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星期專訪》高檢署檢察官侯寬仁︰馬特別費進口袋 就是貪瀆]
奇麗想像
·三情人(十八)建议18-6退缩、羡慕
·三情人(十八)微笑18-7心情、回眸
·三情人(十八)心情18-8委屈、企业
·三情人(十八)谈心18-9剩下、诉说
·三情人(十八)水池18-10往事、担心
三情人十九章 温暖
·三情人(十九)沉默19-1无聊、陪陪
·三情人(十九)压力19-2付出、土豆
·三情人(十九)余韵19-3擎天、梦幻
·三情人(十九)依赖19-4光明、胡闹
·三情人(十九)聆听19-5新奇、盼望
·三情人(十九)听从19-6了解、开心
·三情人(十九)饭团19-7同心、协力
·三情人(十九)童话19-8电影、金鹅
·三情人(十九)愈合19-9心情、选择
·三情人(十九)知道19-10如何、忘记
三情人二十章 温馨
·三情人(二十)走路20-1轮椅、等待
·三情人(二十)感觉20-2爱惜、简单
·三情人(二十)愿意20-3希望、帮忙
·三情人(二十)位置20-4深情、收拾
·三情人(二十)停留20-5休息、莲花
·三情人(二十)慢慢20-6关怀、心酸
·三情人(二十)下雨20-7温馨、甜美
·三情人(二十)公平20-8保留、难过
·三情人(二十)剧本20-9打开、都好
·三情人(二十)无忧20-10喜欢、同行
三情人二十一章 希望
·三情人(二一)空闺21-1抱歉、醉酒
·三情人(二一)无奈21-2逃离、故意
·三情人(二一)失足21-3迷途、出口
·三情人(二一)同组21-4喜欢、整理
·三情人(二一)请假21-5陪伴、信任
·三情人(二一)竞赛21-6加油、祝福
·三情人(二一)希望21-7重头、害羞
·三情人(二一)心情21-8讨论、喜悦
·三情人(二一)请客21-9来迟、晚餐
·三情人(二一)动人21-10小调、甜美
三情人二十二章 相惜
·三情人(二二)春寒22-1风衣、相惜
·三情人(二二)天天22-2美梦、失眠
·三情人(二二)等待22-3独立、友谊
·三情人(二二)活着22-4心情、明白
·三情人(二二)说话22-5懦弱、真情
·三情人(二二)梅雨22-6休息、等待
·三情人(二二)单纯22-7最初、头昏
·三情人(二二)干净22-8回忆、清楚
·三情人(二二)守候22-9心声、余波
·三情人(二二)问候22-10依偎、奇怪
三情人二十三章 隐藏
·三情人(二三)天使23-1功课、不懂
·三情人(二三)隐藏23-2把握、止息
·三情人(二三)禁忌23-3心声、同情
·三情人(二三)下雨23-4绝色、真诚
·三情人(二三)伤心23-5怀乡、忘记
·三情人(二三)照顾23-6心情、难过
·三情人(二三)发泄23-7悲哀、真假
·三情人(二三)封闭23-8理解、伤害
·三情人(二三)嫉妒23-9心情、平常
·三情人(二三)答案23-10预感、落漠
三情人二十四章 缘份
·余翡的生日花语
·三情人(二四)同情24-1后悔、细微
·三情人(二四)真心24-2努力、缘份
·三情人(二四)过节24-3幸福、吃饭
·三情人(二四)混沌24-4限制、离开
·三情人(二四)心疼24-5黑洞、错过
·三情人(二四)随缘24-6宵夜、秘密
·三情人(二四)等待24-7拖延、天使
·三情人(二四)蝴蝶24-8海景、同意
·三情人(二四)停留24-9浪花、民宿
·三情人(二四)过程24-10信任、交游
三情人二十五章 隐喻
·三情人(二五)诚实25-1记忆、音符
·三情人(二五)边缘25-2千山、万水
·三情人(二五)平安25-3心碎、同志
·三情人(二五)赠君25-4隐喻、枯叶
·三情人(二五)迷团25-5回首、平静
·三情人(二五)停留25-6挥别、聆听
·三情人(二五)忘记25-7暂时、停止
·三情人(二五)交错25-8敬君、分享
·三情人(二五)坦率25-9心事、逃婚
·三情人(二五)沉淀25-10支持、沮丧
三情人二十六章 心疼
·三情人(二六)眷恋26-1冷淡、自由
·三情人(二六)鼓励26-2挂念、停止
·三情人(二六)平白26-3如果、美梦
·三情人(二六)演戏26-3心情、真正
·三情人(二六)忘记26-4从头、心疼
·三情人(二六)止痛26-5贴片、默默
·三情人(二六)电影26-6蜜饯、飞天
·三情人(二六)信任26-7安心、cars
·三情人(二六)全心26-8遗忘、不解
·三情人(二六)退缩26-9最后、超人
·三情人(二六)任意26-10婚礼、距离
三情人二十七章 面对
·三情人(二七)争执27-1卡通、心声
·三情人(二七)面对27-2伤心、停止
·三情人(二七)轻松27-3兄弟、佳偶
·三情人(二七)清醒27-4协助、冷却
·三情人(二七)删除27-5转学、烦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星期專訪》高檢署檢察官侯寬仁︰馬特別費進口袋 就是貪瀆

