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悠悠南山下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芳華》:"荒誕歲月"裏"被忘掉的戰爭"
·在中國:蔑視惡俗的美學也是一種抗爭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約翰遜總統與越戰的錄音解密
·越共政治局內對戊申新春戰役的爭論(一)
·越戰視頻片段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作者: 梅泰嶺( Mai Thái Lĩnh )

   
   大叻 ( Đà Lạt ), 2014年3月19日

   
   
   譯者按:

   
   中越兩國邊界領土領海爭端吵嚷幾十年,1999年雙方簽署了陸地邊界協定,但據越南國內外民間人士反映,河內政府簽署的邊界協定 “ 已割讓部分領土 ” 予中國。
   
   據越南外交部次長、越中邊界談判團越方團長黎功鳳 ( Lê Công Phụng )於2002年9月14日在回复記者訪問時解釋, 關於版鬱瀑布( thác Bản Giốc;中國稱德天瀑布 ),越南原只擁有三分之一瀑布(區)領土,但在談判中,由於中方讓步,越方獲取二分之一。黎先生還說 “ 割讓半個版鬱瀑布 ” 只是謠傳。( 越南駐美大使館網頁檔案,越文版 :《 關於解決越中陸上邊界的問題 》
   http://viet.vietnamembassy.us/tintuc/story.php?d=20020916234331 )
    此外,據1999年越中邊界協定,雙方在版鬱瀑布地區邊界作了調整,邊界線經過坡通河洲( cồn Pò Thoong; cồn:江河中的土、沙洲, Pò Thoong:坡通,地名。譯者註 ); 1/4 坡通河洲和1/2 版鬱瀑布歸屬越南。
   
   可是,研究越中領土爭端問題的越南民間人士梅泰嶺先生從法國人保存法國殖民統治印度支那時期的資料中蒐集不少歷史證據,反駁中越當局的言辭,證明版鬱瀑布,至少在法屬時期還是越南的領土。
   
   以下為梅泰嶺文章的中譯本:
   
   
    2014年3月8日, 中國外長王毅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二屆人大會議舉辦第二次記者新聞會上宣布:“ 中國對領土和主權的立場是堅定和明確的,它是:不是中國的一寸領土不要;如果是中國的,一寸領土也堅決保衛。” ( 注1 )咋聽來,我們也覺得這個立場是極之合情合理。但是,問題值得提出的是:若果中國( 即中國共產黨 )不要不屬於自己的一寸土地,那麼為何中國又佔了越南的大部分坡通河洲( cồn Pò Thoong ) 和半個版鬱瀑布( thác Bản Giốc )呢?
   
   
   本文介紹法屬時期的一些資料,足以證明版鬱瀑布是完全歸屬越南的主權。
   
   
   I、最早期的資料( 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 )

   
   這些資料相當豐富,但因日久而也難以查閱。以下只介紹一些典型的資料:
   
   
   1、保爾-法曼少校撰寫關於廣西邊界的書籍

   
   
   最早的資料提及版鬱瀑布的可能是這本1895年在巴黎出版、由保爾-法曼( Paul Famin )少校撰寫的《 在東京和廣西邊界上 》( Au Tonkin et sur la frontière du Kwang-Si ) 。( 注2 ) 這份資料最大的價值是它由一個 “ 局中人 ” 所寫,因為作者曾是1894年越中邊界勘界委員會的副會長 ( Vice-président de la commission d’abornement des frontières sino-annamites en 1894 )。( 注3 )
   
   在這書中, 作者曾撰寫關於桂順江( sông Qui-Thuan,即桂山江,sông Quay Sơn )和杜通( Tu Tong,音譯 )瀑布( 即版鬱瀑布 )如下:“ 清秀的桂順江,是西江( Si-Kiang , 越文:Tay Giang )的一條支流橫流過( 第二軍區 )北部區域。( 注4 ) 此江寬60米,經隘隆關( cửa Ai Lung )流入東京和在接近中國的南頓哨所( đồn Nam Ton )流出東京, 然後流入土地極為沃饒的大山谷。 在離開東京地域之前的兩公里,它流越過一層岩石和形成一道四十米高、極美的瀑布。巨大的水流發出隆隆之聲,傾倒下第一個河床,從那裡的石灰岩層上呈現出無數光耀的水泡。雨季時節,瀑布卻現出一道絕美景色, 從遠處傳來瀑布的水流聲,在山中迴響的雷聲,在附近造成陣陣的水汽並散發出一場小雨。” ( 引自上述書籍;第12-13頁 )
   
