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曾节明文集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反衬出中共即将垮台的前景
·终于想通了:当年胡平为什么一定要打倒王炳章
· 中共即将垮台的一个明显征兆
·青海草原上跨越民族藩篱的永恒歌声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一个疯子的报应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 幼苗即将成树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中共耍流氓的新特点是“挂羊头卖狗肉”,而非“卷旗不缴枪”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中国民主化的最佳出路是回归中华民国正途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共产浩劫真是列宁违反马克思主义造成的吗?
· 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价值所在
·马克思主义究竟为什么残暴?
·第四条道路
·习近平治下政变是迟早的事
·时局观察:讨伐“庆亲王”是习近平对曾庆红动手的信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最初知道徐文立其人,是通过博讯新闻和自由亚洲之声,当时徐文立被中共当局以“人质外交”政策放逐美国,初到美国后打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旗帜,我颇不以为然。我那时正困居桂林,因文字惹祸打上了“永不录用”的标签,前途一片黑暗,因此恨不得明天就爆发武昌起义。多年后才明白:主张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人不一定要效颦甘地,而往往是策略。2003年的时候,在中国大陆策动武装起义,纯属痴人春梦。
   
     随后通过政治启蒙老师陈泱潮前辈,进一步了解了徐文立和民主墙尘埃厚重的历史,在陈老那里,老徐的形象黑夜比白天多,但我仍从中感觉到:文立前辈是一个社会活动能力很强的人。其后一直没有机会以第一手的方式了解徐文立,直到流亡泰国的第二年年末,有一天老乡和难友李志友告诉我:徐文立来电邮,说很欣赏我的才华,并邀请我参加中国民主党。这李志友去国之前,是民主党广西党部主任,当时接受以徐文立为召集人的海外流亡总部的领导,自然不是在开玩笑;而徐文立则是响当当的“民主墙”运动和1998年中国大陆民主党组党运动的双料核心成员,是名副其实的民运元老级人物。


     得徐老如此看重,余不禁既感动、又惶恐。可惜我与民主党缘分失之交臂,因为前一个月我已经接受刘国凯非常殷切热情的邀请,而已经加入了中国社会民主党。
     我那时正在支持林道忠举“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委员会”的牌子,之后闻知李志友因为参加过林主持的一两次活动,而受到徐的严厉批评和警告,被迫在党内作了检讨,遂觉得此前辈气量太小,在曼谷的热浪中,我还昏昏然地写下两篇文章,不点名的批评徐文立,但徐文立未有任何反馈。后来的事情迟迟地证明,徐文立是对的,应了那句话“姜还是老的辣。”
     自以为从此与老徐结下梁子了,后来证明再次错了。
   
     2013年三月底,我赴纽约市参加中国社民党“三大”,终于得以亲睹作为嘉宾的民运双料元老徐前辈真容:徐文立中等个头、身材匀称、六成秃头、鬓眉花白,但精神矍铄而举止利索,颇有些鹤发童颜的感觉;徐看人目不斜视,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一望就知道他的视力很好、实属精明干练类人;三月末四月初的纽约,春寒陡峭,徐前辈外出时戴着贝雷式软帽,穿着浅色风衣、内衬西装,显得雍容贵重,会场内外,他举手投足彬彬有礼,从容得体而不做作,很有外交家的风度。
     开会之前,坐在主席台薛伟,时向身旁的徐文立示意说:“这个就是曾节明。。。”本以为因自己不识抬举、徐文立不会有好脸色,没想到老徐竟主动向我点头致意,并在开会的间歇,在电梯碰面时主动与我握手并攀谈起来。。。。。。
     同样的事情,另一位我得罪过的元老——“民主墙”志士吕洪来先生对我的态度,就与徐文立迥然有别。2009年“六四”二十周年期间,我在曼谷写了一篇指责吕洪来的文章,为此当时同样流亡曼谷的吕洪来先生耿耿于怀,在曼谷碰面时黑神板脸、拒不握手、后来又狠狠地当众批了我一顿方肯罢休。当然,我的那篇批吕文章也是有失公允的,后来林某某的无底线超低档表演,也证明了吕洪来“姜还是老的辣”。
   
     徐文立擅自外交是有口皆碑的:陈泱潮和曾大军先后告诉我,2006年民运柏林大会,“小平头”姜鸿突然“抓特务”搅局、袁红兵支持蒙、藏、疆独立的演讲,引发激烈的争吵,两次都曾导致会场大乱,两次都都由徐文立出面化解纠纷、息事宁人、稳定局面。
   
    虽然早知道徐的这个特长,但徐文立的雅量还是令我感到意外,“三大”期间,赵岩曾在会上当着徐文立的面,批判徐的“人大代表入手说”,赵直斥此说不切实际,人大代表是党的工具、没有自己的办公室、许多甚至是“内定”产生的,连选举过场都不走。。。这种人不可能接待访民。赵岩这样不给面子,换了别人,很可能坐不住了,至少也会要求补充发言,施以抗辩。。。但对赵岩的炮轰,老徐却始终微笑面对。其雅量高致,可见一斑。
   
     拙作《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上帖后,万不料徐文立亲自打电话来,与我扯谈大政时局,徐前辈告诉我:这篇文章他已加了点评,推荐民主党党内同仁阅读。。。徐老在电话中反应敏捷、思维敏锐、对时局有很深刻的洞见,丝毫没有同龄人惯有的僵化。。。徐文立是第一个亲自打电话给我的民运前辈。
   
     我在感激和佩服徐老前辈的同时,也为他与陈泱潮、王军涛、魏京生之间的关系而感到遗憾。于是想起了顾诚的《南明史》。夜读《南明史》,在“怒发冲冠”的同时深叹:满人之能征服中国,并非八旗军强劲无敌,而是汉族人自己打倒了自己——晚明的济济人才,无论是智谋还是武功,难道输给了辽东女真人吗?
     叹息之余我也深悟中共之愚蠢:中南海把大批象徐文立这样的大才逼成敌人、不给出路,与盛唐李世民、武则天等人收罗天下英杰反其道而行之,这样的政权岂有不亡之理?
   
   曾节明 写于2014年八月二十六日于纽约州秋燥中
   
   
     
(2014/08/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