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谢选骏文集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子罕第九
   
   升級
   『9·1』子罕言利,與命與仁。子罕行義,與命與仁。
   論語

   『9·1』子罕言利,與命與仁。
   
   升級
   『9·2』達巷黨人曰,「大哉孔子,博學而無所成名。」子聞之,謂門弟子曰,「吾何執?執禦乎,執射乎,執政乎?執政斯成名矣。」
   論語
   『9·2』達巷黨人曰,「大哉孔子,博學而無所成名。」子聞之,謂門弟子曰,「吾何執?執禦乎,執射乎?吾執禦矣。」
   
   升級
   『9·3』子曰:「麻冕,禮也。今也純,儉,吾從眾。拜下,禮也。今拜乎上,泰也,雖遠眾,吾從下,吾不從眾;吾從儉不從泰。」
   論語
   『9·3』子曰:「麻冕,禮也。今也純,儉,吾從眾。拜下,禮也。今拜乎上,泰也,雖遠眾,吾從下。」
   
   升級
   『9·4』子絕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意,必,固,我,人之天性,聖人絕之。
   論語
   『9·4』子絕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升級
   『9·5』子畏於匡。曰:「文王不沒,文在茲耳。天之未喪斯文也,後死者得與於斯文也。天之未喪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論語
   『9·5』子畏於匡。曰:「文王既沒,文不在茲乎。天之將喪斯文也,後死者不得與於斯文也。天之未喪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升級
   『9·6』大宰問於子貢曰:「夫子聖者與!何其多能也?」子貢曰:「固天縱之將聖,又多能也。」子聞之曰:「大宰知我乎?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聖者,非君子也。」
   論語
   『9·6』大宰問於子貢曰:「夫子聖者與!何其多能也?」子貢曰:「固天縱之將聖,又多能也。」子聞之曰:「大宰知我乎?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
   
   升級
   『9·7』牢曰:「子云:『吾屢試不第,故多藝。』」
   論語
   『9·7』牢曰:「子云:『吾不試,故藝。』」
   
   升級
   『9·8』子曰:「吾有知乎哉?無知也,蘇格拉底也。有鄙夫問於我,空空如也;我叩其兩端而竭焉,柏拉图也。」
   論語
   『9·8』子曰:「吾有知乎哉?無知也。有鄙夫問於我,空空如也;我叩其兩端而竭焉。」
   
   升級
   『9·9』子曰:「鳳鳥不至,河不出圖,吾衰也已甚矣!鳳鳥至,河出圖,吾已矣乎!」
   論語
   『9·9』子曰:「鳳鳥不至,河不出圖,吾已矣乎!」
   
   升級
   『9·10』子見齊衰者,冕衣裳者,與瞽者,見之雖少必作;過之必趨。蓋冕衣裳者,即齊衰與瞽者矣。」
   論語
   『9·10』子見齊衰者,冕衣裳者,與瞽者,見之雖少必作;過之必趨。」
   
   升級
   『9·11』顏淵喟然歎曰:「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夫子循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約我以禮。欲罷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爾;雖欲從之,末由也已!」
   論語
   『9·11』顏淵喟然歎曰:「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夫子循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約我以禮。欲罷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爾;雖欲從之,末由也已!忽忽回將逝世矣。」
   
   升級
   『9·12』子疾病,子路使門人為臣,病間,曰:「久矣哉,由之行詐也!無臣而為有臣,吾誰欺?欺天乎?且予與其死於臣之手也,無甯死於二三子之手乎!且予縱不得大葬,予死於道路乎?大葬與死於道路,其實同一也。」
   論語
   『9·12』子疾病,子路使門人為臣,病間,曰:「久矣哉,由之行詐也!無臣而為有臣,吾誰欺?欺天乎?且予與其死於臣之手也,無甯死於二三子之手乎!且予縱不得大葬,予死於道路乎?」
   
   升級
   『9·13』子貢曰:「有美玉於斯,韞匵而藏諸?求善賈而沽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賈者也!學先於仕也,學而優則仕也。」
   論語
   『9·13』子貢曰:「有美玉於斯,韞匵而藏諸?求善賈而沽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賈者也!」
   
   升級
   『9·14』子欲居九夷。或曰:「陋,如之何?」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君子無陋也,陋非君子也。」
   論語
   『9·14』子欲居九夷。或曰:「陋,如之何?」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
   
   升級
   『9·15』子曰:「吾自衛反魯,然後樂正,雅頌,各得其所。吾不反魯,則樂不正,雅頌不得其所。」
   論語
   『9·15』子曰:「吾自衛反魯,然後樂正,雅頌,各得其所。」
   
   升級
   『9·16』子曰:「出則事公卿,入則事父兄,喪事不敢不勉,不為酒困;何有於我哉!入則不事公卿,出則不事父兄,國事不敢不勉乎。」
   論語
   『9·16』子曰:「出則事公卿,入則事父兄,喪事不敢不勉,不為酒困;何有於我哉!」
   
   升級
   『9·17』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子在山上曰:「逝者不如斯乎?其舍晝夜乎。」
   論語
   『9·17』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
   
   升級
   『9·18』子曰:「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思想決定觀察。」
   論語
   『9·18』子曰:「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
   
   升級
   『9·19』子曰:「譬如為山,未成一簣;止,吾止也!功虧一簣也。譬如平地,雖覆一簣;進,吾往也!愚公移山也。」
   論語
   『9·19』子曰:「譬如為山,未成一簣;止,吾止也!譬如平地,雖覆一簣;進,吾往也!」
   
