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谢选骏文集
·美国不是反华而是反共——世界日报故意混淆二者
·没有圣父圣子圣灵就没有长进
·毛泽东的老婆就是毛泽东的老娘
·德国企图人质刘霞窃取世界领导地位
·德国人真的很阴险——竟想以贪污罪把加泰独派领袖送给西班牙处置
·涉外婚姻的神经敏感而脆弱
·毛泽东的死亡之吻
·全球闹剧主角缺席
·毛粒子与毛栗子
·五眼联盟血浓于水
·墨西哥向美国输出内战
·为什么一切新闻都是假新闻
·中国对美国增税为何是一招臭棋
·彭博通讯社不懂邓小平式的逃跑主义
·社会信用系统可以整合全球
·秦永敏死到临头了
·诺贝尔和平奖就是诺贝尔死亡奖——达赖喇嘛千万不能回家!
·美国的财团中国的党
·共产党没有能力开放市场
·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法国的胜利还是黑人的胜利
·俄罗斯真会冒充白人
·绝龙峪与帝制的灭绝
·裙带关系与平反六四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从秦景公的坟墓看秦国何以兼并天下
·关说、托人办事都构成了阴谋罪和贿赂罪
·玩火不如纵火
·自由社会的自杀
·魏京生还算一个书生
·美国总统说的是斯拉夫语吗
·美国的问题是花费太高收益太少投机成风
·中国知识分子都是留声机吗
·西班牙法院类似中国法院都是政府黑帮的走狗
·日本天皇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操蛋
·从唐爽自述看唐爽犯下的致命错误
·市场经济、官场经济、战场经济,不能混为一谈
·穷人的乐趣就是数钱
·含饴弄孙鸟类,工作至死蚂蚁
·爱国者捣蛋掌握了爱国者导弹
·人民战争的经济原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是移民倾向还是间谍活动
·没有基督教的欧洲人禽兽不如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没有基督教就会有毒疫苗泛滥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商业信誉
·清除马粪的厕所革命
·华人社会为何不能废除死刑
·定于一尊的假疫苗
·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为何打架
·黑心疫苗无远弗届
·从《河殇》到《疫苗之殇》到《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
·新反右运动的靶子还是光荣革命的先声
·中国“#Meetoo”运动碰撞政治壁垒
·辛子陵胡说八道
·中美摊牌的时间早了一个世纪
·科学迷信是一种更为危险的迷信
·华人为何喜欢分享口水和强迫进食
·为什么需要三权分立
·废垃社会只能牺牲风骨
·联合欧洲、孤立美国,先夺欧亚非
·一条船只能有一个船长,中美谁是老大
·葛剑雄快当右派了
·“中国”尚未成为“国家”
·中国的苛政猛于美国的虎
·藏独运动真没出息
·百人斩与凌迟刑
·中国大使向美国举起白旗了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八国联军的内讧和欧美国家的道德堕落
·蚂蚁会有心吗
·中国模式终于控制了美国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暴君的惩戒——秦始皇的后代都被肢解
·中国大陆薪资水平不及欧美百年之前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英国间谍劳伦斯把表演进行到底了
·无产阶级为何无法阻止帝国主义战争
·柬埔寨的今天就是“亚洲民主国家”的明天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中国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人是正常的人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下》)
   
   三十九章、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381)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这用通俗的话来讲就是“找死”。果然,大面积的死亡随踵而至。“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当政时曾经言辞激烈地责骂大学,事实上大学是政府能够推动技术创新和因此促进经济增长的一种主要手段。”──可悲,西方的大学已经沦为“政府促进经济增长的手段”,思想独立和学术自由安在哉?思想主权变成了国家主权的奴仆。
   
   
   (382)
   “研究西方文明帮助我们了解人类的过去,但要想了解人类的未来,我们就不得不研究西方以外的文明。”──西方以外的文明终将取缔大英博物馆一类的思想妓院、封闭欧洲的著名大学,就像历史上曾经封闭了柏拉图学园、焚烧亚历山大里亚的图书馆。
   
   
   
   (383)
   思想是简洁的,理论是复杂的;例如,“幸灾乐祸”这么简洁的思想,美国作家桑塔格(Susan Sontag,1933—2004年)却需要用一本书来理论之:《旁观他人之痛苦》(Regarding the Pain of Others)──《旁观他人之痛苦》活生生地展示了这一实情:思想犹如闪电,瞬间照亮一切;理论却为了追求系统,而跌入了暧昧不明。
   
