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曾节明文集
·案卷失踪案诡异,王岐山现司马懿之态
·透视杨恒均现象
·“见风就是雨”的盲目乐观危害中国反对派 ——兼评委内瑞拉局势
·“热血汉奸”是中共一箭三雕的高级黑战略
· 毛、蒋特型演员的命运反差,再次验证了因果报应律
·特疯子究竟是“里根第二”,还是特效美国进口维稳剂?
·习近平夫妇与毛泽东夫妇的惊人相似预示着什么?
·为什么习近平的高压收不到毛泽东的整肃效果?
· 吕布与杨康
·中共国的社会形态及其致命弱点
·共产党与纳粹的不同特质,决定了它们不同的灭亡方式
·川金会为什么会破局?金无赖没读懂特疯子造假之心
·俄国代理人特疯子,是美国旷世权奸小丑
·由孙权毒杀吕蒙,看统治者的核心利益
·由三十年代末蒋、汪的不同抉择,看中华民国的悲剧,以及民运的战略
·真要独立,也需要先倒共才行
· 中共国的灭亡方式
·解析红卫兵一般荒谬的“川普热”
· 诺贝尔和平奖,与其提名王炳章,不如提名秦永敏
·为什么有的同学群比南极还冷?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是习近平遇刺的预告
·作茧自缚、走入死胡同的中共历史观
· 为中华民国领有蒙、疆、藏地辩
·“六四”不会再来,中共灭亡方式将出人意料
·“六四”再反思:“六四”本来有胜机,机遇诉求宜分开
·警惕:中共已把“狼性文化”树作隐性意识形态
·中共推播“狼性文化”,既是维稳的需要,也是榨取的需要
·谁来还原败者?希特勒诞辰130周年
·纳粹和现行白人种族主义的区别
·从诸葛亮到蒋介石,战略僵硬为哪般?
·习正恩学朝鲜再上台阶:毒死张健,中止开放
·张健暴死疑云密布:扑朔迷离的泰国之行
· 列宁式极权+官僚原始资本主义模式,在习近平手上成型
·“励志文化”是榨干血汗的迷幻剂
·中共为什么要毒死“没有威胁”的张健?
·川太阳粉将再次幻灭:特疯子对华加税为骗选票
·特疯子加税为交易,反对派人士切勿重蹈“顶锅”覆辙
·中美贸易战前瞻:习得独裁机遇,川保连任票仓
·特朗普就是美国的掘墓人
·借助川痞贸易战,习二世掀起新义和团狂潮
·单纯的贸易战决不可能推翻中共 ——驳经济决定论者
·台湾走出反制中共“武统”转折性的一步
·特疯子高唱“反社会主义”,对中共是无的放矢
·中国异议群体为什么充斥着对特朗普的意淫?
· “八九”不再有,希望在台湾
·“红色极权+原始资本主义”的中共模式,是自由世界前所未有的威胁
·要逼退港奸政府,就必须二次“占中”
· 香港人已无路可退
·港人宜成热打铁,反“送中”兼争普选
·林郑月娥比李鹏还厉害
·为什么港人的反占中运动不可能感染大陆人?
·香港“反送中”运动,胡平再显维稳面目
· 胡平希望中国反对派永远失败
·习近平将步赵紫阳的后尘
·香港民主派的胜机:中共决不敢在香港制造“六四”式的屠杀
·反对派人士必须正视中国大陆民众道德大滑坡的残酷现实
·港奸特首与中南海寡头对应图
·后邓时代造成的道德败坏,对中国民主化的阻碍,甚于毛泽东的“文革”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八九”与香港“反送中”似曾相识:三十年前后大陆民众的天渊之别
· 一件前所未见的怪事
· 习近平访朝归来后,倒行逆施必大幅升级
