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谢选骏文集
·定于一尊的假疫苗
·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为何打架
·黑心疫苗无远弗届
·从《河殇》到《疫苗之殇》到《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
·新反右运动的靶子还是光荣革命的先声
·中国“#Meetoo”运动碰撞政治壁垒
·辛子陵胡说八道
·中美摊牌的时间早了一个世纪
·科学迷信是一种更为危险的迷信
·华人为何喜欢分享口水和强迫进食
·为什么需要三权分立
·废垃社会只能牺牲风骨
·联合欧洲、孤立美国,先夺欧亚非
·一条船只能有一个船长,中美谁是老大
·葛剑雄快当右派了
·“中国”尚未成为“国家”
·中国的苛政猛于美国的虎
·藏独运动真没出息
·百人斩与凌迟刑
·中国大使向美国举起白旗了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八国联军的内讧和欧美国家的道德堕落
·蚂蚁会有心吗
·中国模式终于控制了美国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暴君的惩戒——秦始皇的后代都被肢解
·中国大陆薪资水平不及欧美百年之前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英国间谍劳伦斯把表演进行到底了
·无产阶级为何无法阻止帝国主义战争
·柬埔寨的今天就是“亚洲民主国家”的明天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中国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人是正常的人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上》)
   
   
   第八章、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071)
   “社会主义的现实主义”就是虚拟的现实主义,这是一种“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一种“革命的浪漫主义”,一种“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高度结合”。拉丁美洲,所产生的不是魔幻现实主义文学,而是魔幻现实主义社会,是一种比“社会主义的现实主义”更为离奇的怪物;所以拉丁美洲,可以产生比苏联和中国等卫星国(即使是敢于造反的卫星国)更加荒诞的现实
   
   
   (072)
   文学,是“事后的思想”,所以可成“时代的装饰”,而无法成为“时代的先导”──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什么文学作品的风格、题材甚至体裁,都是依据社会政治事件划分的时代而开启的:而不是相反。由此可见,文学只是时代附庸,说“文学是灵魂工程师”还不如说“党和暴君才是人格的设计师”。
   
   “党的文学”之所以一败涂地,就是被自欺欺人的“灵魂工程师”理论给蒙蔽了,以为文学这种“事后的思想”,可以从“时代的装饰”变成为“时代的先导”……但事实证明了相反的东西:文学只能是“马后炮。
   
   
   (073)
   “日耳曼人优越论”的实际前提是“神圣罗马帝国”对欧洲的统治权利(而非实际权力),这是虚拟的,且是矛盾的:日耳曼的能量原来还要仰仗拉丁人的阴魂“罗马帝国”──这远远不如中国的“受命于天”。
   
   
   (074)
   希特勒的谦卑与庸俗:1906年他竟然作为一个追星族从维也纳赶赴格拉茨去观看R.斯特劳斯的格局《莎乐美》;难怪我看现今流行的大型演唱会,怎么越看越像希特勒的演讲集会──他们之间的一脉相承,说明希特勒只是一个“行为艺术家”,这类独裁者或革命家并非思想主权的代表,只是思想主权的道具。
   
   
   (075)
   希特勒的幼稚:他直到1914年一次大战爆发也就是二十五岁的时候才知道生命的虚无,而我们只有他一半大的时候就在文革里知道了人生比一场梦、一场戏都不如──会在瞬间,毫无理由的、毫无逻辑地、毫无预兆地:结束。
   
   一个彻底的虚无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一个彻底的神秘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正反极。
   
   
   (076)
   纳粹主义在早期就受到苏维埃的栽培,而其播种者希特勒则是英国的毒气熏陶长成的:一次大战末期,希特勒差点被英国的毒气毒死掉,眼睛几乎瞎了……这个悲惨的遭遇,使得他二十年多后,缘此触类旁通发明了奥斯威辛的毒气营(被德国医生叫作“世界的肛门”),专门用来灭绝他同一祖父的犹太兄弟们:这多少有点类似毛泽东驱赶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重走他当年几乎断魂草地的长征路──“我们吃过的苦,你们大家也要多吃几遍!”和毛同样的知识青年,和毛同样上山下乡了,到穷乡僻壤受尽折磨……毛泽东因此和希特勒一样心花怒放了。
   
   共产党比纳粹党成功的地方,就在于他们不把“国家的敌人”、“反革命分子”驱逐出境,从而壮大了敌国的声势和能力;而是把“国家的敌人”、“反革命分子”就地监禁、改造、处决、销声匿迹之,从而“削弱了敌人、壮大了自己”──对思想的温床要从肉体上予以消灭,这是唯物主义的一大发明。
   
   
   (077)
   希特勒三入英国陷阱:一入英国“毒气陷阱”,一次大战末期,希特勒中了英国人的毒气弹;二入英国“思想陷阱”,麦金德的陆权论宣传蒙蔽了德国人的视听;三入英国“海洋陷阱”,把海洋让给英国不如直捣大英帝国的老巢伦敦,功亏一篑的海狮计划和废弃的原子弹、V型导弹……让希特勒遗恨终生──看来种族主义理论确实不对,日耳曼人败在了日耳曼人手中,日耳曼人的山民败在了日耳曼人的岛夷的手下。海洋文明的优越性由此可见一斑。
   
   
   (078)
   冲锋队只能在德国的大街上横冲直撞,到了俄罗斯的荒原就迷失了方向:大街是文明的、思想的产物;荒原是野蛮的、自然的产物──德国人可以轻而易举地击溃苏联,却对俄罗斯的严寒一筹莫展。
   
   
   (079)
   希特勒的样板不是条顿骑士团而是英国殖民者──条顿骑士团不过是要斯拉夫人接受教化并成为农奴;英国殖民者却让澳大利亚土著和北美印第安人种族灭绝;希特勒的唯一创造性,就是把欧洲殖民者对付澳大利亚土著和北美印第安人种的手段拿来,在欧洲本身进行实验推广,用来对付犹太人和斯拉夫土著了。
   
   希特勒和倭寇武士一样都是艺术家(有一首倭寇歌曲唱道“皇军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所以他们拒绝投降……但日耳蛮人民和日本舔皇(就是巴结比他更大的强权的倭王,他后来文理不通地冒用了中国道教的称号“天皇”),却不是艺术家,而是苟且偷生的俗物,于是他们接受了胯下之辱、背叛了自己的手下、“无条件投降”了。
   
   
   (080)
   二战之后的德国,只能沿着纳粹开辟的道路前进,而无法沿着魏玛共和国的道路前进了;未来的第三中国也只能沿着现在的第二中国也就是共产党中国所开辟的道路前进,这是“没有办法选择”的事情。
   
   
   第九章、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2014/1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