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曾节明文集
·九鼎证明夏朝有文字,且是证明中华文明起源何地的关键证物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退步的怪象,满、蒙的征服,既是结果,也是原因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纵欲不可取,禁欲不可行,兼驳尹胜
·透视十九届四中全会:习近平元气未损,今后倒退将变本加厉
·四中全会的倒退风向标:“逃顶大师”清仓撤逃
·曾节明:四中全会拐向何方/美英对港问题/未来领袖在田间
·曾节明:四中全会拐向何方/美英对港问题/未来领袖在田间
·“秦”始“清”终的玄学思考
·中共国物价全面暴涨的背后/习近平在学朝鲜,打造有中国特色的“主体思想”
·中医具有西医不具有的优势,拜科学教的态度不可取
·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反映出来的重大信息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中共即将攻台,台湾宜早做准备
· “小粉红”是无所谓真相的,兼论对付小粉红的诀窍
· 国民党引进了共产党专政的话语体系,国共两党将同归于尽
·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拿香港人权做交易,特朗普与中共下一步的勾兑暨港、台的凶危
·暴力抗争的价值,暨胡平绝对推崇和理非的荒谬
·习近平搞砸大陆,毁掉香港,台海战争的浩劫临近
·香港问题中共图穷匕见,台海战争已近在咫尺!
·港民再不上街声援“勇武派”,香港自由将被赶下海
·这个对比证伪了华人低劣论,也是大陆人三十年来只能维权、没有民运的根本原
·为什么太监和女人当权,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为什么当了权的太监和女人,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香港高院和美国参院沉重地打击了习近平的权威,加剧了中南海的分歧
·香港法案的影响,及川痞将会如何选择
·秦朝的技术之迷
·以周易预测香港人争普选的前景
·以周易预测香港人争普选的前景
·刘备为什么成不了刘邦第二?兼论习近平
·为什么老革命不如新革命,新革命不如反革命?
· 习近平红卫兵治港、制台双惨败,武统台湾浮出水面
·香港区议会选举证伪了胡平,下一步中共会对香港下什么毒?
·普选是硬道理——港人的五项诉求可凝缩为一项诉求
·普选是纲,其他都是目——港人一项诉求胜过五项诉求
·港人要靠台湾更靠自己,不要奢望英、美帮忙
·维权访民现象:一件不知是可笑还是可悲的真事
·拼车经历——切身感受白川粉
·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李元洪事件戳破了中共伪民族主义的画皮
·儒家不等于中华,华夏文明包含诸子百家
·中共对弹劾指控的反应,照出了川痞通共的鬼脸
·大陆川粉的文化基因缺陷:漠视程序正义
·川普的逍遥法外暴露出美国的体制缺陷
·也谈中共武统台湾时间节点、及兵力使用分析 ——兼与姚诚先生商榷
·川普的经济成就与中共一样是短期行为:在我走后哪管洪水滔天!
·中文语境不是中国人不正常的原因,汉语之先进远超世人想象
·川痞以经保政短期行为与中共酷似,对世界前景的另类预测
·特朗普的反社会主义,与马克思的反资本主义一样偏缪
·中国没有左祸、右祸,只有专制独裁之祸
·什么是左派、右派?中国存在未来极右派专政的高危
·伪民族主义和反“白左”:中共保专制、防清算的两剂毒药
·经济极右派同样反人权
·高唱“四大自由”的富兰克林. 罗斯福其实是一个法西斯分子
·儿子大事不糊涂
· 特朗普袭杀苏莱曼尼的用意及后果
·川普刺杀伊朗高官,令美国重返亚太流产,中共成最大得利者
·中共特务的特征之一:始终为中共战略利益而欢呼
·台军坠机事件为中共制造,意在打击蔡英文选情
·川普袭杀苏莱曼尼的性质及重大影响
·立此存照:周一台湾大选,蔡英文必胜韩国瑜
·共产党政权灭亡前有哪些征兆?
·美国是正义化身吗?——双重标准背后的利益考量及其他
·特朗普愚蠢卑鄙的中东政策,让中共获得了战略优势
·骗子治国结硕果,特疯子对华贸易战以失败告终,中美关系前瞻
·中共真能够“东方不败”吗?驳芦笛
·台湾政局前瞻,国民党边缘化,第三党或崛起
·中共转移视线手法精致,大陆废拉败坏扭曲
·极权防疫:武汉封城恰如长春围城
·武昌起疫,湖北被封:今明两年是中共的大劫
·曾节明接受赵岩采访:一错再错,封城把中国推向社会危机
·丧失修错能力的末路专制狂奔:封城正把中国推向全面的社会危机
·习共当局掀起对湖北人的空前歧视,湖北同胞当如何自救?