·特疯子的G20戏剧性裸奔,是其赞美六四屠杀价值观的必然结果
·特疯子别动律
· 特疯子与郭吻鬼的惊人相似性
·离奇往事一览
· 中共不敢动武,港人胜利可期 ——香港同胞请大胆地往前走!
·形势危急!蔡英文政府必须急行“对等法”
·比起女童强奸犯川痞及其犹太同伙,王振华是小巫见大巫
·胡平“见好就收”的本质是共产党恩赐民主
· 港人“反送中”的胜利,凸显出大陆维权运动的死胡同
·中共之吃里扒外,为何在共产党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习泽东旗帜鲜明,“反对派”神经错乱
· 透视香港局势:中共明年二月摊牌
· 施琅的阴魂诱惑习近平武统台湾
·特疯子就是中共屠港攻台的定心丸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善本)
·英国人在管理上其实比德国人更高明
· 港人宜以文明的超限战,反制中共的专制野蛮超限战
·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
·中国变天的契机,在香港和台湾
· 由领导人的穿越式挂相知天命
· 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肮脏交易是实,香港挂钩是虚:特疯子在恬不知耻地诈骗
·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 ——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维权没有民运
·“8.19”事件的再反思
·邓小平的祸害甚于毛泽东
·港奸伪警察8.24重开镇压的启示和对策
·港警迅速公安化的启示:制度决定素质
·争普选已经白热化,时间在港人手里
· 特疯子将贸易战与满清债券挂钩,解了习共的燃眉之急
·美国内奸特朗普已全面实现着普京的战略目标
·2020年美国大选前瞻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香港民运果然激化了中共的内斗
·后清为什么宁可引进非洲黑人,也不愿废除计划生育?
·寄语抗争港民:与其围堵机场,不如围堵港警
·特疯子及其英国同丑必成杜鲁门第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早在高中时期我就注意到:古埃及狮身人面像和法老的黄金面具,是典型的黄种人特征;后来桂林电视台工作,搞过一阵文化专题节目,业余时间博览群书,更惊觉古埃及人种、文明与汉文明的诸多惊人相似性。只要不是瞎子或脑残,都能看出:
     一,古埃及人是典型的黄种人。与匈奴人种迄今的含糊不清不同,大量的古埃及壁画把古埃及人种描绘得明明白白,上至法老下至平民,都是黑发、浅眼窝、中低鼻梁、吻部适中、肤色在黑人与白人之间、身材也比白人和非洲黑人来得矮小;这些都与东亚黄种人相吻合;
     二,古埃及文字是与中国甲骨文非常相似的象形文字,而全球除了汉字外,只有古埃及文是象形文字;而且,有心者可以查资料:古埃及文中表示帝王的那个字,与汉字的“皇”字非常像;古埃及人称皇帝为“法老”,“法老”意为“大房子”,这与中国的“陛下”(中国人对皇帝的另称)之意相似;


