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徐水良文集
·近日小评论(七)
·关于“人民”一词駁伪右攻击(修改稿)
·华裔鸡婆女老板佛州统促会副主席与川普关系密切引发轩然大波
·为什么有人反對抓特務?
·高智晟在《二○一七,起来中国》中披露的土共特务秘密
·近日再谈策略问题
·在一个微信群的讨论和发言汇编
·对胡平《克服失败主义》一文的不同意见
·孔子究竟是不是世界十大思想家之首?
·胡平魏京生的64反思,客观上是帮土共误导民众
·继续讨论:胡平魏京生的64反思,客观上是帮土共误导民众
·严家祺王丹《"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的基调根本错误
·蘋果日報报道采访魯德成:在激進與“和理非”之間,天安門一潑,冰封抗爭心
·关于中美两主播电视讨论的随笔:结果出于意料之外的差!
·驳仇恨89民运的谬论
·几句话评焦国标
·全体中国人都要做好准备,迎接中国民主运动新一波高潮以及中国民主和专制的
·评川习会贸易战等问题
·我对香港抗争的意见和判断
·中国人用自己生命和鲜血浇开自由之花
·土公治港,屡创奇迹
·中国大陆人民是很伟大还是很不堪
·再谈维权运动和民主运动
·中共大外宣遭遇空前滑铁卢
·谈红纳粹黑纳粹左右派市场经济等问题
·老徐评论(19-9-7)
·老徐评论(19-9-12)
·驳胡平:既然实弹镇压,难道那是见好,不是见坏?不应该见坏就上?相反倒要
·重发驳胡平旧文: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结束赤纳粹一党专政,建立自由民主平等人权人性化宪政法治制度
·近国殇日有感
·阅兵有感(两首) 第二首: 糜费阅兵扰民有感
·海内外华人中亲共反共的真实情况
·川普把贸易战方向搞反了
·坚决反对法西斯种族主义
·在邮件组驳黄川粉公然宣扬法西斯理论
·黄俄土共及其老主子的一个战略阴谋
·土共再次选择川普的原因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是专制口号
·现代化理论的本身必须现代化
·现代化理论的本身必须现代化
·谈道德的基本知识(驳宇宙道德本体论及仁本主义等谬论)
·本人今天早上发的批评胡平和美国驻华使馆的几个推驻华使馆的几个推
·勇武派低度暴力抗争早已在全国风起云涌,胡平许志永们装看不见而已
·建议大家对土共对海外最大的洗脑工具微信采取行动
·对川普讲话的批评:无法无天无德无道不公不义,甘愿认人类公敌为友对抗人类
·中国人的五大诉求(草稿)
·中国人的五大诉求(草稿)已根据网友意见做了修改
·再谈左右线性关系和派别问题
·再谈革命和改良等问题——对孔识仁《民运三十年大事无成的真相》等的评论
·本人近二日关于弹劾问题的部分评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徐水良


   

2014-10-23日


   

   
   无论军事上还是政治上,理论上的常识和实践中的常规,都是力量强大形势好的时候,采取前进、进取和进攻策略,去夺取胜利,否则就是放弃胜利;力量弱形势不好的时候,采取防御或者撤退、退却策略,否则就可能打败仗,遭受很大损失,甚至覆灭。
   
   也就是说,无论军事上还是政治上。理论上还是实践中,正确的常识就是“好进坏退”。
   
   但胡平却提倡“见坏就上,见好就收”,也就是与正确常识完全相反的“好退坏进”的策略。这种策略和理论,完全是违背正确常识的策略和理论。它既是退却逃跑主义:在形势好的时候,必须退却,不能进攻,不能去夺取胜利,却只能得点小利,见好就收,马上退却逃跑,放弃胜利,不准胜利;但同时,它又是一种冒险主义策略,形势坏,或很坏、特坏,你却只能见坏就上,硬着头皮去冒险,去冒险进攻,去送死,或者蒙受巨大损失。
   
   因此,胡平的策略和理论,是违背正确常识的、逻辑错乱的、疯子性的、非常荒唐的策略和理论。纯粹是疯话。
   
   但是,为什么胡平会采取这种非常荒唐的策略和理论,这种策略和理论为什么又能为胡平带来很大的名气,成为他二十多年的经典性理论和策略呢?
   