·中共败坏社会道德的具体手法:不断地制造对特定社会群体的歧视
·中共煽动仇恨武汉人以转移视线,武汉人当如何自救?
·习近平顽固坚持极权倒退,不断加重疫情,必激发倒逼浪潮
·封城防疫为何大错?欲对武汉断网,习近平顽固坚持极权必引发倒逼革命
·七律. 江夏感怀
·满清亡于武昌起义,后清亡于武昌起疫
· 中共最怕冠状病毒,号召所有的感染者上街要民主、要生存!
·应对瘟疫,为什么封城会造成更大的灾难?
·武昌起疫后红朝数尽标志:救招解招反自捅肺管子
·中共急建火神山、雷神山两医院的玄学预兆
·预言2020年新冠状疫病危机下的中国前景
·几乎所有人都没想到:共产党极权的克星是瘟疫
·极权大系统为何防治不了瘟疫?中共政权必因瘟疫步满清后尘
·中共垮台之异象,武汉龙门竟被大风吹倒
·从玄学解读:广州SARS=1911年广州起义;武昌起疫=武昌起义
·面对疫情恶化,习近平的甩锅、卸责、抓权、强专制伎俩注定救不了局
·中共的极权大系统为何在瘟疫面前一败涂地?
·钟南山其实是中共特级舆论引导员
·四月疫情消失是弥天大谎
·习近平在利用瘟疫复辟文革式的极权,必很快失败
·陈秋实被被当作新冠状病毒感染者隔离,警惕中共以瘟疫大规模谋杀异议人士
·中共高层或逃离北京:新冠状瘟疫已危及中共政权
·七常委作逃跑准备:新冠状病毒已危及中共政权
·美国电影《中途岛之战》:美国的实用和日本的凄美
·新冠状病毒冲击下,中共政权危机全面加深的信号
·新冠状惊人规律:越挺共越染病,新冠状病毒是上天派来结束中共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明成祖朱棣把中国首都由南京迁到北平,本来在正史是倍受争议的,批评的意见还占了上风,但中共当局的御用史家为了凸显中共统治者定都北京的“英明”,对朱棣迁都北平一向大力吹捧,说它“加强了北方的防御”、稳定了国防、促进了北方的经济发展云云。
     事实真是这样吗?非也。朱棣迁都北平,非但没有增强北方的防御、稳定国防、促进北方的经济发展,反而种下了中国历史上第二次整体亡国的——满洲征服(也即满清入关)的祸根;除开有利于自己的皇权外,朱棣迁都北平完全可以说是有百弊而无一利,而且危害非常深远,以致流毒至今。
     首先看,促使朱棣迁都北平的主要因素,是北方的防御的因素吗?恐怕没有根据作肯定的回答。因为朱棣篡位后,明朝北部边防并未吃紧。从史料来看,一个突发的偶然事件,很大程度刺激朱棣下定了迁都的决心,这个突发事件就是景青行刺事件:


     《明史》记载:永乐三年,在南京的一次早朝当中,左佥都御史景青突然抽出藏于官袍中的利刃,扑向朱棣,朱棣猝不及防,幸亏两名侍卫拼死搏斗,制服了景青;景青遭斩首示众(他很幸运,换在满清绝对是凌迟),朱棣觉得远不解恨,遂下令剥了景青尸体的皮,挂在正阳门上示众。几个月后,又一次朱棣外出巡视,回来经过正阳门时,已经风干的景青人皮,竟然被风吹得掉了下来,正好落在朱棣乘坐的舆辇前,吓了朱皇帝一大跳。
     这一惊非同小可,其后他很快下令:改北平府为顺天府,称其为“行在”。同时开始迁徙内地民众入北平,为建都做准备;永乐四年,正式下诏兴建北京皇宫和城垣。。。。。。
     当然,促使朱棣痛下决心迁都的,不仅仅是景青事件本事,景青事件只是一个导火索,它更是一种征兆,喻示着燕王朱棣的皇权,在南京并不巩固:由于朱棣得位不正,篡位后急于树威,杀害大批建文前朝的官吏,甚至史无前例、丧心病狂地诛杀不肯“曲笔”的史官(方孝孺)十族。。。而这些官僚多为江浙士绅,因此,明成祖朱棣与江左儒林士子阶层的裂隙,不可能不深。
     这种事态,自然强烈刺激朱棣将首都迁往自己的势力本部——北平。总之,认为朱棣迁都北平,主要是为加强北方防御说,缺乏根据;而依据充分的是:朱棣迁都,显然主要是为加强本人的皇权。
    朱棣迁都幽燕,就长期来说非但没有起到加强北方防御的作用,反而破坏了朱元璋创建的完备的北防体系,大大削弱了对北方蛮族的韧性抵抗力:
