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谢选骏文集
·一万年只是瞬间
·模仿屈原投江应该完全彻底
·法国“天降神兵”征服英国
·真的和假的作为现象都是真的
·政府就是流氓
·政府就是黑社会
·美国国务卿成了邪教分子
·小骗子骗倒了大骗子
·时间怎么可能是客观存在呢
·美国也是一个无产阶级国家
·是谁在猎杀美洲妇女
·共产党变成了国民党
·祸福相依这一说法的浅薄和谬误
·只有专制暴政和连环欺诈才能使得废垃中国崛起老二
·李鹏狗死人民节日
·邓小平南窜讲话写在大便纸上
·林彪作恶多端、死有余辜
·金庸非我族类,连汉奸都不如
·共产党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小国瑞典世界第一
·审判李鹏就是审判共产党
·爱国就是热爱废垃殖民
·亚洲民主国家全是美国卵翼的雏鸡
·林和立他真的坐过共产党的监狱吗——解放军磨刀霍霍又要屠杀人民了
·不搞台独也是死路一条
·中国领尸馆的催命电话太多了
·死亡是文明的基础
·美国汉学家饱汉不知饿汉饥
·天安门亿万亡灵降临香港
·死刑就是消除犯罪基因
·共产党凶残本性源于俄罗斯女人的杀子疯狂
·香港街道狭窄不利于坦克屠杀
·“见好就收”是奴婢的哀鸣、“叛徒、内奸、工贼的理论”
·共产党在台湾海峡当了七十年旱龟真憋屈
·中亚细亚依然是一个黑暗的世界
·“精日分子”就在中共党内
·唯物主义的人体盛筵
·心脏病让人类成为万物之灵
·警探喜欢包庇异性凶犯
·白种人的负担到沦为负担的白种人
·独立先于自由
·最高检察院就是黑帮窝点
·专政终于撕下了法律的面具
·香港的赎罪
·穆斯林头巾为了便于偷袭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严刑拷打中降临世界
·世界大战就是人类的自杀
·日本终于沦为牲口国家
·台湾升级为中国民主革命的圣地
·中美两国只能一个黑暗一个光明
·欧美人不懂中国人喜欢迟到
·阶级斗争瓦解中国科学界
·战狼其实狗腿
·在香港演习天安门大屠杀
·白种人不怕孤独
·波兰人出售自己的耻辱
·肯尼迪小兵崇拜希特勒元首
·李鸿章不懂中国历史
·中国是一座难民营
·香港警民不打不相识
·美国大学的中国化进程
·白人民粹主义者的革命宣言
·上访有罪颠覆政府
·上访有罪颠覆政府
·香港青年武装海葬国旗
·人民币为何毛了
·活捉了一个五毛
·贸易战中的宗教因素
·香港公民意识能否继承辛亥革命
·越大就越是容不下大
·叫的狗不咬人
·川普浪费了两年半可能恶补吗
·改革开放是共产党中国的死猫跳
·社会主义的草又来吃掉资本主义的苗
·没有内债外债的日子一去不复了
·美感来自于战争的胜利
·奴才不能比主子更有学问
·献身给台湾的悲惨下场
·废垃需要暴政治理
·科学只能改善无法拯救人类命运
·美国看待太平洋如同中国看待南中国海
·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的活例
·家族主义是农民抢地的意识形态
·香港政府为何虐待暑期学生
·共军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美军是雇佣军还是占领军
·满清不是中国而是中国的灭亡
·日本侵华是代替满清在组织中国社会
·共产党就是“精苏族”、“精俄族”、“汉八旗”
·切尔诺贝利就是共产主义乐园
·权贵资本主义杀人不见血
·韩光头可能输掉台湾
·柯文哲满脑子流寇主义、毛泽东思想
·俄国和美国的区别
·在新疆体验海外的生活
·基督教让杀父仇人化敌为友
·英国人为何深刻怀念戈培尔
·伪劣产品为何畅销
·香港人即将沦为蝗虫
·中国的大饥荒大杀婴对于科学研究的贡献
·香港权贵资本家觉得已经闹够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四十章、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391)
   “议会制度是现代所有文明民族的理想象征,这种制度反映出一种观念,即在某个问题上,一大群人比一小群人,更有可能做出明智而独立的决定;虽然这种观念在心理学上是错的,却得到了人们的广泛认同。”──“一大群人比一小群人更有可能做出明智而独立的决定”,并不是现代议会制度的理由;现代议会制度的理由是具有更广泛的利益代表性:也就是说,民主不是为了科学管理,而是为了分配利益。
   
   
   (392)
   “我们所说的领袖,常常是实干家而非思想家,他们没有远见卓识,他们也不会如此,因为这种品质一般会让人犹疑不决;而领袖却常常产生在那些神经异常、容易兴奋、游走于疯子边缘的半癫狂的人之中;不管他们坚持的观念或追求的目标多么荒诞,他们的信念是如此坚定,这使得任何理性思维对他们都不起作用;他们对别人的轻藐和保留无动于衷,或者这只会让他们更加兴奋;他们牺牲自己的利益和家庭──牺牲自己的一切;自我保护的本能在他们身上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样的人虽然常给周围的人和他们自己的生存带来危害,但是却能开辟出人意外的新局。
   
