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我到中央巡视组告韩正的全过程]
郑恩宠
·律师继续战斗在建三江
·美国国会将重开香港工作组
·中国律协保护律师太阳西出?
·香港“占领中环”发起全民投票
·中国9000法官离职律师被关押
·建三江前线报告(4月4日)
·上海市民声援建三江人权律师
·夏钧律师美国、台湾立法会作证后难回国
·李柱铭促重启《美国-香港政策法》
·建三江今日能释放律师?
·律师刚获释建三江再次抓人
·陈建刚律师:勇闯建三江
·香港绝食超二百小时
·美副总统晤民主人士支持香港民主发展
·女访民奔千里声援律师为什么?
·张磊律师状告建三江公安七星分局
·两会向雾霾宣战?
·建三江还有15人待救援
·陈建刚律师:建三江警察谈话内容花絮
·习近平如何应对建三江事件?
·台港学运联手不认同北京
·王江松教授:深夜喝茶记
·美副总统会晤香港反对派元老
·丁家喜从律师到社会活动家
·《财经》:五高官涉刘汉案
·建三江律师遭酷刑事件并未结束
·高层谁在指挥建三江的暴力?
·北京会向香港民主派让步?
·全国公安联手打压建三江律师的思考
·中国律师英雄的群体
·谁批准全国公安联手办建三江案?
·习近平对黑监狱不要装聋作哑
·刘士辉律师遭殴打抄家被赶出广州
·广东律师王全平律师在北京被刑拘
·建三江律师公民团声明(4月10日)
·我夫妇又被传唤55小时
·港议员入境上海遭拒我被传唤55小时
·香港绝食333小时中联办派人接信
·港议员团到沪我被传唤55小时
·谁在指挥传唤我们55小时?
·维权网报道我夫妇被传唤经过
·维权律师是法律界黑社会/中共喉舌
·中央与香港民主派会晤失败
·香港亲共派的假示威、假抗议!
·王全平案百人律师团发出抗议!
·取消中英人权对话属无赖行为
·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香港团体抗议北京打压新公民运动
·隋牧青律师被取消辩护资格
·北京律协作出打压律师的决定
·上海访民在纽约打苦工未得美元雨
·陕西上千学生罢课遭催泪弹清场
·美议员赞高智晟律师批习近平
·丁家喜、赵常青等四人被判刑2到3年半
·东莞鞋企工人罢工进入12天
·郑州、济南数百访民请愿遭截访殴打
·中国公安部长最怕互联网
·奥巴马复活节的思考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4月19日)
·上海公安派出所巡警今起配枪执勤
·4月20日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
·今起上海千名巡警配枪巡逻
·认识韩正是暴徒属上海访民的进步!
·台湾政治的年轻化、法制化
·上海109市民声援刘士辉律师
·把全中国的黑监狱上网报出来
·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是复活节
·深圳六千司乘人员罢工上海维权显落伍
·王宇律师在大连手机被法官枪走
·告别改革家陈一谘
·德副总理见莫少平律师受阻
·港警方部署对抗占领中环
·建三江四律师遭酷刑代价惨烈
·中共防范互联网防民之口甚于川
·德外长和张思之、莫少平、贺卫方等律师会晤
·香港70多银行家支持占领中环
·曹顺利等三人获马丁.恩诺奖最最终提名
·韩正坚决听习近平不理越级上访
·拒绝上访是习近平的铁腕决定
·谢选骏称中国将成为基督教第一大国
·解放军会进港镇压“占领中环”?
·中央巡视组不受理上访问题
·江苏扬州上千教师罢课要求加新
·解放军将进港镇压习近平对访民让步?
·李金芳:为赵常青入狱一周年而作
·广西千村民县政府抗议上海维权显落伍
·习近平对公民维权铁腕出手
·莫少平律师谈三见德国政要经历
·浙江非暴力给上海维权的启示
·支持上海陈建芳告公安非法搜查
·香港纪念六四游行焚烧邓小平4.26社论
·千名律师大团结历史进入新阶段
·调动驻港部队镇压有否法律依据?
