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谢选骏文集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做孤魂野鬼还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狗可以成为风云人物吗
·管教不严、自取其辱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网络主权必将彻底改造国家主权——“1984年噩梦”里的反极权主义
·单向灌输的极权已死——为什么说《娱乐至死》也已经死掉了
·班农和王岐山联手对抗中国威胁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年轻的希特勒总理宣誓就职了
·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如果皇帝的后裔不是近亲通婚
·神秘力量干扰川普插手耶路撒冷事务
·秦汉帝国和罗马帝国谁更牛
·哪个内鬼向澳大利亚新加坡出卖了中国
·印度人在藏南和东北地区都做贼心虚
·为什么英国是老牌帝国主义国家
·心理治疗不能代替决策过程
·刘邦比嬴政更加残暴所以搞定中国
·在美国扳倒苏联之前中国就自动跪下了
·英国期待着我的征服
·卡车公司是一这个恐怖集团
·谁说纸上不能谈兵
·华人患有痴呆症的越来越多
·三星就是韩国的象征(Note7爆炸门)
·洋人与缠足
·打猎就是欺负弱小
·旅游就是揭示自己的原有
·长官腔调与美国的地方自治
·托尔维克只是一个记者——美国的民主与乌合之众
·美国摒弃上帝,中国阅读圣经
·普罗提诺《九章集》与埃及巴比伦影响
·怎样把自己变成一个畅销的产品
·中国为什么裸官众多
·卧薪尝胆的恶毒邪
·文明,就是“教育所有的人”
·三位一体的神秘引领现代科学的精神
·自由和安全不可兼得
·南斯拉夫的原罪
·中国还停留在卡夫卡的时间隧道里
·两大阵营殊途同归
·楼市与亡国奴
·拒绝缠足的真实背景
·谷歌再次证明“理想主义者”的卑劣可怕
·中国人不知道“中国”的含义
·医治中国社会癌症的新方法
·缺乏大脑的大型对撞机
·大型强子对撞机并非救世主
·劳力者断腿,劳心者断头
·加拿大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从三星堆遗址看“中国文明”的特质
·亚洲政治中的种族特性
·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财富搜刮已经开始
·为什么电影骗子在现代社会大行其道
·土八路的精神
·毛泽东一人能让中国倒退30年?
·在美国发现中国文明并创造中国文明
·印度常用泰姬陵作为自己的象征物,这很不祥
·蚁族的遗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二章、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011)
   “那些但求掌权而不为社会服务的人,在其臣民的任何进步的道路上设置障碍,因为他们一心想到这种进步会威胁他们万恶的统治。”──这就是愚民政策的现实意义、新闻管制的合理功能。
   
   
   (012)
   “1625年,荷兰法学家格劳秀斯(Hugo Grotius 1583──1645年)提出了一套‘一直盛行到二十世纪晚期的体系’,认为自然法迫使国家互相尊重主权……”格劳秀斯胡说,即使上帝并不存在,这种自然法也可以在基督教以外的世界奏效──为什么格劳秀斯这是在胡说八道?因为二十世纪的历史证明,自然法只能迫使国家互相消灭主权,而不能迫使国家互相尊重主权──二战以后的和平是假象,是原子弹之下的和平、是核威慑造就的联合国,而不是什么自然法造就的和平……否则就不会发生种族灭绝的生物运动和阶级灭绝的社会运动了。
   
   
   (013)
   “为了要求他们的绝对君主权力或绝对人民权利,一些统治者或革命者还逐步阐明了其意识形态上的根据。”──其实,这些根据和古代神话类似,不过是一些思想的借口,是根据权力的需要随意杜撰出来的……
   
   
   (014)
   “近代国家越来越维护其绝对主权,拒绝服从诸如教会领袖或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之类的传统权威。”──深入一层就会发现:教会领袖或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常常也是作为“国家主权的代表”而发挥作用的,尽管那不是现代民族国家;他们也都致力于压制思想主权,教皇国和世俗国家在玩弄权柄上并无本质不同。
   
   
   (015)
   《永乐大典》、《四库全书》的欧洲版:“在查士丁尼皇帝(Justinian,527──565年在位)指导下编辑的《学说会纂》,根据他自己的说法,对大量法律文献作了有意的删除,其中绝大部分是早期文献;这一特别具有破坏性的工作,破坏了任何含有理论思辩和历史重构的法律论文。”
   
   
   (016)
   “《美国独立宣言》其导言所列出的不可剥夺的自然权利,并没有包括财产这一项……这个遗漏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且意义重大……如果存在一种自然的财产权利,那么欧洲殖民者所拥有一切财产,事实上就会受到怀疑。”──“而杰斐逊和他的同事一道,自1760年代以来一直都在‘获得’印第安人的土地。”这就是一切“真理”、“法律”、“秩序”、“权利”背后的动机。
   
   
   (017)
   “亚伯拉罕·林肯总统本人不是教会成员,在美国总统中是独一无二的,但在战争期间和在战争结束时,他却努力援引《圣经》。”──这就是国家主权随意处置思想主权的时候所体现出来的“淫威”。
   
   “富有的企业家都是教会成员和慷慨的捐赠者,他们对神学院、大学、慈善机构注入大笔资金,在他们的影响和监护下,神职人员和平信徒先知很难对(通过残酷甚至非法手段获得的)财富提出质疑。”──这就是国家主权对思想主权的淫威。
   
   
   (018)
   “1789年的法国国民会议颁布了《人权与公民权宣言》。”──之后不久,国民会议就开始带头策动大规模的恐怖屠杀,这是思想主权遭到国家主权窃取的著名案例;所谓“说尽天下漂亮话,干尽天下丑恶事”的对联,文革中的横批是:“如此党委”。
   
   
   (019)
   “拿破仑深刻认识到自己的声望以后,他知道,要想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声望,对待自己身边的重要人物就要像对待马夫都不如,这其中包括国会里的一些著名人物……暴君对其身边的人态度极为轻蔑因为他只把他们看作‘炮灰’。”──斯大林和毛泽东也是这样,他们在私下里完全是个流氓,但只有这样“把流氓进行到底”,他们才能控制革命团体内部的其他流氓和人渣群体。
   
   
   (020)
   “暴君所猜忌的总是好人而不是恶人,并且还常常害怕德行;他们经常想方设法阻挠他们的臣民成为有德之士,阻挠他们在胸襟的豁达方面有所提高,免得他们在无道的统治下渐渐不稳起来──暴君阻挠他们的臣民彼此建立友谊、享受友爱和平的利益,希望他们经常处于互相猜忌的状态,永远不能联合起来反对暴君的政权。”──在所以在现代中国,人民永远不能享有结社自由的权利。
   
   “暴君也想法使任何人不能获得权力和财富,因为他们凭他们的坏心肠来衡量他们的臣民;他们自身既然把权势和财富用在作恶的方面,也就唯恐臣民的权势和财富对他们不利。”──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臣民和他们实际上是一路货色,并时刻准备着取而代之;“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的心思,使得王冠与达摩克利斯剑(The Sword of Damocles)一样的危险,随时可能落下来切断统治者的“狗头”。
   
(2014/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