   
   (393)
   “民族从不缺乏领袖,然而,他们并非全都受着那种适合于使徒的强烈信念的激励……但具有狂热信仰的领袖,才能打动群众的灵魂:他们是在自己先被某种信条搞得想入非非之后,才能让别人也想入非非;这样他们才能在自己信众的心里唤起一股坚不可摧的力量……信仰能让一个人变得完全受自己的梦想奴役。”──注意:自己的梦想往往“其来有自”;奴役自己的往往并非自己,而是自己的创造者。
   
   
   (394)
   “在任何一个社会领域,从最高贵者到最低贱者,人只要一脱离孤独状态,立刻便处在某个领袖的影响之下;大多数人,尤其是群众中的大多数人,除了自己的行业之外,对任何问题都没有清楚而合理的想法。领袖的作用就是充当他们的引路人。”──“运动群众”不仅是领袖的阳谋,也是群众的需要;群众专政不仅是暴民政治,也是基于丐帮头子的红太阳神话。
   
   
   (395)
   “如果想在很短的时间里激发起群体的热情,让他们采取任何性质的行动,譬如掠夺宫殿、誓死守卫要塞或阵地,就必须让群体对暗示做出迅速的反应,其中效果最大的就是榜样……其中有三种手段最为重要,也十分明确,即断言法、重复法和传染法……做出简洁有力的断言,不理睬任何推理和证据,是让某种观念进入群众头脑最可靠的办法之一。一个断言越是简单明了,证据和证明看上去越贫乏,它就越有威力……号召人们起来捍卫某项政治事业的政客,利用广告手段推销产品的商人,全都深知断言的价值。”
   
   
   (396)
   “各种观念、感情、情绪和信念,在群众中都具有病菌一样强大的传染力。这是一种十分自然的现象,因为甚至在聚集成群的动物中,也可以看到这种现象。马厩里有一匹马踢它的饲养员,另一匹马也会起而效尤;几只羊感到惊恐,很快也会蔓延到整个羊群。在聚集成群的人中间,所有情绪也会迅速传染,这解释了恐慌的突发性。头脑混乱就像疯狂一样,它本身也是易于传染的。在自己是疯病专家的医生中间,不时有人会变成疯子,这已是广为人知的事情。当然,最近有人提到一些疯病,例如广场恐怖症,也能由人传染给动物。……很多影响要归因于模仿,其实这不过是传染造成的结果。”──这就是“领袖”、“明星”的病理根源;也是思想主权确实存在的证据。
   
   
   (397)
   “得到民众接受的观念,最终总是会以其强大的力量在社会的最上层扎根,不管这些观点多么荒谬……当领袖和鼓动家被这种更高深的观念征服以后,就会把它取为己用,对它进行歪曲,组织起使它再次受到歪曲的宗派,然后在群众中加以传播,而他们又会使这个篡改过程更上层楼。……从长远看是智力在塑造着世界的命运,但这种作用十分间接:当哲学家的思想通过我所描述的这个过程终于大获全胜时,提出观念的哲人们早已化为尘土。”──作者只看到表面,所以割裂开来进行论述;其实操纵这整个“反复其道”的过程的,是所有的生命都在遵从的“思想主权”。
   
   
   (398)
   中国联邦制的前车之鉴:“西班牙1873年那场血腥的革命……激进派已经发现集权制的共和国其实是乔装打扮的君主国,于是为了迁就他们,议会全体一致宣告建立一个‘联邦共和国’,虽然投票者中谁也解释不清楚自己投票赞成的是什么;然而这个说法却让人皆大欢喜,人们无比高兴并陶醉于其中……什么是‘联邦共和国’?有些人认为联邦制是指各省的解放,即同美国和‘行政分权制’相似的制度;还有些人则认为它意味着消灭一切权力,加速社会清算的进程……为此,他们建议在西班牙设立一万个独立的自治区,根据它们自己的要求制定法律,在建立这些自治区的同时禁止警察和军队的存在。在南部各省,叛乱很快便开始从一座城市向另一座城市、从一个村庄向另一个村庄蔓延。有个发表了宣言的村庄,它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立刻破坏了电报线和铁路,以便切断与相邻地区和马德里的一切关系……联邦制给各立门户大开方便之门,到处都在杀人放火,人们无恶不作,这片土地上充斥着血腥的狂欢。”
   
   
   (399)
   “刑罚的目的,是为了保护社会不受罪犯的破坏;而不是为了报复……统计数字已经表明:初犯者受到惩罚后一定会再次犯案;但是法官却宁可要一个危险的惯犯也不愿放弃报复。”──因为法官也是人,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动物”;而不是法律的化身,更不是法律的工具:只有了解这一点,才能赢得官司,而不会坐以待毙地等候司法的公正。
   
   
   (400)
   “第一次世纪大战后,在越南领导共产主义革命的胡志明(1890年──1969年)曾在巴黎当过男招待。”──所以他要报仇雪恨、驱逐法国人;而且他终身无法结婚……因为有人研究过,难以结婚是男侍应生的一个职业病。
(2014/11/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