   看一下历史,中国和外国,人类历史上,往往有一些人,理论水平不行,于是就提出一些完全违背常识常规的荒唐理论,故作惊世骇俗之言,加上他们的诡辩,借以哗众取宠,赢得自己的名声。
   
   中国这二三十年来,无数伪精英伪公知,以及没有理论的中共领导人,都用这个办法来骗取自己的名声。把完全没有理论和预见能力的“摸石头过河”等实用主义的猫论摸论,说成伟大的邓小平理论。还有全国风行、影响巨大的黄色文明蓝色文明的无稽之谈。还有中国伪精英独特的、耸人听闻地攻击全世界都赞扬的革命、毫无根据宣扬口头改良幻想理论的告别革命理论,"以暴易暴",暴力只能产生暴政“的理论。中产阶级理论。腐败是改革润滑剂的理论。先经改后政改、经济改革自然而然导向政治改革的理论。全盘私有化,全盘商业化,不顾一切私有化等等大抢劫大掠夺的邓式改革理论。没弄懂自由主义是怎么回事,就被无数伪精英伪公知大赞特赞的自由主义理论。还有种族主义素质论,“公地理论”,乡绅理论、贵族理论,党内民主论、一部分人先民主的理论,三百年殖民地理论,没有敌人理论,等等等等,都或多或少,属于此类哗众取宠的荒唐理论。
   
   实际上,马列的理论,经济决定论等等,也是一种哗众取宠的理论。人的常识告诉人,人类社会,人是根本,是创造和决定人类社会的各种事物,包括创造和决定经济的根本因素。但是,马列却把这个常识反过来,把经济说成决定因素,说成决定人和人类社会的决定因素——经济基础,并且写出无数大部头著作,以诡辩术来论证这类理论,结果误导了无数人,给人类带来空前的灾难。
   
   中国和世界上,包括中国近而三十年来哗众取宠的理论,很多也是以马列理论为基础产生。
   
   毛泽东也是这类典型,例如,他把统一性,共同性,同一性,不变性,绝对性这类同义近义词割裂开来,把统一性,共同性,同一性,不变性说成他们的对立面相对性;又把相对性,差异性,对立性,斗争性,变化性,转化性割裂开来,把差异性,对立性,斗争性,变化性,转化性说成它们的对立面绝对性,从而把整个哲学理论搞得混乱不堪,无比荒唐。又例如,任何事物,都只能按它的自身标准来衡量和评价,到艺术上,对艺术当然也必须按艺术标准来衡量。但毛泽东却说,衡量艺术,必须以政治标准第一。结果,造成中国文艺的大倒退、大衰落。诸如此类或者更加荒谬的东西,例如全面专政和继续革命的荒谬理论,在毛泽东那里,比比皆是。
   
   这些荒谬理论,越是荒谬,就越是赢得不懂理论的大量人们的敬佩,被他们认为高深莫测。因为,正确的日常常识,通俗明白,人们很容易懂得,因此人们往往不认为这些非常珍贵的正确常识是多么珍贵;相反,毛泽东和马列那些极端荒谬的东西,因为违背常识,人们怎么都搞不懂;而越是搞不懂,就越是盲目崇拜,认为毛泽东和马列高深莫测,水平高,自己水平低,理解不了。
   
   这就是人们盲目崇拜的迷信心理。哗众取宠的人们,包括马列毛泽东,以及这二三十年来的哗众取宠的人们,之所以敢发违背常识的惊世骇俗的荒唐谬论,来哗众取宠骗取自己的名声,就是利用不懂理论的民众、理论水平不高的伪精英伪公知,对某些伪理论家盲目崇拜这种崇拜权威的迷信心理。
   
   胡平提出的不少理论,包括“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好退坏进”理论,他和普里泽沃斯基教授著名的《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的理论,等等,都属于此类违背日常常识、故作惊人之论的荒唐的哗众取宠的理论。
   
   为节省评论精力,我把批评胡平“见好就退,见坏就上”的“好退坏进”理论的其他几篇文章,附在后面,作为对上面论述的补充说明。
   
   
   附: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徐水良


   

2014-06-08


   
   
   所跟:余大郎:高诉求时见好就收,低诉求时见坏就上;胡平若这样表述就周延了。
   
   作者:徐水良:你真是什么也不懂,见好见坏是胡平的专有笑话,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属于同类性质。后者是胡平根据洋迷信搬用的洋教授洋笑话。而前者则是胡平土法创制的土笑话。
   
   一般军事原则日常常识(避强击弱原则)是:
   
   自己力量大形势好、见好要上才能歼灭敌人争取胜利;自己力量小形势不好,敌人力量大,见坏要避要撤要收才能避免失败。
   
   这就是军事上避强击弱的日常常识和原则。中共的十六个字方针,“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就是用的这个道理。
   
   胡平见好见坏原则,反对这个军事原则和常识,把这个常识反过来了:
   
