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湖南土地强征校长被株连九族]
郑恩宠
·维权律师已做好“入狱安排”
·美丽岛事件影响中国大陆
·各方呼吁重点救助维权律师家人
·律师为何当和尚?
·唐荆陵律师和习近平法博士
·出自河南的考拉和李和平律师
·很少有人理解高智晟律师
·中共为何还能长期保住执政地位?
·上海政协2副主席9常委请辞
·当面批评上海一些访民是混蛋!
·上海访民又请本地律师了
·为何有人对援助资金急吼吼?
·上海拆迁户感谢政府和律师善意
·同维权律师关系不同命运也不同
·大多数访民是失败者白辛苦一场
·高智晟当年预见陈良宇倒台
·上海访民高价请律师申诉是进步?
·访民千里迢迢看望入狱律师父母
·年初一逛上海蒋美丽出境被阻
·南非白人总统律师向黑人律师交权
·访民比他人更忠于迷信共产党
·上海有访民热脸贴他人冷屁股
·三种国家赔偿法你可得哪种?
·海外有限资金应援救谁?
·一个大写的上海人国务院秘书级律师
·农民工自由进城定居是中国第一大问题
·迷信领袖批示的后果
·免费坐车上访是文革破坏行为
·参加圣诞聚会访民翻天覆地变化
·中共亡党新政府照样不解决访民问题
·独立中文笔会员谈访民问题
·非暴力须成本访民不是非暴力诉求
·言论自由是建立事实基础上
·瓦解朝鲜独裁政权人人有责
·瓦解朝鲜政权难民涌入中国
·习近平关注留学生在美成为基督徒
·王炳章女儿在加大学读法律
·郭国汀律师三次飞跃
·美制裁朝鲜习近平批示访民方案
·联合国秘书长是律师基督徒
·勿忘王若望先生
·台湾第三大党主席是律师、法博士
·71岁陈泱潮找到真理路
·读美国两年制大学不错选择
·逸风:《再谈访民》
·批评区政府不敢批评韩正的上海访民
·习近平何时取得律师资格取信于民?
·谁不年轻化谁就失败
·大批法官辞职中国希望
·今天拿维稳费明天就入狱
·中共还有多少明天和未来?
·与上海沈佩兰谈了五小时
·崔福芳请杨邵刚律师晚了十年
·考证习近平法学博士真与假?
·张凯律师总统梦应是中国人的梦
·“两会”前维权律师继续发声
·郎咸平儿子在上海读法学博士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赵威的官方律师还收9千元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习近平绝不会让法官年薪30万
·取消电视认罪关键看习近平
·人大发言人答维权律师被逮捕
·习近平不听政协律师委员声音
·律师政协委员提出ABC提案
·我与80律师敦促3千人大代表释放被捕律师
·政府工作报告绝不解决访民个案问题
·《民法典》都无维权还能成功?
·联合国12成员谴责镇压律师、异见人士
·司法改革胜算并不大
·律师出境受阻上海访民不受阻
·709逮捕律师案习近平如何收场?
·上海冯军案牵出重重黑幕
·起诉政府、领袖是律师天职
·为陈满洗冤去世律师们
·德总统会见维权律师、人士
·律师举报上海高院法官
·中共建嫡系律师队伍心急如焚
·德总统会见莫少平、尚宝军律师
·德总统会见李和平律师妻子
·37岁张凯律师被关押9月获释
·《世界人权宣言》起草副主席是中国人
·律师组团《问题疫苗索赔》公告
·德总统是基督教牧师批专制
·709后律师继续在公民维权一线
·德总统访华我待遇得改善
·北京政治犯成功聚餐一线希望
·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北京两律师江苏办案被殴习近平耻辱
·中国先拒绝西方导致西方拒绝中国
·奥巴马对习近平谈人权问题
·709陈泰和律师在美呼吁关注疫苗事件
·访民要老老实实向香港青年学
·被捕律师家属给奥巴马信
·强硬制裁朝鲜习近平活棋
·贺卫方与马英九同龄命运不同
·律师大会爆丑闻有人退出主席团
·贺卫方:取消共青团的财政供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湖南土地强征校长被株连九族

   郑恩宠点评;
    湖南土地强征,一校长被株连九族,这种事在中国是常态,关键是自己要敢于上网,特别是上外网。每个维权人士,要帮助别人上网,不是将自己的声音在网上不断放大。为何有些人,自己维权、上访十年、二十年没效果,恐怕问题就出在这儿?
   
