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谢选骏文集
·武汉肺炎比新冠病毒更能警醒世人
·中国病毒还是共产党病毒
·川普开始承认上帝的主权了吗
·武汉肺炎的威力证明中国正在整合世界
·武汉病毒受到神化
·武汉病毒原有解药——开始攻陷欧美的另类长征
·全球领导无能正是全球政府的预备
·武汉病毒的播种机惨遭遗弃
·武汉病毒长征加拿大
·武汉病毒意在消灭现代文明的生活方式
·瘟疫的可怕之处就是人人平等
·种族隔离可以降低瘟疫的传播力
·公主是不祥的恶魔
·李文亮只是一个可怜的小市民
·各国央行构成最大的金融犯罪集团
·言论自由有真伪之分
·衰老与卖老
·爱凑热闹的废垃民族
·病毒来袭促成新的世界秩序
·共产党是共和党的前车之鉴
·俄罗斯是欧洲病毒的传媒
·一带一路沦为疫带疫路
·“爱国”是科学家最后的遮羞布
·阳光卫视是泄密还是传谣或者只是一个霉体
·打倒习党反动派能解决中国问题吗
·来自中国的西雅图疫情
·汉朝可以征服罗马帝国
·张颐武只是一只蟑螂义务的宣传员
·方舱不是方舟
·人类是一群最大的害虫
·中国比美国更有能力整合全球吗
·纽约加州的6000万人待家远超武汉湖北的5000万人封城
·无人回应是你的幸福
·无人回应是你的幸福
·岳飞后人竟是鞑靼杂种——任何姓氏的人都可能是任何姓氏的人的后裔
·剥光衣服的皇帝典出唐朝的精光天女
·百老汇沦为百老秽
·要钱不要命的经济学家
·武汉封城日记是基督教中国的闪光
·中国为何无法取代美国
·中国护照的十年免签害死了美国
·香港游客的沙漠鼠行
·美国的社会安全系统几乎崩溃
·川普是个白眼狼
·武汉病毒变成淹没中美两国的太平洋
·今天和主在乐园里
·老虎为何比人要珍贵
·主权国家都不在乎人民的死亡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新技术要消灭所有的健康者吗
·中共外交部战狼赵立坚原来是个伊斯兰恐怖分子
·英国首相全民感染肺炎的自我预言实现了
·指着奸臣骂昏君
·一日入党终身为奴
·越南通过武汉病毒向美国军舰复仇
·武汉封城为何不可复制
·纽约州长和美国总统半斤八两
·家天下给美国带来瘟疫
·美国式的瞒报疫情
·白宫开始了痛苦的反省
·武汉病毒比川普的解放军更有力量
·英国毒贩如何清算共产贱民
·三分钟热度的写作
·美国式的外行领导内行
·第三次世界大战将是全球统一战争
·高瑜竟然参加了维稳行动
·卡尔·马咳死的鬼魂痛击欧洲
·灾难是史诗的来源
·选民才有资格获得政府的羊毛
·COVID 19与 2019年预言
·口罩就是马辔,戴口罩就是留辫子
·2020年是否全球人口数量的顶峰
·逆向马歇尔计划的苗头
·美国政府沦为借钱度日的专业户
·加拿大成为全球政府的典范
·大国担当还是苦中作乐
·呼吸机上的现代文明
·肺炎疫情将加速全球统一进程
·美国错失整合全球一大良机!
·“美利坚合众囚”都带上“识别码”
·美国到底像是分裂的希腊还是更像是统一的罗马
·全球政府才能控制全球疫情
·全球政府才能保障全球生产链
·英国人民不需要呼吸
·白邦瑞沦为骗子的狗官
·全球政府可以超越“马尔萨斯陷阱”
·全球化不是一个选择题
·美国联邦制度溃败于全球化过程
·西方世界培育了武汉病毒
·主权国家控制全球化过程必定车毁人亡
·英雄都是被狗熊害死的
·大众是没法参与讨论的
·原罪观念的生物学基础
·中国疫情整合全球
·现代罪己诏
·独裁制度创造从无到有的魔法
·美国官员和中国官员一样的黑
·朱门酒肉臭、地铁病死骨
·主权国家政府就是地球村林的大小村霸
·消灭犹太人才能保护全人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十一、灵魂与灵的内驻
   (101)
   
