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熊飞骏的博客
·一个连疫苗都敢大规模造假的国家希望在哪里?
·中国急需出台的“社会进步法案”
·通向极权独裁之路?
·智利、玉树大地震的启示?
·执政集团实行民主改革是“革自己的命”吗?
·民主是刺向毛左谎言要害的杀手锏
·从企业管理误区想到官僚专制的危害
·大国国民小国胸怀
·接受普世价值就意味着动乱流血吗?
·毛时代中国没有腐败吗?
·加强学校治安能制止刺向儿童的尖刀吗?
·中国教育问题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熊飞骏

   四、天父杀天兄总归一场空

   1857年7月26日凌晨,太平天国东王府中忽然闯进一伙兵将,见人就砍,逢人便杀,无论男女老幼,凡是活物,都一个不留,连猫狗也不放过。

   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将熟睡的东王杨秀清唤醒,他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一个闯入府邸的士兵一刀砍为两断,接着涌进来的将士又上前将其乱刀分尸砍成肉泥。

   太平天国的杰出军政领袖就这样一命归西。

   会子手从凌晨杀到天明,屠杀持续了两个小时。

   整个东王府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味,到处是尸首、残肢和鲜血。杨秀清全家老小,以及部署官员,凡在府中者全部身首异处。

   东王府只有一个人活了下来。她是东王府承相,太平天国第一位女状元,美妙绝伦的才女傅善祥?

   …………

   闯进东王府玩灭门惨案者不是大清国的官兵,也不是流氓黑社会团伙,而是太平天国的北王韦昌辉的部众。

   韦昌辉则是秉承天王洪秀全的圣旨。

   太平天国举事反清时,洪秀全、杨秀清、韦昌辉以兄弟相称,洪秀全为何要用灭门手段来屠杀自己的兄弟呢?

   这事说来话长。

   洪秀全这人除了折腾些邪教把戏招摇撞骗外,并没有什么真才实学,无论组织工作、打理朝政、行军打仗都是白痴。他前期主要倚靠组织天才冯云山把“拜上帝会”做大做强;后期主要倚靠军事天才杨秀清主持军政大局。自己则长年龟缩在豪华盖世的天王府装神弄鬼玩女人。太平天国战事进展如何?北伐兵团打到哪里去了?这些天国的紧急军政要务好象与他这个一把手没有任何关系。

   洪天王这幅昏庸糊涂相,自然让太平天国的军政总理杨秀清打心眼里瞧不起,对天王的恭敬也就一天天等而下之,取而代之的闪念也就常常在心头涌现。

   杨秀清是一个黑社会干才,信奉“强势”才能“服众”的黑道逻辑。他深信要想取代洪秀全成为天国名副其实的“一把手”,让天王长期处于“虚君”位置,就得利用手中掌握的巨大军政实权,让天国的将官“畏惧”他不敢违抗他的旨意并最终对他唯命是从,就算心有不满也敢怒不敢言。这也是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残暴”者容易御众得志的原因。当年赵高在秦二世内阁玩“指鹿为马”就属此道。

   杨秀清拥有在天国玩“强势服众”的有利条件。一是他的军事才干在天国无出其右;二是他乃太平天国的军政总理,除天王洪秀全外的所有将官必须服从他的号令,他也有权处罚任何文臣武将;三是他拥有“代天父传言”的宗教特权。

   1848年洪秀全回广东营救“拜上帝会”军政总理冯云山。广西拜上帝会教众因群龙无首陷入混乱状态。

   杨秀清在黑社会锻炼出来的敏锐洞察力,使他很快看穿教主洪秀全“耶和华附体代天父传言”是装神弄鬼的小动作,于是也模仿教主如法炮制,在酬人广众之前突然倒地,然后高声呼叫“我是天父!……”借天父耶和华之口来表达自己的意志。

   杨秀清天生聪明伶俐,玩这套装神弄鬼的“天父下凡”把戏比洪教主还生动逼真,因此没有人怀疑他是在捣鬼。既然杨秀清有教主那么大的本事能“代天父传言”,群龙无首的教众自然听命于他。

   当洪秀全回到紫金山金田村时,对杨秀清那套装神弄鬼的“小动作”也只能心照不宣,否则就等于是当众揭穿自家的画皮了。不但不能揭穿杨秀清的鬼把戏,当杨秀清表演“天父下凡”时,他还必须当众跪在杨秀清面前听他训话。因为教众相信那时杨秀清是在代表天父说话,洪秀全自称是天父的儿子,当然要对“父亲”下跪。

