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一个上海访民法律顾问的品格?]
郑恩宠
·彭永和律师退上海律协诉收费7000万
·吴爱英倒台709案会平反?
·习近平高度肯定舒晓琴对访民政策
·十九大前被传唤20日提前会上海
·国家信访局长十九大前接见访民
·十九大前被刑事传唤20日提前回上海
·习近平接班人梯队李克强等四人
·教训:35冤案26件未听取律师辩护
·外媒:韩正明升暗降被调虎离山
·李强接替韩正将打多少上海老虎苍蝇?
·党章淡化“三代表”姜维平论江家出事
·没有中国律师郭文贵必然失败!
·中共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
·中国无罪判决万分之八西方20%
·向10万党员律师要免费法律援助?
·李强主政上海是合适人选
·习近平与韩国人权律师总统达成和解
·十九大后祝圣武律师行政复议公开
·中国律师权益关注网办的好!
·习近平将推出律师调查令制度
·文东海是不怕丢饭碗的人权律师
·地方文革史交流网办的好!
·王宇等70律师709家属等15人联名信
·台湾四人权律师
·越南废除户籍制度欢迎习近平
·十九大后各地老虎相继落马
·关注上海律师欲跳黄浦江暴司法黑幕
·上海法院丢失起诉人诉状黑幕重重
·十九大后黑龙江6厅官同日被捕
·美国是律师谈出来而非打出来的
·网络禁不住翻墙并不难
·上帝拣选律师缔造了美国
·不修订《国家赔偿法》难得人心
·中共高层论亡党和被历史淘汰
·民众期盼中共虚心学习越南改革
·有关台湾《政党法》信息
·在台湾国民党的党产被没收
·李昱函律师被捕人权律师成政敌
·上海丁德元案的几个看点
·江天勇律师案11月21日长沙中院开庭
·阻止孩子出国就读属没有自信心政府
·王宇律师夫妇继续发声
·大搞电视认罪中宣部高管也会落马?
·上海三官员共同犯罪获重刑
·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文东海律师诉云南律协案12月14日开庭
·“免费”上访拿维稳费后果严重
·上海房价再过十年也不会跌
·好律师大有人在并不都在监狱中
·四川三老人拒官派律师要自请律师
·走进人权律师的情感世界
·勿忘知青回城的维权抗争运动
·5任律师20年新疆周远案从死刑到无罪
·上海丁德元案几个看点和教训
·北京、广东律师为被强拆上海大四学生服务
·依法治国从律师权益开始
·中国人权律师李苏滨去世
·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誓把反法治势力钉在耻辱柱上律师
·2013-2016政府法律援助为76亿元
·2018年9类人员须通过法律资格考试
·律师实名举报贪官为何被刑拘?
·经律师辩护两法轮功学院无罪回家
·美国将中国一公安局长列入黑名单是事实
·律师年掏50亿腰包搞法律援助
·唐新波律师团队整理法院处理1.2万受贿案
·俄国律师挑战普京竞选总统的启示
·法界泰斗、律师发对北京驱赶外来人口
·11律师为福州大抓捕案11被告辩护
·整律师上海司法局长的结局酸溜溜
·不要入狱后才急需维权律师
·《信访法》出台判访民“死刑”
·韩国有“全国动迁户联合会”
·举报黑律师、不良律师是每公民责职
·丁德元首先是基督徒后是维权公民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8新年献词
·王全璋无罪!中国人权律师团新年呼声
·中共高层为何开始承认“死磕”律师
·真假维权抱团取暖的分水岭
·维权律师英雄和巨大影响力
·习近平论干部专业化专门化精细化
·709李和平律师新年开始发声
·中共向看守所派驻法律援助值班律师
·709案为何高调开场低调收场?
·为入狱维权者筹集律师费值得提倡
·2018“福州”案律师辩护团组织得好
·《律师法》修改进步与倒退
·上海有访民要炸律师的破船
·房子用来投资的货币定会贬值的
·老板们为何纷纷与政府闹离婚
·当局用官派律师排挤维权律师成风气
·维权者糊涂骂律师结果很差
·中共加紧提高“赤脚律师”入门标准
·中共30年对国民法律援助真相
·中国人申请法律援助难于上青天
·中国法官逼律师为娼
·香港人权律师任大律师公会主席
·王宇律师儿子出境就读当局明智之举
·中国法官犯罪率远高于律师犯罪率
·纪念曹顺利要走向健康方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上海访民法律顾问的品格?

