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谢选骏文集
·精力充沛的禽兽
·造王者张静江不脱党徒本质
·赵立坚诅咒华为、祝贺瘟疫、谄媚川普、添华春莹
·机关算尽的无神论者
·英国鬼子还是讲究门当户对
·傅斯年抽打毛泽东、扳倒孔祥熙、死于心脏病
·美国大选快要变成国共两党的撕杀了
·武汉起疫战胜了帝国主义
·中华民族里坏人占了绝大多数
·北京的僵尸门——天安门最好还是成为垃圾桶
·文化与防疫
·人血馒头里原来含有官庄病毒
·哈佛的神话学者真是愚蠢
·瘟疫肆虐证明权力制衡的必要性
·文学城说北京的钱没有操守
·中国的疫情早已开始——国际共产主义的二次革命
·肮脏有肮脏的好处
·无神论者的心流就是和魔鬼交流
·错误的宗教扩大疫情
·上帝掌握着的「未知的境地」
·犹太人就是不行
·能够咬死川普的就是好猫
·中国人最不需要的就是底线
·如何医治共产主义社会
·独裁胡乱指挥,不分古今中外
·毛泽东是一只老冠病毒
·小康社会应该由中产阶级领导——打天下的不能坐天下
·瘟疫流行是社会解体的后果
·抢购是亡国奴的恶习
·无神论者最终沦为嗜血狂人
· 新冠武汉疫情证明全球政府的必要性
·王朔是“推卸文化”的党代表
·武汉的灾难就是汉人和汉语的灾难
·《财经》记者欢呼美国首都的陷落
·人民只是政府的玩物——废垃国家尤其如此
·外交工作就是如何贯彻双重标准
·治愈与否的权柄在于上帝
·曾国藩是南京大屠杀的先驱
·任志强不懂华国锋、邓小平解决不了的中国问题
·既然末日,何须食品
·假新闻与假总统——媒体骗子与政治骗子
·武汉肺炎攻克了麦加
·日本是最为优秀的病人
·澳洲音乐家真是野蛮人
·人人平等需要一颗元首的脑袋
·中国是一个空城计(四题)
·自由就是破坏他人的自由
·特朗普种疫苗来及了
·瘟疫就是解放
·上书和对话都是不行的
·武汉封城引爆全球大流行
·武汉肺炎比新冠病毒更能警醒世人
·中国病毒还是共产党病毒
·川普开始承认上帝的主权了吗
·武汉肺炎的威力证明中国正在整合世界
·武汉病毒受到神化
·武汉病毒原有解药——开始攻陷欧美的另类长征
·全球领导无能正是全球政府的预备
·武汉病毒的播种机惨遭遗弃
·武汉病毒长征加拿大
·武汉病毒意在消灭现代文明的生活方式
·瘟疫的可怕之处就是人人平等
·种族隔离可以降低瘟疫的传播力
·公主是不祥的恶魔
·李文亮只是一个可怜的小市民
·各国央行构成最大的金融犯罪集团
·言论自由有真伪之分
·衰老与卖老
·爱凑热闹的废垃民族
·病毒来袭促成新的世界秩序
·共产党是共和党的前车之鉴
·俄罗斯是欧洲病毒的传媒
·一带一路沦为疫带疫路
·“爱国”是科学家最后的遮羞布
·阳光卫视是泄密还是传谣或者只是一个霉体
·打倒习党反动派能解决中国问题吗
·来自中国的西雅图疫情
·汉朝可以征服罗马帝国
·张颐武只是一只蟑螂义务的宣传员
·方舱不是方舟
·人类是一群最大的害虫
·中国比美国更有能力整合全球吗
·纽约加州的6000万人待家远超武汉湖北的5000万人封城
·无人回应是你的幸福
·无人回应是你的幸福
·岳飞后人竟是鞑靼杂种——任何姓氏的人都可能是任何姓氏的人的后裔
·剥光衣服的皇帝典出唐朝的精光天女
·百老汇沦为百老秽
·要钱不要命的经济学家
·武汉封城日记是基督教中国的闪光
·中国为何无法取代美国
·中国护照的十年免签害死了美国
·香港游客的沙漠鼠行
·美国的社会安全系统几乎崩溃
·川普是个白眼狼
·武汉病毒变成淹没中美两国的太平洋
·今天和主在乐园里
·老虎为何比人要珍贵
·主权国家都不在乎人民的死亡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
   (《主权与思想的主权》)
   
   
   二十二章、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211)
   “我们无法选择不让悲剧降临,但我们可以选择如何回应悲剧。”——我们无法选择生活,但我们可以选择思想!选择如何回应悲剧,就把悲剧化解掉了,甚或从中发展出罕见的美感。
   
   
   (212)
   地铁里上来一个演说家,滔滔不绝地诉说着他的真理和他的需要,卖力展示他的口才与思想,我想她该去竞选变成国家元首,向全体选民电视乞讨。
   
   
   (213)
   “对同一个挑战进行不同的应战”,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伪命题,因为“同一个挑战”对不同的人来说,实际上是“不同的挑战”。对貌似“同一个挑战”所进行的“应战”,因此只能是“不同的应战”——这涉及到,不同的种族与文明,所进行的反应必定不同。
   
   
   (214)
   有人说:“人民不应该害怕政府,政府应该害怕人民”、 “艺术家用谎言道出真相,政客用谎言排定真相”。
   
   
   (215)
   长期的劳动改造其实质是剥削廉价的劳动力,而真正有效的思想改造,其实就是砍头或是车祸一类的“震荡疗法”。
   
   
   (216)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是经过一次小小的车祸,难易的本性却被易改了。所以独裁者和杀人犯都知道,杀人是解决问题的最为简单的办法,人都死了,问题当然也就不存在了。
   
   
   (217)
   “没有人能持续节食,人也没法解决对于电脑来说小菜一碟的逻辑问题。”——这就和望远镜是人体感官的延伸一样,电脑也是人体感官的延伸。
   
   
   (218)
   “医术救治个人的生命,文化则救助种族的生命。医术救治实体,文化救助精神。”但是,谁来救助医学呢?谁来救助文化呢?
   
   
   (219)
   出神入化必先脱胎换骨,脱胎换骨必先血肉剥离,这不是“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的伎俩,而是避之唯恐不及的悲剧。
   
   
   (220)
   如果我所能做的,别人也能做,那我就是“常人”了;如果我所做的,是别人不愿做的或不能做——那我就是损之又损的“圣人”了。
(2014/1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