   太平天国成立后,杨秀清虽然名义上位居洪秀全之下,但他时不时以天父下凡的名义,越过洪天王直接给太平天国部众发号施令,赢得了天国的一等权威。

   因为明白杨秀清看穿了他那套骗人的鬼把戏,洪教主以后表演“代天父传言”时不再象先前那样自然,总感到杨秀清那双象刀一样的目光在盯着他嘲笑,因此装鬼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少了。杨秀清则没有洪教主那样的心灵困扰,“天父下凡”的次数反而越来越多。从1848年到1856年8月,杨秀清假托上帝下凡“代天父传言”高达25次以上,远远高于洪秀全装神弄鬼的次数。久而久之,天国的将士就认为东王的“神性”甚至比“天王”还要高。

   为了让天国将士明白他的“神权”比天王还高,杨秀清还借“天父下凡”名义当众责罚洪秀全,示意将士要“认清形势站好队”,在他和天王发生权力斗争时站在势力较大的东王这一边。

   据《贼情汇篡》上说,太平军中有人夜间偷窥洪天王和妃子们的床第战斗。洪秀全知道后勃然大怒,将此人绑了要杀头。杨秀清对此事很不已为然,于是咣当一声倒地,再次“天父”下凡,训斥责罚洪秀全执法不公。洪秀全有苦说不出,只能跪下认罚。幸好韦昌辉及时跪下求情,主动替天王受罚,杨秀清才见好就收。洪秀全才幸免在众人面前打板子丢脸。

   杨秀清这一招无疑是杀鸡儆猴,让天国将官们看清楚,连一把手都是我儿子,你们这些小辈还能“不识相”?

   还有一次,洪秀全的二哥洪仁达因为犯了一点小事,被杨秀清借“天父”名义五花大绑,当众责打一百大板,差一点就一命归西。在旁观刑的洪秀全也只有干瞪眼的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哥哥被打得死去活来,而不敢揭穿杨秀清的骗术,否则他也没得玩了。

   杨秀清可以表演“天父下凡”责罚洪秀全,天王却不能“以彼之道还彼之身”,因为他明白杨秀清知道他那套把戏是装鬼骗人的,表演起来就缺少东王那份底气。

   杨秀清的那套“强势服众”黑道权谋运用起来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下属从心灵深处认同他的绝对优势。绝大多数太平军将士都是认同的,但有两人口服心不服:一个是北王韦昌辉,一个是翼王石达开。

   韦昌辉是金田村的一个暴发户,家里积攒了200多亩良田。当初太平军起事前就是用他家的钱财打造大刀长茅等武器,否则连金田村都走不出来还怎么打南京,所以自认对天国立下的功劳比谁都大。杨秀清则出身烧炭工人,家无寸土户无余财,加入拜上帝会之前韦昌辉连正眼也不肯瞧他一下。现在杨这小子位置在他大爷之上,自以为了不起,丝毫也不感念他韦家才是太平天国原始积累的大功臣,他心里自然服不起来。

   石达开是有文化的人,还会点武功,读过《孙子兵法》,不但对目不识丁的杨秀清不存在天生敬畏之情,相反对东王的专横跋扈颇有微词。

   对付韦、石这类颇为自负的部属,在没条件清理掉对方的情势下,杨秀清应该“倒过来装孙子”好言抚慰,不刺激其自尊心,让对方感到自己受到了足够的尊重。那样才能令对方感激“知遇之恩”,放下身架站到自己这一边,至少也能令对方保持中立姿态。

   可杨秀清是那种拥有无穷无尽小聪明却缺少大智慧的主,不担不照顾韦、石的自尊自负,相反把二人当成没有脊梁的“小喽罗”,在二人面前盛气凌人颐指气使,用“过度强势”来教训对方“识相点”。

