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89/6.4坦克进城屠殺人民的罪孽不可能遺忘!]
陈泱潮文集
·亡共石暗藏玄机(多图)
·大地震启示录1:中共应当认真反省
·大地震启示录2:30年来中共根本性罪错在何处?(图)
·大地震启示录3:中国问题症结趋向与对症处方
·大地震启示录4:难题与破解锁钥(图)
·大地震启示录5:陈泱潮(陈尔晋)促进中国民主化改革第五方案——确立民主化变革过渡时期+实行政治体制改革软着陆
·我为什么提出《促进中国民主化改革第五方案》?
·诺查丹玛斯准确预言5.12中国大地震及其意义(图)
·末世大地震是“人子”出现于世的“生产之难”及其他(图)
·《5.12大地震启示录1-6》正文汇总
·陈泱潮斥党奴王兆山
·江城子:比较地震有感
·ZT:笃信马雅末日预言 荷人购船囤物资
●2011致全藏代表大会
·寄语全藏代表大会1:藏民政治处于过渡时期
·为什么要选择在达兰萨拉成立民主中国流亡(非常)政府?
●流產的悲哀見證流亡的不足悲哀
·流產的《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
·流產的《达赖喇嘛尊者对此〈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的批示》
·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草稿)附件鏈接
◎◎◎◎◎
▲历史:中国近现代史拨乱反正部
●专著/後世必引以為據的陳泱潮權威史論:辛亥革命与孙中山
一掃國共兩黨刻意神話枭雄黑道孫中山維護黨國體制隱形帝制的毒霾
·辛亥百年论(全文)
·陈泱潮三论孙中山 ——孙中山三民主义的要害是假民主共和、真枭雄黑道隐形帝制(定稿本)
·陈泱潮在纽约辛亥百年大型座谈会上的书面发言
▲专著深入:陈泱潮论枭雄黑道孙中山
·孙中山是辛亥革命的背叛者和颠覆者!
·论辛亥百年“批孙”“神话孙”的分歧(全文/一图)
·辛亥百年打破孙中山神话的伟大意义
·从《推背图》看辛亥革命:谁是真正的窃国大盗?(全文)
·辛亥百年论末世中共国民主革命
·辛亥百年必须正确认识孙中山(1)
·寄语中国当代民主革命大型研讨会(图)
·蒋经国先生开拓台湾民主化的伟大贡献功不可没
·此五千年中国之国父乎?抑或是枭雄黑道国贼之父乎?
·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1图)
·今日中国民主革命当以何为旗帜和精神导师?
·关于对清朝和孙中山的评价简复曾节明
·陈泱潮论孙中山
·不畏人言,实事求是总结百年祸害中国的历史经验教训,是具有崇高道德的表现!
·辛亥百年陈泱潮与友人X谈孙中山
·支那史学的悲哀——以电影文学作品《走向共和》当作史料神话孙中山的荒唐
·陈泱潮在线四论孙中山
·陈泱潮谈对孙中山的评价问题兼及五论孙中山
·这是蒋介石国民党政府和毛泽东共产党政府能够比得上的吗?
·问题在于当前下层民众武装革命的现实可行性成功率几乎等于零
·关于孙中山评价问题即复网友
·孙中山国事遗嘱与致斯大林苏联政府遗书精神完全一致
·孙中山建国纲领到底是走向斯大林模式,还是走向共和?
·再谈孙中山建国纲领到底是走向斯大林模式,还是走向共和?
·孙中山是辛亥建立中华民国后暗杀同志、异见人士、记者的惯犯
·孙中山考试院监察院的设立既无民主普选意味,又是对国家财政不计血本的耗费
·孙中山是证据确凿引狼入室导致中国落入斯大林模式万丈深渊的罪魁祸首
·历史的重演与历史经验教训的吸取
·我们应当本着公义之心,超越国共两党看问题
·不能把孙中山和辛亥革命混为一谈
·明辨孙中山问题几个必须搞清楚的基本情况
·是到了应该结束“革命盲流”行为的时候了!
·推荐一篇对孙中山专制独裁思想根源有独到见解的文章
·请看枭雄黑道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实践
·孙中山問題的根子是枭雄黑道权力狂!
·当前神话孙中山和反对神话孙中山是政客和政治家的本质区别
·致《孫文學校發起聲明》的诸位朋友
·進一步鞏固臺灣民主成就的兩大任務
·蔣介石国民党宪法是對1923年中华民国宪法的反动
·必然到来的分裂战乱会使中国人认识到孙中山的罪孽
◇◇◇◇◇
●辛亥百年论末世中共国民主革命
·辛亥百年论中共国民主革命成功三要素·绪论
·ZT民愤“辛亥革命只革了满清的命,没有革中国人的命”
·1.当前中共国民主革命必须正确认识和借鉴清末历史经验教训的意义
·2.实事求是正确看待孙中山的功过,是当前中国民主革命的当务之急
·3.清王朝的主要罪孽以及今日中共正在重复清王朝的主要罪孽
·4.袁世凯促成清帝退位建立中华民国功不可没
·5.中共应当好好学习清王朝隆裕太后不负隅顽抗顺应潮流的明智之举
·6.中华民国的建立是当时三股政治力量合成的
·7.制定确保今日中国民主革命成功策略的要诀
·8.《陈泱潮文集》致力于推动中共国民主革命的三个工作重点
·反满革命本质上是专制主义的种族革命,不是民主革命
·9.荒唐的“国父”之称,完全是国共两党【隐性帝制专制独裁党文化】遗毒
·10.世人应当正视:孙中山的民族主义本质上是大汉族主义
·11.“五族共和”决非孙中山本义,而是清帝退位换来的结果
·12.辛亥百年历史的结论:今日中共国民主革命绝对不能继续以孙中山为旗帜
·13.从北非突尼斯埃及民主革命看未来中国的民主化前景
·14.中共国与北非突尼斯埃及诸国的不同点
·15.最高权力核心的分裂和斗争是全国性大规模群众上街的必要条件
·16.有必要重温拙文【‘六四事件’是中共宫廷内部权力斗争的产物】
·17.顽固坚持一党专制独裁体制是中共必然分崩离析的根本原因
·18.导致中共分崩离析的其他原因
·19. 反对两个极端,是今日中国具有政治大智慧的杰出人士的神圣使命
·20.网络时代茉莉花革命要求必须积极推进变革力量的大联合
·21.促成反对派力量组织化的初级形式
·22.促成反对派力量组织化的高级形式
·23.对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和藏民族的考验
·24.中国作为大乘佛教的大本营,是否到了【佛教诸圣临凡救华】的时代?
·25.【三圣联手结束红阳劫】背景说明
·26.末世佛教临凡三圣的使命、作用及其禁忌
·27.“指导灵”对末世朝野大成就者们的慎重告诫
·28.【辛亥百年枭雄黑道乱华】是对顽固抗拒唯一真神信仰的责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89/6.4坦克进城屠殺人民的罪孽不可能遺忘!

