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俞梅荪:冤案堆积山访民心泣血]
郑恩宠
·香港十团体呼吁全球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017中国查处警察违纪8159人次
·制造“秘密”案上海领导人罪责难逃!
·人权律师近300年来中国唯一骄傲
·中共明确法律援助经费由政府承担
·上海安监局局长齐峻被提起公诉
·司法部公开处罚42名律师消息
·32名律师成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两律师所被没收被罚款千万元启示
·许艳婚后无工作靠余文生律师收入养活
·最高法:着力解决缠诉、闹访问题的反思
·北京已有公职律师392人公司律师412人
·官派律师代替自聘律师教训和对策
·北京14律师任人大代表16律师任政协委员
·10律师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民告官勿忘罗豪才!
·江平:律师是中国未来法治的希望
·中国55律师2月6日声明
·鲁炜倒台!小米公司对我有客观评价
·山东副省长低价购房入罪上海呢?
·多国外交官探望三在京人士思起什么?
·全盘否定官派律师并不可取
·从12上海访民诉状看中国局势变化
·曹忱律师犯罪为何不大张旗鼓报道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成为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宪法:国家主席任期制取消可无限连任
·中国两会律师代表委员作用不可或视
·官方透露中国有近千维权律师
·上海陈建芳为何能获人权奖?
·习近平对上海访民政策继续维持现状
·上海房价每千元降二元的政绩
·绿卡和户口二选一是进步还是倒退?
·对中国律师最新数据的思考
·对美国进口大豆报复的后果
·律师上书国务院城管文件失效
·中国法官队伍是否在进步?
·有律师犯猥亵罪、转移毒品罪、危险驾驶罪
·传韩正亲信上海前公安局长张学兵落马
·美国2003年起人权报告提到我
·美人权报告2003年起提到我(二)
·性侵女学生的教授往往是犬儒加色狼
·中美贸易是舆论战也是人心向背战
·中美贸易战前国内开始乱?
·喉舌在习博鳌讲话后贸易战突然转向?
·殴打律师的9人被判刑!
·中国民营企业家为何称特朗普太伟大
·习近平何时能禁止中国的师生恋?
·美国务院、驻华使馆为何声援李文足?
·特朗普和中国官员谁在说谎?
·美英法打叙利亚中共媒体在误导?
·性与学术交易是中国高校普遍问题?
·64年党龄老人十年上访愚忠、死亡路
·中国政法大学被骗6500万元荒唐!
·律师诈骗8000万官方仍保持沉默
·央视记者遭扣押打了上海帮的耳光
·没有免费的自由!加油张凯律师!
·中纪委找到查处法院院长受贿新思路?
·中兴公司失败是败在律师上
·律师行贿法官82万官媒集体沉默
·美国打了中国律师制度的七寸?
·刘忠林25年冤案平反律师6年艰辛付出
·中“芯”根源未肃清陈良宇上海帮流毒
·巴西大豆危机和北大学生觉醒
·快讯:上海检察官、法官遭内部举报
·上海学生反性侵成功一个案例
·上海律师彭永和妻子被三公司解聘
·上海学生赴美升温回应中美摩擦
·首次中央刑事法律援助会传出信息
·中兴、华为失败系工程师治国失败!
·特朗普有私人律师美国对中国最大武器
·李和平律师证将吊销我出狱12年未接通知
·中国打压、招安律师与林昭精神
·中共紧急征集涉外谈判律师为什么?
·中共紧急征集涉外谈判律师为什么?
·戴建维律师犯罪为何不搞央视认罪?
·中美会谈失败中方缺贸易法律师
·中美会谈无果律师败、国家败!
·华信公司宁裁万人却保律师一人费用
·上海49岁拆迁律师宋依平突然去世
·厉害了,上海律师彭永和!
·上海司法黑幕总指挥陈旭在南宁被起诉
·关注、营救上海彭永和律师一家
·山东两律师被开除党籍看中国现象
·上海49岁拆迁律师宋依平突然去世
·广东刑案官派律师免费辩护全覆盖
·上海拆迁女狠将调离到江西
·习近平用律师在最高法院接待访民
·习特使刘鹤将带王雪华律师赴美谈判?
·上海四川北路居民请愿书写的好!
·李柏光律师不比马英九差但命不同
·大学教授涉刑案得不到有效辩护
·陈良宇旧部临终前向我忏悔
·上海检察长陈旭南宁开庭受审我每天步行一万步
·中国709案三周年真相和实质
·盘点公开推出中共的维权律师/程晓容
·关押14年4农民被无罪释放律师前仆后继
·外交官向我夫妇通报英高官会见人权律师及家属
·律师无罪辩护安徽18年前冤案2人无罪释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俞梅荪:冤案堆积山访民心泣血