   首頁 > 焦點新聞
   2013-10-7 字型: ∣發言∣列印∣轉寄
   分享:
   《星期專訪》高檢署檢察官侯寬仁︰馬特別費進口袋 就是貪瀆
   Ads by Google


   《元碩考神網》一次攻頂高普考 www.5138.com.tw
   為什麼他可以10個月考取高普考? 指點個人化必勝攻略,非坊間大鍋飯上課!
   
   高檢署檢察官侯寬仁
   記者林慶川/專訪
   
   當年起訴馬英九涉特別費貪污案的現任高檢署檢察官侯寬仁表示,馬英九涉特別費案獲判無罪,是老百姓給他一個機會,但馬不知反省、檢討,如今才會陷入另一個風暴。
   
   侯寬仁指出,馬對於特別費為何進入私人口袋,始終沒說清楚,「是欠社會大眾一個說明」,當時自己堅持「大是大非」起訴此案,馬卻指控此案筆錄製作不實,以抹黑檢察官方式為己脫罪;甚至還下條子,指示前法務部長王清峰必須查辦懲處,「馬也欠我一個道歉!」
   
   馬下條子追殺 欠我一個道歉
   
   問:你當年為何決定起訴馬英九特別費涉貪污案?
   
   侯寬仁答:當時台北市長的特別費是每月卅四萬元,支領方式是一半要用領據,一半要用單據,用領據支用的十七萬元直接撥到馬英九的戶頭,但馬沒有使用,反而每個月匯廿萬元給他太太,八年下來,我們查到馬差不多匯給他太太一千多萬元,依法,特別費是要「因公支用」,相關會計及審計人員作證時也持同樣看法,甚至最高法院也認同要「因公支用」。
   
   外界指特別費是「歷史共業」,但所謂歷史共業應是相沿成習的問題,首長要怎麼使用這筆錢,不加以追究,但是「不能不用」,馬的問題就卡在「根本沒有使用」。
   
   大水庫理論 最高院也不認同
   
   問:你起訴此案後,馬在法院提出「大水庫理論」抗辯,你對此有何看法?
   
   答:這純粹是馬為了事後解套想出的一個理論,前最高法院院長楊仁壽日前受訪時曾說,最高法院不認同「大水庫理論」,楊仁壽還質疑檢方為何沒針對「大水庫理論」加以指摘、上訴。
   
   我們國家的預算制度是年度預算,年終沒有用完,是要繳回國庫的,「大水庫理論」是把預算的年限打破,只要他八年任期內都還算,這明顯違背預算制度。
   
   依法,一筆款項進來,跑到哪裡去,那就彰顯當事人的意圖,馬當時薪水十四萬多元,每個月匯廿萬元給太太,其中有些是特別費的錢,這是很明顯的詐欺及侵占公款行為,「如果這不是貪瀆,那什麼才叫做貪瀆?」
   
   這不是貪瀆 什麼才叫做貪瀆
   
   問:當時起訴此案後,有承受到什麼壓力嗎?
   
   答:雖然我是此案的承辦檢察官,但當時的查黑中心是團隊辦案,最後要討論形成共識才會結案,依照法律及所調查的證據後,我們認為應該要起訴。
   
   馬曾擔任過法務部長,有共事之誼,要起訴馬先生,也是一個痛苦的決定,畢竟人還是有感情的,我當時是堅持「大是大非」,不管外界有多大壓力,我還是默默承受。
   
   問:馬為何要控告你涉筆錄製作不實?
   
   答:此案起訴後,案子到法院,馬提「大水庫理論」欲解套,並開始攻擊我涉筆錄製作不實,這一點,我個人非常不諒解,他可以為自己解套,那是他的權利,但不能以這種手段來攻擊起訴的檢察官,更惡劣的是,他把錄音帶給媒體,我後來比對他提供給媒體的譯文,發現故意略去其中的不少重點,我算了算,共有卅九處,像是證人吳麗汝(台北市府員工)明白回答「要因公支用」,這都刻意被省略掉。
   
   問:被控筆錄製作不實一事,對你有何影響?
   
