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外篇”第一章]
谢选骏文集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美国为何点名批判盟国土耳其
·骗子制衡使其从良
·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科米新书是要公义还是要复仇
·每个人都想独裁
·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日本母的又要中国公的配种了
·五一节就是“无一节”,信息社会没有无产阶级
·全球互联网都将变成中国的局域网
·中国为何不敢武力威胁台湾
·中科院竟成萨满教的巢穴
·西方文明的东方化
·台湾独立国号“台北”
·台湾想上演敦刻尔克吗
·外强中干的中国芯
·投降越南从轻,投降美国从重
·红色历史的终结
·台湾会不会被逼变成塞班或波多黎各
·六四屠杀的社会后遗症
·法国海军是不祥之兆
·芬兰朝鲜方枘圆凿
·樊纲是一条理论界的乏走狗
·巴菲特是第五纵队成员吗
·不是养不起,而是生了没有用
·特朗普上任一年说3000多次谎话属于比较诚实的傻瓜
·中国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官方杀人魔
·川普总统终于累了
·诺贝尔文学奖是怎样选出来的
·旗袍是汉奸贱民禽兽的标志吗/“中华民国亡于旗袍!”
·信靠教廷的权势还是信靠基督的宝血
·虚无与颓废是世俗文明的最后归宿
·民主监督可能弄假成真
·要马克思还是要美国
·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反网络主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外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下“本体·外篇”
   (《思想与思想的主权·下》)
   
   第一章、一切主权都是受到限制的
   


   第二章、虚幻的比真实的更重要
   
   第三章、运转的东西无法升级
   
   第四章、原则上并不存在独一无二
   
   第五章、人类是自己的最大敌人
   
   第六章、世界上有一样东西比权力还伟大
   
   第七章、“智人”就是“思想者”
   
   第八章、科学技术的宗教感情
   
   第九章、客观世界只是对我们有用的世界
   
   第十章、奴隶制度存在于监狱和军队
   
   第十一章、战争和掠夺、欺诈和盗窃,算不算劳动
   
   第十二章、如果达尔文“神父”说得对
   
   第十三章、科学企图理解感觉和经验
   
   第十四章、时间只是空间的一个隐喻
   
   第十五章、大思想创造了一切存在
   
   第十六章、不要脑袋的人才能解放自己的头脑
   
   第十七章、扼杀思想的国家是在执行自杀政策
   
   第十八章、人生就是把思想付诸行动
   
   第十九章、思想永远不在一个地方滞留太久
   
   第二十章、生命的起源不是适应的结果
   
   第一章、一切主权都是受到限制的
   
   (001)
   “主权(Sovereignty)是独立的。”──但实际是世界上没有能够独立的东西,所以一切主权都是受到限制的。
   
   (002)
   “即使上帝也不是独立的,因为上帝需要人的认识、服从、崇拜、赞美。”──“但是在创世以前上帝显然不同,那时候上帝是绝对独立因而也是绝对自由的,还没有受到自己作品的拖累。”──“大爆炸以前的宇宙是统一的、那时惟有思想的主权。”
   (003)
   “在无序中产生有序。”──这不仅是上帝的创世,也是思想的特性,还是生物的命运。
   (004)
   “宇宙密码:作为自然语言的量子物理。”──仅仅是人们所能解读的“思想主权”这本大书的第一页;而比这个“自然语言”更为深奥的,则是“自然思想”,那是无言的、超理的。
   (005)
   “不能说‘有一个上帝’,因为上帝及其有关的东西,独一无二;正如今天没有人会说‘有一种物理’一样,因为物理只有一种,它被自动地看作是‘对现实的再现’。”──有一天,“物理”也会遭到抛弃,就像现今的人们抛弃了“上帝”?有一天,“上帝”也会受到不言而喻地接受,就像现今的人们不言而喻地接受“物理”?
   
   如果“上帝”类似于“物理”那样的超然,那么上帝就是无法遭受诬蔑的影响的;而能够遭受诬蔑的影响的,只是那些企图掌握上帝、独占上帝的人或集团──当他们感到自己受到了诬蔑,就会判决诬蔑者“诬蔑了上帝”……而在我看来,否认上帝就像否定物理一样,主要是一种无知而不是狂妄。
   (006)
   “生物学家霍尔丹(Haldane,John Burdon Sanderson,1892──1964年)在其随笔《论可能世界》里写道,‘现在我的疑惑是:宇宙不仅比我们设想得更奇异古怪,而且比我们能够设想得更奇异古怪……我猜想在天空和大地,有比任何哲学梦想都更多的东西,或者比能够梦想的更多的东西。’”──这一点都不需要疑惑,因为事实正是如此。
   (007)
   “人们经常问:大爆炸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大爆炸根本不在空间的任何一点上发生,空间本身是随着大爆炸而进入存在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也有着同样的困难──在大爆炸之前发生了什么?回答是:没有‘之前’;时间本身就在大爆炸时开始。”──很明显,“大爆炸”不过是“创世论”的翻版,“大爆炸”是“创世神话”的“科学诠释”。
   (008)
   “哈勃(Edwin Hubble,1889──1953年)1929年提供的一系列观测数据显示,星系发出的光线表明,它们离我们远去;并且离开我们越远,星系推行的速度也就越快。”既然如此,那么不仅在时间上无法还原,在空间上也是无法还原:你不仅不可能“两次走进同一条河流”,而且也不可能“回到以前的家里”──因为你的家早就不在原先的位置上了;只是因为无知,人才自以为“又回到了家里”。
   (009)
   星空不是像古典时代的哲思家巴斯卡所认为的那样“沉默”的:“彭其亚斯(Arno Penzias,1933年-)1964年与威尔逊(Robert Wilson 1936年-),一起发现了微波背景辐射,并因此获得197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无论他们把自己的新探测器指向哪里,总能检测到一种令人讨厌的微波背景信号……这种噪音来自宇宙本身,是大爆炸的余波源于正反物质的湮没。”
   (010)
   “粒子是无法严格‘观察’的,对于逻辑实证论者来说,这就形成了严重的困难……最终导致一些实体必须脱离经验观察来推断……这就代表了在原来证实原则上的一个很大的退步……证实原则有着严重的局限,因此,注意到由此而导出的相反的一条路就很有意义,这通常被称为‘证伪主义’。”──按照证伪主义的原则,你能告诉我,有可以脱离“思想主权”而存在的“客观事实”吗?
   
   

此文于2014年12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