   转载来源:《争鸣》2014年10月号
    冤案積如山 訪民心泣血
    ──再訪中央第二巡視組上海接待站
    (大陸)俞梅蓀
     九月五日,我參加上海十多位反右派運動受難者的聚會,受到啟發,再訪中央第二巡視組。


   
     老右派談國事 有喜有憂
   
     這些在一九五七年上大學時被打成右派分子的老者,仍憂國憂民,對當局打擊貪腐行動,有的拍案叫好,有的認為是為鞏固權力而打擊異己。因民主與法治未見實質性推進,制度不改革,貪腐難以治本。王國維之孫王慶山(原武漢大學學人)鬱悶地說:「看不到希望,我要步先祖後塵去跳昆明湖!」(其父王仲聞在一九六六年「文革」受迫害,先是要像王國維那樣跳昆明湖,兩次因湖邊有人而未果,後在家中自殺。)
   
     孫正荃(原北大學人)寬慰道:「文的武的軟的硬的睜睜眼看他怎的,歌斯舞斯笑斯哭斯點點頭原來如斯。」孫老說:「這是舊時草台班子掛在戲台兩邊的聯子。此乃吾等七老八十之小民應持之生活態度,甚至生活方式也。」
   
     居思基(原復旦學人)說:「我看好習近平,其父習仲勳是好官,其母齊心率子女給趙紫陽獻花圈是冒風險的,很不容易。如今習近平反腐是為國為民。」二○○五年一月,我在趙府靈堂見到齊心率子女獻的花圈而拍照,在紀念紫陽文中發表,近年網上多有轉載。
   
     張強華(原北大學人)表示:全國五十萬反右受難者飽受冤屈和摧殘,只「改正」而未「平反」,未補償,勞改二十多年的工資未發還,要維權上訪中央巡視組。
   
     訪民喊冤 積案如山
   
     當日下午二時半,我來到江蘇路八八八號黨校內中央第二巡視組上海接待站。大門前一位穿冤字T恤衫女士坐輪椅,為醫療血案上訪喊冤。我問:進去了嗎?她說:「進去了,準備材料再去,我每天坐在這裡,保安怕當局丟醜,曾把我推進院子堵在角落裡。」我與她合影留念,兩保安衝過來要搶相機,氣勢洶洶趕我走。後來再去,未見她。
   
     走進大門,保安密佈約四十名。我穿過隔離通道,拿到《來訪接待登記表》,一、二樓四個教室已容納兩百人。我被引到三樓教室填表:「要求徹查《文匯報》團夥盜印中南海機要文件害我冤獄案;禍及孤寡殘疾的我弟在江蘇路四八○弄廉租公房被私企老闆惠進德設下欺詐陷阱,買通新華(路)物業公司,冒名退房而侵吞,我弟滯留精神病醫院十三年,絕望自殺被搶救,維權上訪和報案七年無果,請求幫助。」
   
     陸續來了三十人,時有議論。甲女士說:「欺蠻阿拉的日子快到頭啦。」乙女士說:「儂勿要太開心,還要看看啦!」甲說:「不管哪能,伊拉態度變了,勿敢對阿拉哪能啦,就是要不停的告!告!積累正能量!」
   
     中年男說自家房子被朋友騙了,有理卻打不贏官司。中年女的住房被開發商強拆而憤怒道:「當局搶房子,如法西斯!」
   
     樓下傳來一陣女人的嘶叫和騷亂聲,悲切聲聲,大家站起來張望,五、六位保安員堵在門口,不許看。
   
     十來位保安進進出出,盯著訪民的一舉一動。訪民問:能接待完嗎?保安答:「五點前進門的,都接待。一百多接待員輪換上崗,每天接待一千人。」問:「能解決問題嗎?」答:「他們是收發員,只問情況,收的訴狀已堆滿兩個房間啦。」問:他們是北京來的嗎?答:「是從外地和上海各方抽調來,為巡視組幹活的。」老保安上前暗示他少說,把他支走了。
   
     一小時後,我們被引到樓下教室。我在三個接待室門口張望,欲找曾接待我的十九號,被一位黑臉保安訓斥和阻攔。
   
     半小時後,我被引入接待室,四十五號認出我而熱情接待。我不再重復案情,只強調要解決問題。他做記錄,說由後台處理。
   
     「上海版」真假中央巡視組?
   