   法曼在此書中特別地用了整整一章( 第十章:高平地區之一縱隊 [ Une colonne dans la région de Cao-Bang ])敘述1892年為平定 “ 第二軍區 ”( Le deuxième territoire militaire ) --- 包括高平轄( cercle de Cao-Bang。 轄,法文:cercle,法國人劃分地區管治的稱謂。譯者註 )的各次出兵打擊從中國越境過來多至四百人持有武器的土匪。
   
   在第142-143頁中, 有一段值得留意的記載如下:“ 第15日,天剛曉,第一組( 人 )啟行並抵達接近版鬱( 原法文寫為 Ban-Juoc ;越文 Bản Giốc )的河流,路極不好行走; 在河右岸的高處都設立了各個崗哨。 在同一右邊的崗哨處於靠近杜通各瀑布( chutes de Tu-Tong,音譯 ) --- 就在邊界線上, 左邊的崗哨通常在冬門( Dong-Mon,音譯 )方向就有貝利翁( Bellion )中尉的崗哨。 如此,桂順江( sông Quei-Chum ;也寫為 Qui Thuận, 或桂山 Quay Sơn )全部右岸上, 都已有軍人駐守。”
   
   
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圖1: 法軍出征打擊從中國越境來的土匪地圖。黑圓點是法軍崗哨位置
   
   
   我們觀閱地圖就看到 “ 右邊最後的崗哨 ” 是處於靠近江邊的一個點,在杜通瀑布,即版鬱瀑布的下流( 見圖1 )( 地圖右下角的部分。法文 chute, 即瀑布。譯者註 )。此正是桂山江,是兩國的邊界線。“ 版鬱崗站 ” ( 版鬱,法曼所注音為 Ban Jouc,是據越語發音相似 Bản Giốc 的寫法。)後來成為在各地圖上所看到的版鬱崗哨的一樣。根據各地圖所畫的諸瀑布和河洲,我們覺察坡通( Pò Thoong,音譯 )河洲和全部瀑布處於我國領土內。為方便讀者可作比較, 我把法曼書中的地圖一部分再攝下放大,遵照阮玉交( Nguyễn Ngọc Giao )教授的吩咐,放置在法曼的原地圖傍,此圖是他從法國外交部檔案處找到的。( 注5 )
   
   儘管兩圖皆有相同之處, 我們可看到法曼的地圖較清楚, 說明邊界線從未把瀑布分開兩部分( 圖2 )。 因此也足以解釋為何中國大陸的政府,自滿清至民國年代都從未對屬於我國主權管轄的版鬱瀑布和坡通河洲有任何的 “ 異議 ” 。
   
   
   
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圖2: 比較法曼的地圖(左)和法國外交部所保存的地圖(右)
   
   
   
   2、 伊薩貝樂-馬修女士的回憶錄 ( 1901年 )

   
   十九世紀末, 名喚伊薩貝樂-馬修( Isabelle Massieu )的法國女士行走遊歷了中印半島( l'Indo-Chine )地區 ( 注6 )。 1896年10月上旬她抵達西貢, 歷經柬埔寨、泰國、緬甸、寮國和越南的一些地方。在最後的行程裡,她遊歷了我國北方山區與中國接壤的邊界地區。
   
   1901年她在法國出版題為《 我如何遊歷印度支那 》 ( Comment j’ai parcouru l’Indo-Chine ) 的回憶錄, 有一章( 第IV部分的第三章 )講述我國北方的各軍事區域,包括與中國接壤的各省地區,而當時法國人剛在那裡完成執行 “ 平定 ” ( pacification )行動。關於版鬱瀑布的部分,她寫道:
   