     由于长城一线大致是游猎和农耕的气候分界线,故长城内外,是历史上中国防御北方蛮族天然的前线;迁都北平,就等于把国家的政治中心迁到北方前线附近,从此保卫首都的需要,取代了一切防务,成为国家的头等大事;从此重点防卫(防卫北京)取代了原先朱元璋制定的均衡防卫,成为长期国策,这就造成了以下重大弊端:
     一是破坏了北防系统的均衡。首都决不能被攻破,否则就有覆国之危,此乃政治常识;为了防护北京,万无一失,明朝不得不在全面翻修长城的基础上,增筑由晋北到山海关的“九边”——长城支线,来拱卫北京,并沿九边遍设军事要塞——“卫所”。
     由于一国财力和人力是有限的,“彼涨”必然导致“此消”,新增拱卫北京的重头需要,迫使明廷不得不很快由西、东两面向北京方向收缩长城防线,并将塞外的防线由北向南内收:先是废撤西线,由哈密卫撤退到嘉峪关,再缩到河套,明中期以后又放弃河套,退守到晋北;在东(北)面,明中期后退到松花江以南,明末再缩到辽宁中部以南,山海——吉林——鸭绿江的卫所废弛,为建州女真的兴起创造了条件。而为了重点防守北京,迁都北平不久(朱棣死后),明廷就不得不放弃由常遇春创立、能同时俯瞰蒙、满地的开平卫,以及前辽王卫所,向南退守至居庸关至山海关一线。
     拱卫北京的重点需要,导致明朝北防系统向幽燕退缩内守,西、北、东三面日益空虚,此不仅招致其后蒙古瓦剌部、鞑靼部的进逼、肆虐,更埋下了辽东后金(满清)崛起的巨祸。
     二是破坏了中国对北防蛮族的韧性防卫能力:
     首都迁到北平后,明朝的国防力量,倾注于拱卫幽燕的重头需要,而无力顾及长城以南的二、三线防御。原来明朝苦心经营的晋冀鲁二线防御、黄河三线防御、淮防、江防,在朱棣死后很快废弛了;明朝的国防能力,从此集中于北京“九边”一线,一旦突破了这一线,就等于突破了全线,这样的国防,也就完全丧失了韧性,如景德瓷器般的易碎:表面上看明朝在北京附近军威颇壮,但只要“九边”的军队一失败(或投降),外敌就长驱直入,如无人之境。
     1645年满清渡黄、淮进攻南明,南明之所以连南宋十分之一的抵抗能力都没有,简单归咎于腐败是大而无当的(宋朝并不比明朝廉洁),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明朝因为定都北京,早已抛却了宋朝的内线防御系统。
     而朱元璋在开国之初设立的北防系统,就不存在以上诸种大弊:
     由于当时的国都在南京,距长城一线在1200公里左右,这是防御北方蛮族的理想纵深空间——蛮族即使突破了长城一线,也难形成致命威胁;蛮族若长驱直入直取南京,则有孤军深入和不习水战、气候的艰难;因此,朱元璋可以打造均衡的北防体系。事实上,朱棣北迁之前,明朝的北方防御体系取法于汉,而与明成祖以后的体系有很大的区别:就是重在经营长城以外卫所系统,以哈密、河套、定襄(山西以北)、开平、辽阳等战略要地为据点,编织抗北系统,并未被动依凭宋以后已经破败不堪的长城。
     由于定都南京问题,所以朱元璋在设立北防系统的时候,特别考虑了一旦长城防线被胡人突破,该如何防御的问题,为此精心设立了贯穿山西、河北中部直到山东沿海的二道防线;再设立黄河防线、效法南宋设立淮河到大散关三道防线;且在太平府到江阴设立防卫南京的长江水师。。。这些部署,都是非常有远见的,可以,这些有远见的内线纵深防御部署,都随着朱棣北迁而废弃了。
     当然,定都南京也有着相当大的弊端,就是距长城一线偏远,有“偏安”之嫌,故朱元璋对定都南京并不满意,曾立志迁都关中;但这个遗愿,随着朱棣的“靖难”上台,而被永远抛弃了。
      朱棣迁都北平,在毁坏朱元璋均衡北防系统的同时,也是在以民族、国家为赌注,剑走偏锋地弄险。在冷兵器时代长城一线是天然前线的当时,迁都幽燕,如同迁都于虎口。由于北京城距长城一线最近处仅四十公里(八达岭),从前线到首都没有纵深防御的空间,外敌一旦突破长城,便立即可形成致命威胁。
