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谢选骏文集
·演艺圈就是色情圈、卖淫圈
·朋党资本主义是美国转向帝国体制的杠杆
·革命都要纵火法院
·2019年北京政权的第二个认输
·现代科学的末日神话
·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学习就像雕刻
·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红色资本主义的冰山一角
·还是高加索人种好
·特朗普是共产党中国的红人
·土八路痛宰洋博士
·共产党为何替特朗普哀嚎
·小特朗普是一条恶狼
·如何衡量动物生命力的强度
·毛泽东的市值抵不上一间毛房(茅房、厕所)
·老赖商人和老赖政府
·全球化的时代就是一个玻璃缸的新时代
·“中国”与“共产党”无法兼容——论党员就是旗人
·俄国煽动中美开战阻止中国复兴
·时代革命的动力
·波兰人是要饭的
·纽约为什么成为儿童乐园
·蒋介石不如项羽
·特赦是一桩很好的买卖
·选不上总统就盖一座王宫及其他
·英国也想做一个中国梦
·民族主义是一个人的身份标记
·毛泽东24岁还在上中学
·台湾认同证明南北朝格局确实存在
·加拿大力求成为全球中心
·豆腐渣工程应该改名为“瓷器工程”
·希拉里替身出场意欲何为
·2019年是世界历史的转捩点
·欧洲基督教里的混合主义
·美国记者真是少见多怪
·为什么废垃国需要独裁者
·毛顺生是劫匪,文素勤是巫婆
·美国的司法独立已经遭到政治势力的撕裂
·同室操戈与友敌现象
·共和党为帝国体制保驾护航
·考古为现实服务
·大麻比香烟更合纽约的时尚
·蒋经国毫无出息
·共和党议员是拍马屁还是自己邪恶
·白宫的沦陷
·俄罗斯是乌克兰的私生子——罗宋汤的故事
·澳门为什么窝囊废
·犹太教不爱自己的邻人
·西蒙娜·波伏娃是变性人——人妖
·黑天鹅和灰犀牛——就是毛主席和党中央
·英国还想恢复全球身份
·少数福音派真是基督徒
·罗曼蒂克不是罗马帝国
·1.5亿套空屋就是多米诺骨牌
·语言是记忆的载体
·科幻作品就是魔鬼的先知书
·蒋介石迷信风水建楼于火山口
·里根总统任内已经老年痴呆症
·比尔盖茨为何被哈佛开除
·联邦制是最稳定的国家制度
·流氓总统和流氓参院领袖加起来就是帝国元首了
·台湾人贪生怕死
·国共两党原是龟精蛇精
·墨西哥为何黑帮横行、毒贩当道
·杀猪盘的机制就宰杀找不到老婆的独生男孩
·日本皇室就是一个垃圾桶
·改革开放为何无法成功
·废垃喜欢烂尾楼
·美国不是美国
·张学良、蒋经国、李登辉都是共产党叛徒
·没有盈利的犯罪行为就是见义勇为
·不是智商税而是神汉税
·家暴恶行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刘仲敬自己拥戴自己
·求钱得钱又何怨
·中国人为何不配精神生活
·蔡英文和韩国瑜都是共产党传下来的呆胞
·张学良是个三料汉奸
·“中国人”就是中国人
·蒋经国在美国杀人灭口铸下了大错
·毛泽东不是毛猪而是猪毛
·参院流氓议长证明第四美国的帝国化趋势
·梵高的东亚灵魂撕碎了他
·张学良是个共产党人渣
·接触政策不懂熊猫是肉食动物
·华人进入加拿大促成新的全球中心
·孙小果案件再三改判体现中共政权换代换届
·大众厌恶的才是明星
·英国BBC五次清洗马克思的肛门
·基督教中国新时代
·美国综合国力是中国的几倍
·大汉奸林彪惨死是因为他害惨了中国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十四、社会契约是一种思想欺骗
   
   
   (131)
   “政教分离论”里的“政”与“教”,其实都是国家主权的组成部分,是“组织”,是“统治工具”;“民间社团”、“非营利机构”甚至“慈善大使基金会”也是这种东西──其功能都是“数人头”的、“人肉交易”的、“做人的工作”的。


   
   思想不会危害国家,正如父亲不会杀害儿子,除非儿子不是儿子;思想与国家的关系,其实比父亲与儿子的关系更加缺乏危害性:因为思想与国家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东西。
   
   
   (132)
   “阿波罗神谕”,其实是人的思想主权的伪装:无论如何,那都是用人的语言说的、从人的嘴里发出的,并且由人的耳朵予以接受、由人的大脑予以理解的。
   
   
   (133)
   “前摩西时代的神人关系”──那是私人的、“非组织的宗教”,是“纯粹的思想主权”,而非“思想与国家”,至于国王以下,历史进入“国家时代”,神人关系变成了公事,上帝的谴责占了主流。
   
   
   (134)
   先知,不仅反对“组织化的宗教”,而且遵循了“私人的、非组织”的传统,他们代言的上帝这样向摩西介绍自己说:“我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
   
   
   (135)
   独立于国家主权的中国史官,敢于批判国王,他们其实也遵从着某种宗教精神;独立于国家主权的中国史官,可以被认为是思想主权的载体。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确保的言论自由权,是思想主权在国家主权范围内的延伸;中国《尚书•泰誓》声明的“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也是如此。
   
   
   (136)
   把国家说成是“社会契约”,这本身就是一种思想的欺骗,是思想主权对国家主权的另一种形式的俯首称臣。
   
   维基解密(英语:WikiLeaks),“危机泄密”:这是思想主权向国家主权的宣战。
   
   诺贝尔奖,这是思想主权运用自己的黑色炸药所形成的爆破力量,所进行的操纵国家主权的努力。
   
   
   (137)
   把国家当作一个护身的偶像来敬拜,这本身就是一个遭到了身体侵犯和思想奴役的结果。
   
   国家也许是一个“必要的恶”,却不是一个“必须的善”;用国家来压制思想,其实是一种杀父淫母的行为──这种佛洛伊德式的行为,必将使得文明随之断子绝孙。
   
   
   (138)
   “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在绝对的国家主权的控制下,其最终作用是“一刀切”;所以在国家主权的法律之下,只有苗圃园林,没有自然之美: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139)
   “人使用思想仅仅是为了遮盖错误,而使用语言则是为了掩饰思想”(伏尔泰);所以人最终还是需要服从思想的主权,否则人的出生岂不就是基于一个错误?(谢选骏)
   
   
   (140)
   “语言是一种本能”、“语言不是文化的产物”──思想就更不是文化的产物,思想也不是语言的产物;相反,语言和文化,都是思想的产物,都在服从思想的主权。
   
   思想的主权体现为语言的魔力,但语言的魔力并不一定是思想的主权;希特勒只懂得语言的魔力、不懂得思想的主权,所以他只是一个煽动家,只能满足群众的口味。
   
   如果希特勒不只是一个煽动家,还是思想主权的参悟者,他就会适可而止,不会走向失败;不过反过来看,希特勒国家主权的失败也为思想的主权打开了大门──思想的主权永在国家主权之上,思想的主权不计成败,只是日新其德、生生不已。
(2014/09/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