   “灵”的内驻,这就是思想在个人身上的起源:个人主义并非“自私自利”、“只顾自己”,而是“灵的内驻”、“人的发现”、“罪的救赎”。
   


   “灵魂”是“灵的内驻”吗?“灵魂”是与生俱来的还是思想的运行所造就的?──我倾向于认为,“灵魂”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思想的运行所造就的:因为有些人看起来没有灵魂;而每个人的一生中,有时候灵魂多些,有时候灵魂少些……所以说“灵魂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思想的运行所造就的”。
   (102)
   灵就是信息,灵魂就是人的信息。“灵魂”取决于思想的运动:“思想运动的形态”造就了“灵魂的形态和降临的时间”,结果“灵魂取法于思想的主权”。
   
   灵魂之火,是思想主权的恩赐;正如地球上的火焰,是太阳能量的转化。
   (103)
   除了思想,生活完全是虚妄的影子:形象是装出来的(面具性),事业是做出来的(社会性),生命则需要不断地维持和苟活(生物性);而思想之所以可以是不虚妄的,就是因为它并非实存的。
   
   思想决定命运,行动决定结果;上帝的创造,人类的努力。
   
   人生除了事务性的东西还有什么?思想,仅有思想:这就是思想的尊贵和人生的贫乏。
   (104)
   人类不是靠“做事”发展起来的,人类是依靠“思想”发展起来的;“劳动是人类的特点”被证明是错误的,“语言是人类的特点”才是较新的人类学。
   
   “做事”如果“不靠思想”,就是盲动;“思想”若不“指导做事”,就是“空想”:“科学社会主义”和“空想社会主义”的的区别在于,“科学社会主义”后来指导了某些人的做事,尽管那是一种错误的系统工程。
   (105)
   人如果事情都处理完了,反而容易陷入情绪低潮,一种空无的甚至无能为力的感觉;这可能因为,没有事情了,就更清楚人自己的真实处境了。
   
   做完了以后觉得做没做都一样,但没做的时候却觉得做不做是大不一样的:这就是“思想已经落实”和“思想没有落实”的区别。
   (106)
   决定做一个事情或决定不做一个事情,都在思想的主权范围之内;而文明的解体、社会的隔离,反而激发思想的活力。
   (107)
   “事件”并不代表“真实发生的事”;“新闻”并不等于“正在发生的事”;因为我们所能感知的时空极为有限,所以到头来,“事件”和“新闻”其实只是语言所激发起来的思想:严格地说,甚至仅仅是“想思”──想象与思考。
   (108)
   重要的不是世界,而是如何思考世界──因为人们并不知道世界是什么,只知道自己的思考是什么;而如何思考,就决定了此后的世界。
   
   “价值不属于世界的一部分”?──“价值能够改变世界,价值怎么不属于世界呢?”──“正因为价值能够创造世界,所以价值不属于世界,因而也不是世界的一部分。”
   
   思想者其实是守望者,是在寒夜里彻夜不眠,为群体守望把风的人──最新的人类学研究表明,他们这样做不是出于无私,而是因为他们能从中获得最大的快感、满足自己的虚荣甚至获得一种唯我独尊的“社会地位”,那是一种可能被流放到社会以外的社会地位。思想者是不会像法国匠人罗丹的雕塑那样摆弄姿势的;姿态是思想的敌人,思想往往寂然不动、感而遂通。
   
   
   (109)
   每一种“哲学”,其实就是一门“语言”;理解它的难度,不下于理解一门外语──在这种意义上,哲学所产生的理论或概念,完全是自在的,是自说自话的,就像一门语言那样约定俗成、充满霸气。
   
   哲学不是思想,但它伪装成为思想;哲学仅仅是“说思想”,但却冒充自己“是思想”(“主观唯心主义”)甚至“是世界”(唯物主义)、“是上帝”(“客观唯心主义”)……
   
   
   (110)
   理性的分析,经常是一种文饰,甚至是文过饰非,对于了解真相、解决实际问题,毫无助益。
   
   “理性主义”就是“用语言把思想描述出来”;“直觉主义”就是“承认语言无法表达思想”,于是就被称作“反理性主义”──但是,“反理性”是不可能构成“主义”的,因为真正的“反理性”根本就无法描述出来。
   
   理性主义是“商人的思想”,直觉主义是“英雄的思想”──但英雄也会做生意,否则就无法功成名就;商人也许铤而走险,否则就无法满载而归──理性与直觉,其实是互相渗透的;它们都服从思想主权的需要。
   

此文于2014年09月3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