     其实,这种致命危险,在朱棣迁都北平后仅二十八年就显露无遗:1449年,西蒙古瓦剌部首领也先统大军突破紫金关,逼近北京,明英宗朱祁镇率五十万明军仓皇迎战,结果土木堡一役明军大败,英宗被俘,消息传来,明廷惊恐万状,一片混乱,甚至在北京朝堂上发生了群臣内侍撕咬打群架的内讧。。。但对明朝来说万幸的是,也先俘获朱祁镇后,高兴得昏了头,挟持大明天子退走,而没有第一时间进军北京,而当也先押着明英宗进抵北京城下的时候,明廷已经缓过气来:于谦等人已经拥立了新君、稳住了阵脚。。。明朝逃过一劫,有很大运气的成份。
     后金(满清)皇太极时期,女真(满)人更是五次兵临北京城下,次次都是灭顶之灾:要不是皇太极因忧惧汉化、对入主中原兴趣不高,否则北京城必早已沦陷,而崇祯上吊的时间还会提前。
     迁都北平,大方便塞外游猎民族对中国首都的突袭,而极不利于各地军队勤王。因为地理接近的原因,对华军本来就以机动见长的北方蛮族骑兵袭击北京,进可攻,退可守:胜则可以以北京为据点,从容向南进攻;败则可以便捷地一转身逃回关外;而甚少身后之忧,不会身陷孤军深入的险境。
     但北京周边地区以外,中国各地勤王的军队就没有这样方便了,他们得千里迢迢地赶赴华北平原北端,到了也难以对外敌形成合围之势,每每事半功倍,甚至徒劳无功。
     就经济来说,迁都北平长远也是大弊。虽然短时期内(在国势旺盛的时候),北迁对恢复华北经济有益,但国都远离经济重心长江流域,大幅增加了政府的成本——造成漕运重负;而且,为了支撑偏在华北北端的国都,必须在幽燕一带迁置大量人口、进行大量的投入,这就等于把财富资源搬到北方蛮族的虎口边,便于其掳掠屠杀,于是在国势转衰的时期,朝廷便成了蒙、满(女真)等蛮族侵略者的“运输大队长”:
     明朝中后期,鞑靼在晋北、“九边”地区掳掠上百年;皇太极时期,后金(满清)五次入塞,每次都杀人如麻、饱掠而归,共掳走汉民上百万,分置各旗为奴。
     北方蛮族政权,特别是游猎性质的女真政权,经济的主要来源就是掠夺。定都幽燕便于蛮族掠夺的特点,有利于北方蛮族不断自肥坐大,正是是明末后金迅速崛起的重要原因之一。
     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朱元璋在立国之初,将蒙元强迁入幽燕、以及晋北、陕北的汉民,大量地移往中原、关中,在试图复兴中原的同时,将元大都变作荒凉的边防城市北平,将长城一线变作荒僻之所。。。以此坚壁清野的手段,最大限度地阻遏蛮族掳掠成效,以达到遏制其兴起的目的。可惜的是,朱棣为一己之私完全反其道而行之,将这一富有远见的战略抛弃无遗。  
     与方便蛮族掳掠屠杀一样的效果,朱棣北迁之后,明朝投入巨资长期苦心营建全国第一大城市北京城,等于是为异族入侵者建设完美的据点,起了为北方蛮族征服中国主铺路搭桥的作用;这已经为满清入关所证明。
     综上所述,朱棣迁都北平,是巨大的立国战略败着,它种下了中国后来被满洲轻易整体征服的祸根。历史上对朱棣迁都的“天子戍边”美誉,不过是朱棣残酷打击迁都反对者的结果而已,类同文字狱创造出来的满清“康乾盛世”。“天子戍边”说的荒谬显而易见的,皇宫设于于北方抗敌前沿,未必能够提升军队士气(因为大多数皇帝不可能象朱棣那样骁勇善战),却肯定成为军队的特殊负担:把国家中枢首脑迁置于易受外敌攻击的前沿地带,大大提升了政治风险、增加了国防的难度。这如同象棋博弈中无谓地坐出老帅,自找“将军”,自取被动。
     朱棣迁都地处华北平原北端——农耕文明边缘带的幽燕地,完全违背了华夏民族的建都传统。发明《周易》、《黄帝内经》的华夏祖先,其实在诸多方面,有着高于现代中国人的智慧;祖先建都,讲究地理上的“不偏不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