   有一次韦昌辉的大哥与杨秀清的妻兄为争夺房子发生争执。大舅子在妹夫面前告了一恶状,杨秀清当即怒不可遏,命人把韦兄捆起来,宣判死刑,并交给韦昌辉动手。

   韦昌辉也是那种阴忍刻毒为了自保连老父都敢杀的主。为了不让大哥牵连到自己的政治前途,不但不为其求情,相反大义灭亲起来,判定大哥罪恶滔天,应该五马分尸。

   韦昌辉以为杨秀清收到判决奏章后会息事宁人,赦免大哥死罪,没想到东王笑得很开心,宣布“准奏”。

   韦昌辉只好亲手把大哥四肢和头颈系在五匹马轭上,然后给五匹马各抽一鞭子。

   五匹马跑向五个方向,把韦昌辉的大哥拉成了血淋淋的五大块。

   东王杨秀清亲自监刑,自始至终他的笑容一直很灿烂。

   自那以后,韦昌辉对东王滋生出深入骨髓的深仇大恨。只要能报此血仇,就算是毒蛇他也愿意与之联手。

   燕王秦日纲的马夫有次坐在门口休闲,刚好杨秀清的叔叔从那里经过。马夫当时没留神没即刻起立致敬,因此闯下大祸。杨叔怒不可遏,当场亲手把燕王马夫狠狠责打了200马鞭。打累了还不解恨,绑起马夫交给天国管司法的黄玉昆仗责加罪。

   黄玉昆认为马夫乃无意失神并非故意不敬,罪责不大,况已责打200马鞭身上伤痕累累,认为没必要继续加仗刑。

   杨叔认为黄玉昆瞧不起他,就一状告到侄子那里。杨秀清的反应不是劝其叔低调点少惹事,而是认定黄玉昆瞧不起他叔就是瞧不起他这个军政大总理,一怒之下命令石达开前去逮捕黄玉昆。

   黄玉昆是石达开的岳丈。杨秀清的招数也真够损的。

   杨秀清此举自然激起众怒。黄玉昆愤然辞职,陈承榕、燕王秦日纲也辞职抗议。

   东王杨秀清恼羞成怒,决定动起大刑镇压不满,命令韦昌辉对四人行刑:燕王秦日纲重责一百大板,陈承榕两百大板,黄玉昆三百大板;燕王马夫五马分尸。

   就因为一个马夫不留神没及时起立敬礼,就对几个王侯将相动如此大刑?杨秀清的嚣张弱智着实有点过份。

   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更别说是自己的岳丈。石达开对杨秀清的仇恨可想而知。

   杨秀清“强势服众”的黑道伎俩不但没有令韦昌辉、石达开“识相”,相反和二人不共戴天。

   洪秀全虽然文不能安邦武不能开国,无治国领军之能,但耍阴谋玩权术却是一等一的高手。当他意识到杨秀清权力膨胀到威胁自已至高无上的地位时,自然对他起了杀心。

   女人是战争的号角,人类世界半数左右的古典战争都是女人引起的。洪秀全决心除掉杨秀清一样有女人的因素。

   洪秀全有个美丽的妹妹洪宣娇。当洪秀全去广西宣传拜上帝教时,洪宣娇则早早入了黑道走起江湖来,并且早他哥哥几年进入了广西,在紫荆山遇上了当地的黑老大萧朝贵。二人同类相惜很快结为夫妻,联手干些剪径下蒙药的无本生意。

   萧朝贵和洪宣娇的经历很容易让人想起《水浒》里的菜园子张青和母夜叉孙二娘。

   萧朝贵家当时住着一个黑哥门,名叫杨秀清。洪宣娇风骚浪荡自然守不住妇道,对肌肉发达的杨秀清动了春心,乘丈夫外出打家动舍时二人滚到了一张床上。

   自那以后洪宣娇就成了杨秀清的地下二奶。

   太平天国举事暴动后,大军吃住行在一起,二人不容易瞒着众人眼线暗渡陈仓,从金田村到南京都难得私会一面。

   萧朝贵在长沙早早战死后,洪宣娇成了寡妇。年轻寡妇易思春,对旧情夫杨秀清的思恋自然与日俱僧。

   太平天国定都南京后,住在豪华盖世东王府里的杨秀清闲来无事,突然想起了那个美丽的寡妇二奶。

   杨秀清当时大权在握,偷情也就比常人容易。当即颁下一道公文,以商谈国事为名,令家臣把洪宣娇接到了东王府。

   俗话说“久别胜新婚”,更何况天性投缘,两人自此难解难分。洪宣娇也堂而皇之搬来东王府办公。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