   见好就收的意思,是自己力量强形势好,千万不要打胜仗,杀一个敌人就收兵;见坏就上意思是,只要情况坏,敌人比你强大,你就要去打仗,就应该去冒险或送死。
   
   按见好见坏的字面意义,只能是这样的意思。
   
   而且也只能这样判断和解释,否则,没有好坏标准,完全无法操作。
   
   实际上,为“见好就收”辩护的,他们的理由都是“见坏就收”:即中共坚持镇压,民众无法抵抗,情况很坏,为了避免流血,就应该收,就应该撤退,去保存力量。讲的是一般人的常识。(这个常识符合一般日常情况,但不见得符合革命时期特殊情况。)可是却反过来用“见坏要收”,来为“见好就收”辩护。
   
   胡平根本无法清楚地理解和表达这个意思,于是就像他一贯的做法一样,被当时靠语言出格,故作惊人之言出风头的习惯牵制,把意思完全表达反了,变成“见好就收”,于是他的“见好就收,见坏就上”,就变成了与军事原则、日常常识完全相反的东西,于是就变成惊世骇俗的惊人之论,于是引起人们惊讶,于是引起争论二十多年。
   
   这个争论的真相,实际上就在这里。
   
   我的批驳,我楼下的帖子,一直在揭示这个真相,解释胡平语言中表达的非常荒谬的意思。都是在说明和解释这个问题。现在人们仍然无法理解这个真相,我这里只好直话直说了,不得不说出这里胡平语言理解表达能力欠缺的问题。(其实胡平的语言理解和表达能力并不很差,只是他太追求用这类故作惊人之论的、出格的、惊世骇俗的特殊表述来吸引别人注意力了。)
   
   
   附: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
   
         ——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徐水良
   
             2010-2-21
   
   
   在胡平的《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一文及其争论中,胡平牛乐吼对于亚当.普里泽沃斯基的态度,表现了崇洋迷信的典型。洋人洋教授的话,不管如何荒谬,也不管自己有没有理解,一律相信,当作金科玉律来崇拜。还把洋教授的话当作理所当然正确东西,搬出来反对正确思想。
   
   其实,左派教授普里泽沃斯基“制度化不确定性”的说法,本身就很荒谬。因为,制度是规范,是秩序,是常规,是确定性。是与不确定性对立的概念。我们可以努力减少不确定性,也可以通过尽可能制度化来减少不确定性,但不确定性本身,不可能制度化。“制度化不确定性”或“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它们的意思,就是把没有规矩没有规范变成制度变成规矩和规范,把没有秩序的混沌状态变成常规变成制度,也就是说,把混乱无序当作制度,把没有制度当作制度。那就把制度彻底否定了,变成了混乱无序的混沌社会。
   
   我们把“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这个理论笑话,命名为“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
   
   普里泽沃斯基的结论,也很不正确。专制制度条件下,较少有制度性妥协(但绝不是没有),妥协主要是实质性妥协。民主制度下的妥协,以制度性妥协为主干,包含大量实质性妥协。不过,在民主制度下,这些实质性妥协,往往会通过制度性妥协得到确认和保证。在民主制度下,无论制度性妥协,还是实质性妥协,都要比专制制度下多得多,常规得多。例如,参众两院,其决议条文,实质内容往往反复修改,这属于实质妥协。而民主表决,属于制度性妥协,而表决程序的协商和妥协,属于程序妥协。
   
   同时,民主制度下的妥协,其可靠性,确定性,要远远超过专制制度下妥协的可靠性、确定性。因为专制者往往反复无常、不守信用。
   
   所以,普里泽沃斯基的结论,尤其是民主制度不可能有实质性妥协的说法,完全违背历史事实,非常错误。“民主制度不可能有实质性妥协”,这个说法,是第二个“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我们把“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称为“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之一,“民主制度不可能有实质性妥协”,称为“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之二。
   
   不过,我们这里不来详细论述这个问题。制度性妥协和实质性妥协的关系,有点类似于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的关系。因为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的关系,许多年中,被一些“精英”们搞得混乱不堪,两者关系被颠倒。因此,2005年3月1日,我写了《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一文,加以论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当作参考。
   
   从五四以后,尤其是从河殇派和自由主义出现以来,崇洋迷信成为中国某些精英们的普遍风气。我们后面的论述中,将会论证这是一种很不好的风气。
   
   当然,这种崇洋迷信,也并不是中国所特有。例如,几个不懂经济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提出一个幼稚的、完全违反经济规律的荒唐建议——休克疗法,俄罗斯人竟然轻易地相信和接受,表现了俄罗斯人很重的崇洋迷信心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