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谢选骏文集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十六、新的文明合乎自然生态
   
   (151)
   “合乎自然生态的文明”:“期待全球政府而非主权国家”,甚至“期待思想的主权而非国家的主权”──这就是“个人主义时代的终极盼望”?新的文明总是合乎自然生态的。 (152) 专家治国还是鞋匠治国?苏格拉底的挖苦在十九世纪的亚伯拉罕•林肯(美利坚帝国的国父)和二十世纪的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朱加什维利(苏联独裁者斯大林)那里,成为现实──这也是一种预言,一种逆反式的预言:国家主权好像是在反驳思想主权说,“鞋匠为什么不能治国?!我偏要出两个鞋匠给你看看。”
   


   “哲学家帝王”是思想主权与国家主权的合璧?但愿这不是鞋匠治国的钻戒:虽然可能更加地耀眼。
   
   (153) 如果说思想是一种功能,则拥有和运用这一功能的至高权力就构成了“思想的主权”;那么显而易见,这样的思想主权既可以为善,也可以作恶。但这只是人的理解,从思想主权的角度看,它既无善亦无恶,善恶只是它的作品。
   
   所谓获奖,乃是思想对现实的胜利;一切得奖,都是思想对于事实的任意宰割。
   
   (154) 诗歌,是“人间的韵律”在回应思想的主权:有各式各样的回应,所以有各式各样的诗歌。
   
   祈祷,是一个人或许多人的思绪在叩问思想主权的奥秘;有各式各样的叩问,所以有各式各样的祷告;而耶稣基督的祷告《主祷词》则是“圣子向圣父的祷告”,是“三位一体的内在奥秘”。
   
   教堂的钟声,是人间的思想在叩问思想的主权;有各式各样的叩问,所以有各式各样的钟声。
   
   (155) “思想主权”的概念外延是什么?没有人知道──因为思想主权无中生有,甚至超越了“无始无终的怪物”。“思想”的定义可以不同;“思想主权”的定义也有不同;但思想与思想主权的存在,依然是确定无疑的。
   
   “如果把什么都归结为‘思想的主权’,则其概念的外延会变得无限大,因而失去其意义了。”──那么“神的创造”、“道法自然”呢?这些无限大的概念,是否仍有其意义呢?
   
   如果说“思想的主权缺乏实在的基础”,那么请问:国家主权论又有什么实在的基础呢?仅仅是武力威胁和扣押人质?对不起,这样的“实在基础”比没有的还糟。
   
   (156) 恐怖不是思想,而是基于思想的“情绪反应”;但“恐怖主义”却是思想,是和骑士精神、清教主义、雅各宾主义、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伊斯兰主义一样的“思想体系”──《从骑士精神到恐怖主义》讲的就是这个。观念不是思想,而是思想的过程;概念不是思想,而是思想的化石。
   
   开明专制,是落后国家追赶先进国家的方式,并非思想主权在引导国家主权探索未知──这是月亮文明,而非太阳文明的特点。
   
   
   (157)
   从现代主义的先锋派,到共产主义的先锋队──只有一步之遥;毕加索绘画里的残肢断臂──鼓励了日本部队在中国的血腥屠杀。
   
   从日耳曼人优越论到民族解放运动,只有一步之遥:西方文明亡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所进行的思想自杀。
   
   民族解放运动是在复制西方主权国家,使主权国家的模型在扩散的同时也走向衰亡;联合国的出现,是全球思想即“各国平等观念”传播的后果,缓和了致命的冲突。
   
   
   (158)
   世界的确定性已被摧毁,但思想的确定性势必再度确定──无形的思想作为有形的世界之替代,即将有如圣经取代了圣殿成为古代人生的汇聚焦点。
   
   所谓“会堂取代了圣殿”从来就不是事实,而是会堂的会计们捏造出来的无稽之谈──因为会堂只是一个读经的地方,会堂甚至可以是一个仓库,也可以是一个殡仪馆,还可以是一个交际中心,可以是毫无神圣性的地方。
   
   
   (159)
   真理并不一定是美好的,更不一定是真实的,但却是人们正在遵循的──人们称呼自己的需要为真理,所以这个世界上不仅有真理的报纸(真理报),还有真理的党派(真主党)、真理的战争(人民圣战)。唯有创造了价值的,才会觉得自己的富有;觉得自己的富有的,就觉得自己掌握了真理。
   
   
   (160)
   思想不必“符合实际”,因为“思想创造实际”──实践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因为真理先于实践,真理是创造世界先验者。还因为社会的秩序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社会的无秩序、反秩序,也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而且更加可能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自然的秩序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自然的无秩序、反秩序,也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而且更加可能是一种思想运行的结果。
(2014/10/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