     三,古埃及人送葬时穿白衣、戴白色头巾、脚系白色织物的习俗,与汉族“披麻戴孝”习俗酷似,而其他民族鲜有有此习俗者;
     四,古埃及的马车制造技术非常发达,这与中国周朝相似。从壁画和出土文物可以看出,古埃及人造的马车,其车毂、车辕、风格与先秦马车几乎如出一辙!而那个时期擅长制作和使用马拉战车的民族,并以此有效克制蛮族游猎骑兵的民族,除了古埃及,就是中国的先秦了。
     。。。。。。
     但是,因为古埃及与中国相隔近两万里之遥,尽管两者之间诸多神似,多年来笔者未敢两者之间联系起来,一直以为是某种巧合。
   
     最近在天涯等处看到网友转帖讨论,忽有恍然大悟之感,多年积郁胸中而混混然不得解的《山海经》,亦因之而茅塞顿开!
     阐述之前,需要首先声明:我不是考古学家,因此万不敢象朱学渊教授那样,在完全没有考古能力、条件和行为的情况下,訇然得出“秦始皇是说蒙古语的女真人”等等高论,我的关于汉族和古埃及人关系的阐述,仅仅是猜想,此种猜想主要依凭直觉,也依托他人所得的一些零星资料。
     周朝人不是中国土著,而是于商朝时由西域迁来,这是周人自己承认的、史料确凿的事实;但是商朝人是否中国土著?迄今查无实证。唯一可知的是,所谓中国商朝的历史文物,在商(殷)王盘庚迁都河南商丘之前,一片空白,形成所谓的“夏商断代史”,这就对“华夏五千年历史”说构成严重挑战;后中共国政府应政治需要,自1996到2000年,组织了两百多名专家,煞费苦心地炮制出“夏商断代史工程”成果,但其工程的最大考古成果——所发掘的“夏朝”遗址,河南省偃师市的二里头遗址一二期全盛期,始终未能发现任何能印证夏朝存在的文物和文字证据,因此,所谓“二里头文化”,迄今只能证明新石器社会当时已存在于中国。
     “夏商断代史“工程在进行中还无意中发现一个重大的怪现象:马车和青铜器均密集出土于商(殷)王盘庚迁都河南商丘之后的“殷墟”中,而无论是在“二里头”,还是在盘庚迁都之前的中原古墓中,都没有发现马车和青铜器;就好象马车和青铜器,是在中国突然冒出来的一样。
     但根据史书记载,商朝是一个马车制造和青铜器高度发达的朝代,青铜器简直成了商朝的招牌;而且,根据周人的记载:商汤伐夏时,动用了大量的战车——这些马车哪里去了?
     这恐怕只能说明,夏朝根本不在中国境内,而立国毗邻于夏的商朝,原本也不在中国境内,直至盘庚时期,才驾着大量的马车、携带着大量的青铜器迁入中国,并征服了中国的土著部落。
     而由夏、商、周传下来的“三皇五帝”,当然也不是中国上古的皇帝(所以传说的黄帝宫在古埃及,并非无稽之谈)。
   
     夏既非中国王朝,那么商、周是从哪里来呢?应该是从古埃及来。何以故?除了以上人种和文明古埃及与商周人(汉族的祖先)的惊人相似性,还有着明确的考古证据:
     人类考古学家的发现是:中国汉族的O3基因是最晚到达亚洲的,其出现的年代与盘庚迁都于殷的大致年代相符,这就是汉族西来的证据之一;
     考古者在战国的古墓中发现了只有古埃及才有的玻璃项链、“蜻蜓眼”等玻璃首饰,而当时中国与中东既无海上贸易也无陆上贸易,这些古埃及饰品,恐怕只能是商周人的先祖,从古埃及带来的,此是佐证之二。
     西晋时期,从战国时期魏安厘王的墓葬中发掘出五卷本《周王游记》小篆竹简,记载有周穆王(约前1001年—前947年在位)万里西游,赴“昆仑之丘”拜会西王母、参观“黄帝宫”的史事,中国史家一般认为周穆王去的地方是青藏高原的昆仑山,但史料明载:周穆王去的地方,需要以“八骏之乘驱驰九万里”,即需要以八匹马拉的大马车跑九万里,昆仑山哪有那么远?当然,九万里路涉嫌夸张,但从中原到埃及,曲线线路在两万里以上,是完全可能的。
     与此相关的一个考古证据是:1993年,奥地利考古学家在一具古埃及女性木乃伊头发中发现了一块丝绸。这块丝绸与木乃伊同属古埃及二十一王朝,年代相当于中国的商周。而在那个时期,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的丝绸出产地,当时中国与遥远古埃及根本不通商贸,且当时中国能够出产丝绸的只有巴蜀,丝绸自给都不足;这只能说明那个古埃及贵妇头上戴的极其珍贵的丝绸,是中国客人所赠送的超级奢侈品。
     当时除了古埃及女王,谁能享有如此的装饰品呢?而除了中国来的高级权贵,谁能赠与此种奢侈品呢?
     这应该能够佐证:周穆王所到的地方,就是古埃及;而西王母,就是古埃及的女法老。
     《周王游记》亦明言:周王室先祖与西王母系同族,本同居“昆仑”国,而后因为种种原因,才不远万里去东方建国。这应该能够说明:中国历史上的“三皇五帝”,就是古埃及人的先帝。华夏民族文明的源头,就是古埃及;由胡夫大金字塔和《黄帝内经》、《易经》等“神传天书”来看,古埃及人的文明程度高不可攀,非常神秘,以致于即使现代科技,也无法破解其中之谜。
     所以某团体称中华文明是“神传文明”,也是有道理的。
   
