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张思之:报关心浦案友人书(图)]
蔡楚作品选编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流星的歌—致 大 海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月夜思(图)
·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记梦-疑又是阿纤(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花落不愁无颜色(图)
·致万之
·心境(图片)
·诗友殷明辉近照(组图)06年8月
·再答明辉兄(图)
·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
·殷明辉:莫比尔城访蔡楚老友(图)
·我家的杜鹃花开了(组图)
·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我家的竹林初长成(组图)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思之:报关心浦案友人书(图)

   
   [日期:2014-06-11] 来源:参与 作者:张思之 [字体:大 中 小]
   
   张思之:报关心浦案友人书(图)

   


   浦志强(1965年1月~),河北滦县人。现为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执行合伙人。2013年12月20日,获《中国新闻周刊》评选的“影响中国2013年度法治人物”。
   
   
   (参与2014年6月11日讯)2014年6月11日 15:43
   
   
     6月9日17时30分,意外地得到机缘会见浦志强,恰在等见之时,网上传出一些关于“会见”的说法,“所”里警官甚表不解,反复解说,“我们安排你单独会见”,其他人不可能仿行。会见室除有一位官员负责安全外,估计没有实施监控措施(如录像),交谈整整一小时未受到任何干扰。浦入室,似乎也感意外,坐定,两人隔窗互握致意。见他长发很湿,应是刚刚洗了头。
   
   
   以下先归纳浦的谈话要点,加引号处,是原话。
   
   
    一、“几乎是天天提审,有时长达10小时,现在有些腿肿,估计与时间过长有关系”。老这么干,“身体会招架不住”。
   
   
    “所”里在看病服药上,“现在挺好”,用上了胰岛素,还送到航空总医院看过一次。
   
   
    “饮食条件与外面当然不一样,但我在克制。有时一餐只吃一个馒头。”
   
   
    二、提审的内容宽泛,“罪状”(这个词,出自我)涉及许多方面,他逐一讲了要点,但嘱我“现在不要对外讲”。
   
   
    陈述中,他说:我的日记、电脑都被抄走了,那上面的许多内容,很难都记得住,一时也讲不清,“等以后核对吧” 。
   
   
    三、在谈到某项涉嫌问题时,他说:“我估计这个问题会把振红牵扯进来”,说后等我答复。我说,“是的,牵扯到她。”
   
   
    四、“估计这一两天会下逮捕令,要进入诉讼程序了,担心你身体吃不消,不能累了你。”他紧跟着说,“某人办这个案子,不合适,某人合适些(他点了名,我想暂隐为好)”,“你看……”。我中断了他的思路,说:现在既然没变更强制措施,何必考虑这些事,到时候再作商量也不迟。他未坚持,只是补了一句:“工作量很大,那么多的网络资料,得有个准备。”
   
   
    五、他语调沉重地说:“律师,以后做不成了,出去以后干什么呢?”停顿下来,若有所思,也许是期盼我说个意见,但我不想用“远景”,替代“愿景”,坚不回应。等了一下,他说:“我曾许过一个愿,不知能不能还上?”再作停顿之后,他说:“今后,会好好照顾家庭,照顾朋友。”“我想念老母亲,还有岳父岳母,不知他们现在好不好?”
   
   
    我回答说,怪我不好,实在对不住,这些情况我都忽略了,今天没法具体地把情况告诉你。不过你夫人让我转达她对你说的三句话:“面对现实,保持心态平衡,不要乱了方寸;务必搞好身体,这是第一位的;今后生活,会全力照顾你。”
   
   
    他听后心有所动,说:“听懂了。请她转告儿子:这番经历对他是很好的磨砺,锻炼,从中会学到好多东西,今后能更有出息!”
   
   
    我告诉他,听夫人说,儿子目前状况很好,也平静,“放心”。
   
   
    六、告诉孟群,振红儿子的上学问题,要“两家合力”,尽全力供,不能荒废。
   
   
    振红房子的“按揭”,要按月给她们交上,她丈夫工资低,承担不了。再告诉她--
   
   
    七、家里的钱不够支出,可以卖房子。律师事务所原先付给我们的“房租”,现在如不再给,不要去要,一切顺其自然,我给所里添了很大麻烦,我知道!
   
   
    八、谈完“家务”,他问我:“×阿姨好吗?”
   
   
    “很好。非常关心你。几乎天天同我谈你的事。”
   
   
    很明显,这种情况使他动了情,于是很难自禁地说:“请代我问候朋友们!我给大家添了麻烦。”而后又专门具体地说:“请告诉×,改行吧,别干现在的事了。不是时候,干不成什么!”
   
   
    他在“难”中,依然心怀亲友,令人感动!
   
   
    谈话结束时,他隔窗朝我深鞠一躬,我屈身回报,百感交集。下面报告我的总体观感,作为我对友人的“整体”回答--
   
   
    第一,精神状态:我概括为:坚毅充分,坚强逊之。必须说明:从未尝过“牢狱之灾”的人,在那样特定的不言“人道”的环境中,不去回顾“往事”,念念亲情,做到纯而又纯的“坚强”,不可思议。我自省办不到。志强谈及亲友,眼眶泛红,忍泪不垂,这种柔情,或者更是可爱处。所谓“逊之”,仅止于客观描述景况而已。
   
   
    第二,身体状况,我判断,健康水准在下降,实宜“保外就医”,我们前此的申请已被驳回,但驳回的“理由”十分抽象,情属套话,没有一句实质性的东西,因此拟再次提起。
   
   
    第三,对“案情”有了大致符合客观情势的预计,因而心理准备比较充足。
   
   
    第四,就“案情”而言,目前的发展对当事人非常不利,侦方下手之重,尽管我有预测,不料仍不到位。
   
   
    所谓“再有三几天就可能放人”,纯属笑谈;“顶多判个三两年……”,也是幻想。
   
   
    硬整个“数罪并罚”,何其恐怖?!
   
   
    作为友人,宜有思想上的准备,否则不易应变。
   
   
    另有几句题外的心内话--
   
   
    我作为浦的律师,欢迎对我前段工作的批评、指责。我会有判断上的失误,例如咬定“提审”是拒绝律师会见的借口就是。5月18日,我对记者说,浦案是个平常的案子,我以正常的心态对待。那时是想把问题圈在“寻衅滋事”上,因为浦的“五·三”行为与“寻衅滋事”应属“风马牛”。目前情况已有重大发展,浦案决不是一个平常的案子,人们似不宜用平常的心对之。情况需要集思,需要合力。
   
   
    同行之间有不同意见是常态,属好事。想法不同,方法各异,风格不同,判断有别,没有什么不好!千万不要因有“异”而弃“同”。目标一致,其他的都可商之议之。贵州小河案中的经验何其宝贵,怎能轻易忘怀?中国律师在大事面前既不糊涂,也不马虎,在要案中群星闪耀,会显出中国律师的力量与光彩。
   
   
    法律至上,公理必胜!
   
   
    张思之
   
   
    2014年6月11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2014/06/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