322.1989/6.4二十五周年將臨,北京草木皆兵如臨大敵,在反恐名義下,儼然已經進入戰爭狀態。全面深化改革的影子看不到,倒像是退回到毛澤東所說17年資產階級司令部閻王殿統治時期。6.4屠殺人民的罪孽不可能遺忘。拒不自我糾錯的報應是要付出代價的。看看北京良心人士的見證和迴憶吧。

动乱的那些日子


    北京老王

1、学潮

   

    我们处里的业务量总是上不来,调查网络、工作程序、人员配备、一对一销售的方式都已经建立,但是客户太少。我们当时不懂一对多的销售,也就是用培训、讲课的方式推销产品,不仅不用花钱,还有可能挣钱。1989年初,我设计了一个“研讨会”,与我们调查过的国内企业联系,搞一个“研讨会”。这事由赵女士负责。通过打电话的方式与企业联系,让他们参会,提交论文,交纳会费,食宿自理。没有行政隶属关系及行政命令,没有向单位申请经费,纯粹的市场方式。实践证明这种方式是可行的。但是,我们没有把这种方式提高到营销策略上考虑;也没有把这种方式变成常态化的业务培训。我没有想得这么深,止步于康庄大道之前。
   
    研讨会定于1989年5月23日至25日在“交流中心”举行。这个日子特殊,会议通知、参会人员、提交论文都确定之后,北京开始了学潮。5月20日发布“戒烟”,形势紧张,我们立即发出取消会议的通知。但是,有的参会人员对北京的状况非常好奇,一定要来北京,说不开会也要来北京,当时处境两难。坚决要来北京的有20多人。只要来人,会议的程序和接待工作一样都不能少。我们的压力很大。
   
    5月21日我先期驻会,做会务工作。在北三环,酒店的窗户直面立交桥。晚上睡不了觉,看到桥上聚满了市民,一片嘈杂。我骑上自行车,一直往北走,较大的路口走了5个。都是混乱的人群,而且设置了路障。有的路口由几个佩戴标识的大学生维持交通秩序。大有死保北京城的架势。那个夜晚,整个北京都在喧嚣。半夜,十多辆没有消音器的摩托车呼啸而过,伴随着男男女女的呐喊,为首的那辆摩托举着红旗。大概是围着三环路转圈,过不了多久,又来了。直到天亮。十点多钟,几个全副武装的散兵走到交流中心的楼下,不知所措。来了一帮人,把他们领走了。
   