   转载来源:维权网
   2013年12月29日星期日


    湖南一校长血泪控诉土地强征株连政策
   
   尊敬社会各界有良知人士:
     我叫周勋,男,1957年出生,现年57岁,家住祁东县双桥镇同乐村一组。育有一儿一女,老伴及儿女均务农,我一九八零年毕业于湖南三师,同年参加教育工作,原任双桥镇同乐小学校长,小学高级教师,扎根基层,服务基层已满三十四年。数十年来,我始终以教书育人服务社会为宗旨,教学成绩显著,所教学科在镇县举行的检测中圴名列前茅。个人累计二十八次门被评为县、市优秀教师,多次评为立功人员,至今仍是数学学科带头人。撰写发表了大量的教育教学论文及经验总结。此外,我所教的学生遍布各行各业且精英倍出。熟知我自认为大半辈子埋头耕耘在基层,以育人为乐,临近退休时因政府土地强征受到“株连”。
     今年10月,祁东县教育局将我免去同乐小学校长职务,调离至祁东砖塘龙溪小学任教。接到通知犹如晴天霹雳,所有的梦想都被一纸调令击得粉碎,苦问缘由,县教育局答复:你因在近几年祁东南方水泥厂扩建征地拆迁过程中,没有做好本村村民的思想工作,村民多次到县、市、省、中央上访,给县委、县政府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所以要免去校长发配边区。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师的评价和使用不惟教学成绩,不问学生家长,而仅凭政府的征地拆迀工作推进不顺而受株连。试问:我泱泱大国现是否有強征強拆才是政府工作核心,才是社会进步的唯一阶梯?
     祁东县政府因南方水泥厂扩建征地拆迀工作始于2011年,至今已有三个年头了,计划征地近千亩。但因当地政府拿不出省里中央的征地批文,同时与村民的征地补偿、就业、安罝、养老保险等一系列问题未达成任何共识,故而久拖未决。
     近年来,祁东县双桥镇政府为加快工程进度,多次动用警力、雇佣社会黑恶势力到村里強征強拆,村民为保护家园奋起反抗。干群关系不断恶化,拆迁矛盾不断升级,村民进京上访络绎不绝。
     为缓解矛盾,镇政府通过教管中心领导找到我,要求我回村去做村民的思想工作,为顾全大局,我欣然同意,反复多次苦口婆心地劝说着左邻右舍及家人,但效果不佳。最终迫于元奈,我擅自作主,以自己的名义代替妻儿和兄弟在政府拟定的拆迁协议书上签字,表示同意和支持。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家人和村民,不但未解决问题反而把我个人推到绝境。村民们认为我在外工作,在本村没有田地,不能代表他们作任何决定,所签协议无效,他们坚决不认可。老伴和儿女不满我越俎代庖的侵权行为,对我心生怨恨,形同路人。如今,我回到村里如同一名犯人;有人指手划脚,有人橫眉冷眼,甚至有人骂我是汉奸。面对家人和村民的指责,我不得不忍受,可事情远未结束。
     2013年9月29日,村民听说领导要到祁东南方水泥厂视察,于是大清早就自发集会到水泥厂旁跪着等解决问题,村民们苦苦跪等了大半个上午、结果却没能等来。相反,把当地官员却彻底得罪了。当时,双桥镇党委书记王绅因在看到我老伴也在人群中,故对着我老伴和村民当场发下狠话:“我若不把周勋弄到西区去,我就是他生的,我就是他的崽!”
     王绅书记整起人来真是言出必行,雷厉风行!2013年10月12日祁东县教育局召集人社局财政局等相关部门领导在县教育局601会议室对我进行集体批斗,似乎我就是全县人民的公敌,不打入十八层地狱誓不罢休。批斗完后当场宣布免去我同乐小学校长职务,调离双桥镇,发配到西区砖塘镇龙溪小学,半个月内不去将作离职处理。
     因做群众工作不力,免我的校长职务我毫无怨言,但把一名即将光荣退休的老教师发配边区,原因仅仅是因为家里土地征收受株连,我无法接受、死不瞑目。砖塘镇龙溪小学离我家六十多公里山路,途中要穿越双桥、洪桥、风石堰、白地市、石亭子五个乡镇、没有往来班车,每天来回都要骑二个小时的摩托车才能到达。有良知的各界人士均可试想:一个年近花甲,眼花耳背头发斑白的农村老教师每天骑四个小时的摩托车跨越五个乡镇120公里山路上下班,这是怎样的一个场面?又是怎样的一种惩罚?对一个无辜的农村老教师来说,您们于心何忍啊!如果说一个普通教师因管不好自己的亲朋好友左邻右舍而追责,那么作为管理教师的教育部门是否也要逐级追责?
     关于我的撤职与调职是否缘起土地征收,在《潇湘晨报》记者张祥对祁东县政府办副主任周谦和的采访中,周明确表态“原因正是不配合征收”。(详见2013年12月9日 《潇湘晨报》A09版《不配合征收,小学校长被调离》)。当然,周谦和也对记者将我“是阻工行为的策划者”。这绝对是为调动找借口,为“株连”找托词!我希望尊敬的周主任及县政府能拿出证据来,不要随意一个主观臆断就冤死一个老教师!此外,我想反问周主任:把我调动至今2个月了,村民签字了吗?是不是调动后,征地工作就解决了呢?村民们的不满和情绪仍摆在那里,本质原因是对征收补偿不接受,即便县政府将我逼死后,阻工仍然会继续!
     以上就是整个事件的缘由。特请求社会各界有良知人士予以同情和支持平反,转发相应部门、平台、机构等为一个普通的农村老师平反伸冤,制止当地政府对我的迫害,恢复我的名誉和职务,调回原地工作并赔理道歉。
    否则本人誓死捍卫权益,讨回说法!我已做好了牺牲个人性命来换回尊严的充分准备!如本人在维权过程中遭遇更为严重的“暗流”或迫害,这篇文章算是含冤泣血留在世上的临终告白!算是用生命换回国家、政府对基层征地“株连”政策的再次反省和整改,杜绝再次发生,我方死而瞑目也!
     为谢!
     祁东县砖塘镇龙溪小学教师周勋
     联系电话13135343700 15173483028 18107322277发帖者 维权网 时间: 下午11:43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BlogThis!共享给 Twitter共享给 Facebook
(2013/12/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