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武元甲對越南的意義何在?]
悠悠南山下
·中越關係破裂十八年大事記 ( 1972 – 1990 )
·越南學者楊名易談越中關係
·十九世紀清越外交關係之演變
·越美中三角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中國可怕嗎 ?
·中越美關係析評及中越兩國文化發展的比較
·越南人谈越中关系
·越中關係之敵視和友好
·對不起﹐越南並非是中國
·河內反對中國網文攻擊越南計劃
·越南與“中華世界”
·越中兩國互建信心
·六十年中國對越南的影響
·中國永遠都是對的?
·越南應該學和不學中國的甚麼
·越南努力抵制中國的擴張
·越南在中美之間保持平衡
·為免受中國之危害,越南與多國交好
·越中邊界談判(1974-1978)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中國外交反攻:習近平訪越之行與其意義
·越南與中國的軟實力
·越裔教授武國促談中越關係
·越南:在中美之間作選擇
·平吳大誥
·越南和中國的軌道
·關於越中領導人會晤評論的審查
·越中關係裡的美國角色
·金庸、馬援、二徵王、胡志明
·越軍前高官眼中的解放軍,越戰和中越衝突
·越中貿易:愈增加就愈失平衡?
·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毛主義對越南和越南華人的影響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前越南駐華大使談已故中共領袖鄧小平
·俄中聯盟之間的越南
·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中國和越南還會是「同志」嗎?
·越中“從未恢復”互信
·越南軍隊比“中國低20級”
·中國為北越的反美言辭消音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越南應重審閱南中國海戰略
·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越南能否徹底“去中國化”?
·周恩來與黃沙群島問題
·越中關係仍然“極為敏感”
·中國如何利用「九二」學校影響越南
·黎筍從1973年已擔憂“被中國進攻”
·黎德英與江澤民以及“堅持社會主義道路”的會晤
·越戰中共“援助河內,但不能支配越共”
·胡志明請求毛澤东出兵
【 領土領海主權爭端 】
·越南西貢再次發生短暫反中國侵略示威
·視頻﹕越南人反對中國侵犯主權的示威
·評析中越領海開發石油之主權爭執
·中國對越南威脅語言之背後
·為海域主權爭議尋找解決方法
·南中國海再起‘風暴’---中越關係新局勢
·領土主權爭議激化 中越關係面臨考驗 \zt
·南海之爭與民族主義
·南中國海的不穩定
·海底下的武力競爭
·北京對其主權領土的問題
·南中国海岛屿主权争执 越南对中国的态度
·东盟、中国和南中国海
·南中國海上的“長篇劇”
·民主可作為南中國海問題的解決方法
·中美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
·中越秘密舉行關於南中國海問題的談判
·金蘭灣是解決东海問題的鎖匙 ?
·中越北部灣的麻煩和出路
·臺灣劉必榮教授談南海主權爭議中臺灣所扮角色
·切缆是為施壓
·中國與華东东海劃界案
·怨恨深植於亞洲
·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大事記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东海矛盾又被烘熱起來?
·從黃沙想起东海的未來
·中國新捕魚法:政府海盜行為?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菲律賓指控中國加緊建造礁島
·我們的長沙群島將被威脅
·基辛格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助長一臂”
·釣島哪比南海諸島 強權對陣歷史霸權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南中國海大事記
·中國應向印度學習
·改變現狀是南海問題的癥結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南海問題的歷史記錄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武元甲對越南的意義何在?

   
   作者: 佐納頓-赫特( Jonathan Head )

   
   BBC記者寄自河內, 2013年10月14日
   


   
武元甲對越南的意義何在?

   痛惜武將軍逝世的人群(河內街道)
   
   

當一位十分高齡的戰爭英雄以及其很久以前頭上戴著一時的光環現今躺下之時,人們並不驚訝又見到那些年邁、腰背彎曲的老戰士胸前卻佩戴光亮的勳章前來送別。

   
   越南共產黨當局要為武元甲將軍舉辦正式的國葬也算正常之事,但為此也需要花費幾天時間思考,決定將如何籌辦這場葬禮的規模應辦到什麼程度。
   
   最終,他們決定將舉辦一場自胡志明逝世後以來的一次最隆重的國葬。
   
   令人意料不及的是湧現出一群群臉帶愁容的青年人不少於那些老戰士。 一些年青人穿上藍素衣或戴著黑帶以示對武將軍敬重之心。
   
   在越南,一半的人口是25歲以下的年青一代。 他們甚至還未來到這個世界之前,武元甲先生已於1982年被逐出政治局和退後至政治生活的邊緣上了。
   
   那些古老的馬克思主義口號仍然在教室上講解,但它對年青的一代不能再有任何的吸引力, 他們已知道經濟市場帶來機會和消費主義。在河內和胡志明市的中心區,全球各種名牌店貨物琳瑯滿目,與東南亞地區任何一座城市的並無二樣。
   
   
   馬克思主義理想家

   
   
   可是,武將軍曾是對那些古老的口號一片忠心耿耿,並以它們來解釋他如何戰勝法、美國。
   
   他從未遠離黨的路線和政策,或在長期的戰爭中,縱然他所領導的武裝力量多次在戰場上遭受巨大的傷亡,在危機之前他也決不改變主意,需要反省一下黨的路線。
   
   然而, 他力辨主張說歷史的必然性是共產黨一定勝利。
   
   
武元甲對越南的意義何在?