   “ 只在重慶府 ( Trùng Khánh Phủ )區域, 三大河流形成一個寬大的河谷:有人在那裡居住和耕種,為各大、小瀑布增色不少; 這些瀑布若處於阿爾帕斯( Alpes;法國山地名。譯者註 )山區就將極馳名世界的了。 我還記得: 在我抵達後的翌日, 在一次行走極靠近帕猛( Pak-Muong;地名, 譯者註 )約50公里的行程裡,站在桂山江的瀑布群前,景觀令我極為激動。此外, 在前往版卡( Bancra )的路上, 看到處於一個綠蔥蔥的山谷裡,和那美色如畫的山嶺間的半月狀的版鬱瀑布,有層次的白色水汽從六十米高處傾流而下。五或六股瀑布重疊而成,周圍則是熱帶樹林點綴的景象。若果它處於英國,那些瀑布將獲人們垂青,把它發表在雜誌上了。但在東京, 最美的瀑布和景象之一的版鬱瀑布卻被我們發現,也只有本地區的軍人才知道。” ( 注7 )
   
   
   
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圖 3: 伊薩貝樂-馬修女士和講述中印半島遊歷書籍之封面
   
   
   上述那一章的文字也曾單獨發表在由陸多域-達沛隆( Ludovic Drapeyron )創立的《 地理雜誌 》( Revue de géographie ),1901年1至6月期,第XLVIII冊上,標題為《 東京各軍事地區 》( Les territoires militaires du Tonkin )。( 注8 )
   
   可以說伊薩貝樂-馬修女士是最早的外國 “ 遊客 ” 之一踏足上桂山江河谷,並為我們留下一份帶有客觀性評價的資料, 它證明版鬱瀑布完全屬於越南,那時越中邊界也已清楚劃分邊界之後的了。
   
   
   
   3、迪吉大校撰寫關於東京山地民眾的書籍 ( 1908年 )

   
   
   《 殖民雜誌 》( Revue coloniale )從1907年9月至1908年1月登載了一系列由艾朵亞-迪吉( Edouard Diguet )大校撰寫關於我國北方各山地民族的文章。 翌年( 1908年 ),這些系列文章結集成書出版,題為《 東京山民 》( Les montagnards du Tonkin )( 注9 )。這本書的內容展示北圻山區各少數族裔的狀況。 在第三頁,作者所描述的如下:
   
   “ 那是三州 ( Ba Chau, 即廣鴦 [ Quảng Uyên ]、重慶府 [ Trùng Khánh Phủ ] 和下廊 [ Hạ Lang ]) 高原,它處於約四百或五百米的高度,那是混亂時期全體民眾居住的地方;這裡的河流可消失在重疊的石山下,然後再在更遠的地方出現; 這裡的各個瀑布,最值得提及的是在版鬱的極美之瀑布。” 在各個攝影圖中, 有一張是版鬱瀑布。( 圖4 )
   
   
   
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圖 4 : (迪吉書中的)版鬱瀑布
   
   
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圖5: 越中邊境茶嶺哨所的縱隊隊員
   
   
   此外還有一張拍攝法軍在高平省邊界地區各個哨所的圖片,正如這張一些法國軍官在茶嶺哨所( đồn Trà Lĩnh )檢閱士兵的圖片一樣 ( 圖5 )。圖中的地方兵被稱為縱隊隊員 ( partisans;梅泰嶺譯為越文:than binh )。 此說明在北圻( 即法國人稱的東京地區。譯者註 )和中國之間的邊界地區那時已設立極嚴密的邊防, 它為防止從邊界北方湧來的土匪幫。
   
   
   
   4、保爾-馬拉貝的博士論文

   
   
   與迪吉同時期的還有一篇由保爾-馬拉貝( Paul Marabail )撰寫的博士論文,馬拉貝是殖民地的步兵大尉( capitaine d’infanterie coloniale )。 論文於1907年5月呈交予巴黎大學文學系後並於1908年印刷成書逾五百頁發行。( 注10 )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