    这几天从全国各地传来消息,中央巡视组到各地后拒见访民,从各地官媒的公开报道,访民问题并不属中央巡视组解决的问题。再次证明,习近平要韩正尽快解决上海的访民问题,而韩正不作为,拖着不办是谣言。
    制造这个谣言并对这个谣言推波助澜的,恰恰是上海个别感觉良好的所谓访民领袖。有个自封是上海访民法律顾问的人,前几年在网上用真名发表文章,我只要见到胡锦涛、温家宝谈五分钟就可以并发表具体谈话的内容,似乎上海访民的问就可解决了。
    此人, 最近用一个几乎无人知晓的笔名,转载一篇上海访民中黑势力人员蔡文君用下三滥语言诬名我的文章。我欢迎一切批评,但是一个以往很张扬的上海访民法律顾问,在法庭上滔滔不绝的英雄好汉,用公开姓名发表网文并接受海外记者采访上百次的法律顾问,怎么这回用几乎无人知晓的笔名,转载他人下三滥的网文呢?该人曾经用真名发表长篇网文并在网上公开批评我,我表示欢迎,但是我只见到一篇就无下文了。怎么现在退步了,用笔名去抄他人的滥文呢?
   转载来源:自由亚洲
   


    冤民向中央巡视组陈情被困家中 北京媒体人员遭维稳队围殴
   2014-08-01
   
   图片: 2014年7月31日,大批访民在北京市体育馆等逾三小时,仍未有巡视组人员接见。 (六四天网)
    中国官方媒体近期时常宣传中央巡视到各地调查,并推动反贪。但据本台记者了解,各地民众要向巡视组伸冤,经常遭到地方官员阻挠,甚至迫害。河北省邢台临西县摇鞍镇一村民长期上访不果,本周五试图向在当地调查的中央巡视组反映情况,被当地官方人员围困在家。期间,中央级媒体的一位记者前往采访,遭到十多人围攻。这名要求匿名的记者周五告诉本台记者,与他同行的司机遭到殴打,并被扣押,当晚尚未获释。而该县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徐明国接受记者查询时,否认打记者。
   
    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义工张书芬星期五告诉本台,邢台临西县摇鞍镇西贺伍庄村访民车翠玲因其丈夫车祸身亡,村干部霸占其家的口粮田,她多次找有关部门,不但不给解决,还将其劳教一年。在车翠玲不知情下,镇政府官员李书庆、李玉吉给车翠玲的两个孩子办了补助卡,后来发现卡上这笔三万五千多元的补助款被人领走。车翠玲曾向镇委书记杨章军反映不果,日前打算向现在河北的中央巡视组反映冤情,却被政府人员看守,不准出门。车翠玲找来媒体记者,却遭到围攻:“好多人包围着她家周围,把她看紧了,报社的记者去了也被打了,司机也被打了,被扣了”。
   
    村民车翠玲周五告诉记者,补助款有三万五千多元,却发现被人挪用,去镇政府拒投诉,但不获受理:“而且我麦子被偷,牙(因上访)被打掉,我现在没有门牙,我35岁。导报的翟磊开着车来了,又把司机打了。现在我在屋里插着门,怕他们闯入屋内,夺我的手机,他们在门口坐在车里,有七八辆车都在门口,全乡的都出动了,连计划生育的、扫大街的,站门岗的,都来了”。
   
   记者:他们怕你做什么?
   
   回答:反映情况,伸冤。我上北京喊过冤,就把我劳教。
   
   记者:问一下,这个记者今天就没有见到您吗?
   
    回答:见到了,还没有采访,一下子就围上来就打,翟磊一看事情不好,上车就往南走了,司机王志光被打了。
   
    遭到地方政府人员围攻,但要求匿名的记者周五告诉本台:
   
    “车翠玲坐上我们车之后,还没有说几句话,乡政府的工作人员带来十多人,就不让我们车走,车翠玲赶紧下车,下车后我们往前走,我们向前行驶一百多米,发现没有路,我们掉头,回来的路上又路过这个地方,车翠玲刚才上车的地方,她把材料给我,我就看了一眼,也没有收材料,乡政府的人员全部围过来,不让我们车走,我拿着自己的手机先下车了,我刚走不到十分钟,他们把我们的司机打了,抓起来了”。
   
    这位记者说,他多次致电司机,但电话始终无法接通:“现在这位司机电话联系不上,没有任何消息”。
   
   记者:司机叫什么名字?
   
   回答:叫王志光,他们的宣传部长叫徐明国,他手机是136XX。
   
   记者致电临西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徐明国询问情况。
   
   记者:是徐部长吗,您好。
   
   回答:你哪里啊?
   
   记者: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问一下今天上午有新闻从业员在你当地被打的事?
   
   回答:你是哪里?
   
   记者:我是记者,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想问一下,有新闻从业员在西贺伍庄村被打的事情。
   
   回答:没有啊。
   
   记者:有一个司机好像还在你们那里,现在还没有放。
   
   回答:你找谁,是不是打错啦。
   
   记者:没有打错,是你的电话号。
   
   回答:你是哪里?
   
   记者:我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回答:自由亚洲?你打错了。
   
   记者:没有打错,确认是您的电话。
   
   这位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径自挂断电话,记者再次致电,对方不接。
   
    临西县政府涉嫌违规征地的情况,早有耳闻。据中国新闻网去年报道,就媒体报道河北省临西县万亩良田涉嫌违规建园区一事,临西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徐明国,4月8日晚间回应称,近期大量网站、贴吧、论坛、博客相继出现了临西县违规占地建园区的文章,引起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现已查明文章反映情况不属实,相关部门已启动维权和起诉程序。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林迪/嘉华)
(2014/08/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