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谢选骏文集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不被囚禁就没有完整的人生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上帝的信息
·说到了等于做到了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向两河文明前进
·真言
·“矛盾”只是思想的死角
·苟富贵 勿相见
·苟富贵——勿相见!
·真言
·佛教与虚无主义
·投降吧年轻人
·意大利人都是公猪?
·中国开始“进出日本”
·全世界犹太人联合起来
·华尔街精英人渣的犹太骗局阴魂不散
·我与唐崇荣的对话
·美国新闻自由的限度
·纽约时报又在播报假新闻了
·土地改革是犹太人的拿手把戏
·长城、大运河、雄安新区
·共产党中国的“疯了”
·川普向纽约的复仇战争
·美国已被共产党军事管制
·瑞典女王是个虐待狂
·郭文贵同志会自杀还是被自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公冶長第五
   
   
   升級

   『5·1』子謂公冶長,「不可妻也。雖不在縲絏之中,未必非其罪也。」不以其子妻之。
   論語
   『5·1』子謂公冶長,「可妻也。雖在縲絏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
   
   升級
   『5·2』子謂南容,「邦有道不廢,邦無道免於刑戮。」兩面討好,生存力强,可以其兄之子妻之。
   論語
   『5·2』子謂南容,「邦有道不廢,邦無道免於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
   
   升級
   『5·3』子謂子賤,「君子哉若人!魯無君子者,斯焉取斯?從吾哉。從吾哉。」
   論語
   『5·3』子謂子賤,「君子哉若人!魯無君子者,斯焉取斯?」
   
   升級
   『5·4』子貢問曰:「賜也何如?」子曰:「女,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璉也。我執器者也。」
   論語
   『5·4』子貢問曰:「賜也何如?」子曰:「女,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璉也。」
   
   升級
   『5·5』或曰:「雍也仁而不佞。」子曰:「焉用佞?禦人以口給,屢憎於人。不知其仁,焉用佞?故我述而不作,尔等可作之《論語》矣。」
   論語
   『5·5』或曰:「雍也仁而不佞。」子曰:「焉用佞?禦人以口給,屢憎於人。不知其仁,焉用佞?」
   
   升級
   『5·6』子使漆雕開仕。對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說。學而優則仕也,學不優則不仕,學先於仕。
   論語
   『5·6』子使漆雕開仕。對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說。
   
   升級
   『5·7』子曰:「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從我者,其由與?」子路聞之喜。子曰:「由也好勇過我,無所取材。勇者不可獨當一面,只能從我乎。」
   論語
   『5·7』子曰:「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從我者,其由與?」子路聞之喜。子曰:「由也好勇過我,無所取材。」
   
   升級
   『5·8』孟武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問。子曰:「由也,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帶立於朝,可使與賓客言也,不知其仁也。仁者,非我其孰乎。」
   論語
   『5·8』孟武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問。子曰:「由也,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帶立於朝,可使與賓客言也,不知其仁也。」
   
   升級
   『5·9』子謂子貢曰:「女與回也,孰愈?」對曰:「賜也,何敢望回?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知二。」子曰:「弗如也;吾與女,弗如也。死者為大,理想化也。」
   論語
   『5·9』子謂子貢曰:「女與回也,孰愈?」對曰:「賜也,何敢望回?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知二。」子曰:「弗如也;吾與女,弗如也。」
   
   升級
   『5·10』宰予晝寢,目無尊長。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杇也。於予與何誅?」子曰:「始吾於人也,聽其言而信其行;今吾於人也,聽其言而觀其行。於予與改是。予其吾師乎!」
   論語
   『5·10』宰予晝寢。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杇也。於予與何誅?」子曰:「始吾於人也,聽其言而信其行;今吾於人也,聽其言而觀其行。於予與改是。」
   
   升級
   『5·11』子曰:「吾未見剛者。」或對曰:「申棖。」子曰:「棖也欲,焉得剛?無欲則剛,吾未逮也。焉得剛?」
   論語
   『5·11』子曰:「吾未見剛者。」或對曰:「申棖。」子曰:「棖也欲,焉得剛?」
   
   升級
   『5·12』子貢曰:「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吾亦欲無加諸人。」子曰:「賜也,非爾所及也。有欲人之加諸我也,則先加諸人,然亦非吾之所及也。」
   論語
   『5·12』子貢曰:「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吾亦欲無加諸人。」子曰:「賜也,非爾所及也。」
   
   升級
   『5·13』子貢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若存而不論者,蓋非其人也。」
   論語
   『5·13』子貢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
   
   升級
   『5·14』子路有聞,未之能行,唯恐有聞。夫子有聞,未之能行,不恐有聞。
   論語
   『5·14』子路有聞,未之能行,唯恐有聞。
   
   升級
   『5·15』子貢問曰:「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是以謂之『文』也。吾少也賤,不恥上達,是以謂我『丘』也。不恥下問易,不恥上達難。」
   論語
   『5·15』子貢問曰:「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是以謂之『文』也。」
   
   升級
   『5·16』子謂子產,「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養民也惠,其使民也義。君子不事其兄酒色,故能成其大器也。」
   論語
   『5·16』子謂子產,「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養民也惠,其使民也義。」
   
