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十八”大卡位决战中跌瘫的令计划终于被抓了。令计划今日之束手,其实早于其“十八”大前被踢出中央办公厅、排出十八大常委会人选的时候,就已经注定。
     唯一不可预测的事,是导致令计划跌瘫的“车震门”事件的发生,这一突发性事件,导致之前在十八大卡位战中占优的胡锦涛团派形势急转直下,最终整体跌瘫出局。此再一次印证了:历史是偶然因素造就的;诚可谓“人算不如天算”、“计划没有变化快”。
   


     对于此改写历史的“车震门事件”,前《大参考》主编李洪宽认为:令计划于“车震门”事件后保持冷静、试图掩饰,是因为他判断“车震门”事件是政治谋杀,李洪宽说:
     “令计划对儿子车祸身亡保持冷静,最主要是因为他判断这是政敌导演的车祸,想以此为突破口,在精神上压垮他。
   
     这完全没有看到点子上。令计划故作镇定,动用一切手段拼命掩盖法拉利“车震门”事件,是因为这是一个足以毁灭自己政治前途的超级丑闻!
     在三月十八日的法拉利车祸现场,令计划的太子令谷与两名妙龄美女赤身裸体地陈尸残骸,此是何等丑闻?
     博讯的内幕消息透露:“车内一名全裸的来自中央民族大学的藏族女生坐在他的腿上。另外一个汉族女生坐在后面,半身赤裸,协助他们的性交游戏。”
     此种“一拖二”车震游戏,是何等穷奢极欲糜烂生活的反映?是何种超级腐败的反映?
     因此,令计划会红了眼地不择手段掩盖车祸真相,为之不惜否定死者是自己儿子、为之不惜舆论造谣栽赃贾庆林、为之不惜篡改儿子姓名等户籍资料。。。政治谋杀不过是掩盖真相的借口而已;如果令计划真相信车祸是政治谋杀,他就不会阻止公安介入,而会集中力量全力破案。
     笔者认为:从曝光的内幕来看,法拉利车震门不像是政治谋杀,因为令谷除了在车上玩2P外,还是醉驾,且是撞在高速路的护栏上身亡。策划此种车祸难度很大,如果是策划的车祸,一般是两车相撞。
     相反,“法拉利车震门”中唯一明显的政治谋杀是:车祸后被抢救过来,一度好转的美女杨吉,在医院突然猝死,而且尸体遭匆匆火化——遭令计划灭口的迹象是非常明显的。
     
     虽则“法拉利车震门”未必是政治谋杀,但江泽民、习近平利用这一事件,对胡锦涛团派易守为攻,穷追猛打是事实。在江、习的穷追猛打下,胡团派功亏一篑,于十八大上全线崩溃,本想再赖两年军委主席的胡锦涛,不得不黯然“裸退”了。
   
     犹如胡令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样,令计划的卑鄙、阴毒、贪腐、糜烂,正是胡锦涛为人的写照,这也就是俗话说的“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
     令计划跌瘫后,胡锦涛急不可耐地连续做动作,拼命切割与令计划的关系:又是一再放风说“不知情”,又是写信给中共中央,义愤填膺地谴责令计划,胡锦涛还指使亲信在博讯“爆料”说:
   
     “胡锦涛是厚道人,比其他人更痛恨令计划”
   
     而此种愚蠢的谎言,只能起到欲盖弥彰的作用。从私情上说,胡锦涛写信切割前心腹、又派人爆此种翻脸不认人的料,本身就是不厚道;虽则江泽民不是好东西,与向来“讲义气”死保马仔亲信的江泽民相比,胡锦涛更显得卑鄙冷酷和“党性”十足。
   
     胡对令的“不知情”也蒙不住人。众所周知,令计划是胡锦涛早于八十年代初,在共青团中央结识的莫逆之交,若无气味相投、心心相印,胡令不可能亲密抱团二十多年,令也不可能一直成为胡的头号心腹。
    更何况胡锦涛集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于一身,手握党国机器操纵杆,军、国大事哪件不要他签字批字才能生效?这么多事情绕得开面瘫帝,令计划能够一手专断?除非有两种情况:一是胡锦涛被软禁了,令计划把总书记的玉玺抓到了手中;二是胡锦涛是晋惠帝司马衷那样的脑膜炎智障。
     由此可见,那些极权暴政、阴谋诡计,都是令计划私自搞的,胡锦涛不知情可能吗?
     由此可见,卑鄙、阴狠、混账,极权倒退“大维稳”,国进民退、空前贪腐“和谐社会”、统战别动利用某七歪八邪团体造谣舆论维稳、围剿民运、高举毛列毛、动车“大跃进”、瞒报地震害命十万、高压统治荼毒西藏。。。凡此种种,都是胡锦涛的本意!
   
     现在碰上要拿平民官僚集团祭旗的习良弼,胡锦涛算是到头了,他胡某人也有今天!
     现在的胡锦涛,就象清末的血债累累的曾国藩、李鸿章,既对汉人犯下滔天大罪,又遭满洲贵胄猜忌与不容,在慈禧手上,曾、李遭清廷解除兵权获国葬、得善终已是相当幸运了,若是良弼当权,必然兔死狗烹!若曾剃头等汉奸奴才刽子手,不幸活到辛亥革命,必然被革命军斩首祭旗!
     现在习良弼一心要整作为“红色江山”蛀虫的平民官僚,下一步必拿胡太子胡海峰做突破口,向胡锦涛开刀。胡锦涛这个背祖卖宗、认贼作父、以藏民人血染红顶子的平民败类分子,如果有一天死在习近平手里,也算是罪有应得、死有余辜了!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文宣部部长 曾节明 写于2014年圣诞节傍晚于风寒纽约州
     
(2014/12/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