革命队伍里不能容许你,现在送你回去”。说完,便由背着大刀的刽子手,押着犯人到预先挖好的大坑边,一刀结果了性命,跟着飞起一脚将尸首踢落土坑之中,随便的扒些坑土将尸体掩盖住,便算了事。另外一种最惨酷的死刑,便是要犯人自己挖坑,挖好后就对他一刀杀掉,或者将犯人推落坑去活埋,这种残酷的历史性大屠杀,直到红军主力突围西窜一个月后,才告结束,后来国军克服苏区几个月之后,中共所制造的超历史残酷的大屠杀才为人所发现,“万人坑”这一恐怖的名词,始为苏区以外的人所知,其实区内的人民,早已闻之战栗了!
   
   共产党现在的史书上对肃反也蜻蜓点水地提到,并把责任归结到毛泽东之外的其它领导人。对于土改和斗地主还是赞扬为主,对残酷的屠杀总是尽力掩盖。并且学生从小学到大学都还在学习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以至于很多人既不知道历史上阶级斗争的残酷,同时又认为阶级斗争是必要的,连基本的人人不分阶级、种族、信仰,法律上一律平等的文明社会基本原则都不懂。
   
   共产革命扭曲人性
   
   《回忆录》里对中共高级干部的描述几乎没有那种纯反面的人物,但是由于信仰共产革命,其人性中善良的一面不得不加以隐藏,而人性恶的一面却暴露无遗。
   
   朱德在龚楚的眼中是一位颇受人尊敬的领导,但是正是由于革命意志非常坚定,所以就有些不尽人情了。朱德在参加南昌暴动失败后困在湘赣边界处的山区,眼看弹尽粮绝,被结拜兄弟范石生收编。后来粤军命令范石生将朱德部缴械,但范石生却私下放走了朱德。于是朱德把人马开到湘南的宜章举行湘南暴动,而后上了井冈山与毛会合。朱德站稳脚跟后首先就是攻打郴州范石生的部队,结果失败而回。战斗期间,龚楚问朱德是否记得当年范私放朱德的事,朱德回答说:“革命没有恩怨和私情可言,阶级立场不同,就是亲生父母也要革命,何况是结义兄弟?”
   
   项英在龚楚看来也是待人亲切宽厚,私交很好。在中央红军主力转移后,项英留守原苏区,是苏区最高领袖。谭震林是政治保卫局的分局长,他认为红军总司令部参谋林野出身地主阶级,留着无用应该杀掉。龚楚认为林野无罪被杀不合适,于是向项英求救。项英却说:“在这严重斗争的环境,为了革命的利益,我们顾不到私人的感情了!”于是林野和妻子一同被杀。
   
   邓发曾经在香港跟龚楚共过事,龚楚对其印象还不错,并不是生性残酷的人。但是苏区肃反时,邓发领导的政治保卫局是屠杀自己的同志的主要机构。龚认为邓发不过是按照毛泽东的命令行事,成为毛泽东借肃反清楚异己的工具。实际上根据《回忆录》里的叙述,在红军长征前,毛是失势状态,但那个时候为清理不坚定分子进行的屠杀也非常严重,大批的官兵不经审讯就拉到山里杀头。林野的被害也是那个时期。
   
   现在共产党认为那个时候领导人犯了左倾错误,但所谓的“左”就是革命性和党性,越是革命性强,就必然越左。杀地主富农在共产党看来至今不认为过左,只有杀共产党自己的干部士兵才认为是左倾错误。从人权的角度看,越是革命性强,犯下的反人类罪行越大。正是共产革命对人们的洗脑,导致那些革命者根本没有人权甚至人性的概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