·上千武警拆除三江教堂
·高瑜失踪习近平对批平者决不让步
·香港政改咨询争论激烈
·祭林昭上百人被绑架到派出所
·信访决定就是习近平为首中共中央的决定
·三中国人列“新闻自由英雄”名单
·张少杰牧师庭审中引曼德拉的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到中央巡视组告韩正的全过程

   转载来源:大纪元
    郑恩宠律师接受大纪元独家专访时描述了当天上午到中央巡视组告状的详细过程,及如何跟对方进行一番智斗较量后,才收下他的举报信。(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上海特稿:我在巡视组举报韩正的全过程
   
   【大纪元2014年09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9月19日上午,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略施小计,在警察和保安的陪同下临时改道前往中央巡视组上海驻地,状告上海市委书记韩正。疑似是市委办公厅人员的接待人员起初对郑恩宠状告韩正进行恐吓威胁,当被告知十几万字的材料已通过其他渠道转交巡视组,对方才改变态度。郑恩宠回到家时公安局的人已经在等候,通知他从今天起不允许再出门。


   
    郑恩宠律师接受大纪元独家专访时描述了当天上午到中央巡视组告状的详细过程,及如何跟对方进行一番智斗较量后,才收下他的举报信。
    郑恩宠略施小计骗过警方直奔中央巡视组驻地
    当天上午郑恩宠律师向警方提出因拆迁问题要回从小长大的派出所去查父母的户口,闸北分局派了警察保安各一名陪他同去。郑恩宠以天不好路难开为由建议坐地铁去,当他出了地铁口往中央巡视组上海办公地点江苏路888号方向走了一段后,后面跟的警察才发现不对劲。
    郑恩宠明确告知对方:“你赶紧给市公安局打个电话,我今天要到中央巡视组”,警察称:‘你不要告诉我,我只当不知道’。
    长宁区党校门口到处是便衣、巡警、国保、特警
    在中央巡视组驻地现场看到,门前有七八十访民,外面也有很多的保安、便衣、特警、民警、巡警、城管。
    守门的保安问清楚郑恩宠来访原因后,放他们三人进去。党校内很多铁栏杆拐七拐八,每个栏杆处有三四个警察在指挥,进入楼内教室,里面坐满了人。刚开始郑恩宠以为很长时间才会轮到自己。
    当他听到填好表的人赶紧排队时,他一看只有六七个人。原来很多其他人不是第一次来,是来等消息的。一共有三个开放的教室,每个教室二组人接待,每组两个人,一个管电脑、一个负责接待。
    接待人员威胁恐吓:韩正是你能随便告的嘛?!
    郑恩宠坐了不到5分钟就轮到进去,在靠门的一个接待台,接待他的人看上去六十多岁、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的工号018、另一个年轻一点的016。
    当他递过表格,对方相当老练不看名字、不看身份证,直接看内容问:“你今天告什么内容?”郑恩宠说:“我告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对我软禁了8年,从2006年6月5日开始,每天有3名警察、9名保安24小时把我关在家里,我今天以查我父母户口名义才来的,跟我的警察就在那边。”
    对方瞪大眼睛说:“你怎么告韩正啊?!”
    郑恩宠回答说:“解放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中央巡视组到上海查上海市委主要负责人的问题,并公布电话号码、办公地点。韩正是市委书记,我今天告他是告对了。”
    问:“韩正是你能随便告的嘛?!”
    答:“你们报上登出来没有提条件,谁可以告谁不可以告,你看看我的内容好不好?”
    问:“你告韩正要负责的!”
    答:“当然要负责。”
    对方就把整个表格看了说:“啊,你是做律师的,你告韩正更要负责、要有证据的。”
    郑恩宠说:“当然有证据。”
    对方又问:“你证据那?”
