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谢选骏文集
·墨西哥为何吸引摩门教
·天安门亡灵激发了香港学生的勇武
·贿赂的另面是叛国
·杀人犯为什么自己却不愿意死
·艺术品是一种货币
·中国如何避免勃列日涅夫的覆辙
·日本国家是天子哲学的产物
·康有为梁启超都是贪污犯
·我知道美国债务的最终结局会是如何
·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熟人社会如何运行民主
·水是从哪里来的——水是生命的关键
·翁仁贤狗魔附体烧死全家
·西藏人不该遵循印度人的教义
·现在的黑人不是过去的黑人
·英国炮灰怎么可能击败德国
·“中国”的地缘价值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香港会有天安门勇士们吗
·香港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
·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弯道超车的致命危险
·中国模式就是没有模式
·“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解放军棺殡“清垃圾”预告屠杀
·巴黎时尚源于多重杂交
·大众民主的缺陷
·有文化的苏联为何崩溃而无文化的美国却独霸世界
·强盗故居理所当然变成了警察局
·先夏城址的外来可能
·毛煮稀的绞索
·人生免不了上瘾
·黎智英是共产党,《苹果日报》成为《人民日报》了
·香港人权法案和共产党中国宪法一样都是废纸一张
·全世界独裁者控制了美国之音
·政治包养与海外民运
·一个半蓝色方案的战争
·国家主权压榨网络主权
·支付宝的“扶老人险”本身就是一个诈骗
·没有白色恐怖就是不行
·臭伊丽莎白
·聂荣臻的特务家族
·逆向淘汰的优生学
·从“拆哪”到“墙国”都是长城精神作祟
·欧洲之星为何落后于新干线
·西方文明的灵魂和宗教来自于回民的土耳其
·生命的毒素创造新的生命
·GDP增长率就是环境恶化率
·反对派人士为何出入共产党中国
·德国即将诞生新一代的毕加索了
·毛泽东是一个民族英雄吗
·英国人在死尸上都要抓一把毛
·抑郁、疯狂与变态——大国领袖的基本素质
·美国没有哲学只有实用主义
·俄苏文学让人亡国
·收破烂的奢侈品
·数学不是主观的也不是客观的
·律师楼是什么窝点
·狗比人更能助选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向心中国的特务机关——大国崛起和小国时代的双重变奏
·邓聿文不懂“没有暴力何来民主”
·墨西哥政府就是恐怖组织
·希特勒为何灭亡
·有选票的人和没有选票的人
·从杀人殉葬到阴婚匹配的中国宗教
·共产党基层黑恶组织,共产党高层组织黑恶
·彭博(布隆伯格)是川普(特朗普)的爷爷
·后现代主义是通往废垃社会的道路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伊斯兰为何比共产党长命
·司机的盛宴即将结束
·谁来封住总理的臭嘴
·铜锣湾书店案件是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导火线
·我所经历的拘禁营
·从巴黎的游荡者到洛杉矶的流浪汉
·埃及妖孽浸染西方世界
·中国购买澳大利亚
·羊比狼更凶残
·“反共不是反华”派与“反共就是反华”派
·中国人是善良还是懦弱
·美国只要把投入韩战的兵力一半投入中国就可以维持国际均势
·共产党消灭了中国人的中国身份
·素食者更残暴
·动物也会趁火打劫、运用工具
·为什么唐宋的贪腐不及明清两朝
·2019年的共产党不像1919年、1949年的共产党了
·紧急审查获释恐怖分子是没有用的
·只有人类与与猿类不会游泳
·人类没有多少进步
·老母猪上树——大学教育泛滥成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
   (《思想主权的发现》)
   
   第六章、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051)
   思想主权先于国家主权:思想主权仿佛文王,国家主权仿佛武王。文武之道,一张一弛;思想与国家却互相为敌。
   
   
   (052)
   《旧约圣经》的先知是思想主权的代言者,先知书则是丧失了国家主权之后产生的“思想主权的复辟蓝图”;《新约圣经》里施洗的约翰所说的“天国近了”,则开启了神圣主权的宣告,也就是思想主权的见证。
   
   
   (053)
   富于启示性的一个事实,创造者往往扮演着毁灭者的角色。你在一个真正的创造者的生活中,根本就分不出哪些是创制而哪些又是破毁……因为大创造本身就意味着大毁灭。大毁灭,往往是大创造之果,同时又是大创造的前兆。经济学上的概念,在这儿根本无能为力。创造一物必须毁灭多物;生,只能建立在无数倍的死亡基础上。正如,动物要靠植物之死或它种动物之死来维系生命;人,更是如此:他甚至需要牺牲同类以使自己长得壮大。这往往不是“有意识的行为”。
   
   
   (054)
   创造者的思想力。这是宇宙间最细赋、最巧妙、最热烈的反压制力。它,是非凡的箭。满蘸着精神麻药,被击中者不觉苦痛,反觉快意地解脱并升华。一种空前末有的彻悟,攫取了慈光普照的人们。
   
   
   (055)
   对于伟大天才及其事业而言,压制与迫害实质上不失为一种可爱的“成全”。精神之花,灿然于一片死寂的精神奴役之后!天才,不惧压制,不怕迫害。真天才不会毁于压迫之下,只会消磨于幸福之中。因为他的命运,在很大程度上是“被激发起来”的。
   
   孟子对此有真知灼见。他说:“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天是什么?不是现代人所误解的“人格神”,而是“无言”又“阴沉”的普遍压制。
   
   “大任”是什么?
   
   “反压制力”的社会化说法。你反抗了压制,你就实现了大任!
   
   
   (056)
   什么都可以装进去的脑袋,决不是创造者的灵田。那,只是一个承受器。一个无谓的信息仓库罢了。创造性的头脑,必须有所排斥、有所不顾、有所贬损,然后才显露出耀眼的灵性之光;给人以通电般的强烈震荡。这,既是历史转折的契机;又是精神变革的第一道光……
   
   
   (057)
   哲学,是思想王国的创建者,而思想主权的行使则通过圣人。政教合一的结果,往往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强盗绑架思想化妆自己成为天纵英才。
   
   
   (058)
   如果让希腊人说,科学就是思想主权的维护者,如果让犹太人说,宗教则是思想主权的维护者,如果让中国人说,成功才是思想主权的维护者;“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一种偏瘫的思想,因为基督徒说,上帝是思想主权的维护者。
   
   
   (059)
   人,都在追求自己追求不到的东西。人,都留恋即将失去的东西。所以人们留恋生命、痛惜“青春”、畏惧死亡,所以人们才渴望“长生不老”。有一种无形的内力逼迫我们,强使我们去完成难以做到或根本不做的事。仿佛这才有“意义”与“价值”。
   
   然而这是一种什么“意义”与“价值”啊,这是人间众多苦难的起源──人们自己和自己过不去;他感到空虚无聊。于是人们就发明了战争;每当新年将届、人们就拼命燃放爆竹焰火、以模拟某种微型战争。他们把这叫做“充实生活”。
   
   
   (060)
   奥古斯丁《上帝之城》认为,“想要从理想国中驱逐诗人的柏拉图胜过那些想要在戏剧表演中得到荣耀的神灵”;从反面看来,那就是:被驱逐的诗人获得了思想的主权。而“文字狱”就是国家主权对思想主权的宣战。
(2014/12/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