     九月十一日下午三時,我第三次上訪,樓下已滿座,約兩百人,我又被引到三樓教室。我填表:「中共上海《文匯報》黨委曾長期為上海市委(當時書記吳邦國)竊取中南海機要文件,團夥作案人和隱瞞真相又包庇罪犯的歷任黨委書記和總編輯,都被不斷提拔,這是巡視組長張文嶽所指的打擊重點;此案事關上海市委,背景複雜,黑幕重重,請求巡視組偵破此案,打擊犯罪。」
   
     坐在前排的張先生為兒子而上訪,因情緒激動手抖無法提筆,欲帶《登記表》回家填寫,被保安攔回。
   
     這時,一位身著黑裙的中年女士衝進來:「我到巡視組四次,全套材料被轉到區政府,政府不解決問題,反而威脅和打壓我。這巡視組是假的!」她邊接電話邊擦汗,保安緊跟其後,把她引出教室。
   
     七十四歲張先生填好表,轉身與我聊。他援疆回滬在印染廠工作,其子一九八三年生,一九九五年發高燒,使用上海生物製藥廠的「凝血因子」而感染艾滋病菌,六年後血友病發,同期感染共八十多人,十多人去世,是嚴重的醫療事故。藥廠補償每人每年八萬二千元,十多位外省患者得到補償,上海補償款被劃到愛心小組,集體貪集體分;醫生給病人大量開藥(醫保實報實銷),年獲利高達百萬元。他上訪多年,被有關部門打壓。瘦弱的他悲憤交加,說為了兒子,什麼都不怕。
   
     三位女士拿著收到的巡視組「回覆」,「姓名」與「去向」空白處為人工填寫,信封無落款,郵戳都是「人民公園(四)」,其郵局轄區包括人民大道二○○號上海市信訪辦。信中寫道:
   
     馬某某:您好!
   
     您的來信已收悉,對於您反映的問題,我們將按規定轉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真處理,感謝您對中央巡視組的信任和支持。
   
     中央第二巡視組
   
     二○一四年八月十九日
   
     有訪民拿著「回覆」來問接待員怎沒公章?答覆這是告知書,無法律效力。大家議論:「此信是無法查詢的白條,沒用。」「不可能解決問題,要他們把吃下的東西吐出來,很難啊!有被強拆戶上訪二百五十次無果。」「上次的接待員無意中冒出一句上海話,是冒牌中央巡視組。」
   
     保安偶爾露猙獰
   
     四時半,教室達五十人,前面似仍有百來人,保安說要加場接待,帶我們穿過操場,到會議室裡,室內開足空調而很冷。一個十平米小屋作接待室,兩個人接待一位訪民。一位黑臉保安對我推推搡搡,不許張望。
   
     我回到座位悄然用手機照相,保安衝上來搶走手機,我尾隨其後。他扭頭惡聲說:「早就盯上你了。」一直走到主樓登記領表處,他把手機交給中年便衣說:「他在拍照。」我說:「哪規定不能拍照?」便衣說:「這裡是黨校,不能拍照。」我說:「誰說黨校不能拍?」他邊說邊將手機遞給我:「你還是自己把照片刪除吧,不然要你身份證,要上繳辦手續,雙方都麻煩。」
   
     四時五十五分,輪到我進接待室,九號接待員翻看訴狀,見法學家江平大律師曾為我作無罪辯護而感慨。我問:「你從北京來?」答:「不是。」他從登記表見我已來過兩次而問:「我們已把材料轉有關部門,有人找你談嗎?」我答:「沒有。」他說:「對他們的工作是要考核的,一定要答覆你的。」他和一○一號女接待員不再聽我說什麼了,僅三分鐘結束。後面的訪民還有四十人。
   
     五時,我出大門,約三、五十訪民默默站在路邊不願離去,有的在交談。
   
     二十多年來,上海官場腐敗,法治倒退,貧富兩級分化,社會矛盾激化,每位訪民都飽受欺壓,求告無門,血淚斑斑。
   
     這裡是從北京來的「中央巡視組」嗎?中央巡視組會是包青天嗎?巡視組的到來,能為劫難中的廣大訪民帶來希望嗎?或許,時間將說明一切。
   
   
   (作者為前國務院辦公廳蒙冤秘書)
(2014/10/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