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谢选骏文集
·冲天大火是创造历史的契机
·纪晓岚承认自己是满洲人的狗
·人生就是莫名其妙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活见鬼
·复活节还是圣诞节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川普和刘强东都属于“疑罪从无”
·六四鲜血购买的经济奇迹
·掩盖六四屠杀等于准备惊天爆炸
·斯里兰卡的今天就是缅甸的明天
·斯里兰卡政府为何转移视线
·佛教徒借刀杀人
·白痴才说新西兰是天主教国家
·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恐龙的故事也能激动人心吗
·法兰奇不懂中国
·“华堂”还是“夷堂”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随意吹牛可能致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选举与外行——外交政策为何缺乏连贯性
·蒋经国享受大奶、牺牲二奶
·皇族的用处就是上断头台
·独立中文笔会不懂“‘红区’不是‘大国’”
·缅甸人为何害怕穆斯林
·人权也是一种商品
·中国人有国际主义的基因
·穆勒报告体现了妥协精神
·法国政府里可有纵火同谋
·六四冤案2059年可以获得国家赔偿
·意大利是罗马帝国的废垃
·胡锡进进化为“一中一台份子”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彻底消灭彻底舒服
·佛教国家为何“不行”
·现在中国还是一个文明的低洼
·党奴不是公民
·广场舞——毛泽东邪灵附体
·中美洲难民入美犹如印第安人北伐
·金钱可以降低消除乃至逆转种族歧视
·希特勒差点把德国人变成了废垃
·五四运动是凡尔赛阴谋的结果
·康乾盛世不是中国盛世而是野狗创纪录霸占紫禁城
·美国纽约时报与中国参考消息
·中国模仿英国日本的“大国崛起”
·一带一路可能导致欧美的边缘化
·撒币铺路能不能种出摇钱树
·罗斯福首先开辟的通俄门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为何说共产就是共妻
·中国式的大选就是改朝换代
·俄罗斯人为何狗仗人势
·伟人发展下去就是恶魔
·批评就是自我批评
·民主运动都是改朝换代的热身运动
·毛泽东思想不如秦始皇的一个屁
·铁打的兄弟要死死磕
·日本天皇来自中国概念
·天才、疯子,庸人。
·你们都是俘虏
·第二次共产党宣言
·香港人都是逃犯
·美籍华人何去何从
·官僚机构恶搞习近平
·五毛就是“五个毛泽东”
·医疗众筹正在筹备符水治病的黄巾起义吗
·国际歌对付不了共产党
·日本宣告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
·为何谎言才能治国
·三权分立变身两权对峙——国会有权纵容总统犯罪
·再多血案也惊醒不了美国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郭台铭当选总统台湾会变成美国小镇
·赵本山与伪政权
·北大与清华的瑜亮情结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谁喝毛泽东的骨头汤——中医药学在加拿大的墓地里发扬光大了
·余英时胡说天下方案
·天下观符合全球化
·面对中国崛起德国必须洗洗睡了
·支付宝就是金融奴隶主
·城市外交的历史功能
·做好事就像买乐透奖
·五四百年等于五四已死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资本主义的缺德泛滥成灾了
·这次佩罗西也兜不住了
·孔子像不如女娲像
·民主与专制之间
·信佛就是慢性自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或曰《推敲〈老子道德经〉》——反《老子道德经》之意而作
   
   


   《哲学:理念的力量》(Philosophy:the Power of Ideas)有云:“在老聃看来,根本不想去给‘道’命名,这就是真正的智者的标记。”——这等于是说,老聃在进行欺诈,因为老聃已经给道命名了,同时还自命为智者;老聃这不等于是在愚弄世人么?也许在老聃看来,世人都是猪狗,只配受到愚弄;但他这样写书,岂不是把自己也变成了“和猪狗对话的智者”,从而也把自己变成了一条“写经的猪狗”了吗。
   
   《哲学:理念的力量》又云:“道家思想认为,‘道’本身是隐匿的、‘道’的本性是不可言说的。任何试图定义‘道’的企图都是徒劳的,‘道’甚至无法用语言来描绘。”——这清楚表明了:道家学说在根本上是自相矛盾的,其全部理论的最终结果,就是虚妄。
   
   我发现:欺骗中国人两千多年的《老子》或曰《道德经》其实毫无意义。
   
   为什么这样说呢?
   
   根据我的实验研究,把《老子》或曰《道德经》中的关键词语予以反义词或近似反义词的置换,也是同样言之成理,而且更为合乎理性。
   
   我可惜《老子》或曰《道德经》诞生两千余年以来,受到大家吹捧,而不察其谬误,结果贻误后学殊甚,而且流毒海外,全球麻痹焉。余今苏醒世人,为众说之:
   
   《老子道德经·第一章》一开始就充满了悖谬: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众人试想:
   
   “道可道”,也就是那些可道的道,只能是“是常道”,怎能是“非常道”呢?而如果不是(非)常道的道,恰恰是不可道的,老聃又怎能名之呢。《老子道德经》,岂不是自相矛盾吗?
   