    接站从5月22日开始,北京火车站人山人海,前方来了电话,根本挤不进去。我去。到了火车站站前,没有停车的地方,确实挤不进去,我决定放弃接站,撤回接站人员。听天由命吧!等我们回到交流中心,人家会议代表都到了,而且异常兴奋,没见过这么多热闹。我们单位的汽车都是日本新式丰田皇冠,挺扎眼,去机场接人要通过好几道封.锁线,都有被砸的危险。我举着一面旗子,头上扎个布条,半个身子探出车外,一路上高喊:“同学们万岁!学生万岁!”畅行无阻。有惊无险,该接的都接了。
   
    研讨会如期举行,只有20多个会议代表,加上我们会务组、秘书组的十来个人,场面显得冷清,尽管如此,大家还是挺高兴。郑重其事地走完了会议程序,没有到场人员的论文,我们也代为宣读。我在发言的时候,提到一位首长,中心主任说:“你怎么能点领导的名字呢?!”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摄制了新闻片。就是这条新闻,中央台播放了好多次。估计那些日子没有什么新闻。会期压缩成一天,一天自由行动,一天带着大家在长安街上“路过”一下,领略广.场风光。
   
    这是突发事件,我们没有预案及心理准备,但是我们成功应对。

2、动乱

   
    5月27日,回到单位上班。这时大家都在酝酿游行。社会上已经非常热闹,大家都同情学.生。有人找来一条白色的横幅,铺在中心大厅的地上,让我写字。单位领导在场,我问写什么,领导说:“就写坚决支持学生运动。”回到办公室,我又糊了一个捐款箱。大家怂恿我先让主任捐,我端着捐款箱就到了主任办公室。两位主任一看这架势,每人掏了10块钱。然后我又找了一辆小卡车,二十多个人上了汽车。举着横幅,端着捐款箱就出发了。由此,我就成为单位游行活动的组织者。我当时没有去,因为要去部里办公厅“跑签”一份紧急文件。
   
    当天,北京市大游行,长安街上人山人海,更别说广场,部门口热闹非凡。下午下了大雨,我正好在部里办公厅。Z部长从一间办公室出来,对一个人说:“这么大的雨,别淋着了,你们是不是给大学的学生送些雨具……”这是我亲耳听到。
   
    第二天,我独自一人骑车到了广场,兴奋的人群如同过节;一本正经的大学生让人觉得滑稽。几天之内他们就成了救世主,我有点怀疑。根据“文革”的经验,凡是群众运动,背后总是有政客的蛊惑。“绝食”第一天,我就到了广场,没有想到,后来会如此声势浩大。

3、广场

   
    尽管社会上热闹非凡,我们还是坚守岗位。六月三日下午,听说人民大会堂的西门冲出8000军人。难道真的要打起来了?坐不住了,谁都没打招呼,立刻骑车直奔现场。大会堂西门,已经围得水泄不通。八千军人席地而坐,没有任何武装,都是赤手空拳。几万老百姓将他们紧紧包围。军人试图向北冲出人群,但是,都被挤回。军人开始唱歌,歌声嘹亮,气势雄壮。老百姓也唱歌,《国际歌》,歌声震天!居然压住军人的声音。几千军人的歌声被几万老百姓的歌声压住,这个场面太震撼了!每当想起,都会觉得心潮澎湃。非常奇怪,这支队伍为什么不从东门直接出来进入广场,出西门的目的何在?至今不知。
   
    这时六部.口那边来了一伙人,三轮车上站着一个青年,手里举着一个空弹壳,边走边喊:这是什么?众人齐声应和:催泪瓦斯!……这是什么?……催泪瓦斯!……一直冲着军人高喊。
   
    双方僵持不下,老百姓不厌其烦地对军人说着自己的观点,军人低头不语。晚上六点多钟,我决定回家。放在大.会堂北门的自行车不见了,想必被谁“借”走。公交车已经停驶,我也可以“借”别人的车,但是我做不出来。只能步行去岳父家。光明楼,走了小一个钟头。
   
    在岳父家吃了一顿饭,骑上一辆车回家,走到建国门,立交桥上停满了军车,骑车的、步行的老百姓川流不息。都说广场见到拿枪的队伍,西边已经开枪。晚上八点多钟,我又回到广场,在外广.场西南角的中国银行前,一群全副武装,风尘仆仆的士兵,足有一百多人。有步话机、A.K4.7。一群人仅仅地挤在一起,蹲在地上,一句话都不说。步话机里不时传来指令,但是我们一句都听不明白……
   
    北面长安街闯进一辆装甲车,没有停留直接向东急速行驶。有人高喊“追呀!”一群骑自行车的蜂拥而去。这时内广.场里走出一支队伍,高举着一面大旗,上面写着:市民敢死队。三四十个北京壮汉,衩子、赤膊、拖鞋,拿着铁锹镐把,脚步沉稳,不温不火。边走边喊:刀枪不入!刀枪不入!刀枪不入……他们往西边去了。不时有人从西边过来,说那边打枪了。
   