     《山海经》或许也是重要的佐证,证明华夏文明源自古埃及,而所谓中国的夏朝,就是古埃及的法老王朝:
     《山海经》是一部记载上古华夏文明周边暨其周边地区的地理志,但其所载海、陆、山、岛、人文、方位等特征,与现今中国暨其周边地区根本“牛头不对马嘴”,毫无吻合之处,甚至相去十万八千里!如果上古华夏文明的产生地就是中国本土的话,是决无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因为五千内东亚大陆的地理海陆不可能发生这样巨大的变迁,古今气候虽有差异,但东亚大陆今天的海陆轮廓,在数百万年前就已经底定了。
     这就表明:上古华夏文明地区,根本不在今天中国境内,而在与中国相距遥远的另一地。
     那么,这一地区在哪里呢?应该在古埃及。因为若以古埃及为中心,《山海经》之18卷《山经》、《海经》、《荒经》所描绘的特征,基本上能够应验于现实地理;如《海外西经》,就有着对南美洲的清晰描述。。。这应该能说明,上古华夏文明地区,就在古埃及。而黄帝、炎帝。。。尧、舜、禹等上古华夏文明中的人物,是远离东土中国的古埃及人;而大禹所治的洪水,不是黄河洪水,而是尼罗河洪水。
   
     综上看:夏朝,应该就是古埃及法老王朝;而商朝,则是由中东的另一个黄种人民族所建立,这个民族一度打败和入占了部分古埃及,后在古埃及人的反抗和周边高加索游猎民族的攻击下退了出来,狼狈东迁,一直逃到中国中原才安定下来;所谓商汤伐夏,应该指的是商朝一度征服古埃及的史事;而盘庚迁殷,指的是商朝迁入中国中原的事;而后,本为古埃及近亲和藩属的周人,也在中亚、西亚白种人游猎民族的攻击下逐渐东迁到中原商朝西陲,直到“武王伐纣”,取代商朝占据中土。
     
     但是古埃及人的体貌特征,比之当今中国人也有明显不同之处:  
     由大量壁画和雕塑可以看出:古埃及人普遍是长头、大眼睛、脸型椭圆、女性许多是瓜子脸,容貌非常秀美;这种相貌特征,是异于当今的中国人的地方,因为当今中国人,普遍是扁颅,宽扁脸,小眼睛。。。比古埃及人丑了不止一个档次,这种体貌特征,在华北和东北尤为明显。
     这是怎么回事呢?这其实是汉族人长期遭受北方游猎民族异化的结果。经过“五胡乱华”和蒙古征服,大量的小眼睛鲜卑人、蒙古人在汉化的同时,也令汉人——尤其是北方汉人发生了形貌上的改变,单眼皮小眼睛的人大增;而金国的入主中原和满清的征服全中国,更令女真人以扁颅为美(以硬枕头把新生儿颅骨睡扁)的陋习影响到汉族人——尤其是东北、华北汉人;而以“四野”为主的中共解放军的大举南下,“解放”全国,更把满洲人(女真人)的扁颅陋习深入影响到全国各地。
     扁颅陋习同时造成脸型和身材的宽扁,它和蒙古化的小眼睛一道,令汉族人的形貌发生了异化;此种丑陋的异化,自南宋后就大规模开始了,到了中共“解放”和统治时登峰造极。
   
     当今礼崩乐坏、丑陋不堪的中国,亟需破除满洲化陋习、恢复“周礼”,恢复古埃及人的美感!
   
     话又说回来,汉族虽然异化丑化,毕竟多少保留了东方式(古埃及式)的独特文明;但古埃及文明,在她产生的伟大国度,却久已湮灭了:周穆王瑶池(红海)一曲永别西王母后约一千三百年——公元640年,阿拉伯人侵入埃及,伊斯兰教可怕的凝聚力、以及穆斯林特有的高生育率,迅速地淹没了古埃及人的后裔,令埃及彻底伊斯兰化——至此,顽强绵延数千年,并先后同化了无数蛮族、以及希腊人、罗马人征服者的古埃及文明,竟被枯燥野蛮的阿拉伯大胡子彻底消灭了!
     作为古埃及人的后裔,汉族人要警惕:今天中国境内的穆斯林,仍然是中国文明的心腹大患!
     古埃及文明灭亡的一大原因可能是过于放荡而丧失了抵抗意志。纵观古埃及壁画可以发现:古埃及妇女太漂亮了,而且穿得很薄很露,这反映出淫风何其滋盛;这一点中国要引以为戒,禁欲主义才是真道。
   
   曾节明 写于2014年八月五日下午于夏末纽约州
(2014/08/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