   在帛书《老子道德经》中,这一句是写做“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后来为了避汉文帝刘恒的讳,才把“恒”字改写成了“常”。这一句历来被解释为:“说得出的道,不是恒常的道。”
   
   再者,“名可名”,也就是那些可名的名,只能“是常名”,怎能“非常名”呢?而如果不是(非)常名的名,恰恰是不可名的,老聃又怎能名之呢。《老子道德经》,岂不是悖谬成章吗?
   
   还有,“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的说法,也是违背老聃自己的说教的;因为老聃说了:“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老聃又说了:“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智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为。”老聃还说了:“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老聃更说了:“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可见老聃也罢,圣人也罢,都是语无伦次的。圣人是不可能以百姓的心为心的,否则还怎么让自己成为圣人呢。
   
   此外,“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的说法,也是老聃自己打自己的嘴,不仅完全违背了他紧接而说的“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而且简直到了“为无”的荒谬。“无为”的说教和“为无”的说法,哪个更对呢?也许,按照“辩证法”的变戏法,这个“为无”和那个“无为”只在形式逻辑上冲突,但在辩证逻辑上并不冲突罢。但我们因此进一步证明:“无为”的说教和“为无”的说法,哪个都不对。
   
   因为老聃的前提性错误,我一反《老子道德经》之意而《推敲老子道德经》,让大家看看,反《老子道德经》之意而作的《谢氏道德经》和《老子道德经》一样可以成立,而且似乎更加合乎常理。
   
   这既是一个语言哲学方面的大胆试验,也是想借此指出,任何人所谈论的“道”,都只是他自己的思想,而无法是也不可能是真正的“道”。
   
   孔子还承认他自己不能说清楚“仁”,老聃却认为他自己却大致说一说“道”,这种自己打自己耳光的行为,固然显示了老聃的狂妄,而孔老之间的这一对比,也和普鲁士的德国教授黑格尔那位“博学”白痴的有关评价,正好是相反的。
   
   老聃不仅狂妄,同时也显示了人类的通病:
   
   释迦牟尼宣称自己获得了涅槃,但是,他旋即开始游方布道、招纳门徒、建立僧团,他的涅槃在哪里呢?佛陀和他的后学,依然堕入“救世”的轮回而无法自拔。
   
   惠能法师提出:“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但是,他抱持衣钵、开会教课、口授坛经、印刷流传的事业,仿佛充满了否定尘埃的尘埃,恰恰破除了自己的“无树”和“非台”。惠能和他的后学,依然实践神秀的路线:“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哀哉哀哉。
   
   话说那孔子和这老聃,本是两种时代精神的体现:春秋精神与战国精神。而相形之下,孔子可能更适合二十一世纪人类的“后现代”的精神状态,那就是不可知论和存而不论、搁置判断的心态。
   
   以下类推,八十一章里的类似谬误不胜枚举。因此我不得不作出一篇《推敲〈老子道德经〉》,来澄清老聃散布的千古迷雾。
   
   老聃李耳,毫无旨趣,否定常道又言谈道,不能一以贯之,实乃《老子道德经》也,今我一以贯之,通过《推敲〈老子道德经〉》,成就《谢氏道德经》,亦以名之以《老子道德经升级版》——盖从思想主权的角度升级了《老子道德经》;这就显示了,“思想的力量”,足以颠覆一切成品。
   
   为了不要诬枉古人,特附《老子道德经》的本文于《谢氏道德经》之后,让众人看看,《谢氏道德经》和《老子道德经》是否同样可以成立,有些方面是否说得更加到位?因为在我看来,一切经典,其首要价值就在于可供颠覆之用。
   
   所谓“轴心时代”(axial age,axle times,axial period),岂不就是通过观摩文字记载而发现了语言的秘密:那就是词语的对应并不代表客观实体,那也就是“正言若反”可以流行病成为主流哲学的原因。
   
   立此存照。
   
   第四章
   
   谢氏道德经
   道貌则似冲,用之或即盈,渊兮万物孙。不挫其锐,不解其纷,不和其光,不同其尘,湛兮弄鬼神。吾知其我思,不象帝之先。
   
   老子道德经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吾不知其谁之子,象帝之先。
   
   【《老子道德经》译文】
   “道”本是虚空的,然而作用却不穷尽。它是那么深厚博大,好像是万物的祖先。它不露锋芒,它以简驭繁,在光明的地方,它就和其光,在尘垢的地方,它就同其尘。不要以为它是幽隐不明的,在幽隐中,却还俨然存在。像这样的道体,我不知它是从何而来,似乎在有天帝之前就有了它。
(2014/05/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