   武元甲之死促使各種年齡的民眾團結起來
   
   
   有時他也自認為是一個浪漫的人, 但是,對於其他人,他一點也不浪漫,他隨時要犧牲無數人的生命,就是他在順化國學學校讀書時便已有這種意念。
   
   他的思想來自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家。 他們完全相信革命的正確性和必然性, 不管須付出任何的代價,包括生命在內。
   
   他也是一個強硬的人。 強硬的是在1946年殺害上千名不願意跟隨共產黨的人。
   
   如此,為何他又獲得到人們視他為神的呢 ?
   
   我所聽聞的答复有幾種。
   
   
   間接的反抗

   
   
   人人最終都說因他的品德而敬仰武元甲將軍。
   
   他的人很簡樸,過著清談的生活。人們對我如是說。
   
   同時他是一位愛國者, 與胡志明一起共同帶領國家獲取勝利和獨立。
   
   一些人說現在不再有那樣的領導人的了。 因為他們仰慕武將軍的人品也正因此令他們對現時的領導人極度不滿。這些領導人曾使貪污和個人利益的現象氾濫, 這些領導人面對龐大的鄰邦中國時不能展示出強硬的態度。中國曾侵略越南和現時在南中國海,越南稱為東海的問題上威懾越南。
   
   另一個人對我說, 他感到悲痛見到武元甲將軍不在人世,不能再在東海問題上為保衛越南作出貢獻。 請試想想,一個102歲的老人還可以站出來呼籲全國人民反對中國。
   
   除了是一個忠貞的共產黨人,武元甲先生也是一個民族主義者。他相信為了越南的獨立和統一,就不惜犧牲任何的代價。
   
   
   
武元甲對越南的意義何在?

   廣大民眾來到廣平( Quảng Bình )省廣澤( Quảng Trạch )縣廟灣( Vũng Chùa )區弔唁武元甲。(廣澤是武元甲家鄉,也是安葬他的地方)
   
   
   他知曉這個理念如何存留在一個長久以來反抗外來統治的國家。 他知曉如何運用這種理念去發動民眾克服重重的困難都是為了 “ 人民戰爭 ”。他指導各場非凡的戰爭導致戰勝西方第一流的軍隊。
   
   民族主義仍然是推動越南前進的一股強大的力量, 但它也使民眾暗中指責共產黨,如此,當直接批評時就不被受懲罰。
   
   一名喚鄭金進( Trịnh Kim Tiến )的年輕姑娘在反中國的示威遊行中令人注目。初始她只因父親被公安打死而感到憤怒,並參與活動。 人們稱她為 “ 示威小姐 ”( Hoa hậu Biểu tình )。
   
   在互聯網上最近出現不少指責黨的貪污和差勁經濟管理的言論。
   
   今年還發生一場從未所聞關於修改憲法的爭論, 起初是共產黨呼籲人民提意見,從而可能夠輕鬆作一些改革。
   
   一批著名的知識分子和舊黨員已提出一份具有強烈改革的願望和意見的方案,包括建議杜絕共產黨的一黨專政。
   
   執政者繼續拘捕各博客撰寫人, 但實際上他們失去了網絡的監察。
   
   此時對了解民眾為何對武元甲將軍敬仰的問題需要在上述的背景中觀察。
   
   因為,實際上, 武元甲是一個對共產黨堅貞不渝的人, 只是兩三次說了一些威脅到共產黨威信的說話。
   
   可是,在他死後卻被民眾視為現今越南共產黨領導人身上所欠缺一切的象徵: 領導魅力、英雄人物、清廉的生活和真正的愛國者。
   
   
   大量的民眾站在街道兩傍為武元甲將軍送別,一旦靈柩車隊走過後,河內很快便恢復原來的正常生活。
   
   一群群年青人依然如每週日在公園內所見到的一樣穿上婚禮服拍照,或者在各名店內來往走動觀覽高檔貨。
   
   他們的生活價值觀與武將軍的時代不一樣,當然他們將繼續追求那種生活方式。
   
   但是,在這一定的距離中, 這位戰時的英雄已走進了整個民族的心坎裡。
   
   
   
   嶺南遺民譯

   
   2013年10月21日
   
   資料來源:BBC 英國廣播電台
   

此文于2013年10月2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