   升級
   『5·17』子曰:「晏平仲善與人交,久而敬之。群星璀璨,吾瞠乎其後也。」
   論語
   『5·17』子曰:「晏平仲善與人交,久而敬之。」
   
   升級
   『5·18』子曰:「臧文仲居蔡,山節藻棁,何如其知也?蓋不可思議者,即不智者也。」
   論語
   『5·18』子曰:「臧文仲居蔡,山節藻棁,何如其知也?」
   
   升級
   『5·19』子張問曰:「令尹子文三仕為令尹,無喜色;三已之,無慍色。舊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崔子殺齊君,陳文子有馬十乘,棄而違之。至於他邦,則曰,『猶吾大崔子也。』違之;之一邦,則又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何如?」子曰:「清矣。」曰:「仁矣乎?」子曰:「未之;焉得仁?仁者,非我其孰乎。」
   論語
   『5·19』子張問曰:「令尹子文三仕為令尹,無喜色;三已之,無慍色。舊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崔子殺齊君,陳文子有馬十乘,棄而違之。至於他邦,則曰,『猶吾大崔子也。』違之;之一邦,則又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何如?」子曰:「清矣。」曰:「仁矣乎?」子曰:「未之;焉得仁?」
   
   升級
   『5·20』季文子三思而後行。子聞之,曰:「再,斯可矣。三而後竭,過猶不及。」
   論語
   『5·20』季文子三思而後行。子聞之,曰:「再,斯可矣。」
   
   升級
   『5·21』子曰:「甯武子,邦有道,則知;邦無道,則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愚不可及,始成大器。」
   論語
   『5·21』子曰:「甯武子,邦有道,則知;邦無道,則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升級
   『5·22』子在陳曰:「歸與!歸與!吾黨之小子狂簡,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君子不黨,吾黨不黨。」
   論語
   『5·22』子在陳曰:「歸與!歸與!吾黨之小子狂簡,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
   
   升級
   『5·23』子曰:「伯夷、叔齊不念舊惡,怨是用希。不念舊惡,故任人淩夷也。」
   論語
   『5·23』子曰:「伯夷、叔齊不念舊惡,怨是用希。」
   
   升級
   『5·24』子曰:「孰謂微生高直?或乞醯焉,乞諸鄰而與之。直者無禮也,直者無情也。」
   論語
   『5·24』子曰:「孰謂微生高直?或乞醯焉,乞諸鄰而與之。」
   
   升級
   『5·25』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然王公大人無不好之也,故左丘明與丘皆不得志於天下也。」
   論語
   『5·25』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
   
   升級
   『5·26』顏淵、季路侍。子曰:「盍各言爾志?」子路曰:「願車馬、衣輕裘,與朋友共,蔽之而無憾。」顏淵曰:「願無伐善,無施勞。」子路曰:「願聞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仁者也,非我其孰乎。」
   論語
   『5·26』顏淵、季路侍。子曰:「盍各言爾志?」子路曰:「願車馬、衣輕裘,與朋友共,蔽之而無憾。」顏淵曰:「願無伐善,無施勞。」子路曰:「願聞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
   
   升級
   『5·27』子曰:「已矣乎!吾未見能見其過,而自訟者也。已矣乎!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
   論語
   『5·27』子曰:「已矣乎!吾未見能見其過,而自訟者也。」
   
   升級
   『5·28』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學也。忠信易而好學難,春秋之道也;忠信難而好學易,戰國之道也。」
   論語
   『5·28』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學也。」
   
   
   推敲論語、升級論語(論語本文升級版)
   
   
   论语公冶长篇第五
   
   【本篇引语】
   本篇共计28章,内容以谈论仁德为主。在本篇里,孔子和他的弟子们从各个侧面探讨仁德的特征。此外,本篇著名的句子有“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听其言而观其行”;“敏而好学,不耻下问”;“三思而后行”等。这些思想对后世产生过较大影响。
   【原文】
   5·1子谓公冶长(1),“可妻也。虽在缧绁(2)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3)妻之。”
   【注释】
   (1)公冶长:姓公冶名长,齐国人,孔子的弟子。
   (2)缧绁:音léixiè,捆绑犯人用的绳索,这里借指牢狱。
   (3)子:古时无论儿、女均称子。
   【译文】
   孔子评论公冶长说:“可以把女儿嫁给他,他虽然被关在牢狱里,但这并不是他的罪过呀。”于是,孔子就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
   【评析】
   在这一章里,孔子对公冶长作了较高评价,但并未说明究竟公冶长做了哪些突出的事情,不过从本篇所谈的中心内容看,作为公冶长的老师,孔子对他有全面了解。孔子能把女儿嫁给他,那么公冶长至少应具备仁德。这是孔子一再向他的学生提出的要求。
   【原文】
   5·2子谓南容(1),“邦有道(2),不废(3);邦无道,免于刑戮(4)。”以其兄之子妻之。
   【注释】
   (1)南容:姓南宫名适(音kuò),字子容。孔子的学生,通称他为南容。
   (2)道:孔子这里所讲的道,是说国家的政治符合最高的和最好的原则。
   (3)废:废置,不任用。
   (4)刑戮:刑罚。
   【译文】
   孔子评论南容说:“国家有道时,他有官做;国家无道时,他也可以免去刑戮。”于是把自己的侄女嫁给了他。
   【评析】
   本章里,孔子对南容也作了比较高的评价,同样也没有讲明南容究竟有哪些突出的表现。当然,他能够把自己的侄女嫁给南容,也表明南容有较好的仁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