   (384)
   给书籍颁奖是商业行为,也是对书籍本身的扭曲;正如制作《永乐大典》和《四库全书》是政治行为,启动了对于书籍的过滤程序和销毁工程。
   
   《读书》和《文摘》一类的杂志,是对书籍的屠杀宰割、切碎烹饪──那不是对于生命的善意,而是文章作者在零售书籍作者的血汗。
   
   《纽约客》(Newyorker)杂志是用烘烤面包的利润制造出来的──这岂不是生动诠释了“精神食粮”这一词汇的内在含义?“俗气的,太俗气了,所以它能卖到上百万册”──这还不是重点,重点在于,“《纽约客》的自由”终于和“共产主义的奴役”在“精神食粮”的意义上,获得了同一性。
   
   
   (385)
   “佛教根据业之教义主张基于惑乱的情感与态度导致的业行之生命轮回。嗔、贪、痴引起的恶行或对行为果报的障昧导致转生于地狱、或转生为饿鬼或动物。障昧或许是因为无知或许是因为误解。善行──仍然与对现实的障昧有关──导致转生为人、阿修罗或转生在天堂。上述之转生类型人人或可经历──包括转生于天堂或地狱,每种转生类型有各自身形貌状。一个人不可能以人形转生于天堂或地狱。此外,佛教教导,任何一业行之业果导致的幸福抑或痛苦其满盈有时日之限。一旦对一业果消受满盈,它将殆尽无遗。这样,一个个体可以从天堂或地狱里起死重生入另一轮回当中。在佛教看来,转生天堂或地狱均非永恒。但是,除非摆脱根本因,否则个体之轮回转世将此彼相续、生生不息。此外,即使转生于天堂之幸福也是一种痛苦,因为彼亦有所终、永远不会餍足。因此,佛教教导,一个人如果能够摆脱惑乱的情感与态度,他就能停止导致无休止的轮回转世的造业行为,不管身在天堂、地狱、人间抑或别一道趣。同样,他摆脱已经积得之业果。因之,基于没有现实之障昧而造就之善行,一个人将获得永恒、平和、欣悦的涅磐、从不息的轮回中解脱。没有末日审判、也没有审判者。无休止的轮回转世不是惩罚,达到涅槃也非回赐。行为动因及其结果之间的联系只是按部就班地运转而没有神之参与。和牲祭一事相类似,来世以及永恒的天堂或地狱之问题本质并没有仅仅局限在佛教和伊斯兰教主张之异趣上。这是一个以佛教和印度教为一方、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为另一方的论题。”──表面上看,佛教说得很有逻辑,可惜,这些逻辑都是依据现在的思想──也就是从世界去想象天堂或地狱。
   
   
   (386)
   “禅宗认为,人只有对真理有了直接的、直觉的把握,才能获得精神的安宁。”──禅宗当然错了,实际上,人们是把自己的“精神安宁”,叫做“对真理的直接的、直觉的把握”,所以拥有不同欲望的人,就有不同的精神安宁。
   
   
   (387)
   真的自由,其实还是在“宇宙思想和人类思想的中保”那里:“奴仆不能永远住在家里,儿子是永远住在家里。所以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
   
   
   (388)
   “父在我里面,我也在父里面。”“我对你们所说的话,不是凭着自己说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作他自己的事。”──这不仅是宗教上的断言,也是科学上的陈述。因为宇宙是同构的。
   
   
   (389)
   “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他里面。永活的父怎样差我来,我又因父活着,照样,吃我肉的人,也要因我活着。”
   
   “法利赛人问神的国几时来到。耶稣回答说,神的国来到,不是眼所能见的。人也不得说,看哪,在这里。看哪,在那里。因为神的国就在你们心里。”──“上帝在你心里”,上帝在思想之中。
   
   
   (390)
   “神是个灵(或无个字)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拜,就是思想;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就是用心灵和诚实去思想那“思想的主权”。
   
   “神也是人心的创造”,对此我只能搁置判断;但我知道,“人们对神的认识也是人心的创造”。至于在人的认识之外有没有神,或有什么样的神,那超出了我的认识,不是作为人之一员的我,所可能知道的。但我愿意相信有一位神,“他是爱我,为我舍己。”我的理智在此搁置了判断,我的感情在此接受了信仰。
(2014/1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