    郑恩宠回答说:“你拿去吧,这二张纸!”他将事先写好的大概6百多字的二页内容给他。
    对方还说“你是律师,你不知道韩正不能随便告到嘛!”郑恩宠非常坚决的说:“习近平现在连周永康、徐才厚都可以告,怎么韩正就不能告那?中央巡视组不是直接就是要查上海市委主要负责人吗?局级的只是附带一下,其他动迁的转上海市委接待室。今天别人都是动迁问题、工伤问题、拆迁问题,你们客客气气的,我们边上桌子也是动迁问题的,你们不该接待的都接待,该接待的不好好接待。”
    “对方说‘我有权审查’,我说‘你可以审查’,你拿过去。对方让边上一个打电脑的年轻人接过去,并将我的信息往电脑里输入。”
    “‘你告韩正太简单了,就二张纸’我说:‘我告韩正十几万字都告了,今天是来看看一下现场。我的信已经通过人大代表、民主派人士送到你们巡视组了,他们让我自己来一趟填表,亲笔写下告韩正的内容,然后证明我交得他们的东西是真的。”
    对方听到这里眼睛一愣头晃了一下然后就笑了起来,“哦,你没有跟我讲清楚”
    郑恩宠回答说:“我告韩正的材料已经去了中央巡视组。现在其他不告,就告他软禁我8年以上这点。”
    “你故事讲的太简单,怪不得我开始没有看清楚。”
    郑恩宠说:“故事如果讲清楚,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对方坚持要问清楚,他回答说:“东八块的事情我坐了三年牢,这个事情归最高人民法院管,我跟你说,如果你受理了你不是越权了吗?你们中央巡视组是不管刑事诉讼的。”
    对方又说:“东八块不是解决了吗?”郑恩宠说:“东八块就是我告的,陈良宇弟弟可能现在被关起来了,陈良宇本人被判16年,周正毅第一次三年,后来16年、、.。”
    “怎么证明韩正软禁你的?”
    对方质问:“你怎么知道韩正软禁你的?”郑恩宠回答:“上海市公安局来了几个处长通知我家属的,闸北区几个处长、局长都跟我见过面,他们都说:‘上海市一二号人物要整你,我们没办法。’”
    对方这时才态度软下来说:“你能不能详细跟我说一说?”
    郑恩宠回应,“详细的,你去中央巡视组查一查,我几十万字的材料都交到你们中纪委去了,今天只是试试看你们接待的怎么样……。”
    郑恩宠指旁边动迁的跟对方说:“不是你们接待范围的,你们认认真真的接待,我现在明白了,隔壁这一桌大概是上海信访办做给中央巡视组看,看对访民有多好。”
    “郑恩宠再被宣布禁止出门”
    当9点离开中央巡视组办公地,他提出要上哥哥那里去一下,跟踪的警察没有称不行,但现在有人找他谈话,只能谈完话后再去。
    当郑恩宠10点回到家,底下警车已经到了,闸北区公安局的史金荣、张晓明找上门,对方告知来谈话不是传唤,并宣布称:“你从今天开始不能出去了,你今天出门时后骗我们警察,没给我们讲清楚去中央巡视组去了。”
    郑恩宠回应:“假如我讲清楚,你还会批吗?”对方说:“我当然不批。”
   上次8月20日郑恩宠因为接受外媒采访被抄过一次家,直到8月21日才允许他出去遛狗、上亲戚家。
    郑恩宠表示下去要去闸北分局信访办投诉,对方称不允许,只能写信。郑恩宠说:“我家走到邮局十五分钟,我去闸北分局信访局十分钟,还要贴邮票非常麻烦”,对方坚持不允许,郑恩宠表示:“你这样做,我要把你的事情上网。上海公安局是怎么阻止我去中央巡视组告韩正,态度这么恶劣,我后来说材料都去了中央巡视组,你们才软下来。”
    接待人员是否是中央巡视组身份存疑
    郑恩宠对今天接待他的人身份表示怀疑,他分析:“这个工号018的人讲的是上海普通话,不像是中央巡视组的人。根据我的工作经验,这人很可能是市委办公厅的人,是为市委常委服务的。他完全捍卫韩正,跟韩正很熟,见我告韩正,非但火大而且还要拦着我,强调我是律师要考虑后果。后来才软下来。”
   
   责任编辑:林诗远
(2014/09/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