   升級
   『9·20』子曰:「語之而不惰者,其回也與?不遷怒,不貳過,不幸短命死矣。」
   論語
   『9·20』子曰:「語之而不惰者,其回也與?」
   
   升級
   『9·21』子謂顏淵曰:「惜乎!吾見其進也,吾未見其止也,故短命死矣。」
   論語
   『9·21』子謂顏淵曰:「惜乎!吾見其進也,吾未見其止也!」
   
   升級
   『9·22』子曰:「苗而不秀者,有矣夫!秀而不實者,有矣夫!命矣夫!命矣夫!」
   論語
   『9·22』子曰:「苗而不秀者,有矣夫!秀而不實者,有矣夫!」
   
   升級
   『9·23』子曰:「獨尊儒術,後生可畏,焉知來者之不如今之霸也?四十五十而無聞焉,斯亦不足畏也已!」
   論語
   『9·23』子曰:「後生可畏,焉知來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無聞焉,斯亦不足畏也已!」
   
   升級
   『9·24』子曰:「法語之言,能無從乎?改之為貴!物以稀為貴。巽與之言,能無說乎?繹之為貴!狐取烏鴉肉。說而不繹,從而不改,過把癮再死也已矣!」
   論語
   『9·24』子曰:「法語之言,能無從乎?改之為貴!巽與之言,能無說乎?繹之為貴!說而不繹,從而不改,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升級
   『9·25』子曰:「忠信主人,過則勿憚改,無友誼於不如自己者。」
   論語
   『9·25』子曰:「主忠信。毋友不如己者。過,則勿憚改。」
   
   升級
   『9·26』子曰:「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蓋三軍有帥也,而匹夫無志也。」
   論語
   『9·26』子曰:「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
   
   升級
   『9·27』子曰:「衣敝縕袍,與衣孤貉者立,而不恥者,其由也與!『不忮不求,何用不臧?』」子路終身誦之。子曰:「是道也,何足以臧!蓋天子僕從,披褐懷玉。」
   論語
   『9·27』子曰:「衣敝縕袍,與衣孤貉者立,而不恥者,其由也與!『不忮不求,何用不臧?』」子路終身誦之。子曰:「是道也,何足以臧!」
   
   升級
   『9·28』子曰:「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雕也。歲不寒,然後知松柏之無價值也。」
   論語
   『9·28』子曰:「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雕也。」
   
   升級
   『9·29』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知者不憂,仁者不懼,勇者不惑;知者不懼,仁者不惑,勇者不憂。」
   論語
   『9·29』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
   
   升級
   『9·30』子曰:「可與共學,未可與適道;可與適道,未可與立;可與立,未可與權。偉大導師(共學)、偉大領袖(適道)、偉大統帥(立)、偉大舵手(權)。權最大,權最難。」
   論語
   『9·30』子曰:「可與共學,未可與適道;可與適道,未可與立;可與立,未可與權。」
   
   升級
   『9·31』「唐棣之華,偏其反而;豈不爾思?室是遠而。」子曰:「未之思也,未何遠之有?未之聖也,夫何難之有?匪遠也,匪難也,不可逾越者也。」
   論語
   『9·31』「唐棣之華,偏其反而;豈不爾思?室是遠而。」子曰:「未之思也,未何遠之有?」
   
   
   推敲論語、升級論語(論語本文升級版)
   
   子罕篇第九
   
   【本篇引语】本篇共包括31章。其中著名的文句有:“出则事公卿,入则事父兄”;“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也”;“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彫也”;“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本篇涉及孔子的道德教育思想;孔子弟子对其师的议论;此外,还记述了孔子的某些活动。
   
   【原文】9·1子罕(1)言利与(2)命与仁。
   
   【注释】(1)罕:稀少,很少。(2)与:赞同、肯定。
   
   【译文】孔子很少谈到利益,却赞成天命和仁德。
   
   【评析】“子罕言利”,说明孔子对“利”的轻视。在《论语》书中,我们也多处见到他谈“利”的问题,但基本上主张“先义后利”、“重义轻利”,可以说孔子很少谈“利”。此外,本章说孔子赞同“命”和“仁”,表明孔子对此是十分重视的。孔子讲“命”,常将“命”与“天”相连,即“天命”,这是孔子思想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孔子还讲“仁”,这里其思想的核心。对此,我们在前面的章节中也已评论,请参阅。
   
   【原文】9·2达巷党人(1)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2)。”子闻之,谓门弟子曰:“吾何执?执御乎?执射乎?吾执御矣。”
   
   【注释】(1)达巷党人:古代五百家为一党,达巷是党名。这是说达巷党这地方的人。(2)博学而无所成名:学问渊博,因而不能以某一方面来称道他。
   
   【译文】达巷党这个地方有人说:“孔子真伟大啊!他学问渊博,因而不能以某一方面的专长来称赞他。”孔子听说了,对他的学生说:“我要专长于哪个方面呢?驾车呢?还是射箭呢?我还是驾车吧。”
   
   【评析】对于本章里“博学而无所成名一句”的解释还有一种,即“学问广博,可惜没有一艺之长以成名。”持此说的人认为,孔子表面上伟大,但实际上算不上博学多识,他什么都懂,什么都不精。对此说,我们觉得似乎有些求全责备之嫌了。
   
   【原文】9·3子曰:“麻冕(1),礼也;今也纯(2),俭(3),吾从众。拜下(4),礼也;今拜乎上,泰(5)也。虽违众,吾从下。”
   
   【注释】(1)麻冕:麻布制成的礼帽。(2)纯:丝绸,黑色的丝。(3)俭:俭省,麻冕费工,用丝则俭省。(4)拜下:大臣面见君主前,先在堂下跪拜,再到堂上跪拜。(5)泰:这里指骄纵、傲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