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谢选骏文集
·不敢署名的能叫作者吗
·谁也没有写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诞生地基金会的无赖作风
·莎士比亚的梅毒
·莎士比亚是经营者而非创作者
·《解构莎士比亚》所采用的译本
·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废垃生存的五十个法则
·个人崇拜的复活很有社会杀伤力
·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
·上帝要俄罗斯变成开放社会
·普京落选就去当收割人头的司机
·希特勒余党扶植北韩对抗美国
·从学而优则仕到仕而优则学
·韩国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民族
·极权体制往往崩溃于顶层核心
·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
·为何有人老给习近平“抹黑使坏”——毛女李敏的女儿做小三
·硬件和软件之间的张力可能撕裂整个社会
·禽兽不如的朱棣父子可以进去迪尼斯世界纪录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专制制度与后宫社会
·千里之行,溃于足下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照相机下出政权
·阿奎那是天使博士还是魔鬼博士
·莎士比亚是否一个雇凶杀人犯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赤字赤字,最后会把国家赤化——饮鸩止渴的美国赤字
·战斗民族饿罗斯的悲哀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
·中国人为什么打不过美国人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请不要污蔑史前人类为“毕加索”
·俄罗斯人最喜爱欺负中国
·二三等公民权与没有公民权
·仿冒并不丢脸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美国对华政策为何永远失败
·《我的奋斗》其实是赫斯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猎人的任务成为“猎人”——新型原始社会正在成型
·中国的造舰效率太低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下》)
   
   第十八章、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171)
   “难民就是‘噩耗的预言者’……边界已经演变成了一种‘不对称的隔膜’,它允许向外流出,但是会‘阻止其不希望的、来自另一边的个体进入’……同时将世界的其他部分当成垃圾堆,倾倒自己持续的现代化过程所产生的废弃物。”──现代主权国家,已经沦为互相肯海的一群恶棍,把整个地球变成了倾倒垃圾的场所;未来,是结束主权国家的霸道统治的时候了,全球王道即将兴起,雪洗污染、再造蓝天。
   
   
   (172)
   “难民是人类的废弃物”,这是因为,“在他们到达和暂时停留的地方,他们毫无用处,既不愿意被融合、吸纳进新社会体,同时也没有实现这一融合吸纳的途径。”──他们无法像秦人和罗马人那样组成新的国际融合集团,因为一般来说,国际融合集团往往是胜者的组合,而非败者的堆积。
   
   
   (173)
   “难民是人类的废弃物”,这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世真理”,只是无法确定的“主流观点”;事实上,难免创造历史,人类扩张的历史,就是一部难民史──但难民必须组织起来,才能变废为宝。
   
   
   (174)
   二十一世纪的精神:“要避免卷入那种‘终身轨道’类型的长期工作中;事实上,当‘商业概念、产品设计、竞争者的情报、资本设备、各种知识的信用寿命缩短了的时候,发展那种机构式的忠诚,或者长期专注于任何给定的工作,都是不明智的。”
   
   
   (175)
   “调查人员发现:在访问的人中,每五个人就有三个承认,他们买了后来让自己感到后悔的东西,使得自己陷入债务之中;每三个人就有一个承认,买了自己实际上支付不起的东西。”──这是一个自我毁灭并毁灭后代的社会,这样的社会是不可持续的。
   
   
   (176)
   “普遍存在的不满情绪,使得我们在个人生活中变得非常放纵并缺乏耐心;现在我们都想改善自己的命运,因此,我们陷入了债务,最为重要的是,债务已经失去了任何负面的道德含义。”──这就是“西方文明的没落”所结出的苦果;而不仅仅是“(德国以西的)西方国家的没落”。
   
   
   (177)
   这就是世界大都会的宿命:“寄生城市早已变成的病态城市,病态城市则会演变为精神病城市……这是无可救药的,即使它变成暴政城市,以固定不变的状态和地位去谋求安定与苟延,也无法摆脱毁灭的命运。”
   
   
   (178)
   “1、历史性大都市的积极功能,不是作为国家或帝国的经济中心;而有更为潜在的话总要作用,那就是作为世界的中心;2、正是这些活动的中心,使得各国各族人民第一次集合到一个合作和互相影响的个体领域中来了。”──这就是全球政府的出现──“1、它的新任务是把促使世界团结和合作的文化资源传递到最小的城市单位去;2、在这里,人类的各族代表第一次在中立的场所面对面地相会……现代社会对时间和空间的征服使得这种联系和统一成为可能。”──尽管如前所述:时间不是实存,时间只是人们“对空间的感知和描述”;简单地说,根本就没有时间;因此,我们其实都生活在永恒之中,我们现在就生活在永恒里。
   
   
   (179)
   “如果在一个远方的村庄里,就像在拥挤的市中心一样,看到同一个电影,听到同一个广播,那就不需要住在那个城市中心,或为亲闻目睹那个活动而赶到市中心区……在这地方,机会、相遇、挑战,如人物与人物之间,相互补充并把现在在它周围的时间空间网络重新还原到人的尺度。”──二十世纪有关这些特点的最大设想,已经在二十一世纪的互联网络上实现了,并大大大大超出了此前的最大设想。
   
   
   (180)
   “人们所以能利用到最大的设施,不是由于把他们的许多有关单位集中在一地,而是由于把它们联系起来组织在一个统一的网络中。”──这不仅适用于电子互联网,也适用于社会互联网;在社会互联网方面,中国要走的路程将远远大于在电子互联网方面的。那就是在二十世纪的革命所造就的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2014/11/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