   答:外界因此誤認為筆錄是不實的,導致傷害到我們檢察官的形象,弄到好像我們是故意要羅織罪名,要誣陷他,實際上並不是這樣。講白一點,吳麗汝的筆錄,只是此案幾百份筆錄的其中一個筆錄,也可以摒棄這個筆錄不用,但他是以這種抹黑檢察官的方式,來為自己澄清。
   
   我們現在冷靜想想,馬先生從來沒對外說明,特別費進到他口袋,為什麼會這樣,「其實他欠社會大眾一個說明」,特別費若不涉貪瀆,為什麼後來要談除罪化,若沒涉貪瀆,就根本沒有除罪化的問題。
   
   但是馬透過操作吳麗汝筆錄涉嫌製作不實的方式來抹黑我,甚至還提告,不起訴後還再議,交付審判,對我來講,「他(指馬英九)也欠我一個道歉」。
   
   此案雖判無罪,那是當時他聲勢如日中天的一個氛圍,「是老白姓給他一個機會」,馬先生在此案後,沒有自我反省及檢討,如果有反省,他今天就不會這樣處理王金平涉關說案,貪瀆絕對比關說嚴重,他對此關說案那麼「大是大非」地處理,那當時,他對自己的貪瀆,是如何地面對?
   
   問:日前李進勇揭露馬英九曾下條子給前法務部長王清峰,要求查辦你,你的看法?
   
   答:我知道這個消息後很訝異,因為,以一個總統的高度,居然做這樣的介入。我與馬先生、陳長文律師,在特別費案中都算是當事人,特別費案都定讞了,馬告我筆錄製作不實涉偽造文書罪的部分也不起訴了,居然還由「陳長文做球(投書媒體),由馬來揮棒(剪報下條子給法務部長)」,要求法務部必須對我被控筆錄製作不實做出懲處,之後,我被記申誡一次。
   
   大家可以想像得到,總統下條子給法務部長,法務部不懲處,有辦法交代嗎?
   
   問:這個申誡對你有何影響?
   
   答:司法人員很少被懲處,有懲處的話,當年考績就是乙等,我因此連續三年有兩個乙等,當時並不是只有這個事情,同時還有好幾個案子在查我,包括太極門的事情,還有一個土庫棄土弊案,都在查我偵辦過程有沒有違失。
   
   我當時不曉得為什麼一直查我,現在印證了,馬下條子之後,就開始調查我很多事情,「如果這不是追殺,那什麼才叫做追殺!」
   
   問:你對最高法院後來駁回檢方上訴馬特別費案的看法?
   
   答:最高法院就一些得為職權調查事項,還是可以將案子發回重查,既然最高法院不認同「大水庫理論」,這部分即使檢察官沒有指摘到,其實是可以再發回,但最高法院沒有這樣做,所以在短短一年內,一、二、三審就確定,速度很快,這在貪瀆案來講,實務上是很少見。
   
   問:馬鍘王,自己卻深陷風暴,你怎麼看?
   
   答:司法人員在執法時,要注意兩項重點,一個是「正當的法律程序」,一個是「發現真實」,發現真實後,再來適用法律,馬沒有遵守程序正義,而且未審先判,王當時人在國外,沒有給他說明的機會,更何況後來還爆發監聽國會事件,這更是憲政層次的問題,難怪會受到很大的質疑。
   
   即使王真的是關說,適用法律也要符合比例原則,怎麼處分,也有一定的處理原則存在,不能由馬個人說了就算。
   
   舉例,基隆市長張通榮關說酒駕案,一審也判刑,國民黨當時將他停權三個月,並沒有撤銷黨籍,這麼嚴重的事情,監察院彈劾兩次沒過,也因此,處理王金平的事情,應符合比例原則。
   
   問:現在還有單位在調查你嗎?
   
   答:監院還在調查筆錄製作不實案,今年八月十五日還約談我,事情隔那麼久了,國家機器一直在調查我,這幾天馬先生下條子的事被揭露出來後,難免會讓人懷疑,背後有一隻操控的手。
   
   時間回到過去 還是會起訴馬
   
   問:若時間回到過去,你還是會起訴馬嗎?
   
   答:司法人員應都會做同樣的決定,當年查黑中心是集體辦案,後來參與的檢察官都說,(馬涉貪的案情)比想像中還嚴重,有公訴蒞庭的檢察官看了案卷以後,想法也跟我一樣,如果今天馬是當檢察官,我相信他也是會這樣處理(指起訴此案)。
(2013/10/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