    我也沿着长安街向东边追去,还没有到建国门立交桥,那辆装甲车又风驰电掣般地开了回来,在我身边呼啸而过。我到了建国门桥上,惨不忍睹。遍地自行车被碾平,还躺着两具尸体。有人告诉大家:装甲车开上建国门立交桥,桥上只容一个车身,装甲车开上来的时候,大家弃车奔逃,所以碾平一片自行车。装甲车一直往大北窑方向开去,没想到大北窑路口被大公共挡住,无路可走。装甲车调转车头,原路驶回。没想到,市民已经用军车挡住装甲车往西的退路。装甲.车没有停顿,直接撞向汽车,致使两人死亡,一个是军人;一个是平民。
   
    当我再次回到广场的时候,两辆装甲车都在燃烧,两辆装甲车各在一个华表旁边。我站在两个装甲车的中间,就在金水桥前,我茫然不知所措!这时,大会堂顶上的高音喇叭响了:这是一场反革命bao乱……什么都没记住,只记住bao乱二字。我看了一下手表,凌晨1点。
   
    天安门的正门打开了,一群警察冲了出来,没有用枪,手里握着警棍,驱散看热闹的人群。有些人爬上观礼台,坐着看热闹。没想到劳动人民文化宫的墙头开始打枪,没有对着人群射击,对着天空放枪。
   
    一群市民向西冲去,有人在后面高喊:冲啊!橡皮子.弹……
   
    棒,棒……棒,棒;棒,棒……棒,棒。就是这种节奏。有人被抬了下来。三轮车、救护车停在后面,眼见几个人在我面前抬了下去。还有人在喊:冲啊!橡皮子弹……
   
    一辆大公共,从金水桥扭了出来,没开多远,就被路障拦住。
   
    子弹呼啸而过,隐隐约约看到头戴钢盔端着步墙的士兵,内心充满了恐惧。撤退是我唯一的选择。呼啦啦的人群望风而逃……我推着自行车往东退去。

4、周边

   
    我绕过南池子,往北,走故宫后门。我想去西单。大街上空无一人,远处骑过一辆三轮车,车上站着一位中年妇女。那个女的举着一件血衣,漫无目的地讲演:一个年轻人中枪倒在她的身边,她把他送进医院,他死了。这个女的举着血衣,边哭边讲,一遍一遍地重复……三轮车夫低着头,毫无表情;那个女的喋喋不休,慷慨激昂……我觉得那个女人疯了。大街上冷冷清清,没有人应和,只有我一个看客……悲从中来,不禁双眼模糊。
   
    北大医院的急诊室,不停地有人被救护车送来,到处是伤员。听说已经死了30多人。一个遮盖白布单的死人推了出来,有人高喊:又被LP打死一个……又被LP打死一个……
   
    从缸瓦市往西单十字路口走,人越来越多,但是都在路口的北面,往前冲就会听到墙声。不时有人往西单路口砍.石头。我躲在一户商店的门楣下面,看着冲上去又退回来的人群,他们是那样的从容,对于危险毫无觉察。我怕死,不如他们勇敢。从始至终,我似乎就是一个局外人,没有呼口号,没有砍砖头。大局已定,我决定返回。
   
    从府右街、北海、故宫、美术馆,又回到二环路上的建国门立交桥,天快亮了,地上的尸体只有一具(三天以后我又来到这里,尸体还在,盖个毯子,招满苍蝇)。一个军人对着老百姓说:谁要是敢对老百姓开枪,我们就和他血战到底……
   
    我不能不相信,东边的军队与西边的军队一旦交火,内战不可避免。

5、回家

   
    天已经亮了,建国门往东的到大北窑,街面上都是路障,没有一个行人,清静得瘆人。几辆公共汽车横在大北窑立交桥的西侧,东边传来马达的轰鸣,随后就是撞击公共汽车的声音。我立刻弃车钻到京伦饭店前面的壕沟里。撞开一个口子,一辆坦克驶出,又一辆……一共40辆;随后是军用卡车,上面坐满了持墙的军.人,他们胡乱开墙,漫无目的。也是40辆。想想都后怕,如果有人发现壕沟里有一个人,有了目标,那我就死定了。
   
    5点来钟,我走到呼家楼,呼家楼十字路口挤满了市民,也挤满了作为路.障的公共汽车。东边西进的装甲车在这里受阻。一辆装甲车想从便道上绕过去,没想到卡在一处矮墙和一颗老树的中间,进退不得。这时见市民开始砍砖头,有人还投出燃烧瓶。装甲车顶盖掀起,钻出一个军人,持手枪向人群射击,打了三枪,重新钻回。看到此景,我已经没有兴趣继续凑这个热闹。后来这辆装甲车被烧成了废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